<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咏梅留书
        齐老太太也跌跌撞撞地跟了出来,赶紧敦促儿子:“顺军,我求求你,快把你的媳妇找回来吧···我不再强迫她生孩子了···”

         齐顺军虽然满怀悲伤,但一看老妈陪自己同样难过,赶紧转身安慰老妈:“您不要着急。 我保证把您的儿媳妇找回来的。”

         齐顺军说罢,就搀扶老妈走进了屋里。

         “顺军,你不要担心我,快出去找咏梅呀。”齐老太太的屁股一着在沙上,就又敦促儿子。

         齐顺军冷静地想一想,觉得妻子不可能不告而别,起码会给自己留下一些线索。他于是返回了自己的卧室,并进行一番的搜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妻子的留书。

         “妈,咏梅给我留信了。”他来不及拆开看,就大声朝门外喊道。

         齐老太太一听,当即奔进了儿子的卧室——

         “快···快拆开看呀。”齐老太太一看儿子还看着信封呆,便敦促道。

         齐顺军之所以没有迫切拆开信,就是有一种不祥预感,感觉妻子给自己写的如同诀别信一样,这不能不让他颤抖着双手和迟疑不决。

         可他在老妈的敦促下,终于鼓起了勇气,拆开了信封——

         妻子娟秀的笔迹呈现在了他的眼前——顺军,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远赴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疗养,并为生下咱们的第二个孩子做准备。你也许感到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怀孕呢?其实,我把你用的避孕套藏起来时,我正值排卵期。我之所以隐瞒你,就是让你不要为我担心,而不知不觉地配合我孕育新的生命。我知道你心疼我,不会让我冒这个风险,所以我不得不把怀孕的事情隐瞒你。但我却引起了咱妈的误会。我知道她老人家念孙心切,所以我会尽量满足她老的心愿的。当初她老人家责备我时,我心里虽然感觉委屈,但一点也没有怪她。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也是用心良苦啊。所以,你作为儿子,也要体谅她的苦衷。可是,当我独自去医院接受B检查时,得知我的胎位很不正常。再结合之前对子gong的检查,我知道这次生二孩的风险特别大。假如让你知道了,肯定会阻止我继续妊娠的。可是,咱妈会对你的决定生气。为了不让你在我和咱妈之间为难,我只好提前请了产假,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养胎,并最后生下孩子。虽然风险重重,但为了咱们齐家的香火,我甘愿冒一次风险。请你能理解我的不辞而别,并为我祝福吧。如果上天眷顾我们。那我会抱着咱们的孩子跟你重逢。假如实际情况很残酷,那我也会争取不惜牺牲自己,来保全我们的孩子。我知道你看到这些内容,一定会很伤心,可能会埋怨我忍心舍你而去。可是,我却不这样认为,因为你现在的年龄也算正当年,还是副处级干部,如果失去我,也一定会找到一个条件更好的女人。假如我能为你生下一个儿子,那我就算离开了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遗憾了。顺军,为齐家生个二孩,是我的心愿,请你要理解我,尊重我的选择,千万不要满世界地找我,就让我在某一个角落安心地准备生下咱们的第二个孩子吧。我对你别无所求,只希望趁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好咱妈,并带着祝福希望,等待我抱着咱们的孩子出现在你的面前。

         刘咏梅的信中内容戛然而止了,但齐顺军眼中的泪水却如同喷泉一样,无法停止下来。他端书信的手无力地垂下来——

         齐老太太一看儿子看完儿媳妇的留书,就愈悲伤,便心怀忐忑地从儿子手里接过了那封信。

         她有三年的文化,但足以看明白儿媳妇信中的内容。当她匆匆阅读完一遍后,顿时流下了懊悔了泪水。

         “顺军你快去找咏梅呀···跟她说···妈不让她生二孩了···要的是她平安归来···”齐老太太哽咽道。

         齐顺军为难道:“她既然躲起来了,肯定不会让我们找到的。我能去哪寻找她呀?”

         齐老太太的泪眼转了转,立即命令儿子:“你快把通知你的三个妹妹,让她们全家都过来商量一下,尤其是小陈,他不是善于推理吗?肯定能帮咱们找到咏梅的。”

         老妈的话提醒了齐顺军,他先拨通了二妹的电话——

         再说齐顺敏也不知不觉怀孕一个多月了,她凭借经验,当这个月的月经没有按时来,就明白了一切。如今怀了孩子的她还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公,一定要等确定好了,再给他一个惊喜。也许怀孕的女人性格都变得有些任性和让人捉摸不透。齐顺敏也同样如此。她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又有些犯了假日综合征,对重新要去工作产生了一种厌烦的情绪。所以,她此时懒懒地躺在卧室的床上郁闷着,把做饭和所有的家务都推给了老公去干。

         嘀嘀嘀···

         就在这时,她床边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她睁开了大眼睛,思忖一下,勉强爬动懒懒的身子,再探出胳膊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当她一看是大哥打来的,当即接听道:“喂,大哥有事吗?”

         手机里传来了齐顺军焦虑的声音:“小敏,你的嫂子离家出走了。”

         齐顺敏一惊,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并紧张地问道:“难道您俩吵架了吗?”

         “不是。她怀孕了,但情况很不好。她怕我阻止她,就躲出去了,说要等孩子出生之后,再回来。可是,她身体情况实在太糟糕了。我担心···”

         齐顺敏一听大哥有些讲不下去了,迟疑一下,又问道:“那您知道她会躲在谁家吗?”

         “不知道。她给我留信说要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胎生产。我想找你和小陈过来商量一下。”

         “好的。您先不要着急,稳住咱妈。我和学武马上就到。”

         齐顺敏说罢,就从床上跳到地面,并毫不停留地赤脚奔向了厨房。

         陈学武正在厨房里切菜,正在专心致志做饭时,突然大脑又生一阵晕眩,让他差点切到手,赶紧放下菜刀,再双手抱头。

         “老公你怎么了?”齐顺敏已经从厨房外探进头,一看老公还在抱头,不由诧异地问道。

         陈学武的脑袋经过短暂的晕眩,很快恢复如常。他听到爱妻的询问,赶紧放下双手,并回头解释道:“没事,我可能是大脑突然产生了疲劳感,便按摩一下。”

         齐顺敏一看老公的气色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由心疼道:“你可能因为构思剧本里的故事进展,太劳心伤神了,应该多注意休息。”

         陈学武向爱妻微笑表示道:“我知道了。所以就不让自己长期守在电脑跟前,出来做一点家务,也算劳逸结合了。”

         “老公你不要再做饭了。”齐顺敏突然讲了一句。

         陈学武惊愕了一下,才诧异道:“为什么?”

         “刚才大哥打电话让我们立即回去。”

         “哦?他家做好吃的,又请咱们去吃饭吗?”

         “唉,你真会想好事。我娘家这次是出事了。”

         陈学武一愣:“你娘家会出什么事?难道老太太不舒服了吗?”

         “呸!请你别咒我妈好不好?这次是我嫂子出事了。”

         陈学武顿时迷茫了:“小敏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顺敏当即把跟大哥介绍了情况,向老公详细讲述了一遍。

         陈学武听完,惊愕了半晌,才吐出一句:“我真想不到,大嫂居然是一个奇女子。”

         齐顺敏先是一愣,随即敦促道:“你就别评价了,赶紧去大哥家想办法找回大嫂吧。”

         不料,陈学武却摇头道:“既然大嫂已经做出这样的决定了,那我们为什么不成全她呢?所以,咱们还是别掺和人家的事了。”

         齐顺敏吃惊地望着老公,对他的态度百思不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