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煽情
        陈学武脱光上衣后,便毫不迟疑地趴在自己的床上。

         程素芝迟疑一下,才慢慢地靠近了陈学武,并用自己纤细的手指搭在了陈学武后背的肌肤上,可这时,她感觉自己的手指禁不住有些颤抖。

         陈学武感觉到了,不禁问道:“喂,你怎么了,到底行不行呀?”

         程素芝解释道:“当然行了。人家只不过好久没练习了,手法难免生疏嘛。”

         陈学武笑着调侃:“敢情你是拿我来练手来了。”

         程素芝嘻嘻笑道:“还好我只是为您按摩,并不是打针,不会让你受什么皮肉之苦。”

         陈学武深吸一口气,并敦促道:“你要快一点,我这样趴着很不舒服。”

         程素芝的纤指轻轻在陈学武的脊椎上划动,不由嗔怪道:“我这样干着活还没感觉不舒服呢。您现在享受着我的按摩,反倒说不舒服了。这真是有些过分了。”

         陈学武微微苦笑一下,不由问道:“小程,你干嘛自愿做我的按摩师呀?我可付不起你的报酬呀。”

         程素芝撇了撇嘴:“谁稀罕你的报酬了?我只是为了报恩而已。”

         陈学武愕然道:“我对你有什么恩了?你何出此言?”

         程素芝嫣然一笑:“咱们在一起来的火车上,我曾经问过您,我的形象是否符合您笔下的女主角。您当时回答说,我跟您笔下的女主角反差很大。我当时担心您会向李导建议把我换掉呢。如今我能顺利成为女一号,难道不该‘报恩’吗?”

         陈学武莞尔一笑:“你原来因为这个原因才接近我呀?我虽然感觉你本人的性格跟剧本里的嫣红(女一号的名字)反差很大。但我知道你们专业演员都是百变的性格,完全可以演绎跟自己本性截然相反的角色。所以,当李导向我询问你是否合适时,我就点头说你演得蛮好的。”

         “陈老师,就凭您这一句话,我就不该报恩吗?”

         陈学武显得很陈恳道:“小程你太客气了。我知道作为一名演员,能够出演女一号是多么不易,而且你为了这个戏,又是千里迢迢从四川老家赶来的,只要你努力把角色演好,我干嘛要砸你的饭碗呢?”

         程素芝这时一边轻轻按摩陈学武的颈椎,一边试探地问道:“那我现在的表演的嫣红,到底符合您剧本里的人物性格吗?”

         陈学武回答:“还可以吧。你对角色拿捏得很到位。”

         “那就好。其实我本来的性格跟剧中的人物性格并没有那么大的反差。您对我并不太了解。”

         “哦,也许吧。我毕竟对你们长期混在演绎圈里的艺人并不太熟悉。”

         程素芝逐渐把话题引入了个人问题上:“陈老师,这部剧本里的女主角的原型是您爱的女人吧?”

         陈学武惊讶道:“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感觉您在指导拍摄过程中不仅很投入,而且有时候又很动情。我亲眼看到您擦过眼泪。”

         陈学武淡然一笑:“艺术来源于生活,即便剧本里的角色没有我的影子,我同样可以从别人的故事里吸取营养。如果艺术的极致就是人生的话,那就会有感动你我的故事。”

         程素芝眨动了一下眼睛,不由叹息道:“通过你的笔下的感人故事,我觉得您特别懂人生,可为什么还单身呢?”

         陈学武本想跟她说,自己在蜀西曾经有过一个家,但考虑到目前还没有离婚的妻子又跟她的前夫在一起了,所以就没有说出口,而是黯然道:“这也许就是我的命运,上天已经冥冥注定了。”

         “哦,那您很相信命吗?”

         “嗯,我通过自己这前半生的遭遇,不得不信了。不过,我从来不甘心被命运束缚,只要有一丝动力,就会跟命运抗争。我可以失败,但不会主动服输。”

         程素芝露出钦佩的目光:“陈老师说得好。我就佩服您这一点不服输的精神。其实,您已经逐步走向成功了。”

         “哦,你是指我的作品被录用了吗?”

         “是的。这难道不是您通向成功的阶梯吗?”

         陈学武无法摇头,只好用嘴表述:“我并不这样认为。对于我来说,能够拥有一个爱我懂我的红颜知己,才是我人生最大的成功。可惜,这一切都是泡影而已。”

         程素芝的目光又变得怜惜了:“您不要太悲观。也许是缘分还未到吧。您还要耐心等待。”

         “哈哈哈···”陈学武苦笑道,“我都快过半百了,岁月已经消磨了我的激情和浪漫,即便能遇到一个肯跟我共度人生的女人,那也仅仅是黄昏恋了。”

         “那个李春红怎么样?您昨晚不是跟她在一起吗?”

         陈学武一听她突然提到了李春红,不由一愣:“你提她干什么?”

         “我感觉她对您还有意思,甚至为了您,跟我争风吃醋呢。再说,我听说您俩以前好过。”

         陈学武黯然道:“我跟她已经没有可能了。东西破碎了,还可以修补。如果心破碎了,就永远修补不好了。”

         “唉,那您想过以后生活吗?”

         “有什么可想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可等您到了晚年,走不动了该怎么办?”

         “晚年?那就去敬老院了却生命最后的时光吧。”

         “唉,您咋能这样想?我觉得您应该要一个孩子。”

         陈学武愕然道:“你说什么呢?我现在连老婆都没有,怎么要孩子呀?”

         程素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问道:“您知道我个人的情况吗?”

         陈学武趁她的指尖离开了自己的颈椎,便摇摇头:“你们做艺人的个人情况都是**,我也不方便打听。”

         程素芝笑道:“您对我一口一个‘小程’叫着,其实我只比您小两岁而已。”

         陈学武也笑道:“这我知道。你们靠脸吃饭的艺人,各个都把容颜保养得很好。我记得一个女艺人做节目时,称呼一个农妇为‘大妈’,结果一问年龄,她实际年龄比人家还大一些呢。”

         程素芝扑哧一笑:“虽然我比您小不了多少,那我也甘愿做您的小妹妹。”

         “这也没有差辈,当然可以呀。”

         “那您想知道我是否成家了呢?”

         陈学武心里一动:“你不会是单身吧?”

         程素芝轻轻摇摇头:“我都是四十好几了,当然不是了。既然把您当作大哥哥了,就不隐瞒您什么了。我在老家有老公和女儿。如今女儿已经十六了。”

         “哦,那挺好呀。”

         “唉,可我的婆婆并不满意,一直盼望我为他们家生个儿子呢。”

         陈学武笑道:“人家要求也不过分呀。现在已经到了‘二孩时代’了,现在要个孩子,也不算违反国家生育政策。”

         “可是···我不想为老公生了。”

         “为什么?难道怕耽误你的演艺事业?”

         “不全是。因为我老公太木讷了。我们的女儿也不聪明。我担心将来生的孩子会更笨,毕竟都到了这个岁数。而且,谁又能预料到孩子将来是什么货色呢。”

         陈学武又感叹道:“生孩子就像下赌注一样。谁都无法预料孩子将来是有出息还是败家子。但是,只要好好教育培养,走下道的毕竟不多。任何时候,这个世界都是好人多。”

         程素芝脸色突然羞红道:“假如我能怀上陈哥这样男人的种,才对未来的孩子有信心呢。”

         陈学武吓了一跳,不由涨红了脸:“小程你开什么玩笑?”

         不料,此时程素芝突然停止了按摩,而是把上身的衬衣一脱,并把自己压在了陈学武的后背上。

         陈学武顿时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不由大惊道:“你···你要干什么?”

         程素芝这时气喘吁吁道:“陈哥···我喜欢您···自从去年拍摄《真爱无悔》时···我就偷偷喜欢上您了···可是···我又不可能离婚···所以想跟您一起要一个孩子···”

         陈学武这时猛然一翻身,立即把程素芝掀翻到了一旁。他赶紧起身,并穿上了自己的上衣。

         程素芝并没有起身,而是充满陈恳道:“陈哥,您就要了我吧。我其实并不是随便的女人,而是诚心想跟您生个孩子。”

         陈学武本想瞪着她训斥,但一看对方上身只剩下一个胸a罩了,不得已把脸扭向了一侧。

         “小程你真跟我剧中的嫣红差远了,怎么会这样不检点?让我跟你展这样的关系,那把我当作什么人了?”

         程素芝面对陈学武的怒斥,并不以为然,而是郑重地表示:“我程素芝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子,当初为了事业的需要,不得已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把我引入演艺圈的‘贵人’。但我却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了最让我踏实的男人,并为他生了第一胎。如今,二孩时代来临了,我打算把第二胎留给我最崇拜的男人。这样,您也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骨肉。这难道不是我们互惠双赢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