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推理
        杨广海一听老爸要对妻子娘家人讲出一切,不由露出了自惭形秽的样子,把头深深埋下去。≥

         齐顺英见状,也想起杨家父子之前的密谈,同样脸色烧,尽管她现在还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

         齐顺军等人一见这样的架势,就知道杨家曾经做过不可告人的勾当,而且齐顺英还是知晓一些内情的。

         陈学武并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而是把一双探索的目光紧紧盯住了杨老爷子的表情。

         杨老爷子已经启口了——“我怀疑绑架我老伴和孙子的幕后黑手就是我曾经收购的‘爱婴乳业’的原来老板王景和。因为他知道我坑过他。但我不能把自己怀疑的对象讲给警方,就是担心如果我判断错了,不但对于营救老伴和孙子于事无补,而且还暴露了我们的罪行。”

         齐顺敏趁杨老爷子语音停顿的机会,忍不住好奇心:“您之前到底做错了什么?”

         杨老爷子显得很尴尬的表情:“我买通了‘爱婴公司’内部高级员工张三元,让他把掌握的‘爱婴公司’最近几年的违法经营举报给了政府部门。结果,‘爱婴公司’因为遭受天价重罚,才不得不被迫卖掉公司抵债。”

         齐顺敏又不解道:“您指使他的员工揭他公司的违法经营,也是一种正义之举嘛,虽然为了一己私利,可不算是犯罪呀。”

         杨老爷子苦笑道:“可人家张三元凭什么对我唯命是从呀?还不是因为我贿赂了他一笔钱嘛?这是一种商业犯罪。如果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不仅我们父子要受到警方的起诉,而且,我们杨氏公司在社会上就彻底臭名远扬了。所以,我必须要保守这个秘密。”

         陈学武一并聆听杨老爷子的讲述,一边沉思着。这时他也提出了质疑:“那位张三元把‘爱婴公司’的违法经营举报,应该是秘密进行的,他的老板怎么会知晓呢?再说,就算那个老板知道自己的员工出卖了公司,又怎么知道跟您们有关呢?”

         杨老爷子茫然道:“我开始也十分不解,后来才意识到,可能是我的公司内部把这个秘密泄露给了‘爱婴公司’的老板王景和了。那个王景和也颇有heI道的背景,居然雇人绑架了张三元,并从张三元口中了解到了一切秘密。”

         陈学武继续质疑:“您是怎么知道张三元把一切都向他招供了?”

         齐顺敏感觉老公多此一问,便插嘴道:“当然是张三元事后告诉杨叔叔了。他既然被迫把实情泄露给了王景和,就必然把实情经过汇报给杨叔叔了。”

         不料,杨老爷子连连摇头:“不是。我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张三元。至于张三元泄露秘密的情况,我是听王景和本人在跟我谈判收购时亲口告诉我的。”

         齐顺敏惊讶道:“既然他知道您整垮了他的公司,那为什么会把公司卖给您呢?”

         杨老爷子神情肃然道:“那是因为他别无选择,在背负一屁股债的情况下,必须恳求我收购他的烂摊子。”

         陈学武也好奇道:“难道没有其他的企业家对他的公司感兴趣吗?”

         杨老爷子摇摇头:“不会有的。因为只有我跟国外一家跨国乳业公司有接洽,可以让‘爱婴乳业’重获新生。而对于其他公司来说,就算是有很强的实力,也不会接手一个烂摊子。”

         陈学武点点头:“原来如此。”

         杨老爷子继续讲道:“他之所以把逼问张三元的情况告诉我,就是为了给我施加压力,试图阻止我的大幅度的压价。可是,我当然不肯就范,还是狠狠地杀价了,因为我当时确实很紧张,已经有了放弃收购的念头。可他一看我有放弃的打算,就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唉,我也是利欲熏心,就按照我的预想方案收购了‘爱婴乳业’。”

         陈学武沉思一下,随即又问道:“您当时杀价到什么程度?”

         杨老爷子不假思索道:“王景和当时报价是三千五百万,而我把价格杀到了两千万。”

         齐家兄妹一听杨老爷子如此‘黑心’,都是嗔目结舌。

         陈学武神情凝重道:“您杀了他一千五百万,而绑匪索要赎金却是两千万。这确实符合他报复的逻辑。”

         杨老爷子神情紧张道:“可是我的老伴并不熟悉跟王景和相关的人员。到底是谁能让我老伴毫无防范地请上车呢?”

         陈学武思索道:“您怀疑自己身边的所有人,所以请我们过来商量这件事。”

         杨老爷子点点头:“我既然买通过他的人,那他也可以反过来买通我的人。我现在连身边的秘书都不信任了。因为我猜测可能是女性把我的老伴调走的。”

         陈学武又质疑道:“除了女性,就没有任何男性亲朋值得伯母停车,并请上车吗?”

         杨老爷子思忖道:“就算有这样的男人,也跟王景和没有丝毫关联呀。”

         陈学武扫了大家一眼,然后分析道:“王景和如果想存心报复,那未必会找跟他熟悉的人,也可以找跟伯母熟悉而对他陌生的人。既然他能买通heI道上的人绑架张三元,那他也可以拉拢或者胁迫跟伯母熟悉的人为他做事。”

         杨老爷子眼睛一亮:“小陈分析得对。王景和本来是一个善于玩下三滥手段的人,也想会买通heI道上的家伙,逼迫跟我们有密切关系的人做内线。”

         陈学武显得很紧迫地表情建议:“现在您和广海必须要列出一个名单,把身边所有有紧密关系的人都涉及到。而且重点是那些被杨伯母赏识的人。”

         一直打蔫的杨广海突然插口:“如此说来,咱们公司的刘经理、李秘书、小冯、李舒蕾等人都有可能做这种事。”

         杨老爷子点点头,随即又为难道:“这样一来,范围会很大。毕竟,你妈在公司工作多年,有很多员工跟她很熟悉。”

         陈学武眼神严肃道:“现在没有时间调查每一个人了。我觉得王景和不一定随便就找一个人利用。他要的目标还是跟他有关联的人。难道您们公司真的没有这样一个人吗?”

         杨老爷子思索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倒是有这样一个人。可他不可能这样做呀。”

         陈学武立即射出犀利的目光:“他是谁?”

         “我公司的业务经理老吕。”杨老爷子淡淡地回答。

         陈学武思忖一下,随即追问:“他既然是您公司的业务经理,又跟王景和有什么关联呢?”

         杨老爷子解释道:“老吕是我公司的元老,业务能力很强,还有海外关系。他听说我想搞关于婴幼儿产品的产业,就帮我联系到了澳洲一家跨国乳业公司。他们的康婴奶粉享誉亚洲。这件事情被王景和了解到以后,就千万百计拉拢老吕。他们曾经对老吕许诺,如果把那家海外公司介绍给他的‘爱婴公司’,那他会给老吕一笔重金酬谢。可是,他没有想到,老吕对我们杨氏公司的感情,不但拉拢失败,而且老吕也把对方的意图告诉了我。我得知对方企图后,就果断地对他们一击。”

         杨广海这时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一样:“老吕完全可以排除在外,不用调查他了。他可是我们杨氏公司的第一功臣。”

         不料,陈学武眉头一皱:“在我看来,这个老吕嫌疑最大!”

         他此言一出,令在座的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齐顺敏紧张的眼神盯着老公,并低声提醒:“学武你没有根据,可不能谁便怀疑人家。”

         陈学武很自信的语气:“我当然有根据怀疑他。”

         杨老爷子惊愕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那你就说说看?”

         陈学武于是开始分析:“从广海对那位老吕完全视作自家人来看,那杨伯母也自然不会把他当作外人了。所以,当杨伯母开车回家途中,突然现路边老吕向她摆手,那她完全可能靠过去,并请老吕上车。”

         杨老爷子点点头:“你分析的确实有道理。但老吕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帮住王景和呢?”

         杨广海这时插嘴道:“对呀,老吕可是拒绝过王景和诱a惑的人。如今王景和落魄了,老吕可是聪明人,怎么会为那个家伙办事呢?除非他脑袋出了问题。”

         陈学武冷笑道:“如果王景和对老吕好说好商量,那恐怕用再大的筹码引诱,都不可能让老吕就范的。可假如对方对老吕来硬的呢。如果利用他雇佣的heI社会势力的人对老吕进行威胁呢,就比如像对张三元那样逼供。那老吕还能把持住自己的立场吗?”

         杨老爷子仿佛如梦方醒,立即示意道:“小陈,请你继续讲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