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英雄事迹
        房门很快被打开了,齐顺敏从里面探出了脑袋,当看到敲门的是自己女儿时,不由惊喜道:“你回来了?”

         娟子已经数天没见妈妈了,当看到妈妈风采依旧时,不由酸溜溜道:“我回来是不是挺多余的?如果是这样,我马上就走。 ”

         齐顺敏气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和你陈叔叔早就盼望你回家了。你还不快进来?”

         她不等女儿再有什么反应,就一把拽住女儿的胳膊,并回头向里屋喊道:“学武,娟子回家了。”

         陈学武正在电脑旁忙碌,一听爱妻的喊声,心里顿时一动,赶紧站起来,并疾步走了出去。

         这时候,娟子已经被齐顺敏拉进了屋里,正好跟陈学武打个照面。

         “娟子你可回来了,你妈妈都想死你了。”陈学武心无芥蒂地笑道。

         娟子此时面对陈学武,并没有往日的趾高气扬的样子,相反有些心虚。因为人家上次那么帮自己,所以她无论如何无法变脸色给人家看。她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向眼前的继父点点头,算是回复了对方。

         娟子并没有在客厅里停留片刻,就匆忙躲向了自己的房间。

         陈学武知道她对自己有拘束,便对爱妻使一个眼色,示意她多陪陪女儿,自己则返回了书房。

         齐顺敏多日不见女儿,自然是牵肠挂肚,随即跟进了女儿的房间。

         “您进来干什么?”娟子冷冰冰地质问她。

         齐顺敏并没有计较女儿对自己耍小性子。因为她自己也经常耍小性子,只不过泄的对象是现任老公。她觉得如果对方向自己耍小性子,说明是对自己的一种依赖和信任。她对老公就是如此。

         “你这个丫头呀,妈妈好些天没见到你了,真快想死你了。既然你回家了,难道不能跟妈妈唠些知心话吗?”

         娟子打量了一下妈妈:“既然您那么想我,那干嘛不接我回家呢?哼,净说漂亮话哄人。”

         齐顺敏苦笑道:“你都是这么大的孩子了,难道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吗?再说了,妈妈已经没有汽车了。而且,家里最近生了太多的事情···”

         娟子一愣:“家里生什么事了?难道他每天就这样赖在家里,让您养活吗?”

         “你别胡说!”齐顺敏嗔怪地打断道,“咱们这个家最近一段时间全靠他了。你一直不在家,根本不知道家里生的事情。”

         娟子显得异常惊异:“妈,您最好别吓我。咱们家能生了什么事呀?”

         齐顺敏赶紧解释:“不是咱们家,而是你两个姨妈家里都生了大事。”

         娟子一副不解的样子:“她们两家会生了什么事呀?”

         齐顺敏知道女儿对谭盼盼被拐以及杨旺旺被绑架的事情一无所知,便先关于谭盼盼的身世以及她的出走,以及后面所生的事情都详细跟女儿讲了一遍。

         娟子听得嗔目结舌:“妈呀,原来我还有一个三姨父呀。”

         齐顺敏为了让女儿增加对继父的好感,随即又把老公机智和英勇表现的经过向女儿着重讲述了一遍。

         娟子知道妈妈并不会添油加醋,但听了她的介绍,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哇塞,这会是真的吗?您说得有点玄乎了。我看他不像一个剧作家,反倒像一个大侦探。”

         齐顺敏自豪地一笑:“这还不算啥。毕竟,盼盼并没有遭遇生命危险。他还把旺旺和他的奶奶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

         娟子更加诧异了:“旺旺和他的奶奶又怎么了?”

         齐顺敏毕竟跟女儿好些天没有聊天了,甚至陈学武走入这个家门,她们母女就很少交流了,当女儿饶有兴趣地聆听自己讲话时,她便不耐其烦地把杨家的遭遇也跟女儿详细地讲述起来了。当然,陈学武生的作用更被她讲得绘声绘色。

         娟子惊叹的同时,也暗自心惊——以那个男人的睿智,早该看穿自己当初的小把戏。尤其是当他现电脑被盗,肯定会把怀疑的目标指向自己,可他居然忍下了,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娟子心里就更慌了,等齐顺敏把老公的英雄事迹介绍完了,她表现出一副疲倦:“妈妈,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

         齐顺敏一看时间快到晌午了,便站起来表示:那好吧,你就躺床上休息一会,妈妈出去给你做饭。”

         齐顺敏刚走出女儿的房间,就看到老公已经换好衣服要出门了。

         “学武,你要去哪?”

         陈学武冲爱妻温尔一笑:“你的宝贝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了。难道我不该出去采购一些好吃的东西吗?”

         齐顺敏感激地一笑:“那辛苦你了。需要我陪你一起上市场吗?”

         “不用。你在家陪女儿就好了。”

         陈学武在出门前,突然回转身来,冲着爱妻的额头深情一吻,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齐顺敏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卧室的房门,才露出幸福的微笑。

         娟子等她出去后,便拿起手机拨通了老爸张鹏飞的手机——

         张鹏飞正在家里等女儿传递的消息,当一看到女儿的来电,立即接通道:“喂,那个家伙在你妈那里怎么样?”

         娟子有些没好气道:“人家好着呢,您恐怕没戏了。”

         张鹏飞有些不解道:“他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你的妈妈难道就这么认可他?再说了,就算你妈妈迷恋他,你的姥姥也不该无动于衷啊?”

         娟子苦笑道:“您提我姥姥呀?那个男人已经是姥姥家的大恩人了。”

         张鹏飞诧异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娟子于是就把老妈刚才讲的故事简单地向老爸介绍了一遍···

         张鹏飞听得额头的青筋直蹦,牙根也咬得厉害。

         “爸爸,您怎么了?”娟子讲完后,一听电话那边没动静了,不由担心道。

         张鹏飞缓和了好半天,才终于恢复过来。他在女儿跟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显得很平静道:“我没什么。既然你妈妈和姥家人都把他视作上宾了,那你也要恭维他,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才行。”

         娟子被老爸的一番话弄成了一头雾水,不由诧异道:“老爸您没事吧,怎么说起胡话了?”

         “我现在清醒得。你不要大惊小怪的。”

         “您清醒就好。但我因为上次那件事,还咋跟他相处啊。”

         张鹏飞冷冷一笑:“那个家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高手,不会跟你小心眼的。你可以坦白告诉他,上次的事情是受了我的怂恿才干出了傻事。你现在知道错了。我想,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娟子彻底糊涂了:“老爸,您的意思是让我出卖您?”

         张鹏飞淡然道:“是的。只要你获取他的信任,就干脆向他表示跟我划清界限。”

         娟子迷茫道:“您在搞什么鬼呀?”

         张鹏飞严厉的口气:“你不要多问了,就按照我说的做,以后不许再回我这里了。”

         “喂···”娟子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听出老爸那里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端着手机呆愣了好半天,才喃喃道:“老爸一定是受到了刺激,才那样吩咐自己的。”

         再说张鹏飞挂断电话后,就把手机狠狠摔在了沙上,眼睛露出两道杀人般的厉光。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再想办法打压自己的情敌,但人家反倒如此出彩。唉,真是造化弄人,居然让他有那么多露脸的机会。

         他背着手在自家的客厅里来回踱步,并歇斯底里地叫嚣一句:“姓陈的,咱们走着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