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章争论2
        刘咏梅强迫老公把三妹和四妹两家人招来,是为了给可能蒙冤的陈学武主持公道的,却不料谭立军和杨广海所表达的似乎仅仅是扼腕叹息。

         她忍不住插嘴道:“难道你们认为陈学武真是犯了严重的错误,就没有考虑到他可能蒙受冤枉吗?”

         杨广海考虑到陈学武已经两次帮助他家了,这时表现得恍然道:“对呀,就凭二姐夫那样一个聪明的人,岂能犯这样的错误呢?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呀?”

         齐顺英自从陈学武两次救助自己的儿子,已经深深崇拜他了,对于老妈的说辞也难以接受,也忍不住表态:“二姐夫是一个很精明的男子,就算喝醉酒了,也不会干出什么糊涂事。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娟子搞得鬼。据我观察,她一直看继父不顺眼,就耍起小伎俩,逼二姐夫离开那个家,然后请自己的亲爸回家团圆。“

         齐老太太狠狠瞪了四女儿一眼:“英子,你可是娟子的亲老姨呀,哪有这样说自己外甥女的?娟子已经是高中生了,难道用自己的女孩家的贞洁来陷害小陈吗?我觉得小陈一定是有错的。你最好不要乱表意见。”

         刘咏梅很赞同小姑子的话,当即反驳婆婆:“您之前不是说可能委屈小陈了吗?怎么又断定他有错呢?我觉得这件事情一定就是个阴谋。”

         谭立军很会察言观色,现丈母娘颇有倾向性时,立即委婉地表示:“二姐夫是我平生最敬佩的男人,如果不是他的机智,盼盼现在还说不上怎么样呢。当然,他也救过旺旺和大嫂。但是,娟子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未必会用这样的手段陷害二姐夫。”

         齐顺梅一听老公说话两头堵,不由质问道:“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谭立军继续委婉地回答:“二姐夫虽然很精明理智,但也是一个凡人。只要是人就可能犯错误,即便是伟人还错误频出呢。所以,二姐夫如果偶然犯错,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怀着宽容的心对待他。”

         大家听了他的一番分析,都不禁面面相觑。

         齐老太太显得很满意,当即表示道:“还是立军分析得有水平。娟子是一个懂事的闺女,虽然平时不待见小陈,但大面上还过得去,不可能通过毁坏自己的名节来陷害她的继父的。当然,我们也想给小陈机会,起码念他最近一段时间对每家的帮助吧。可是,他自己却不容我们给机会。如今不敢面对我们,竟然玩起了‘失踪’。小敏为了他,差一点没死了,多亏娟子爸及时赶到,才救了小敏一命。所以,我宁愿把这个机会给娟子爸,也不会给小陈的。”

         刘咏梅等齐老太太的话音刚落,立即反问:“可是如果是小陈的‘失踪’是另有苦衷呢?”

         齐老太太瞥了儿媳妇一眼:“咏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会有什么苦衷?”

         刘咏梅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但我肯定,小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即便自己犯了任何过失,都不会逃避的。”

         齐顺梅眼睛一亮:“也许二姐夫知道娟子陷害他了,为了不让二姐和娟子母女失和,就故意承担了这件事,并选择了退出二姐的生活?”

         刘咏梅眼含热泪道:“我当初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小陈能够就凭这个原因,就放弃对小敏的爱吗?他当初去临谷找我,并把我从‘悬崖边缘’拉回来时,向我说了许多感人的话,其中谈到这个家如果失去了任何一个亲人,都会是地动山摇的。他既然懂得这个道理,就没有理由舍弃小敏离开。”

         齐顺军一直听着妻子跟其他人的辩论,这时忍不住插嘴:“可目前小陈还是消失了。他如果还懂得这些道理,就肯定还会回来的。”

         刘咏梅又用泪眼望了望婆婆:“可是···咱妈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娟子爸安排在了小敏身边···他还有回头路吗?”

         齐老太太脸色顿时铁青忙,鼻孔一哼:“按照你这样一说,好像是我这个老太婆诚心要拆散他俩似的。”

         齐顺军赶紧解围:“妈您别误会。咏梅担心娟子爸急匆匆凑过来,恐怕这件事到最后无法收场。”

         “可又不是我把张鹏飞请回来的。如果没有他,咱们的小敏早就不在了。难道你们要怪罪我不成?”

         刘咏梅擦了擦眼角,然后抱怨道:“可是,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小陈到底有什么苦衷回避咱们。娟子爸在这个时候出现,真的不合适呀。”

         齐老太太反问儿媳妇:“既然小陈对咱们避而不见,你还有什么办法了解他所谓的‘苦衷’?”

         刘咏梅这时把目光扫向了大家,并语重心长地讲道:“想当初,咱们各个家庭出事的时候,都是小陈不辞辛苦,为了我们来回奔波。如今,他遭遇我们类似的状况。难道大家不想办法找到他,并了解一下他到底为了什么选择回避吗?”

         杨广海这时站起来一拍胸脯:“大嫂说得对。我一定动员我们杨家在本地的关系,只要二姐夫躲在蜀西,那我们一定会找到他。”

         谭立军也情绪激昂道:“我也同意寻找二姐夫。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错误,但咱们不能没有良心,一定要想办法帮助他。”

         齐家两姐妹也同时点头:“对,我们一定要找到他!”

         齐老太太没辙了,只好改变态度:“如果小陈真有更充足的理由回避咱们。那咱们可以再给他一个机会。至于娟子爸嘛,就看他跟小敏还有没有缘分复婚了。”

         等齐顺梅和齐顺英两家人离开了齐家,天色已经黑了。

         刘咏梅依旧显得心事重重,躲在房间里,连晚饭都没有吃。

         齐顺军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咏梅,如今大家都同意帮忙寻找小陈了。你咋还不开心呢?”

         刘咏梅黯然道:“我担心小陈已经不在蜀西了。这里除了小敏,就没有他的任何亲人了。他如果决心离开小敏了,那还会留恋这座城市吗?“

         齐顺军心里一动,不由好奇道:“咏梅你到底有什么担心的呢?”

         刘咏梅的表情凝重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小陈一定有一个不得不离开小敏的苦衷。”

         “难道你认为他醉酒要强暴娟子,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吗?”

         刘咏梅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也许是娟子陷害,也许是小陈借题挥。但他决不是能做出那种事的鲁莽人。”

         齐顺军默然了,过了好一会,才出一句质疑:”他究竟去哪了呢?“

         刘咏梅思忖一下,突然眼睛一亮:“小敏跟他生活快一年了,应该清楚他喜欢什么地方,甚至了解他可能去了哪。”

         齐顺军疑惑道:“那你想现在给小敏打电话问问吗?”

         刘咏梅摇摇头:“现在不行。小敏正难过呢,如果提到小陈,岂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我还是抽空去她家问吧。”

         齐顺军点点头:“也好。你为这件事操劳一天了,还是早点休息,准备明天上班吧。”

         “嗯,我今天又旷工一天,在单位同事面前,都无法交待了。”

         再说齐顺敏依旧没有从阴霾中走出来。她依旧像一个垂死的病人一样,直挺挺躺在床上,心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生活会在短短的两天里,前夫代替了自己的老公。

         张鹏飞这时从门缝伸进脑袋,并试探问道:“小敏洗澡吗?”

         齐顺敏摇摇头:“我现在浑身都没力气,哪能洗澡呢?”

         “哦,那我帮助你洗吧?”

         齐顺敏瞪了他一眼,并警告道:“我俩已经不是夫妻了。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

         张鹏飞一呆,随即赔笑一声,就把脑袋消失在卧室门口。

         又过了一会,他端进来一盆热水。

         “你要干什么?”齐顺敏坐起身来,满怀戒心地问道。

         张鹏飞莞尔一笑:“小敏别担心。我知道你目前还不能接受我,所以不会勉强跟你同床的。我端来洗脚水是为你准备的,而不是为我。既然你身子不方便,就让我帮你洗洗脚吧。”

         齐顺敏杏眼一瞪:“谁让你帮洗脚?快给我端出去!”

         不料,张鹏飞碰了钉子后,并不由她,把那盆热水往床边一放,突然抓住前妻的两只小腿,硬往床边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