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深沉的父爱
        情感催泪故事,求推荐,收藏,打赏。≧

         娟子不由打量一下陈学武的电动三轮车——前面居然设置双排座位。

         如果换作平时,娟子对陈学武连搭理都不会,可是今天不同,自己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已经把人家耍得团团转了,假如再不给人家一点面子,就连自己的良心恐怕都说不过去了。她于是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就等于默许了。

         陈学武打开电动车的锁,并没有现任何异常,但却也没有现那个指使自己停车的管理员,也没有其他人过来收费。他虽然惊异,但也不再耽误工夫了,当即把电动车移动一下,摆正了位置。又特意把‘副驾驶’位置擦了擦,然后微笑向娟子一摆手:“张秀娟同学,请上坐吧。”

         娟子此时感觉跟陈学武混得很熟悉了,通过不到半天时间的特殊接触,仿佛比陈学武过来这半年多的印象更深刻了,于是她没有迟疑地坐上了三轮车。

         陈学武现娟子跟自己的距离正逐步拉近,不由的很幸福。虽然,这半天让他损失很大,但现在显然‘得远远大于失’。于是,他也随即兴奋地贴着娟子坐了上去,并启动了三轮车。

         他俩并排坐在三轮车,行驶在街道上,彼此的心情完全不同。娟子因为心虚,难免不产生一点忐忑感。毕竟,这是她第一次错得这样离谱,不仅忽悠了继父,也同样忽悠了老师和同学。

         陈学武则是另一番心态。他感觉通过自己这次对爱妻女儿的帮助,已经达到了精诚所至。他必须要再接再厉,竭力维护好跟娟子来之不易的关系。

         当他途径也个保健品商店时,突然停住了三轮车,并一个箭步跃下去。

         娟子忍不住问道:“您要干嘛?”

         陈学武深邃的目光盯了她一眼,并和蔼一笑:“你就在车上呆着,我马上回来。”

         娟子就在一愣神的功夫,陈学武已经疾步迈进了那家商店——

         娟子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无奈地摇摇头。

         大约过了一刻钟,陈学武终于从商店里走了出来。但他跟进去不同,双手已经提满了东西。

         娟子虽然猜到他是给自己买补品了,但没有料到他居然买了那么多。恐怕自己一年都吃不完。

         她有些坐不住了,不禁走下了车,并惊讶问靠近的陈学武:“您···您干嘛买这么多东西呀?”

         陈学武莞尔一笑:“医生不是说你有些贫血吗?我特意购买了一些补血的营养品。另外,你就快高考了,大脑也需要补充营养。所以,我便给你买了各自补脑的保健品。你回学校宿舍后,就要把这些东西放好,要慢慢地食用。”

         娟子眼望着继父手里提的大包小包东西,心里不由百感交集,虽然想拒绝,但对方不可能再把那些东西退回去了。她此时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无论是苦辣酸甜,无不侵蚀着她那颗不安的心灵。

         陈学武继续启动三轮车奔向娟子的学校——

         等到了娟子的学校,得到门外的许可,陈学武径直把三轮车行驶到娟子的女生宿舍楼下。他为了不让娟子累着,就几乎包揽了一切东西,送娟子上了三楼的宿舍。

         陈学武等把东西在娟子的宿舍里安顿好了,又掏出3oo元钱放在娟子的床铺前,并叮嘱道:“娟子,你如果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就立即给我打电话。陈叔叔会随招随到。”

         娟子不知是心存感激还是羞愧,此时一言不,怔怔地望着陈学武。

         陈学武被她盯着不好意思了,也不便给她的宿舍里多待,于是就对她打个ok的手势,就转身出去了。

         娟子呆愣了半天,才做出了反应,立即冲出宿舍的门口,并沿着三楼走廊里的窗口往下瞭望——

         陈学武高大的背影正奔向那辆电动三轮车···

         娟子并不缺少父亲,但她目睹陈学武一副男人的背影时,突然从他的身上领略到了自己亲生父亲都不曾给予的朦胧的父爱——善良如茶,香浓甘冽;宽容如海,辽阔博大;坚强如山,厚重稳健;柔情如玉,温润优雅。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返回宿舍,并拿去自己的手机,迅拨通了老爸的手机——

         她的手机里迅传来了张鹏飞的声音:“娟子,你没露出什么破绽吧?”

         娟子眨了眨眼神,极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并用一种急切的声音:“我没有。您把那件事做了吗?”

         手机里传出了张鹏飞爽朗的笑声:“哈哈,谢天谢地,你没有露出破绽就好。我这里早就大功告成了。”

         娟子心里一紧:“爸爸,您真把他车厢里的电脑取走了吗?”

         “当然了。我如果拿不到那部电脑,也对不起你的努力呀。”

         娟子听了这话,感觉自己的心几乎碎了,但又质疑道:“我明明看那车厢锁得好好的嘛。您又是?”

         “哈哈,就凭他那把破锁,又如何难倒我聘请的开锁专家?他到现在,恐怕还蒙在鼓里吧?但愿他今天一直没有打开车厢的时间。”

         娟子越是听老爸得意的讲话,心里就越是堵,终于忍不住讲出一句:“爸爸···要不您把那部电脑还回去吧···”

         “娟子!”张鹏飞愕然打断道,“你是怎么回去?知道刚才再说些什么吗?”

         “爸爸,我现在意识到我们做得有些过分了。他···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呀。”娟子的表情里流露出不忍。

         “怎么,你不忍心了?”

         “嗯,有点。”

         “难道你跟你妈一样,都被他迷a惑了吗?”

         “不···不是。我是觉得这样做真是太不光彩了。我们如果把那部电脑占为己有,就等于是犯罪呀。”

         张鹏飞听了,顿时不满的声音责备道:“娟子,你小小的年龄,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会有谁判我们有罪?你难道对他心软了吗?别忘了,你也同样痛恨她抢走了你的妈妈。”

         娟子表情纠结了一下,才又表示道:“那好吧。我会为您保守这个秘密的。”

         “嗯,这就对了嘛。我们只要把那个家伙从蜀西市赶回北京去,那我们都达到心愿了。”

         娟子眼神一眨:“爸爸,您能把那部电脑给我用吗?”

         “你···想要那部电脑?”

         “是呀。我正好没有电脑呢。您就把它当作生日礼物,送给我好了。”

         “不行。”张鹏飞拒绝道,“我担心姓陈的现那么贵重的东西丢了,可能会选择报警。如果警方介入进来,肯定会调查你。他们如果现那部丢失的电脑放在你那里,那还不得把你抓起来呀。”

         娟子有些失色道:“警察会查到我身上吗?”

         “你以为呢?”张鹏飞冷冷道,“你千万别低估警察的能力。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那···那我该怎么办?”娟子心里有些毛了。

         张鹏飞一听女儿慌了,就又嗔怪道:“你慌什么?只要你能沉住气,警方就没有似乎证据。无论是谁,都拿你没办法的。”

         娟子心里一片凄然,已经为自己鲁莽的行为深深忏悔了。可是木已成舟,她张秀娟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她的内心只能自我安慰一下——姓陈的,你抢走了我妈,我报复你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再说陈学武骑着三轮车从娟子的学校里出来,就径直奔向了原来投快递的建民小区。因为他车厢里存有一部昂贵的电脑。他必须把它作为重点的邮件处理。

         他在路上,先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时他才现——手机里已经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但都是陌生的号码。

         他一手扶着三轮车车把,一手握住手机并回拨了打过来频率最多的的一个来电——

         “喂,您把我叫下去,您自己咋跑了,还不接我的电话?我的邮件呢?”一个中年妇女忿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陈学武一听,便意识到这就是上午自己因为着急赶去医院,而放了人家鸽子的客户。

         他赶紧解释道:“大姐,实在对不起。我等您下楼取邮件的时候,突然接到我女儿老师打来的电话——我的女儿突然晕倒了。我来不及等您,就跑到医院去了。”

         女客户带着质疑的口气:“是吗?您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陈学武笑道:“谢谢您的关心。她已经脱离危险了。我刚送她去学校回来。”

         “哦,那您到我们小区了吗?”

         “还没有。不过,再过半个小说就到了。我会再联系您的。”

         女客户温怒道:“那好吧。我就再等着让您遛一次腿。假如您再让我白跑的话,当心我投诉您。”

         陈学武赶紧表示道:“请您放心。我一到建民小区,就亲自上楼把您的包裹送到您家的门口。”

         “别。您还是打电话让我下楼取吧。我家里可没有男人。您如果来敲门,恐怕不太合适。”女客户满怀戒备道。

         陈学武暗自好笑,便连声应诺。

         当他再拨通另一个未接来电时,却得知他就是要领取电脑的客户。

         他立即对手机讲道:“对不起,我上午突然有事,就没有等您。现在您在家吗?我一会就赶到您家了。”

         接电话的正是那个’老六‘。他是先接到张鹏飞得手后的电话通知,才拨打给陈学武的,目的就是让陈学武难堪。可惜,陈学武当时没有及时接听。

         当他听说陈学武过来送电脑了,心里顿时没有底了,等挂断陈学武的电话后,就赶紧拨通了张鹏飞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