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表现机会
        中年女老师一听陈学武的表态,立即把手里的几张票据往陈学武手里一塞:“喏,这些都是医生刚才开的检查项目。  您既然表示对张秀娟同学的身体做全面检查,就去缴费吧。”

         陈学武接过单子,没有丝毫的迟疑,一面请女老师和那几个女生一起陪护娟子,一边就快步流星地去收费窗口——

         娟子是身体到底怎么回事,当然她心里有数。当她装作脑袋迷糊靠在女同学肩头时,也眯着眼皮偷偷看了一眼陈学武离开的背影。

         她心里有些矛盾了——如果让陈学武花那么多钱为自己做检查,无疑是一种浪费。

         可是,她转念又一想,如果自己不配合检查的话,就有可能被老师和同学们看出破绽。毕竟,刚才做了几个小检查,都表明自己身体并没有异常。而且,如果不把陈学武死死拖在这里,也不利于自己老爸的行动。

         她于是决定把戏演绎到底,就愈装作脑袋迷糊,就像死了一样伏在女同学的肩头一动不动了。

         陈学武不敢有似乎迟疑,立即收费窗**了一切检查费用。他口袋里的这些钱还不都是自己的,其中也有那些‘货到付款’的客户交给他的货款。

         当他找到做cT的科室,并登记后,就回来接娟子了。

         由于做cT的科室距离急诊室门口比较远,需要通过一百来米的七拐八拐的走廊。所以,他跑回急诊室门口时,望了一眼‘昏迷’的娟子后,就向旁边经过的医护人员索要担架车。

         不料,一名女护士向他摇摇头:“不好意思。今天急诊病人多,我们的担架车已经供不上了。”

         陈学武心里异常焦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便过去从座椅上把娟子横抱了起来,并大步流星往netbsp;   娟子虽然闭着眼睛,但心里很清楚。当她被这个男人抱在怀里时,心里紧张得怦怦直条,差一点就要挣脱出来。但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形式,又没敢轻举妄动。尤其当着老师和同学的面,她不敢把戏演砸了,只好任由继父抱着自己在长长的医院走廊了飞奔···

         由于路程比较远,走廊里又比较热,再加上陈学武的异常紧张,这些都造成了他出汗的理由。他抱着娟子还没走到cT室门口,就已经大汗淋淋了。他的汗珠扑腾掉落在下巴下的娟子的身体上,也又的甩在娟子的脸颊上。

         娟子已经感觉到了继父大汗淋淋了,不由眯眼偷看一下,只见继父的脸上不仅是汗水,所有的焦虑和关切都写在了脸上。这让娟子感觉到他关切和深沉的目光就像一缕阳光,让她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他的汗水就像一泓清泉,让她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她虽然是假装昏迷,但她的心灵却真的有些陶醉了。

         陈学武一直把娟子放在了cT仪器下的担架车上,才总算喘口气。

         等cT检查结束后,陈学武又抱着娟子做了验血和腹部彩的检查,才算罢休。

         娟子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为了不让这个男人继续抱着自己,就突然清醒了过来。

         “张秀娟同学,你感觉好点吗?”女老师一看娟子突然精神起来了,不由惊喜道。

         娟子趁机摆脱了陈学武以及身边的同学们的控制,并故意好奇道:“我怎么在这里?”

         陈学武正在等检查结果,一看娟子突然恢复正常,不由无比的诧异,连忙问道:“娟子,你感觉好了吗?脑袋不晕了吗?”

         娟子故意皱眉思索了一会,然后讲道:“我刚才有点像做梦的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可现在已经清醒了。”

         其事,娟子不这样说,大家也看在了眼里。

         女老师终于松了一口气:“张秀娟同学,你可把我们大家吓坏了。”

         她的女同学们也纷纷问道:“你现在感觉真没事了吗?”

         娟子故意站起来,当众活动一下身子:“您们看——我真的没事了。”

         女老师虽然感觉生在娟子身上的现象有些蹊跷,但也无暇考虑太多,当即表示道:“既然张秀娟同学身体状况稳定了,我和同学们也该回去了。”

         陈学武一看时间,已经将近中午了,便不好意思道:“麻烦您和这三位同学陪了她这么久。要不等她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一起出去吃个饭?”

         女老师摇摇头:“不必了。我们现在回学校,还能赶上食堂开饭。张秀娟同学就先交给您照顾了。如果她身体没有什么大的情况,就尽快回学校上学。”

         陈学武连连点头,并对女老师和那几位女同学千恩万谢地送出了医院门口。

         当他再回到娟子的身边时,娟子对他换上了一副冷然的面孔。毕竟,老师和同学都离开了,她也不用在这位没有认可的继父面前掩饰什么了。

         陈学武一看娟子有些变了脸色,不由关切问道:“闺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呀?”

         娟子本想恢复对他的冷漠,但看他如此关心自己,就算她再铁石心肠,也不好意思马上就变脸了。

         她于是缓和一下表情:“我挺好的,谢谢您。”

         陈学武连连摆手:“闺女不要对我客气。我自己没有亲生儿女,所以早就把你当作我的女儿了。我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

         娟子一听他讲出这番话,眼睛不由湿润了一下,就更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陈学武这时一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医院里逐渐清静起来了,而娟子的部分检查结果要等到下午才能出来。

         他于是试探商量娟子:“闺女,我带你出去吃点饭吧?”

         娟子这时站起来道:“不用了。我现在可以回学校了。”

         陈学武马上阻止道:“不行。你的检查结果还没有全部出来,必须要等到下午再说。”

         娟子无奈,只好点头答应:“那好吧。”

         陈学武欣慰一笑:“嗯。那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

         陈学武领着娟子走出医院门口时,特意瞥了一眼自己的三轮车——它还好好锁在那里呢。

         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里,陈学武和娟子相对坐在一张方桌旁。

         陈学武特意让娟子点了几道她喜欢吃的菜。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跟娟子拉近距离的机会。所以,他的表情由开始的关切和紧张变得和蔼和殷勤。

         不过,他汲取了上次吃饭的教训,并没有再亲自夹菜给她,而是不停敦促她多吃一些。但他自己却不怎么吃,只是用一种深邃的眼神凝视着娟子一口口吃饭。这豁然让娟子感受到了对方的无私和不求回报的情感。

         其实,陈学武正用自己的方式在给予娟子一份别样的父爱,那是一种默默无闻,并且寓于无形之中的一种感情,只有用心才能体会。

         不过,娟子心里却有另一种想法,便突然问道:“当我在学校晕倒时,学校怎么通知的是您?我妈妈知道我出事吗?”

         陈学武一愕:“我也不清楚你的老师为什么用你的手机打给了我?你妈妈当然是不知道了。”

         娟子故意恍然道:“对了,我因为太熟悉我妈妈和我爸爸的号码了,所以就没有存储他们的号码。我估计老师在我的手机电话簿里翻到您的号码,就给您打过去了。”

         陈学武嘿嘿一笑:“这说明咱们俩蛮有缘的。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把陈叔叔当作外人了。”

         娟子眨了眨狡黠的眼神,然后直视陈学武:“我可以拿您当朋友看。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才行。”

         陈学武心里一喜:“好的。你说吧,就算十条,陈叔叔也答应你。”

         娟子当即讲道:“今天生的事情,您决不能向我妈妈提一句。”

         陈学武一副茫然的样子:“为什么?”

         娟子满有理由的表情:“因为我不想让我妈妈后怕。她可能以后会担心我。”

         陈学武思忖一下,立即点点头:“好的。我答应你,不把今天生的事情告诉你妈妈。”

         娟子听了陈学武的保证,心里不由一阵窃喜。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陈学武把工作搞砸了,就无法跟老妈解释了。

         陈学武哪里知道娟子的心思,依旧还幻想着怎样跟继女展关系呢。

         等到下午他们赶回医院时,娟子的所有检查结果都出来了——

         接诊医生看过所有的检查结果后,只是淡淡地告诉陈学武:“您的女儿除了有一点贫血之外,其它一切情况都很正常。”

         陈学武一听,又当着娟子的面紧张地问医生:“她的贫血严重吗?”

         接诊医生微笑摇摇头:“她只是轻微贫血,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可能跟现在的季节有关系吧。”

         陈学武不解道:“那她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呢?”

         接诊医生对此也赶到困惑不解。不过,他猜测道:“也许跟她的体质有关系,当生中暑或者失眠情况时,就不由自主地晕了。”

         娟子听了应诊医生的话,心里不由暗暗好笑,但表面显得很平静。

         陈学武却心事重重,当领着娟子走出医院时,便又商量娟子:“你跟我回家休息两天吧?”

         娟子断然摇摇头:“不用。我已经没事了,如果贸然回家,会让妈妈疑心的。”

         陈学武思忖一下,然后表示道:“那我送你回学校。”

         娟子又看看他锁在角落里的三轮车,故意问道:“那您今天不送邮件了吗?”

         陈学武又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表示道:“我送你去学校后,还有一点时间把几件重要的包裹送出去。”

         娟子听他讲出‘重要的包裹’,心里不由一动。

         陈学武这时打开了他的电动三轮车,并微笑征求娟子:“我就用它搭载你去学校。你不会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