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往事如烟
        齐顺敏早在二十多年前,老爸就死于一场车祸,那可是她家里的顶梁柱。  当时她还是十几岁的少女,而且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只有一个哥哥正在读大学。所以,她承受着更多没有依靠感的压力。

         不过,她老妈还好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并没有让她和妹妹们缀学,在亲友们的帮助下,让她们相继完成了学业。可是,在齐顺敏年少的心灵里,一直对流失的父爱而伤怀。所以,她一直渴望有一种归属感,让一颗孤寂的心灵有皈依和栖息的港湾。

         她后来中专毕业了,并成为了一名教师。不过,她因为拥有一个渴望父爱的心怀,以至于她找的第一任丈夫张鹏飞比自己的大哥还大几岁。

         当时的张鹏飞的年龄快到而立之年了,也经历过跟几个女子恋爱,所以对当时女孩的心态很了解。他也是一名教师,并且跟齐顺敏是同事,当齐顺敏当时以一个美女教师形象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时,自然会吸引他的眼球。当他以一种善解人意的关怀到齐顺敏时,就很顺利地把齐顺敏那颗芳心俘获了。

         其实,当齐顺敏执意要嫁给张鹏飞时,就曾经遭受娘家人的反对,因为张鹏飞的年龄大了齐顺敏许多,而且有过几次恋爱的经历了。可是,齐顺敏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女孩,而且还很任性和执着,虽然自己有时心里也矛盾,也有思想上的挣扎,但由于她当时是一名新教师,需要一个像张鹏飞这样的老大哥似的资深老师的帮助,所以她最终义无反顾地接受了张鹏飞的感情。

         张鹏飞娶了齐顺敏,就有了一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自然对她很是疼爱。不过,婚姻甜蜜期不可能永远存在。等齐顺敏生下了女儿娟子后,他对齐顺敏的新鲜劲儿就没有恋爱时那样强烈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被忽略,甚至不懂得珍惜,哪怕对方是无价之宝。

         可齐顺敏却是一个在生活上有很强依赖性的小女子,喜欢被对方给予自己的温柔所包围,自然就承受不了张鹏飞对她的一丝冷淡。

         可是,张鹏飞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一旦齐顺敏过度依赖他,就让他飘飘然了,几乎把尾巴翘上天了。每当齐顺敏表现‘不乖’的时候,他还故意矜持地给她使用一点家庭的‘冷暴力’。结果,这严重地伤害了齐顺敏一颗对爱情执着的心。于是,他俩的矛盾越积越多,吵架的次数也频繁不断。

         齐顺敏本来憧憬美好的家庭生活的心在经受伤害后,几乎就跟梦想一样破碎了。虽然跟张鹏飞闹了几次离婚,但终于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毕竟,她和他还有一个纽带——娟子。

         后来张鹏飞凭借阅历和资格提升到了行政岗位,当了副校长,从此告别了三尺讲台。而齐顺敏早在几年前通过进修,从一个小学教师提升到了初中老师,并调到了另一所学校,也就是现在的二中。结果,他俩不在同一所学校了,彼此的隔阂也越来越多了。

         在家务上,当初张鹏飞娶齐顺敏时,因为齐顺敏年轻不会做什么家务,结果张鹏飞承担了大部分家务。可是,张鹏飞当不把齐顺敏看得那么重时,自然把那些家务活也放开了让齐顺敏承担了。每当他俩下班后,齐顺敏扎入厨房忙做饭时,他就坐在电脑前玩打游戏···

         齐顺敏也是一个性格很倔犟的女子,自然不堪甘心做他的‘老妈子’。张鹏飞无奈,就跟她言明做饭干家务要轮班倒,在彼此都在家的情况下,一三五他做,二四六齐顺敏做,至于星期日嘛,就看情况,谁需要在家里吃饭,就由谁做。

         张鹏飞自觉得这样安排很合理,自己并没有虐待老婆,但是,他居然提出跟齐顺敏如此清楚的分工,就已经把齐顺敏伤透了。

         齐顺敏终于不堪忍受充满冷战的婚姻生活,就赌气提出了离婚。结果,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张鹏飞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并以他俩共同的房子留给齐顺敏作为代价,来换取她给他自由。

         齐顺敏当时一句赌气的话,结果酿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不由让她惊呆了。她过后才醒过味来——张鹏飞一定在外面有人了!

         当她感觉自己遭到感情背叛时,顿时产生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等她跟张鹏飞办理完离婚手续,就独自把自己锁在家里,进行一番疯狂地自虐行为···

         还好,她的女儿娟子被她争取到了,这多少给了她一些安慰。否则,她恐怕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不过,她还是在感情上无法自拔,于是就在网络里寻求刺激。

         她当时在网络里认识一个网名叫‘临渊羡鱼’的北京男网友,也就是后来的陈学武。

         齐顺敏刚跟他相识时,就好奇问问他:“您为什么起这样奇怪的网名?”

         ‘临渊羡鱼’回复:“人生就像一个海。我就活在一个五彩斑斓的浩瀚海洋里,眼前游弋着来来往往的五光十色的鲜活的鱼儿。我渴望她们其中一条属于我,结果,我伸出手去,却一条也捉不到。”

         齐顺敏的网名就叫‘会飞的鱼儿’,本来见对方有‘羡鱼’的意思,才加的他,但听到他这样表述后,才知道对方是一个有企图的男人,不由没好气地话——“那你干嘛不‘退而结网’呢?否则,你恐怕只有眼馋的份上了。”

         ‘临渊羡鱼’:“哦,原来你也知道‘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个典故啊?”

         齐顺敏回复:“这是出自《淮南子·说林训》,原文说,‘临河而羡鱼,不如归家织网。’《汉书·董仲舒传》书中说,故汉得天下以来,常欲治而至今不可善治者,失之于当更化而不更化也。古人有言曰——‘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临渊羡鱼’:“你原来是一个才女呀,知道的历史的典故可真多。”

         ‘会飞的鱼儿’:“呵呵,我可不是什么才女,但我却是一名历史老师。历史知识恐怕不比您懂的少吧?”

         ‘临渊羡鱼’:“原来你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呀,我真是久仰了。”

         齐顺敏并没有在乎对方的恭维,又问起他的职业。‘临渊羡鱼’告诉她说,自己是一个剧作家,目前正在撰写一部长篇剧本。平时很忙,有时会上网跟网友聊聊天,来找一写作素材和灵感。

         齐顺敏听了,并不感冒,只是心照不宣地恭维了对方几句后,就再表示自己不打扰他的创作了。

         如今,齐顺敏在感情万般无助的情况下,又想起了那个网友。

         当她上线后,居然联络到了‘临渊羡鱼’。

         她当即话:“您还在忙吗?”

         ‘临渊羡鱼’:“是呀。你怎么有时间找我聊天?”

         ‘会飞的鱼儿’:“我今天特别郁闷,就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您能陪我说说话吗?”

         ‘临渊羡鱼’:“哦,那你为什么郁闷呀?”

         ‘会飞的鱼儿’:“我离婚了。他不要我了。我心里现在特别难受。”

         ‘临渊羡鱼’便向她问起离婚的原因。齐顺敏也说不清自己究竟跟前夫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她只好把自己跟张鹏飞这将近二十年的感情历程和离婚的情况都对‘临渊羡鱼’讲述了一遍···

         ‘临渊羡鱼’得知事情原委后,不由唏嘘不已。他只能通过网络对齐顺敏进行一番劝慰。

         不过,他随即对齐顺敏出感叹:“唉,对于我们无家的男人,是多么希望有个家呀。可惜,有些男人本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却不懂得珍惜。这真是造化弄人呀。”

         齐顺敏顿时惊问道:“您既然是一名剧作家,为什么没说上媳妇呀?”

         ‘临渊羡鱼’:“这件事说来,简直是一言难进呀。我这半生一直是命运多舛。在事业上也是如此。我早年因为忙于事业,就忽略了个人问题。可是后来我搞投资失败,结果欠下了一屁股债。你说说看,那个女人愿意嫁给一个失败者呢?其实,你从我的网名就该猜到我是单身的了。”

         齐顺敏思忖一下,便又不解地问道:“可您毕竟是个北京人,找一个外地女人应该很容易的。何苦四十多了,还单着呢。”

         ‘临渊羡鱼’:“哈哈,你弄错了。我虽然长期生活在北京,但我并不是拥有北京户口的人,只能算是一个‘北漂’吧。如今,我本来成功创作的一个剧本在拍戏过程中,因为挑选演员不慎。结果,这部戏就快杀青的时候,那个男主角生了作风问题而锒铛入狱。这部戏还没有热播,就被迫下架了。我也受到了牵连。可惜自己的心血就这样扼死胎中了。像我这样倒霉的男人,生命故事中的女主角的出现更加渺茫了。”

         当‘临渊羡鱼’把自己不幸遭遇对齐顺敏简单介绍一下后,立即引起了齐顺敏的同情。她眨了眨大眼睛,突然表示:“大哥您别上火了,俗话说,是金子总会光的。您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啊。”

         ‘临渊羡鱼’:“谢谢你。你是一个好女人,一定会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会飞的鱼儿’:“谢谢哥。您也一定要振作起来。为了帮您缓解压力,我为您唱歌吧?”

         ‘临渊羡鱼’:“好啊。我很想聆听你能一展歌喉。我们现在语音吧。”

         当语音接通后,齐顺敏当即为她唱了一她们当地的民歌。

         ‘临渊羡鱼’很受感染,便恳求她再唱几。此时精神空虚的齐顺敏就放开嗓子为他连续歌唱了好几。就这样,他俩一个怀着一颗惆怅的心情纵情高唱,一个怀着一颗孤寂的心情去聆听——

         在这样特殊的环境和别样的心情熏陶下,他们的两颗心情不自禁地碰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