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紧急动员
        再说齐顺梅上班后,单位里并没有多少事。    她在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呆。

         “梅子你怎么了?”旁边的女同事一看她呆呆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道。

         齐顺梅被她的这句话惊醒了,便赶紧摇头:“我没事,只是想一点家庭上的事情。”

         那位女同事也算是她的闺蜜,这时凑到她的办公桌旁,并关切地问道:“家里到底有什么烦心事让你像丢了魂似的?”

         齐顺梅苦笑道:“还不是因为我那个宝贝女儿吗?”

         女同事眼睛一亮:“她还是那个样子吗?”

         齐顺梅黯然道:“她今天早上算是跟我说心里话了,看样子我打算生二孩的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我现在都纳闷了,她已经是中学生了,什么事都懂了,干嘛还干涉我生二孩呢?”

         女同事“切”了一声:“你可错了,如果你的女儿还是不懂事的年龄,反倒希望你能给她生个弟弟妹妹啥的来作伴了。因为她当时根本没有太多的想法。可一旦她到了懂事的年龄了,并且不需要家里有那样一个伴了,才担心你生二孩了。因为她会感觉以前在家里的优越感都消失了,你们两口子会把所有的爱都转移到了第二个孩子身上了。”

         齐顺梅一听,感觉女同事的话未尝没有道理,不由黯然垂下了头。

         女同事一看她这副模样,不由试探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心里产生动摇了?”

         齐顺梅只好点点头:“有一点吧。”

         女同事当即表示:“你们夫妻俩平时可以对女儿百依百顺,但在这一点上,绝对不能让步。”

         齐顺梅为难道:“可是···我担心她会伤心呀?”

         女同事表示道:“即便如此,你也要坚持原则。因为真理并不在女儿那里。你们夫妻如果对她妥协了,就会滋生她的任性和自以为是。你们必须告诉女儿——她的一些想法是错误的。必须要懂得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

         女同事的话不无道理,齐顺梅点点头,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她觉得自己应该跟女儿就像朋友一样,好好谈谈心了。

         终于等到了快下班时间,她当即往外走,要早一点回去跟女儿好好沟通一下。

         她的单位距离家很近,上班时还时常搭乘老公的电动车去上班,而回家的时候,她就独自步行回家。即便如此,她也只需要十五分钟就能到达家门口,一般情况下,要比老公还提前几分钟到家。

         今天,她又比以往提前了几分钟到家。可是,等她打开房门一看,整套房子都是空空的,女儿根本不见踪影。她并没有担心,只是有些着急,因为想趁老公回家之前,跟女儿好好沟通一下。于是,她从挎包里取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女儿的手机——

         可是,女儿的手机居然处于关机状态。

         齐顺梅回想起今天早上女儿的情绪,顿时心生一丝不祥预感。

         她又第二次进入女儿的卧室,还没等仔细搜查房间里的东西,便现了躺在写字台上的一张信纸。

         齐顺梅脸色一变,伸出一只手,抖抖索索地拿起来一看——

         妈妈,当您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去阳安的路上了。我自从得知您要给谭家生孩子了,就决定自己独立了。我要去阳安的工,学会自己养活自己。虽然谭立军养活了我十多年,但我不会感谢他。因为是他让我失去了亲爸的父爱。也许您对我这句话感觉吃惊,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当初就是他把您从我爸爸身边抢走的。您们一直不敢告诉我真相,是因为心虚,还是一直把我当作谭家的人??我其实感觉很悲哀的。居然把自己亲爸的仇人视作亲生爸爸。我可能就是别人常说的那种‘认贼作父’吧?可是,既然您们能够有机会生一个共同的孩子取代我了,我也不能再在那个家赖下去了。我要提前进入社会,闯出一条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请您把我这个女儿忘记吧。因为您很快就能生一个谭家正牌的骨肉了。再见了。也许以后我在外面闯荡出一片天地后,会回去探望您和未来的那个孩子。

         谭盼盼留下来的文字到此戛然而止了。但是,齐顺梅的眼泪就像开闸的洪水,汹涌而出——

         “盼盼···盼盼···我的女儿···”她一边呼喊着,一边跑出女儿的房间···跑出家门···跑出了楼门···

         就在这时候,谭立军骑车回来了,还没来的及停好车,就现妻子就像泪人一样,手里捏着一张纸,疯似的往外跑,嘴里还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他见状,不由大吃一惊,来不及停好电动车就奔向了妻子——

         结果,还没有停稳的电动车轰然倒地——噗通!

         “梅子,咱们的女儿怎么了?”他截住有些失控的妻子,并板住她的肩膀问道。

         齐顺梅一看老公回来了,终于感觉有了一点主心骨,但依旧哽咽道:“盼盼···盼盼···离家出走了···”

         谭立军愕然道:“她为什么离家出走?难道你今早骂她了吗?”

         齐顺梅痛苦摇摇头,想张嘴解释,可是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只好把手里的信纸递到了老公面前。

         谭立军早就感觉到问题出在这张纸上了,连忙接过来一看,脸色也顿时变了。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了,连忙劝慰妻子:“梅子你别着急,赶紧回家等我的消息。我立即把盼盼追回来。”

         齐顺梅凄然道:“你去哪追她去呀?”

         谭立军表示道:“她信中不是提到阳安吗?我现在立即去长途汽车站找去。她现在离开家顶多半天时间。我现在去汽车站,也许还来得及。”

         齐顺梅一听,情绪终于平缓了一些,赶紧表示道:“从咱们蜀西去阳安也通火车吧,我现在去火车站找。”

         可是,谭立军一把拉住妻子:“梅子,你这个状态单独出去,我怎么能放心呢?还是先回家里去。我如果现汽车站没有,再去火车站找一找。”

         齐顺梅哀叹道:“那还来得及吗?如今盼盼出走了,我哪里还在家里坐得住?”

         谭立军眉头皱了一下,又突然灵机一动:“梅子,你赶紧给大哥、二姐和四妹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赶紧都帮忙找一找。毕竟人多力量大。”

         齐顺梅一经老公的提醒,才醒悟道:“对,应该通知他们分头找。我刚才都急糊涂了。”

         谭立军再也没有时间耽搁下去了,也不管自己的电动车了,而是径直跑出小区,从街道上挥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齐顺梅这时往楼里跑,因为她的手机情急之下,已经落在家里了。

         等她跑进家门,立即找到自己的手机,迫不及待地拨通了齐顺军、齐顺敏和齐顺英的手机,把盼盼离家出走的情况哭着通知了对方。

         齐家兄妹得知这个情况后,都大吃一惊。他们随即安慰了齐顺梅几句后,就分别行动了——

         在蜀西市的各个车站很快出现了齐顺军、刘咏梅、齐顺敏、陈学武已经齐顺英夫妇的身影。

         整个的齐家都被紧急动员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