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留书出走
        谭盼盼终于等到放暑假了,也到了她需要做抉择的时候了。  这期间,她的闺蜜连续催问了她几次,是否跟她出去打工。谭盼盼每次总是说再等等,需要再考虑一下。

         她在这期间,又关注了她家里的垃圾袋。虽然她的老妈再没有再麻烦她出去倒垃圾。可是,她还是偷偷留意了垃圾袋几次,并从里面又现了那个令她恶心的东西。她回想起闺蜜的话——他俩正选择时机怀孕。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还特意偷听一下爸妈的‘墙根’。

         结果,她听到老妈的声音:“立军,如果等咱们的孩子出生了,就到了猴年了。咱们应该为孩子的生日寻找一个什么样的日子呢?”

         谭立军的声音:“猴是一个挺不错的属相,对于生日的要求也不高,至于什么时辰生,就不是你能做主的了。”

         齐顺梅的声音:“这还不好办,如果等到了好时辰,就算孩子到时生不下来,我们就动刀把孩子给取出来。”

         谭立军的声音:“那可不行,只要你能够顺生,还是顺生好。毕竟你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再生二孩应该容易一些。我可不希望你为了我们谭家的唯一骨肉,而遭受一刀之苦。”

         ·································

         谭盼盼听到这里,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怀着极其郁闷的心情,悄悄离开了——

         这一夜,谭盼盼几乎彻夜不眠。她心里不停在想——自己已经跟他姓谭了,可他并没有把自己视作他的骨肉。之前对自己的好,完全是惺惺作态。

         第二天,谭盼盼的眼圈泛红了,而且精神也颇显怠倦。

         齐顺梅现了女儿不太正常,不由关切地询问:“盼盼你这是怎么了?”

         谭盼盼眉头一蹙:“我活得有压力呗。”

         齐顺梅好奇道:“你才是一个初中生,就开始有压力了?再说,你已经放暑假了,完全可以放松一下嘛。”

         齐顺梅因为女儿最近的日子情绪太不正常了,所以就没有急于去上班,而是特意关心女儿一下。

         谭盼盼这时鼻孔一哼:“我的压力并不是来源于学习方面,而是家庭方面。”

         齐顺梅听罢,不由诧异地望着女儿,一副茫然的样子。

         这时候,谭立军从卧室里走出来了,并对妻子讲道:“梅子,咱们该走了。”

         齐顺梅对女儿的表态还茫然不解,当即对老公表示道:“你先走吧。我跟咱们闺女说几句话。”

         谭立军看看妻子,又望望女儿,便会意道:“好吧。你的单位距离近,我就不骑车送你了。”

         其实,谭立军平时是不会先丢下妻子而独自上班的,可他也现女儿最近神情古怪,越来越不正常了,可能女儿有什么心情不方便当着自己的面讲出来,如果能单独面对她的妈妈,情况会好一些。毕竟,已经到了青春期的女儿性情的变化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齐顺梅等老公离开家后,便主动对女儿表示道:“盼盼,现在你爸爸走了。你到底觉有什么样的家庭压力,就对妈妈讲吧。”

         谭盼盼低头寻思一下,终于鼓起勇气:“妈,您能不能不生二孩?”

         齐顺梅猝然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打算要生二孩?”

         谭盼盼先没有回答,而是跑到垃圾筐,把套在它上面的塑料袋里搜索一下,然后用手取出那个‘小气球’拎在妈妈的面前。

         齐顺梅见状,整张脸顿时绯红了。

         谭盼盼这时振振有词道:“我如果猜测没错的话,您已经摘环了,并且正选择合适的机会怀孕呢。这个东西就可以证明一切。”

         齐顺梅羞涩得几乎要骂女儿几句,但终于忍耐住了。

         她压抑一下自己恼羞的情绪,才缓缓地讲道:“看样子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但我希望懂得大人之间的事情之外,还应该懂得更多的道理。我希望你不要像旺旺那样排斥爸妈给他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因为你以后迟早要离开我们。难道我们身边再有一个精神寄托不好吗?”

         谭盼盼的两眼突然出两道寒光,便哀叹道:“原来您们正巴不得我早点从这个家里滚蛋呢!”

         “你胡说!”齐顺梅终于忍不住嗔怪道,“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怎么会舍得让你离开?但是,这是一个人之常情,你毕竟不能守我们一辈子。”

         谭盼盼脸色一片死灰:“我不想再听了。您别在说了,快去上班吧。”

         齐顺梅没有想到女儿也同样排斥自己生二孩,难道她这些天的情绪就是为了这件事吗?看样子自己早该跟女儿沟通一下了。可是,早上时间毕竟是紧张的。她知道就凭女儿目前的态度,自己不是几句话就能做通女儿的思想工作的。

         她临出家门表示道:“盼盼,你现在好好呆在家里,先别胡思乱想了,等我中午回家,咱们娘俩再好好聊聊。”

         不料,谭盼盼这时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根本就没有搭理妈妈,并在齐顺梅出门之前,转身冲进了自己的卧室。

         齐顺梅暗自叹了一口气,便开门离开了家。

         谭盼盼趴在床上泄了一阵后,才慢慢起来。等她开门出来时,现妈妈已经离开了。

         当她回想起刚才跟妈妈的对话,居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那个男人骑着电动车在外面突然出事该多好,即便不能失去生命,能把男人那方面的功能丧失了,那样的结果也是不错的。

         当这个可怕的念头占据她的头脑的时候,她何尝感觉不到自己的这个念头是一种残忍。毕竟,那个男人这些年来,一直在自己面前假惺惺的表演。即便如此,她起码被那种假象感动过,幸福过。可残酷的真相让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偏离这个家了。即便齐顺梅并没有生二孩的计划,也萌生这她从这个家消失的想法。她知道这样的念头对自己也是残酷的,当她每次一想起的时候,就感觉多想一秒都是悲哀的。这让她害怕、恐惧。可是,如今他们已经做出了生二孩的选择,自己还需要等他们把自己卷地出门的那一天吗??

         她思忖了良久,终于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盼盼,你想好了吗?”她的手机里传来了符晓娟的声音。

         谭盼盼知道自己是该拿出勇气的时候了,当即表示:“你的舅舅还在这里招工吗?我想马上就离开这个家。”

         符晓娟顿时兴奋道:“那太好了。你收拾一下,就打车出来。我舅舅正预备明后天离开这里回太祁呢。”

         谭盼盼当即点头:“好的。我一会就过去找你。”

         符晓娟这时又提醒道:“你要跟我去太祁打工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你的爸妈。”

         谭盼盼诧异道:“为什么?”

         符晓娟嗔怪的语气:“你傻呀,如果你爸妈知道真相后,还会让你走吗?即便你不是你爸爸亲生的,那他也不甘心白养活你这么多年呀。”

         谭盼盼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你放心,等我离开这个家时,会给他们留封信。不会打电话亲口告诉他们的。”

         符晓娟沉吟一下,便又提醒道:“你留书可以,但千万不要提到我,也别说去太祁。”

         谭盼盼又是一句:“为什么?”

         符晓娟解释道:“假如你要提到我的话,那你妈妈就会认为是我把你勾a引走了,那还不来找我家算账吗?你如果说去太祁了,那她就一定会组织亲朋好友来太祁找你,甚至会动用警察。到时,你就不能安心在那里打工了。”

         谭盼盼一听闺蜜的话有道理,便点点头:“嗯,你说得有道理。我在信中不会提到你和太祁这个地名的。”

         谭盼盼结束跟闺蜜通话后,就立即开始着手做准备了。

         等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找来自己的书包,从里面取出纸和笔,然后开始奋笔疾书了——

         当她一口气写完了,再重新审阅了一遍,这时候,她的眼泪才像掉线的珍珠一样,哗哗地流淌下来。

         末了,她背上自己准备好的行囊,再用异样的心情再看最后一眼这个家,才开门走去。

         当她走出这栋楼时,被外面的微风一吹,让她混浆浆的脑袋清醒一些。不过,她不想再回头了,不管前面是改变命运的天梯,还是万丈深渊,她都必须要走下去了。

         不过,她的心情丝毫没有殷切和喜悦,而是无奈和惆怅。当她终于决心走出那扇门,并且一去不返回了,才感觉到其实她在这个家里的日子并不错,可之前并感觉不到自己有多幸福。其实,往往人一生都在不懈追求幸福,却不知道幸福往往却在身边,别把幸福看得那么高,有时候她就自己的身边默默陪伴着自己,只是由于自己的内心的扭曲,让悲观占据内心的自尊和骄傲,狂妄自大总以为离开父母和家庭,自己的人生依旧可以继续。放开了,失去谁地球依然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