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商议
        一直闷头不语的齐家长子——齐顺军一看众人都把毛头指向了陈学武,而且他的二妹身子有些颤,便赶紧提出不同的意见:“您们在这个时候就别添乱了。  陈学武根本不是那种人。”

         他的话让齐顺敏几乎崩溃的神经稍微一缓,但却让其他人大感意外。不过,他的妻子刘咏梅却很淡定,似乎认可老公的话。

         齐顺英先提出质疑:“大哥,您不是也不看好二姐跟那个男人吗?现在怎么向着那个人说话?”

         齐顺军解释道:“我不看好的是他不能给小敏带来物质上的帮助,但他的人品不是像你们所说的那种人。”

         杨广海冷笑道:“大哥不会看走眼吧?现在的人都是知面不知心。他如果没有一点花花肠子,岂能让二姐把自己陷进去?”

         他的话顿时招致齐顺敏的冷眼,并强烈泄出不满:“杨广海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不好?你这样说我的老公,对得起他帮助过你的儿子吗?”

         齐顺敏的一番怒斥顿时让杨广海灰溜溜地垂下了脑袋。

         齐顺英感觉老公有些栽面了,赶紧帮他解释:“二姐千万别生气。广海其实挺感恩二姐夫的。他这次也是对事不对人嘛。二姐夫确实有做这件事的动机嘛。否则,除了他,还能有谁会这么做?”

         齐顺梅这时显得异常懊悔道:“二姐生车祸的那一天,我真不该那样耍他···他一定是恨死我了···”

         “你住口。”齐顺军嗔怒打断道,“就算陈学武想报复,也不会做出怂恿盼盼的办法。因为我们只要找到盼盼,就暴露了他的意图。他岂能会这样愚蠢?”

         谭立军这时开口了:“只要盼盼平安无事就好。我不会再计较谁向她搬弄是非了。可是···我担心盼盼回不来呀···”

         齐顺英听了谭立军哽咽的声音,不由惊呼:“如果真是二姐夫做的,那他还会让盼盼听我们讲出真相吗?会不会···”

         她最后欲言又止,但却让现场所有人都心里一沉。

         齐老太太更加忐忑不安了,不由哀叹道:“作孽,简直就是作孽!”

         刘咏梅这时站了起来:“请大家现在都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究竟是谁在盼盼跟前搬弄是非,还不能武断臆断。再说,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想想盼盼会去哪,怎么把她找回来的问题。”

         齐顺军等妻子话音刚落,顿时附和道:“咏梅说得对。我们目前无没闲工夫猜测谁是搬弄是非的人了,要任务就是如何把盼盼找回来的问题。她才是一个刚满十四岁的女孩,如果在外面多停留一刻,都是极其危险的。”

         他的话更让谭立军和齐顺梅黯然垂泪了。

         齐老太太这时也朗声道:“大家还没听清楚顺军的话吗?现在赶紧想办法找盼盼呀。”

         齐顺敏这时的心情稍微好转,刚才老妈以及三妹和四妹两家人的话,差点让她晕倒,还好大哥这时给她打了一剂强心针。她这时又表态了:“我和学武已经找遍蜀西的大小旅馆了。看样子盼盼是不可能住店了。”

         杨广海也表示道:“我和三姐夫在各个车站都寻访遍了,也没有盼盼的下落。我估计她现在已经离开蜀西了。”

         齐老太太不安道:“难道那个孩子真去了阳安了吗?那里距离蜀西可有六七百里呀。”

         杨广海一看大家都不言声,便做出自己的判断:“盼盼是一个孩子,不可能说谎,也许现在已经到了阳安了。毕竟,现在交通非常便利。我们行动太晚了。”

         齐老太太不由看了一眼悲痛欲绝的三女儿,然后咬牙道:“不管盼盼去哪,都必须把她给我尽快找回来。”

         杨广海当即表示:“我们杨家公司在阳安有客户,我会亲自开车过去,请他们协助寻找盼盼的下落。”

         齐顺军也表示道:“我明早给单位打电话请假,并跟咏梅一起开车去阳安寻找。”

         谭立军立即表示:“谢谢您们了。我和梅子虽然没有车,但可以借同事的车去阳安,就算翻地三尺,也要把盼盼找到。”

         齐顺军赶紧摇头:“我们不用挖地三尺,只要我们几路人分工把阳安所有招聘外来务工的工厂和各个旅店,以及各个公众场合都找个遍。我相信盼盼逃不出我们的视线。”

         杨广海顿时附和道:“大哥说的对。我如果力量还不够的话,就请当地警方协助查找。”

         齐老太太等大家都表完态,当即敦促道:“既然这样,你们还不马上行动?”

         杨广海愕然道:“可现在已经黑天了?”

         齐老太太嗔怪道:“难道黑天不能开车吗?阳安距离这里不近,你们如果等到明天再去,又不能立即赶到那里。”

         齐顺军这时表示道:“我们就算现在开车去,赶到阳安的时间恐怕刚到后半夜。那个时候也不利于咱们展开工作。我看这样吧。咱们因为寻找盼盼,从中午到晚上都没吃饭呢,现在咱们马上做点吃的,再好好养养精神。等到后半夜一起出去阳安,等到了那里,正好是清早。我们就可以顺利展开搜索工作了。”

         谭立军立即表示同意,并趁这个时间找同事借车。

         齐顺军和刘咏梅立即要去后厨为大家做饭。

         齐顺敏一看大家要散,不由问道:“那我和学武能做些什么呢?”

         齐老太太白了二女儿一眼:“你们就在本地再留意一下吧,阳安那里有你们不多,没你们不少。”

         齐顺敏一听老妈对陈学武还是有偏见,身体不由有些抖,并且满脸的阴沉。

         谭立军有些过意不去了,便安慰道:“二姐没介意。我对您和二姐夫今天的努力已经很感谢了。您们又没有车,就留下这里吧。”

         齐顺敏满腹委屈,转身就往外走——

         “二姐等等,等吃完饭再走吧。”齐顺英在后面喊了一声。

         齐顺敏头也不回道:“不必了。我还是回去陪我老公吃饭吧。”

         当她走出齐家大门后,躲在暗处的陈学武一看爱妻独自出来了,感到有些不正常,立即启动电动三轮车应了上去。

         等他近距离观察齐顺敏时,现她脸上的泪水哗哗地流···

         他顿时一惊,不由失声道:“小敏,盼盼难道出事了吗?”

         齐顺敏心里悲痛的不仅仅是因为盼盼的离家出走,还有娘家人对自己老公的猜测。他们还是用有色眼镜看待自己的老公。所以,她很想痛快地泄一下自己。

         当老公迎过来时,她顾不上回答老公的提问,而是一头扎了过去——

         陈学武抱住爱妻,并轻轻拍打她的后背,让她体内的气息调顺。

         “宝贝要节哀,当心身体呀。”陈学武轻声劝道。

         齐顺敏刚刚泄一半,就听到老公没头没脑地劝慰一句,不由把头抬起来问道:“我节什么哀?”

         陈学武一愣:“盼盼不是出事了吗?你难道伤心过度了?”

         齐顺敏瞪着大眼睛质疑:“盼盼如今下落不明,你咋认定她出事了?”

         陈学武愕然道:“她如果还没有消息,你干嘛如此伤心呢?”

         齐顺敏怔了一下,随即狠狠推了老公一把:“难道我哭就非得盼盼出事了?求你别咒她行不行?”

         陈学武不由苦笑道:“对不起啊,我刚才弄误会了。”

         齐顺敏这时坐到了三轮车的副驾驶座位上,并凄然道:“盼盼还没有消息,人家也用不上咱们。你赶紧带我回家吧。”

         陈学武赶紧坐到了驾驶座位上,并启动了三轮车——

         在回家的路上,陈学武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你搞清楚盼盼出走的原因了吗?”

         齐顺敏没精打采道:“你都猜对了,盼盼给梅子留信了。她不仅知道自己不是立军的亲生女儿,还误以为他从她的亲爸身边抢走了她妈。而且,她也知晓了梅子要生二孩的消息。”

         陈学武一边开车一边继续问:“那她对梅子说去哪了吗?”

         齐顺敏回答道:“她在信中说去阳安打工了。他们正准备集体去阳安去寻找呢。”

         陈学武一愣:“难道她在信中提到去阳安吗?”

         齐顺敏点点头:“对呀。”

         陈学武顿时眉头紧皱。

         齐顺敏瞥到了老公的表情,不由疑惑道:“你怎么了,难道感觉不对劲吗?”

         陈学武突然踩了一下刹车。

         齐顺敏猝不及防,身体不由前倾了一下。她不由嗔怒道:“你要干嘛?差点把我甩下去。”

         陈学武赶紧伸出胳膊揽住爱妻的腰肢,并歉意道:“对不起啊,我觉得这件事不对头,就有些走神了。”

         齐顺敏一愣:“哪里不对头呀?”

         陈学武神情凝重地回答:“盼盼没有理由去阳安呀。”

         齐顺敏心里一动——难道盼盼的事真跟他有牵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