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意外惊喜
        原来,张鹏飞正一身西装革履地站在楼门口,堵住了他俩的去路。 ≥

         陈学武一见到他,不得以把搭在爱妻肩上的手放了下来,并用一种质疑的目光盯着对方。

         齐顺敏对于这位‘不之客’,也颇感意外。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当现陈学武机械地回避了,便立即挽着他的胳膊,让自己的娇躯紧紧依靠着陈学武,并质问前夫:“你来干嘛?”

         张鹏飞一看前妻当自己的面跟现任老公绣恩爱,心里异常恼火,不过他必须要淡定一些。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于是装扮出一份亲和的笑脸:“我听说你受伤了,特来慰问你。”

         齐顺敏鼻孔一哼:“我无论怎么样,跟你还有关系吗?”

         张鹏飞辩解道:“看你说的。你毕竟我的宝贝女儿的亲妈嘛。你现在不要紧了吧?”

         齐顺敏依旧显得冷冷的语气:“多谢您挂念了。我已经没事了。请您闪开一下,别耽误我上班的时间。”

         张鹏飞立即关切道:“我听说你的车报销了,那你怎么去学校?”

         齐顺敏淡然一笑,并向身边的陈学武亲昵一努嘴:“我老公以后会亲自送我去学校。”

         张鹏飞干笑一声:“凭他——拿什么送你呀?”

         陈学武看出对方有挑衅的意味,便从容地讲道:“我虽然没有汽车,但还有一辆三轮车,依旧能用我的心呵护自己的爱妻一路快乐平安。”

         张鹏飞恼怒道:“小敏是什么身份?难道您不觉得让她坐您的那辆破三轮忒掉价吗?”

         他随即又冲齐顺敏殷勤一笑:“小敏,还是我亲自开车送你上下班吧。等合适的时候,我再为你买一辆新车。”

         齐顺敏冷笑道:“你算是我什么人呀,需要你送我,为我买车吗?”

         张鹏飞嘿嘿一笑:“就算你是我的前妻,我也可以尽一份义务。因为你现任的老公没有实力开车送你。”

         齐顺敏凛然道:“对于我来说,活法先是个心情。我可不是那种宁愿坐在宝马里哭,而不愿意骑着单车笑的小女孩。只要能有爱自己的人相陪,即便他推着独轮车送我,我也会非常开心的。”

         齐顺敏这一番话再也无法让张鹏飞淡定下来了,尤其是在陈学武面前,令他更显得跌份。

         他只好悻悻道:“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领我这份情,那我只好随你的便了。”

         齐顺敏等他闪开了道路,便冲陈学武一使眼色:“老公,我们走。”

         她就这样,挺着胸脯,挽着老公的胳膊,高傲地从前夫身边走过——

         张鹏飞本来是想用自己的豪车奚落一下自己的情a敌的。可是,他这次打错算盘了,没有料到前妻没有给他留下一点颜面,令他‘偷鸡不成倒蚀把米’。

         陈学武启动三轮车后,示意爱妻上车。可是,齐顺敏并没有主动上车,而是当着一旁前夫的面,把胳膊一摊。

         陈学武明白爱妻的意思,自己有些抹不开了,但在爱妻鼓励的眼神下,还是俯身把她抱起来,并稳稳地把她的娇躯摆放在三轮车的副驾驶座座上。他随即也蹬上了驾驶座位上,并用手一给电门,三轮车就冲出了小区的大门。

         张鹏飞还愣住楼门口,全身不停地颤抖,脸色恰如一片死灰。

         他此时也许做梦没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一个局,不但没有让前妻嫌弃那个情a敌,反倒让他俩彼此的心贴得更紧了···不,也许他俩之前更恩爱。自己真是输得一败涂地。他自认为自己在事业上风生水起,却在个人感情遭受如此的挫折,当自己真正成为自由的人,却没有盼到心里想象的那种幸福。如今,他这匹‘好马不得不吃回头草’了。可是,真爱并不会让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前妻已经有了爱的归属。而他——却等不该等的人,伤着不该伤的心。对于他来说,注定跟齐顺敏仅仅是生命中的过客。现实就是这样,经常让人很无奈,与其伤感懊悔,不如从容面对。孤单,不一定不快活;得到,不一定能长久;失去,不一定再拥有。爱的时候,让她自由;分手的时候,让爱自在。如果看淡一点,伤就会少一点。

         不过,他狼狈离开那个小区的时候,却不经意讲了一句灰太狼的经典语录——“我还会回来的!”

         再说陈学武骑着电动三轮车,行驶在通往爱妻学校的道路上,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他真担心遇到爱妻的熟人。

         齐顺敏看出了老公的紧张,不由伸出一只胳膊揽住老公的腰:“学武,你想听我唱歌吗?”

         “哦,好啊。”陈学武兴奋地表示,一脸紧张的情绪也松弛下来了。

         齐顺敏也不顾过往的行人,立即放声高歌——“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那里在那里见过你,你的笑容在那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

         陈学武被爱妻的歌声陶醉了,不由心潮澎湃,已经完全没有自卑的心理,浑身轻松地驾着那辆三轮车奔驰在路上——

         再说张鹏飞铩羽而归之后,也没有回学校,而是躲进自己的新家里,打开一听啤酒,咕哝就是一大口。他满腹郁闷和惆怅需要泄一下。

         嘀嘀嘀···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他因为今天没有缘由不去学校,以为学校有事,就赶紧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宝贝女儿。

         他赶紧接通:“娟子你不好好上课,打电话做什么?”

         手机里传来娟子的声音:“现在是课间休息的时间。我就好奇向您打听一下,您今天成功了吗?”

         张鹏飞苦笑道:“你妈妈真中那个男人毒了。她不但不领情,却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让我下不来台。我正在家里喝闷酒呢。”

         娟子叹息的声音:“我就知道您不会成功的。可您偏要去碰我妈妈这个钉子。这能怨谁呢?我又劝不动您。”

         张鹏飞不想再说什么了,不由问道:“你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别呀。”娟子赶紧表示道:“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张鹏飞眉头一皱:“我可没心情听你讲那些埋怨话。”

         娟子笑道:“我不是指这件事,而是问您,准备好给我买苹果6了吗?”

         张鹏飞心情正烦躁的时候,哪里还心情考虑这件事?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他当即拖延道。

         娟子一听,当即急道:“可我的生日再过两天就到了···”

         可是,她的话还没讲完,就听到手机里传了嘟嘟的声音。

         原来,老爸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娟子顿时撅起了小嘴。

         布谷布谷···

         还没等她的气爆出来,她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

         她以为是老爸寻思不过味,而主动打电话过来。赶紧端起手机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时候,马上到上课的时间了,她赶紧接通道:“喂,您是哪位?”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您叫张秀娟吗?”

         娟子点点头:“是的。您是哪位?”

         对方答复:“您快来学校门口接邮包。”

         娟子一听,顿时愣住了。她这时听到上课铃声响了,便赶紧讲道:“我正在上课。请您把邮包交给门卫吧。”

         等到下一节课一结束,她就迫不及待跑到了门卫室——

         门卫当即交给她一个小纸箱。

         娟子拆开一看——居然是她日思夜想的苹果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