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情感升华
        “齐顺梅同学,请收回这点钱吧。  你还是一个学生,我怎么能花你的钱呢?刚才不过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齐顺梅深吸一口气,顺势收回自己的钱,然后很羞涩地讲一句:“对不起,就算我欠您一个人情。等我以后毕业了,找到工作后,再报答您的恩情。现在就不打扰您的工作了。”

         方华晨一看对方转身要走,急忙喊道:“站住!”

         齐顺梅吓得一激灵,下意识静止不动了。

         方华晨有些诧异道:“你现在干嘛要躲我?我又不是一个大老虎。”

         齐顺梅没敢回头,嘴里喏喏道:“我不是躲您,否则就不会主动来找您了。”

         方华晨追问道:“那你干嘛着急要走?”

         “我怕影响您的工作。”齐顺梅低声辩解道。

         方华晨淡然一笑:“我刚才不是说已经有时间了吗?”

         齐顺梅迟疑一下:“哦···可我是抽空过来的···现在耽搁太久了···得马上回学校了···”

         方华晨一看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变了,就猜到自己的副手可能跟她说什么了,但他无暇去计较,而是又问道:“从我们消防支队距离你的学校大约有十公里。你要搭乘什么交通工具?”

         齐顺梅依旧像蚊子声回答:“我是乘坐公交车过来的。”

         方华晨当即表示:“乘坐公交车太慢了,而且还要倒车。我看这样吧。你再陪我聊一会。我一会亲自开车送你回学校,这样可以吗?”

         齐顺梅赶紧摇头:“这样不好吧?我不想再给您增添任何麻烦了。”

         方华晨一怔:“丫头,难道你不想跟我处对象了吗?”

         齐顺梅含羞地垂下头:“这···”

         方华晨又笑道:“既然咱俩是以处男女朋友为目的,那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岂不忒见外了吗?”

         不料,齐顺梅羞愧地表示:“我只是一个‘丑小鸭’,岂能幻想找一个王子?都怪我之前太自不量力了,让您见笑了。”

         方华晨诧异道:“你如果认为自己是一个‘丑小丫’,我不妄加评论。但我什么时候成为‘王子’了?你这不是拿我‘开涮’吗?”

         齐顺梅慌忙摇头:“我不敢···真是感觉配不上您···”

         方华晨几乎嗔怪的语气:“你这个丫头有点忒谦虚了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军人,而你可是本科大学生呀。如果说我配不上你,倒是可以。但又何谈起你配不上我呢??”

         齐顺梅又深吸一口气,然后凛然道:“您不是拒绝了很多优秀的女孩吗?就凭我的条件,可远远不符合您的择偶标准耶。”

         方华晨一愣:“谁说我拒绝过很多女孩呀?”

         “就是刚才那个军官。他说您择偶的标准就是对方应该有明星一样的气质,要像小女生一样的清白纯洁。并且个头要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零之间,因为女人身体太高或者太矮都不好看。而且,女方其他的条件必须是研究生的学历,家里必须能提供包括楼房等丰富的陪嫁。”

         方华晨听完齐顺梅略带嘲讽的语气讲完这番话,就明白了自己副手的用意,不由得苦笑摇摇头。

         齐顺梅一看对方表情充满了尴尬之色,不由撅嘴道:“我哪里能达到您的标准呀?起码我现在都不清白了,而且又是穷人家的孩子。”

         方华晨本想否定,但考虑到自己是突然变卦,已经把战友给闪了,所以就不能再伤他的自尊了,于是掩饰道:“我好像是有这样的愿望。不过,自从遇到你之后,我才清楚自己的愿望和感觉有巨大的反差呀。所以,你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女孩,而其他的杂念都烟消云散了。”

         齐顺梅眼睛一亮:“您说的是真的吗?”

         方华晨含笑点点头。

         齐顺梅明眸转了转:“不对。您前几天在医院病房时,明明对我并不在意,甚至还找借口推脱。”

         方华晨嘿嘿一笑:“你这个丫头在那种情况下向我提出这个要求。我如果贸然答应了,岂能算是对你对我负责任?当你经过这几天冷静后,如果对我依然有好感,我才能算认可你是理智的。”

         齐顺梅仔细一想,人家讲的不无道理。但刚才谭立军的话给她的心里埋下了阴霾,一时间踌躇不语。

         方华晨见状,当即感慨:“唉,人家都说女孩心,海底针。难道你经过几天深思熟虑的事情,又突然在一瞬间就反悔了吗?”

         “不是。”齐顺梅涨红了脸,“我没有反悔。”

         方华晨微笑点点头:“那就好。我现在就可以开车送你回学校了,可不能耽误你的学业。”

         齐顺梅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还有时间呢。”

         方华晨故意惊讶道:“你刚才不是说抽空过来的,不能耽误太久的时间吗?”

         齐顺梅突然嗔怪道:“傻瓜,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星期天吗?”

         方华晨有嘿嘿道:“敢情你这个丫头刚才是故意骗我呀。”

         齐顺梅傲然点点头:“谁让你的心那么高了,真是一只骄傲的公鸡。”

         方华晨哈哈大笑:“我并没有错。否则等最终等到我要等的姑娘吗?”

         齐顺梅又脸红了:“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好。”

         方华晨突然抬手搭在了齐顺梅的肩膀上,并意味深长地讲道:“对于我们来说,选择配偶时,千万不要选择所谓的最完美的人。其实这种人根本是不存在的,一切的唯美主义思想都是不现实的。所以,选择一个有缺陷的伴侣不仅显得真实,也会让自己不承受太大压力。因为我们彼此面对时,需要的是自信而不是自卑。”

         齐顺梅这时动情点点头:“你说得对。爱一个人不能光爱对方的优点,也要包容和爱他(她)的缺点。”

         方华晨点点头,并向齐顺梅投去欣慰的目光。

         “我们坐车走。”方华晨突然拉住了齐顺梅的小手。

         齐顺梅一惊:“您着急开车送我回学校吗?我都说今天···”

         方华晨莞尔一笑:“傻丫头,谁说送你回学校?我要带你出去吃饭。你没看现在快到中午了吗?”

         再说谭立军返回办公室后,就一直隔着二楼窗口关注他的上司和那个美丽姑娘的一举一动。当目送上司牵着那个美丽的女孩离开时,不由懊恼地出拳狠狠砸了一下窗框。结果,当他的拳头跟硬邦邦的铝合金窗框相碰时,咯得他紧皱眉头,并咧开了大嘴。

         方华晨开着军车搭载齐顺梅来到一家西餐馆用餐。当富有情调的红酒呈现在他俩面前时,他俩互碰酒杯,把所有的真挚的情意和美好的祝愿都融入美酒中了。

         对于方华晨来说,英雄救美以前仅仅是故事中的情节。如今,他在烈火中成就了一次英雄的壮举,也成就了一个抱得美人归的佳话,这无疑是他的精彩人生中一个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对于齐顺梅来说,通过经历一次情感的剧痛后,上天又眷顾给她一个肯为她舍生往死的男人,这无疑是她精神和身心上最大的依靠。她面对这位高大英俊的军官,完全沉湎于丰富多彩的情感中。

         他俩当天在西餐馆里互动了许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当方华晨把齐顺梅送回学校,并回到军营时,迎来的是谭立军一副铁青的面孔。

         方华晨并没有先说话,而是坦然一笑面对他的战友。

         谭立军终于忍不住了,不由愤然质问:“老方,你真是太不讲究了,既然想放弃那个女孩了,为什么在我努力追求过程中,又为何插上一扛子?哪有你这样做哥们的?”

         方华晨完全理解战友的沮丧心情,毕竟,有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刚刚跟他失之交臂。所以,他略显歉意道:“小谭,真的不好意思。我压根并没有想放弃那个女孩,之前避而不见,只是考验一下她的诚意。难道你不懂得,如果让她轻易追到我,就不会懂得珍惜吗?”

         谭立军鼻孔一哼:“你是不是把男女彼此的关系本末倒置了?”

         方华晨淡然一笑:“无论是男追女,还是女追男,这都是同一个道理。可是,正当我要抻一抻她的耐心时,你却突然插上了一脚。我没有办法,只好屈驾主动出击了。不过,幸亏我及时出去见她。否则,她真的不属于我了。”

         谭立军苦笑道:“难道你还要埋怨我吗?我只是给你戴了一顶‘高帽’而已,目的是让她对你敬而远之。谁想到你是一个出尔反尔的男人呢?”

         方华晨一看他对自己产生积怨,赶紧表示道:“小谭,我理解你心中的怨气。毕竟,我之前做法不太地道,如果真把你闪了一下,那我由衷向你道歉。但是,梅子她是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而不是一件东西。所以,我无法对她做到‘忍痛割爱’,希望你能理解我。”

         谭立军眼神突然一亮,并带有警告的口吻:“老方,既然她对你是实心实意,那我只好闪了。但是,你千万不要利用那个女孩的单纯而玩弄人家的感情。否则,我决不答应。”

         方华晨不禁对他的警告有些感动了,便郑重地表示:“咱俩好几年的战友了。你看我玩过哪个女孩?我这个人要么不爱,如果爱,就一定爱得惊天动地!”

         他的最后一句话讲得掷地有声。

         他的诺言很快得到了证实。在之后的一年里,他俩不仅爱得如胶似漆,并且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当时,齐顺梅大学刚毕业,本来不该匆忙结婚的。但是方华晨已经到了而立之年。早过了该结婚的年龄。齐顺梅因为跟他的感情已经升华到一刻都不能割舍的地步了,所以主动提出了结婚。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女人,如果先结婚再工作,对她来说是最幸福的。再说,她只有把家庭稳定下来,才能选择去哪找工作。

         不过,她的做法遭到了齐老太太的反对。一场家庭风波不可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