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巧妙安排
        陈学武当即讲道:“我们就依符晓娟同学的意见,此事不报警,也不通知她的家长,让她保持跟她的舅舅联系,设法套出他所在的地方。 只要我们摸到他的住处,就可以逼他就范,乖乖地把盼盼交给我们。”

         陈学武的话让符晓涓可以接受,但却让吴老师和齐顺敏都茫然不解。

         陈学武看出她俩心里的疑虑,于是又做了分工:“符晓娟同学的家长的工作,由吴老师亲自去做。毕竟,走失的盼盼也是您的学生。小敏负责通知盼盼的家长,让他们不要在阳安继续瞎折腾了。”

         齐顺敏一愣:“那你呢?”

         陈学武看了一眼旁边的符晓娟:“我当然陪符晓娟同学去见她的舅舅了。”

         齐顺敏一听,立即摇头道:“只要盼盼没有着落之前,我是不会通知她的爸妈和其他娘家人的。我要跟你在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

         陈学武诧异地望着爱妻:“这是为什么?”

         齐顺敏思忖一下,才解释道:“如果我现在通知他们的话,那他们得知盼盼被人拐走了,岂不担心死吗?我想还是等找到盼盼以后,再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陈学武一听,感觉也挺有道理,便点点头:“你可以不先通知他们,但也不必要跟我们走啊。如今,我们连一辆车都没有,也不知道她的舅舅目前把盼盼弄到哪里去了,你跟着我会吃亏的。”

         齐顺敏连连摇头:“如果我不参与,就凭你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也不方便呀。还是我陪着符晓涓同学比较好。”

         陈学武明白爱妻的意思,因为符晓娟是一个女孩,尤其在起居方便,自己确实不方便紧紧盯着她。

         他于是点点头:“那好吧。”

         齐顺敏会意一笑:“不过,我可受不了舟车劳顿,还是借一辆车走,比较方便。”

         陈学武好奇看着她:“你打算向谁借车呀?”

         齐顺敏这时掏出了自己手机:“我会向一位同事借车。现在正好放假了。她应该暂时不用车了。”

         陈学武点点头:“也好。”

         吴老师这时也表示道:“那我现在立即给符晓娟同学的妈妈打电话吧?”

         陈学武偷偷向她使一个眼色:“吴老师先不忙。您还是亲自去找符晓娟同学的妈妈讲明白好。”

         吴老师会意地点点头:“您建议不错。我也怕电话里讲不明白,会招致她妈妈着急了。我正好知道她妈妈的工作的地方,干脆就亲自跑一趟吧。”

         陈学武含笑道:“那就辛苦吴老师了。”

         “您客气了。她俩都是我的学生。我不希望她俩任何人出事。”吴老师一边说,一边就往外走。

         陈学武拍了一下正在拨号的爱妻:“你在屋里陪着符晓涓同学。我出去送送吴老师。”

         齐顺敏刚拨通了同事的手机,已经不能分神,只讲了一句:“吴老师慢点。”

         吴老师与陈学武一前一后走出了符晓娟的家门。

         吴老师回过身来面对陈学武:“您还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吧。”

         陈学武回头看了一眼院里的房门,现符晓娟并没有跟出来,这才对吴老师轻声耳语了几句。

         当陈学武又从外面走回来时,齐顺敏已经打完了电话。

         陈学武立即问道:“怎么样?”

         齐顺敏点点头:“没问题。我们可以马上去她家提车。可现在问题是,我们该去哪里。”

         符晓娟一直在思考如何向舅舅交待,这时便表示道:“那我立即打电话给我舅舅吧?”

         陈学武向她投去质疑的眼神:“你考虑好怎么说了吗?”

         符晓娟点点头:“差不多了。”

         陈学武这时搬把椅子坐了下来,并不慌不忙道:“你先不着急给他打,先跟我演练一遍。我检验一下你的理由是否有漏洞。”

         符晓涓诧异道:“您怎么打电话?”

         陈学武淡然一笑:“我就当一回你的舅舅。我到听听你怎么对我说。”

         符晓娟一看这个男人有些啰嗦了,只好点点头。于是,就讲装作打电话的样子:“喂,是舅舅吗?”

         陈学武在一旁装腔作势:“是我。晓娟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难道盼盼被我带走的消息泄露了吗?”

         符晓娟:“是呀。人家已经知道盼盼被您带走了。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您打算要卖掉她。现在,人家逼我把盼盼领回来呢。您就不要再卖她了,还是把他带回来吧。否则,不仅我得坐牢。您也会被警察抓的。”

         陈学武:“唉,你怎么口风这么不紧?我已经把那个孩子卖给人贩子了。如今,连我也不知道人贩子把她带到哪去了。你让我怎么送回她呀?”

         符晓涓急道:“那该怎么办?”

         陈学武:“事情既然败露了。那我赶紧拿着这笔钱玩命天涯吧。你是一个小女生,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符晓娟又急道:“那可不行。如果盼盼回不来,我以后还咋做人呀?”

         陈学武:“嘿嘿,就算我把她从人贩子手里捞回来,也逃脱不了拐卖人口的罪名了。因为那个女孩已经十四岁了,什么都懂了,什么话都会讲了。弄不好,那两个人贩子也被她咬进去。所以,她是绝对不可以回去的。你自己就好自为之吧。”

         齐顺敏一听他俩如此的模拟演练,不由惊呆了:“学武,难道事情真会这样吗?”

         陈学武不再与符晓娟继续玩这个把戏了,并苦笑道:“假如符晓娟真按自己刚才想的理由对她的舅舅说,那结果恐怕就是这个样子。对方毕竟不可能只拐卖一个女孩,假如真是罪大恶极的话,那他更加不会回头了。”

         符晓娟懵了:“那我该怎么办?”

         陈学武淡然一笑:“这个好办。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办。我保证他会让你去哪里见他。”

         符晓娟已经领教过这个跟自己继父年龄差不多的男子厉害,便点点头:“您就教我怎么说吧。”

         再说吴老师告别陈学武之后,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她坐进车里,径直拨通了一个号码:“喂,11o吗?我要报案!”

         过了十五分钟后,吴老师乘坐的出租车就来到蜀西市妇幼保健院——这里就是符晓娟的妈妈工作的地方。

         符晓娟的妈妈名字叫李伯娟,是一个跟齐顺敏年龄相仿的女人。可是,她看起来要起码比齐顺敏年老十岁。她是一个苦命的女子,头任老公去世后,现任老公对自己的女儿水火不容。而且家境也不好。她每天劳神劳力,满脸充满了沧桑感。

         吴老师到妇幼保健院门口后,就走下了出租车,抬头望了一眼高高的‘蜀西市妇幼保健’院的金色的大字,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李伯娟的电话——

         正在护理站忙碌的李伯娟一看是女儿班主任来电,顿时愣住了,心里暗道,女儿已经放暑假了,吴老师给自己打电话干嘛?

         她好奇地接听了:“吴老师,您打电话有事吗?”

         手机里传来吴老师的声音:“符晓娟家长您好。我现在就在您的单位大门外,有一件事情需要跟您当面谈谈。”

         吴老师的回答令李伯娟无比的蹊跷。她迟疑一下,还是点头道:“请您稍等。我马上出去。”

         当吴老师等待李伯娟的时候,又开来一辆警车。吴老师一见,立即迎了上去。

         从警车上先跳下来位三十来岁的女警,当她看到吴老师迎上来,便伸出一只小手:“您就是报警的吴老师吗?”

         吴老师点点头:“是的。符晓娟的家长马上就出来了。”

         等李伯娟走出单位门口一看,现女儿的班主任正和一个女警站在一起。这让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女儿生什么事了吗?

         吴老师一看李伯娟神情忐忑地走过来,便赶紧迎上来几步:“大姐您不要紧张。我们找您,是想得到您的协助。”

         李伯娟一愣:“我能帮助您们什么?”

         那位女警当即回答:“您的女人符晓娟伙同她的舅舅李伯翰拐卖了她的同学谭盼盼。我们警方希望您能配合我们营救回谭盼盼。”

         李伯娟顿时傻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说符晓娟的家里,陈学武耐心地把符晓娟要讲的台词教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符晓娟讲得滚瓜烂熟,他终于示意:“符晓娟同学,你现在可以给你舅舅打电话了。”

         符晓娟于是拨通了李伯翰的电话——

         等电话一接通,电话那里呈现短暂的沉寂。陈学武知道作贼心虚的李伯翰在试探这边的状况,便示意符晓娟先开口。

         符晓娟于是问道:“喂,是舅舅吗?您怎么不说话?”

         由于符晓娟按了‘免提’,手机里出一个男子机警的声音:“娟儿,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符晓娟故作哽咽的语音:“非常不好···我也离家出走了···”

         手机里的男子顿时惊恐道:“难道这件事情这么快就露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