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敦敦劝导
        中尉暗吃一惊,赶紧俯身查看情况。 这时候齐顺梅已经撤掉捂住口鼻的湿毛巾,一边咳嗽一边讲道:“我不走了···咳咳咳····您还是自己逃命去吧···咳咳咳···”

         中尉诧异道:“同学你为什么要放弃逃生?”

         齐顺梅一边咳嗽一边回答:“因为我不想活了。”

         中尉又问:“难道这把火是你放的吗?”

         “咳咳咳···你胡说···咳咳咳···我哪有这样本事把这栋楼点着了···咳咳咳···”

         中尉仔细检查一下齐顺梅的情况,现她除了主观不配合自己,而且身体也确实太虚弱。虽然他佩戴面具无法嗅到她口里是否有酒气,但根据她的同学反映,再观察她的样子,确实像是喝醉了酒,而且目前产生厌世的情绪,也符合女孩失恋的心理。

         原来,齐顺梅被渗入房间的烟雾熏醒后,下意识也是逃命,刚才也产生一种激劲。可是,她的念头一转——自己为啥喝醉了酒?于是,她就产生了悲观情绪,结果,虚弱的身子和低落的情绪让她不想往外逃,身体也跌倒不起了。

         这个时候,火苗在浓烟的伴随下,已经冒上了三楼,营救女生的行动已经刻不容缓了。

         守候在外面的消防官兵已经做好了接应工作。他们知道自己的队长不可能带着没有任何防火装备的女孩从原路返回,所以就准备好了云梯接应。

         当三楼的那扇窗户被撞烂后,下面的消防队员立即把云梯架在了那扇窗口上。他们知道,那扇窗户一定是他们队长打破的,显而易见,他要把被困的女生从那里带出来。可是,窗户虽然被打破了,但并没有人头露出来。他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接应。

         中尉如果带着一个配合的女生可以轻而易举地从窗口处撤离,但是,眼前的女生虽然还有意识,但她的身子瘫倒在已经烤得炙热的走廊地板上,就是赖着不走。

         “咳咳咳···咳咳咳···”

         齐顺梅不停地咳嗽着,假如不被烟熏火燎,她恐怕早已经昏死过去了。实际上,她距离窒息已经不远了。

         中尉一看她被呛得很厉害,已经承受不了越来越密的浓烟,于是毅然把自己的面罩摘下来,并强制性地罩在了齐顺梅的头上。

         已经准备放弃生命的齐顺梅本来想拒绝,但是她实在无法忍受浓烟熏陶,无法拒绝人家的施舍。实际上,她也没有力气拒绝。

         中尉这时又把齐顺梅的身躯生硬地扛在了肩膀上,然后再探出那扇窗口。他刚摘下面罩十几秒钟,就连续现数声剧烈的咳嗽。

         但是,中尉已经顾不得这些了,缓慢地往窗外移动。因为他身上笨重的防火服和气罐就严重影响了他的自如活动,况且现在又扛起一个大活人走一条危险的逃生渠道。

         这时候,齐顺梅显得不太老实,不停地蹬腿反抗,这更让他步履维艰。

         消防队员们终于看到队长和被困的女孩露面了,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都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齐顺梅死活不配合,中尉无法扛着她走下陡峭的云梯的,于是就把自己和齐顺梅固定在云梯的一段,再由他的队员们操作云梯把他俩顺下去。这是一个缓慢的操作过程,中尉不得不承受从楼里窜出来的浓烟,几乎会让他窒息了。但他顽强地坚持着,因为如果自己的手一软,那他和轻生的女生都会跌落下去而受伤。

         当云梯把他俩安全移动到地面时,已经精疲力尽的中尉再也支持不住了,顿时昏厥过去了。

         消防队员一边救护他们的队长,一边查看被救的女生。

         当齐顺梅的面罩被消防队员摘下来时,也同样昏迷过去了。

         她和中尉同时被送进了医院。

         经过医院的抢救,齐顺梅很快就清醒了。她因为中尉及时的救护,身体并无大碍。可是,中尉因为把自己的面罩给了齐顺梅,而让自己承受了大量的烟熏,并且又消耗大量的体力,所以他的肺部有些感染,需要输液观察。

         齐顺梅经过这一场死里逃生的过程,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了,也意识到自己当初不配合救援所酿成的后果,于是主动来到中尉住院的病房,一是道歉,二是感谢对方的救命之恩。

         当她进入中尉的病房时,中尉早已经清醒了,正在仰卧在床输液。

         中尉一看进入一个女生,就认出她就是自己所救的被困女大学生,于是微微起身:“你没事了吧?”

         齐顺梅这时才看到中尉的庐山真面目,不由一呆——原来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此英俊!

         中尉此时也打量着被自己救下的女生,一看她的年龄二十左右,容貌却异常秀丽,一双大眼睛像夏夜晴空中的星星亮晶晶,也像小溪里流水那样清澈,再看她的一头乌黑浓厚的美像黑色瀑布从头顶倾泻而下,它不柔弱,妩媚,但健美洒脱,有一种朴素而自然的魅力。

         中尉的眼神也呆在了,如果不是眼前的女生刚才火灾里救出来不久,浑身上下还显得异常狼狈的话,那绝对是一个青春自信的女孩,而不属于失恋厌世的那种类型。

         当他俩的眼神彼此放电般的眼神相互凝视一分钟,虽然都没有出声,但却彼此深深吸引了。对于正失恋的齐顺梅来说,这位就命恩人足以慰藉她的内心伤痛。

         中尉终于开口了,但先是一声责怪:“同学,你的容貌充满优越和自信,可你的心胸为什么如此残忍和自卑呢?”

         齐顺梅一呆:“您为什么这样评价我?”

         中尉黯然道:“同学,你拥有一副同龄女孩妒忌的容貌和身材,可你为什么不珍惜自己优越的自然条件,而非要选择香消玉殒呢?你如此逃避生活,难道会是一副健康的心理吗?”

         齐顺梅呆愣片刻,才凄切道:“可是您听说过红颜薄命吗?我感情被玩弄了,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难道您不觉得死也需要勇气吗?可您居然说我心理不健康,自卑和残忍···”

         中尉冷冷地质问:“那我就奇怪了,你既然有勇气死,为什么没有勇气生?”

         齐顺梅顿时茫然了,不禁垂下了头。

         中尉这时趁机问道:“请问你是个孤儿吗?”

         齐顺梅抬头惊愕地看了中尉一眼,质疑道:“您为什么这样问,从哪来能看出我是一个孤儿呢?”

         中尉淡然一笑:“看样子你不是孤儿了。既然你还有亲人,但你却忍心抛下他们不顾,这会你家里的亲人带来多大的心理创伤呀?难道你恨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报复他们吗?这还不能说明你心理很残忍吗?”

         “这···”

         齐顺梅的父亲当时已经去世了,但老妈、大哥、二姐和四妹是她的亲人。自己如果走了,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

         中尉又继续陈述:“你仅仅经历一场失恋,就喝醉就作践自己,甚至还要寻死觅活的。我请问,你的行为不是自卑吗?”

         齐顺梅此时无比汗颜,终于低声表示:“我错了。”

         中尉不想再难为眼前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孩了,面向她一招手:“你别在那站着了,能过来坐一坐,陪我聊聊天吗?”

         齐顺梅面对救命恩人这个请求,自然无法拒绝,便心怀忐忑地走近,并坐在中尉病床旁边的椅子上。

         中尉看出她不安的表情,不由问道:“你看起来很紧张,难道怕我不成?”

         “嗯。”齐顺梅使劲点点头,“我怕您继续骂我。”

         中尉忍俊不住了:“哈哈,你这位同学倒是蛮聪明的。在你们的学校,你一定是个校花吧?”

         齐顺梅俏脸一红:“我没有您说得那样好。”

         中尉由衷地表示道:“我在冲进火海里营救你之前,跟你的同学们简单交流一下。请恕我直言,你的那些同学容貌都比不上你,而是当她们说你因为失恋而醉倒在宿舍里时,我以为你一定是一个戴着厚厚镜片的,身材矮矮的,头短短的,一副女学究的模样,但我做梦没有想到,姑娘居然是一副都市靓女的气质。那个狠心跟你分手的男生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

         齐顺梅听他开始讲的话,感觉挺诙谐的,忍不住想笑,可当对方嘴里最后提到自己的前男友时,又忍不住悲伤起来了。

         中尉一看她还是走不出心理阴霾,便试探问道:“你的那个男友是不是很帅?”

         齐顺梅并没有吱声,但却轻轻点点头。

         中尉这时郑重地讲道:“那个男人也许很帅,但并不是你驻足的理由。也许你以后遇到的男人更帅更出色。我们常说,千万不要被一个秋天迷失了眼睛,那是因为,在我们今后的岁月,还有无数的秋天等待我们去收获。我们每一个人在各个方面,其中包括感情,都可能经历一番坎坷,甚至是痛彻心扉。但是生活不相信眼泪,生命只有经历岁月的磨砺,才会坚强并充满韧性。有时候,幸福是要靠经历一番曲折才获取的。”

         齐顺敏已经被这位救命恩人的气质深深吸引了,再经过他的一番谆谆劝导,就更加敞亮了心扉。她对救命恩人表达感谢的同时,不由向对方询问:“大哥,您有媳妇了吗?”

         中尉被她突然一问,耳根顿时有些烧,神情也腼腆起来:“嘿嘿,我至今还是光棍一条呢。”

         齐顺梅怦然心动:“那太好了。您愿意娶我吗?”

         中尉脸色一变:“同学,难道你想找一个感情替身吗?”

         齐顺梅羞愧的表情:“您难道把我当作一个轻浮的女孩吗?”

         中尉赶紧摇摇头:“我没这样想。你要真是一个轻浮的女孩,就不会这样看不开了。”

         齐顺梅脸色一缓,但继续质问:“那您刚才为什么这样说我?”

         中尉苦笑道:“姑娘虽然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孩,但也是一个草率的女孩。你对我还不了解,干嘛要着急以身相许呀?”

         齐顺梅铿锵有力地讲道:“就凭您对我的舍命相救,并且给我讲了这些道理,我就知道您是一个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