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热议话题
        刘咏梅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人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眼,并没有产生多大的轰动。

         “怎么,你们难道没听清楚我刚才的话吗?”刘咏梅不由诧异道。

         齐顺军先表态:“咏梅,你说的这条新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还没等刘咏梅回答,一直显得无聊的杨广海便吐糟:“就是。这可不算一条好消息吧?现在中国的人口都快爆炸了。政府怎么能放开生育政策了?”

         刘咏梅立即解释道:“政府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了,。现在人口压力虽大,但已经人口呈现老龄化了。这对国民经济长足展不利。如果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就能逐步调整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的均衡展。这样,咱们老百姓二胎梦的实现,就变得触手可及了。”

         齐顺梅“哦”了一声,又质疑道:“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刘咏梅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边的谭立军,然后轻声道:“这难道对你俩不是一件好事吗?立军不会不想再要一个孩子吧?”

         刘咏梅这话一说,不由让谭立军心里一动。齐顺梅心里也泛起了涟漪。但是,坐在下的谭盼盼的脸色却是一变。她紧咬住嘴唇,并垂下了头。

         齐顺英的宝贝儿子已经在餐桌前坐不住了,便又冲到客厅去看动画片和撒欢去了,便把她解放出来了。其实,她和杨广海这个宝贝儿子早就犯了餐前厌食症。平时就喜欢吃那些零食,但却一到正常吃饭的时间,就不愿动筷了。他接受妈妈喂食几口,已经给足了面子了。

         齐顺英这时困惑道:“唉,现在养一个孩子都快把人累死了,如果再多养,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刘咏梅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道:“你以为天下孩子都像你家旺旺这样不省心呀?那我告诉你吧,其实生育二胎挺好的,过去只有一个宝宝时,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口里又怕化了,就像你家的旺旺一样。什么事情不让他做,好好地当他的小少爷。淘气捣蛋的时候,该骂的时候舍不得骂。做错了事,该罚的时候又舍不得罚。不经意间,疼爱就变成了溺爱。你们这样对孩子过度保护和溺爱,到头来只会害了孩子。但如果你们在给他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什么的,那你们潜意识就不会像只有一个孩子这样娇惯他了。该骂就骂,该罚就罚。这样反而对孩子的成长有益···”

         刘咏梅刚滔滔不绝讲到这里,齐老太太赶紧低声提醒儿媳妇:“你可的小声点,如果让那个小祖宗听到了,会记你这个当舅妈的一辈子的仇。”

         刘咏梅看了看杨广海和齐顺英,便坦然一笑:“我说的是事实,就算孩子小心眼,但妹妹和妹夫不会这样吧?”

         杨广海赶紧表示道:“大嫂讲得有道理。我家的旺旺就是被他妈给惯坏了。”

         “你···”齐顺英气得狠狠瞪了老公一眼。

         刘咏梅又朗声道:“其实,生育二胎还有很多好处呢。比如,一个孩子在家里是‘最大’的,没有人跟他竞争,往往说什么就是什么,想要什么就很快就能得到,就算什么都不做,大家都是围着他转的。这样的生活环境,容易让孩子缺乏竞争意识,如果有了两个孩子,有了比较之后,在无形中,从小就会形成一种竞争的意识。另外,如果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话,将来孩子出去上学或者工作了,说不定就在外地安家了。父母独自在家,家里就毫无生气,没有人陪伴身边,好黯然的样子。如果多一个孩子的话,说不定总一个可以留在身边。等到老了,就有人给端茶倒水。如果感冒病痛,也有人在身边帮忙照顾啊。”

         齐老太太立即点点头:“咏梅讲得有道理。就比如你跟顺军来说吧,就晓莲一个丫头,而且她还远在深海读书,将来还能再飞回来吗?所以,你更应该要一个‘老二’呀。”

         刘咏梅一听婆婆的话,俏脸顿时涨红了,不由嗔怪道:“妈,您咋绕到我身上了?我是劝顺梅和立军两口子要一个‘老二’呢。”

         谭盼盼一听,把头埋得更低了,勉强坐在那里没有跑开。但是,她的情绪并没有让别人关注。

         齐老太太这时显得兴致盎然道:“咏梅今天真是给我老太太带来一个好消息。顺梅一定要生一个,不过,咏梅也要生一个。自从你生了晓莲之后。咱们老齐家下一代就没有了男人了。你和顺军正好可以生一个男孩。”

         刘咏梅脸色有些烧地望了老公一眼。齐顺军赶紧表示道:“咏梅今年都年满四十三了,恐怕年龄不允许啊。我看,这要二胎的事情,还是慎重考虑吧。”

         齐老太太把脸一沉:“咏梅这年龄还算大吗?你们二姨当年都四十五了,才生下你们的小表妹。所以,咱家的咏梅生个‘老二’,一点问题也没有。”

         齐顺军不由看了看妻子,彼此都无语了。

         齐顺梅这时问对面的齐顺英:“四妹,你年龄才满三十,如果要生二胎的话,肯定一点问题也没有。你打算生出个‘老二’吗?”

         齐顺英一脸苦相:“我家这一个旺旺,就把我每天折腾个筋疲力尽了。如果再生出一个像他那样的小祖宗的话,那还不要了我的命不可?我是不想要了。”

         齐顺梅不以为然:“四妹,你可是一个全职太太呀。咱们姐几个,就你是一个闲人。完全有条件要个‘老二’呀。况且,广海在外面又那么能抓钱。”

         杨广海一听,不由露出一丝傲慢的笑容。

         齐顺敏默默听着大嫂她们的谈话,不由看了一眼身边的陈学武。

         不料,陈学武也正偷偷盯着她的脸色看呢。

         齐顺敏心里一动,立即脱口而出:“学武,咱俩也要一个孩子吧?”

         陈学武眼睛一亮,正蠕动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时,齐老太太则突然表态:“不行!顺敏你都多大了?怎么还想生孩子的事?”

         齐顺敏诧异道:“我再大,也比我大嫂年轻两岁呀。您既然鼓励她生‘老二’,那为什么偏给我泼冷水呀?”

         齐老太太嗔怪道:“你这个闺女说什么呢?你大哥和大嫂是有资格生呀。因为你大哥是农林局的处长,你大嫂也是在计生办坐办公室的。他俩经济能力没有问题呀。而你行吗?你虽然是做教师的,经济有一定的保障,可你后找这个主儿呢?他能给未来的孩子带来什么保障?”

         陈学武闻听,就仿佛被人扇了一顿大耳光一样,满脸都涨得通红。他无颜去反驳这位丈母娘,只能像谭盼盼一样,把头深深地扎下来。

         娟子刚才听老妈居然打算要二胎,正没好气,想出口顶撞老妈几句,正不知甩点什么词儿好,一听姥姥为自己解气了,不由露出了惬意的笑容,并嘲笑般的眼神扫了自己的继父一眼。

         齐顺敏一看老公如此难过,心里有些不忍,不由对老妈反驳道:“哼,我要是想生,谁也挡不了。就算凭我一个人的工资,也照样把孩子养大!”

         还没等齐老太太在出声,那个杨广海突然爆一阵狂笑:“哈哈哈,二姐想得有点忒简单了吧?现在养一个孩子哪像你说得那样容易啊?”

         齐顺梅正没好气,不由对杨广海嗔怒道:“我想生个孩子关你什么事呀?你觉得就你家能养起孩子呀?”

         杨广海并没有介意二大姨子对自己的不满,显得有理有据道:“二姐,现在养一个孩子,可不像你当年养娟子那样了。你们知道我现在养一个儿子小旺花多少钱了吗?我已经仔细算了一笔账了。我这个宝贝儿子从出生到现在八岁,已经花出去一套两居室的房价了。”

         齐顺军一听,不由摇头道:“如果天下父母都像你们家这样富养和娇惯孩子的话,恐怕我和你三姐都养不起呀。”

         齐顺梅非常看不惯自己这个小侄子的张扬跋扈,不由一嗤鼻子:“哼,如果让我摊上小旺那样的儿子,那我宁可一生下来,就掐死他。”

         齐顺英一听三姐出言不逊,不由翘起了小嘴。

         杨广海一怔,并没有跟三大姨子计较,而是表示道:“就算你们想穷养孩子吧,那现在的孩子从生下来,到读大学,都是要花钱的,而且还要花很多钱,因为现在的生活水平是逐年提高的。比如,奶粉总要买吧,等上了早教班,培训班什么的,估计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还有最基础的衣食住行,哪一样都不少花钱呀。对你们来说,本来打算攒养老的钱,恐怕都得拿出来抚育孩子了。”

         齐顺军本来也看不上这个四妹夫平时带有一身铜臭味的习气,但对他刚才讲的这番道理还是认同了,便接口道:“广海真是一个生意人,这笔账算得很明白。所以,小敏呀,你和学武可不能意气用事啊。如果把孩子生下来,却给不了孩子一个合适的成长环境的话,那你们也不会心安的。”

         齐顺梅这时也表态道:“咱们家哥四个,无论哪一家要生二胎,二姐也不适合生。所以,二姐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

         齐顺英也跟着起哄:“就是。假如二姐还是跟着前面那个姐夫的话,还可以考虑。可凭现在这个姐夫的条件,如果妄想生二胎,那简直就是疯了!”

         刘咏梅看在眼里,想张口讲几句委婉的话,安抚一下自尊心受伤的陈学武,但考虑自己的处境,便忍住没有吱声。

         陈学武此时恨不得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他终于不能沉默了,便张开表示道:“我根本没有要孩子的意思。小敏刚才只不过顺便说说而已。”

         齐老太太冷漠的目光盯她的‘新姑爷’,并用一种含沙射影的语气道:“小陈,我和孩子们的话可能不受听,但可都句句在理,请你···”

         齐顺敏一看居然是这个情况,虽然有气,但也无法向大家作。当一听老妈还要喋喋不休的时,就赶紧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并往老妈碗里一放:“妈,今天是您的生日。请您多吃,不要多讲了。”

         齐老太太一看她不愿意了,便只好把后面要讲的话咽了下去。

         齐顺敏一看老妈终于消停了,便一声不吭地埋头大口吃东西。她的念头就是快点吃,再快一点带着老公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其他人见状,也都默然了。整个的宴席顿时呈现一片咀嚼声,很少人出声讲话了。

         不过,娟子却没等自己的老妈先撤,便先站了起来:“姥姥,我已经吃饱了,现在该走了。”

         齐顺敏不等老妈吱声,便惊异的眼神盯着女儿:“这才几点呀。你干嘛要走这么早?”

         娟子坦然道:“我中午还要趁机去一趟新华书店。所以,就不等您们了。”

         齐顺敏质疑道:“你如果不用我开车送你,那你怎么去学校啊?”

         娟子眼睛白了一眼老妈:“这您就甭操心了。我会按时到达学校的。”

         齐顺敏似乎明白了什么,便不再搭理女儿了。

         娟子跟在座的长辈们都打过招呼后,就转身离开了姥姥家。

         当她离开姥姥家门,走出去没有多远,便有一辆汽车跟了上去,并在她的身边“嘎吱”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