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出院
        可是,齐顺梅虽然推开房门了,但一步都没有迈入,就呆愣在那那里了。≥≧  她身后的齐顺英和谭立军亦是如此。

         原来,陈学武正抱着齐顺敏往外走。他们正好邂逅在门口,彼此挡住了进出病房的道。

         齐顺敏一看自己的妹妹们和妹夫怔怔地看这自己,不由有些羞涩了。但她依旧把自己的俏脸紧紧贴在老公的肩头,对妹妹欲言又止。

         陈学武这时含笑地打破沉寂:“你们二姐刚才奇迹般地好了。我要抱她回家了。你们能让个道吗?”

         谭立军一看妻子没有反应,就赶紧从后面把她拽到了一旁。齐顺英也顺势向后闪了一下。

         陈学武一看道路让出来了,便不客气地举步迈出了房间——

         当他从齐顺梅等人身边擦肩而过时,不忘交待一句——“小敏的这次的急诊费麻烦你们先给垫上。我以后抽空再还上。”

         齐顺梅等人都默然不语,也忘记了跟陈学武一起簇拥出去。

         一直羞涩说不出话的齐顺敏等陈学武与他们拉开几步距离时,突然想起一件事,立即向陈学武身后喊道:“喂,梅子你把我的包还给我。”

         原来,她看见了自己的挎包还背在三妹的身上。

         齐顺梅感觉自己就像被出卖的感觉,脸色阴沉一片,实在无法再面对陈学武了。

         谭立军明白她的感受,便主动伸手卸掉妻子身上的挎包,并几步迈上前去,把它恭恭敬敬地交到了齐顺敏手里。

         陈学武含笑对他点一下头,随即再迈开大步,在众人睽睽之下,抱着爱妻离开了医院。

         齐顺梅和齐顺英姐俩呆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谭立军这时对着不知所措的妻子建议道:“我们也赶紧走吧?”

         齐顺梅没有先搭理老公,而是对身边的四妹抱怨道:“咱们二姐真是太幼稚了,让人家当小孩哄。她哪像咱们的二姐呀!”

         齐顺英苦笑道:“那咱们也不能叫她‘二妹’吧?”

         谭立军却不以为然道:“其实二姐的性格蛮不错的。她懂得如何让男人有表现的机会。以前的张先生并不懂得如何取悦二姐的心,这位陈先生要比张先生强多了。二姐跟他在一起,只要有幸福感就足够了。”

         齐顺梅露出了不屑:“哼,人家张鹏飞好歹也是一个校长呀。他陈学武算什么呀?你居然说他比他强。”

         谭立军则摇头道:“你可别小看咱们现任的二姐夫。我感觉他目前就是一条卧龙,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齐顺梅哼了一声:“他给你什么好处了,你总像着他说话?”

         谭立军摇摇头:“我并没有像着他讲话。而是你们对他的偏见太大了。”

         齐顺英这时接过话茬:“如果说我以前对他有什么偏见,我绝对承认。可自从他救了我的儿子后,我已经对他有点刮目相看了。”

         齐顺梅一听她提前她的儿子,不由质疑道:“英子,你的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好像变得不让我认识了。”

         谭立军也附和道:“是呀。难道他脑袋被摔了一下,突然变得开窍了吗?”

         齐顺英不由苦笑道:“我家这位小祖宗如今回家里也变得让人不认识了。他不仅不祸害家了,还主动收拾卫生呢。这让他的爷爷奶奶整天都长吁短叹的。”

         齐顺梅不解道:“既然孩子变得懂事了。你们一家人应该高兴呀,咋还叹气呢?”

         齐顺英解释道:“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摔的吗?”

         齐顺梅愕然道:“难道不是他的同学推的吗?”

         齐顺英摇摇头:“不是。他是因为偷听到了他爷爷奶奶逼我生二孩的事情,而产生了心理压力才走神的。”

         谭立军眼睛豁然一亮:“我明白了。现在旺旺要改变自己,就是不希望你在给他生个弟弟或妹妹。所以,他要取悦你们一家。”

         齐顺英点点头:“就是。所以他的爷爷奶奶为难了,也不好意思逼我再怀孕了。”

         谭立军不由唏嘘道:“现在的独生子女在父母的娇惯下,充满了优越感,才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如果他们感觉这种优越感正在丧失,这对他们也是蛮有压力的。”

         齐顺梅也感慨道:“看样子咱们的嫂子当初讲的话蛮有道理的。”

         齐顺英这时想到一件事:“三姐,你和嫂子都摘环了吧?”

         齐顺梅点点头:“是呀。那天我不是邀请你一起参加吗?你却不肯。”

         齐顺英当即提醒:“大哥的女儿已经在外面读大学了。嫂子生二孩,自然影响不到她了。可是你们家的盼盼才上初中。她会怎么看你俩生二孩呢?”

         齐顺梅不以为然:“我们家的女儿已经是大姑娘了。哪能像你家的旺旺小心眼呢?”

         齐顺英依旧凝重的神色:“我觉得盼盼最近好像心思很重。你俩生二孩的事情,最好先跟她商量一下吧。”

         齐顺梅听了,不由看了一眼老公。谭立军也显得心事重重,向妻子轻轻摇摇头。

         再说陈学武带着爱妻打车回到自己的家里,等出租车停到他家楼下时,陈学武先付了车费,然后再从出租车抱起齐顺敏,并走进了楼门——

         出租司机并没有立即离开,一直望着他俩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不由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陈学武虽然抱着一个大活人,但他的脚步登着楼梯,却显得一身的轻松,并健步如飞地穿上了五楼。

         等到了自家房门前,齐顺敏因为老公的双手抱着自己,就主动从自己的女包里摸出了房门钥匙,并拧开了房门。

         陈学武一迈进客厅,就往卧室里走,打算把爱妻放到卧室的床上。

         但齐顺敏一看餐桌上的饭菜,便摇头道:“我已经躺累了,如今肚子却饿了。你还是把我放到餐桌旁吧。

         陈学武也已经饿了,便听从了她的建议,把她轻轻放在餐桌旁的椅子上。

         齐顺敏等屁股一落座,就抓起餐桌上的筷子,要夹菜吃。

         陈学武赶紧阻止:“宝贝,现在时间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饭菜都凉透了。我还是把它们加热一下吧。”

         齐顺敏固执摇摇头:“不。你已经累半天了,还是别忙了。现在是夏天,还怕饭菜凉一点吗?”

         陈学武嘿嘿一笑:“我不累。如果把宝贝吃坏肚子,那该怎么办?”

         齐顺敏又萌萌道:“不嘛。我哪有那样娇气?你就坐下来陪我吃饭吧。”

         陈学武无奈,只好笑道:“那好吧。我就喂宝贝吃东西。”

         不料,齐顺敏等陈学武一坐下来,就赶紧夹起一口菜往他嘴里一送:“老公先吃。”

         齐顺敏在吃饭的时候,突然蹙眉道:“我的车没了,以后咋去上班呀?”

         陈学武沉思一下,然后表示道:“宝贝的脚伤得养几天。一会你打个电话给学校领导,请他们批准你在家休息一段时间。我明天就去交通队,把这次交通事故的善后工作处理好。”

         齐顺敏点点头:“但愿我那辆报废车能把我的治疗费给填上。”

         陈学武淡然一笑:“这并不重要。如今咱们好没有条件换辆新车。以后宝贝打算怎么上班呢?”

         齐顺敏瞪着大眼睛反问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陈学武试探道:“要不我先给宝贝买辆电动车先凑合一下?”

         不料,齐顺敏摇头道:“不好。如果让我的那些同事们看到我改乘电动车了,会让人家笑话的。他们都知道我刚再嫁不久。”

         陈学武脸色尴尬道:“你说得也对。咱们虽然不虚荣,但也别在人家眼里退步呀。”

         齐顺敏一听老公赞同自己的感受,又趁机补充一句:“我骑两个轮子的车又不熟悉。你也不放心我每天路上的安全呀。”

         陈学武沉吟一下,然后建议道:“要不,咱们买辆分期付款的经济型轿车吧?”

         齐顺敏又摇摇头:“不行。我们如果每月付利息,也是很大的负担。咱们没必要花那么多冤枉钱。”

         陈学武眉头微皱:“那怎么办?宝贝有什么好办法吗?”

         齐顺敏趁势问道:“老公,你既然不工作了,那能每天接送我吗?”

         陈学武为难道:“那怎么行?我又没有汽车。你如果每天坐我的三轮车上班,那更会让人家笑话的。”

         齐顺敏神秘一笑:“这个好办。咱们只要不让他们看到,不就可以了吗?”

         陈学武茫然不解:“这怎么可能看不到呢?你们学校门口一到上学和放学的时间,肯定是人多眼杂呀。”

         齐顺敏赶紧解释:“你每天接送我,都不需要来到我们学校门口。在距离学校门口一百米有一个修车铺,你每天就送我到那就好了。而我熟悉的同事基本上都从反方向去上班的。他们基本没有机会现。”

         陈学武沉思一下,不禁又问道:“如果他们现你步行去上班。你又怎么解释呢?”

         齐顺敏坦然道:“我出车祸的消息,肯定是瞒不住的。我会跟他们说,我每天是便车到距离学校门口前一个路口,再步行一段到校。只要咱们凑合这一段时间,等熬到放暑假就好了。”

         陈学武觉得妻子此计可行,便欣然同意了。

         再说齐顺梅家的情况。谭盼盼因为正在读初中,所以每天都要回家住的。由于新世纪中学距离她家的小区不算远,所以她每天都步行上学和回家。不过,由于在姥姥过生日时,从那里听到爸妈可能要生二孩的消息后,她一直闷闷不乐,平时对爸妈也带搭不理的。这让谭立军和齐顺梅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一天早上,她刚背上书包,刚走出家门,正在厨房收拾的齐顺梅就对她喊道:“盼盼,你下楼时,顺便把门外那袋垃圾捎带下去。”

         谭盼盼一声不响地回身拾起那袋垃圾,闷头下楼了。

         谭立军刚刚换好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由于没有听到女儿答应声,便推开房门一看,那袋垃圾已经不见了。

         他关上房门,并对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妻子责怪道:“梅子,你指使她倒垃圾干嘛?她最近情绪可一点都不对劲。”

         齐顺梅一撇嘴:“她现在是多大的孩子了?难道不该让她干点家务活吗?她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平时惯的。”

         谭立军没有再跟妻子辩解,便笑道:“那好吧。就权当作是我把她宠坏了。你也别生气了,赶紧收拾一下,准备上班。”

         齐顺梅看看已经收拾好的老公,也赶紧跑进了卧室。

         谭盼盼背上背着书包,手里提着一个垃圾袋,闷头往小区里一个垃圾桶走去···

         突然,一个小男孩骑着一辆童车向她歪歪斜斜地迎面撞过来——

         有些溜号的她猝然一惊,赶紧一闪身,手里的垃圾袋也不慎从手里脱落了。结果,那辆童车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

         谭盼盼回头狠狠瞪了邻居家的那个男孩一眼,随后望了望撒在地上的垃圾,蹙起了眉头。

         她思索一下,觉得把垃圾丢在这里不好,便俯身把已经洒落出来的垃圾用手收回垃圾袋里。

         可是,她收拾垃圾过程中,她的手突然摸到垃圾里的一个东西,不由拿起来,凑到眼前一看,脸色顿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