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喋血搏杀
        从赵家庄一路逃至此地,年老体衰、又添新伤的刘炯,和年少体弱、习武无成的赵安晏,用了将近一个时辰。

         从这里赶回赵家庄,身具九星武者李寻欢巅峰武学修为的赵安晏,在怀抱着刘炯尸首的情况下,也只用了一刻钟!

         李寻欢最出名的虽然是他那例无虚发的飞刀,但是他的轻功身法,同样修为不俗。

         就这,还是因为赵安晏的这具身体基础太差,不能完全发挥出李寻欢武学修为。

         李寻欢的九星武者实力,赵安晏此刻顶多能够发挥出来七成。

         不过,七成也够用了!

         虎牙寨作为方圆三百里内数一数二的山匪势力,虽然相对于那些名门大派,还是上不得台面的草台班子,但是该有的纪律性还是有的,尽管赵家庄形势已经被他们彻底掌握,该有的戒备仍有安排。

         当赵安晏的身影出现在庄寨门前的时候,一声冷喝从暗处响起:“什么人?”

         赵安晏把刘炯小心地放在庄寨门前的一棵芭蕉树边,没有唧唧歪歪地废话,闪身到已经被虎牙寨贼人强攻损毁的庄寨大门处,伸手掐断了被安排守在那里的虎牙寨山匪喽啰的脖子。

         随手拎过那名倒霉喽啰的随身钢刀,赵安晏迈步走进庄寨。

         偌大的庄寨,伏尸遍地。

         赵安晏紧咬牙关,迈步走过已经被鲜血浸透的地面,一路遇到虎牙寨喽啰,都只一刀了事,直朝庄寨后面的正堂而去。

         步入正堂,眼前的一幕令赵安晏目疵欲裂!

         灯火通明的正堂中央,一张太师椅上,赵家庄的庄主,赵安晏这具身体的父亲,刘炯口中的老爷——赵力毅正坐在那里。

         血肉模糊,已经没了人形!

         一个五大三粗,手握剔骨刀就如同捏着一根绣花针的大汉,手腕一抖,刀尖在赵力毅已然白骨嶙峋的手臂上剥下一片血肉,嘴里狞笑道:“赵庄主,我这套凌迟刀法,能够保证让你受足三千六百刀!刚才是第一千三百五十七刀,还有两千两百四十三刀,你可要撑得久一点,不要那么早就把龙牙参藏在哪里说出来,一定要让我尽兴一回!”

         话音未落,只觉背心一凉,低头看去,只见胸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截刀。

         “什么人?”

         眼看着前一刻还在逞凶的二寨主闫洪亮,下一刻就被一刀杀之,正堂里的人都大吃一惊。

         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许多修为不行,眼力不济的山匪喽啰,都只是看到眼前刀光一闪,随后便是喉头一凉,生机随着鲜血从咽喉处喷薄而出,有反应快的,还来得及抬手捂住咽喉伤口,但却延缓不了生机的流逝。

         聚集在正堂里的这些虎牙寨山匪喽啰,大都只是粗通武艺的一星武者,拿把钢刀,能欺负一下庄户,但是在能发挥出七星武者实力的赵安晏手下,却连他是怎么出的手都看不清楚。

         不过,此刻的懵懂,对于他们,也算是一种幸运。

         因为,能够看到赵安晏出手经过的虎牙寨大寨主曹飞韶、三寨主李辉,此刻都噤若寒蝉,汗如雨下。

         身为三星巅峰武者的他们,可以视赵家庄那些只会种地的庄户如蝼蚁,要杀那些只有一星武者实力的虎牙寨喽啰,也费不了多少力气。

         与此同时,他们在七星武者的眼中,也如同蝼蚁。

         就像王朋磊当年被丁铎一眼夺魂,此时,曹飞韶、李辉也瞬间被赵安晏的雷霆手段震慑住,连逃走的念头都不敢生起。

         把那些喽啰悉数杀死,仍然不能排解赵安晏的满腔愤懑,胸口一闷,一口鲜血脱口而出。

         “咳……咳……”

         已经失脱人形,奄奄一息的赵力毅,看到此幕,身体里不知道又从哪里生出一股气力,喉头咳咳作声,手臂抖动,想要抬起来,却因为已经被剥掉大半皮肉,有心无力。

         赵安晏急忙闪身来到赵力毅身边,想要扶住他,目光遍扫,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尽管赵安晏此刻的灵魂是穿越而来的,但是这具身体却和赵力毅血脉相连,当看到赵力毅眼神中的关切时,赵安晏的泪水当即夺眶而出,哑着嗓子叫道:“爹!”

         赵安晏注意到赵力毅的目光所想,才来得及抬手抹了把嘴角血痕,勉强抑制住胸膛里的波涛汹涌,咧嘴抚慰道:“我没事!”

         忽然耳朵微动,随手捡起闫洪亮掉落在地的剔骨刀,向旁边一甩,刀尖正好扎在转身欲逃的虎牙寨三寨主李辉的脖颈处。

         一记飞刀使出,胸口澎湃的气血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再次脱口而出,赵安晏半跪在地上的身体也随之晃了一晃。

         “赵……赵……赵公……子,今……今天……是个……误……误……误会!”

         赵安晏歪头朝牙齿打颤,话都说不利索的虎牙寨大寨主曹飞韶看了一眼。

         出身十大魔门之一“炼心观”的曹飞韶,见识比小门小派出身的王朋磊、李辉等人要高明得多,曾经侍奉过的炼心观三观主郭子平,也是七星武者,而且比王朋磊当年偶遇的丁铎还要更强一些,修为已经达到七星巅峰。

         正是因为与七星武者朝夕相处过,才更加了解七星武者的可怕。

         李辉刚才见赵安晏急火攻心,口吐鲜血,又着紧赵力毅,无暇旁顾,自认为有机可乘,转身欲逃,却才有动作,便被察觉,一命呜呼。

         自赵安晏现身,便放弃了逃走念头的曹飞韶,因为自己的见识,为自己争取到了说话的机会。

         曹飞韶看到赵安晏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急声说道:“你不要杀我,我……我有肠鳞果的消息,肠鳞果和龙牙参,是炼制天枢补中益气丹的主料,炼制天枢补中益气丹的其他辅料我已经都收罗完毕了,我也是因为这个才视贵庄手上的龙牙参而必得的……”

         赵安晏咧了咧嘴,肩头一动,一道白光闪过,一把飞刀已然插在曹飞韶的喉头。

         “哇!”

         又是一口鲜血脱口而出的赵安晏,嘿嘿冷笑道:“女人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