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前因后果
        因为一个女人才穿越过来的赵安晏,此刻最信不得的,就是女人的话。

         尤其是略有姿色的女人。

         曹飞韶当年能够被炼心观三观主郭子平收为禁脔,自然要有几分姿色,现在虽然已经徐娘半老,但是当年风韵,仍然残存着几分。

         这样的女人,是赵安晏此刻最见不到的。

         况且,深知自己情况的赵安晏,就算再有怜香惜玉之心,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滥用。

         他能够把曹飞韶随手杀之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过后,召唤卡有效使用时限到期,他恢复原形,自己就要从厨师,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了。

         已经见识过这个世界的残酷的赵安晏,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命运,放在任人摆布的位置。

         考验人言真假这种傻事儿,是此时的赵安晏,绝不会做的。

         而且,赵安晏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关心:

         哎我说,我吐这么多血是怎么回事?

         “呃……你这具身体的基础太差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召唤卡的使用,也是需要满足若干基本条件的,你的身体满足不了,就只能透支生命力!”

         我×!那我还能坚持多久?

         “你的生命力已经所剩无几,现在只能勉强延命,不能再施展任何武功,不然有呕血而亡之虞!”

         我再×!这岂不是说,我接下来只有坐着等死的份儿了?

         “……”

         系统兄,打个商量好伐,无论如何,你也要帮我撑过眼下的危局呀……喂……你说话呀……别装死……我知道你在的……

         我×你祖宗八辈儿的****江湖系统!!!

         无论赵安晏怎么呼唤,江湖系统都不再回应,让赵安晏恨得牙花子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早知道这样,刚才就应该先把外边的杂鱼收拾干净,再进正堂收尾,这样就算最后和虎牙寨的贼山匪同归于尽,赵安晏也能接受。

         现在却只能坐等外边的漏网之鱼摸进来结果自己,这种感觉,令赵安晏极不爽快。

         正无计可施时,忽听得外边传来一阵嘈杂声,一声清越呼喊随即传来:

         “三师兄!”

         紧接着,一个身影飞掠进来。

         来人定睛看清正堂内场景,大吃一惊,闪身扑到赵力毅身边,看着赵力毅惨不忍睹的境况,双手微微颤抖,没有迟疑,伸手连点赵力毅胸前数处要穴,手指轻抚赵力毅脸颊,打开他的嘴,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粒颗丹药,塞到赵力毅口中,然后单掌护在赵力毅心口,运力推拿。

         半晌,已经两只脚都迈进鬼门关,只剩下一席衣襟还拖在外边的赵力毅,竟然被暂时从鬼门关内生拉硬拽了出来。

         赵力毅恢复神智后的第一件事,是探身往瘫坐在他身边的赵安晏这里看。

         孙承运循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萎靡不堪的赵安晏,脸色一变,忙把刚塞回怀中的玉瓶又摸了出来,倒出一粒丹药如法炮制,给赵安晏也塞了进去。

         赵安晏被孙承运在心口推拿了几下,哇地一声,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心胸却为之一清。

         就算重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儿,赵安晏也能感觉得到,孙承运喂他吃的丹药,不会是凡品,自己这条小命,至此算是保住了。

         孙承运接连救了赵家父子两条命,却仍满脸自责,“三师兄,都怪小弟迟来一步!”

         赵力毅虽然被孙承运耗费灵丹内力从鬼门关暂时拉了回来,但是生机已失,已非人力可救,人之将死,万事也都想开了,没有顺着孙承运的话恼恨他,开口先问道:“师尊安好?”

         孙承运闻言,束手郑重回道:“父亲一切安好!父亲收到师兄送过去的龙牙参,便立即派我前来探看师兄,唯恐此事生变,我一路日夜兼程,结果还是迟到一步……”

         赵力毅涩声道:“这是为兄命中该有的劫难,与师弟无关,你能及时赶到,救下晏儿性命,为兄已经感激不尽了,其他的话,再也休提!”

         孙承运忙道:“师兄放心,晏儿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从今以后,我一定会把他视如己出。”

         他适才亲手施救,自然不会不清楚赵力毅的伤势,除非大罗金仙降世,不然已然无力回天了,听赵力毅提及赵安晏,自然收到了其中的托孤之意。

         趁着赵力毅神智尚存,孙承运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师兄,是哪位前辈高人出手惩治了这些贼人?”

         闻听此问,赵力毅与赵安晏对视了一眼,有孙承运在一旁目光灼灼,两人也不敢有过多视线交流,但是一眼之下,便已经默契于心。

         赵力毅悠悠吐出生命最后一息,闭眼之前,嘴角含笑,“苍天有眼,先有前辈高人为我赵家报仇雪恨,后有师弟你帮我赵家延续香火,赵某能安心而去了……”

         赵安晏穿越过来之后,虽然和赵力毅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赵力毅对他的拳拳舔犊之情,溢于言表,令他感同身受。

         更不用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帮着自己隐瞒下身上的最大隐秘。

         赵安晏最后这一声撕心裂肺的“爹”,喊得真有几分真情实意。

         一声喊出,只觉脑后一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悠悠醒来,首先看到的,便是孙承运那肃穆中隐含怜惜的双眼,赵安晏瞬间红了眼眶,颤声叫道:“小师叔!”

         适才虽然被孙承运拍昏,但是赵安晏却并没有彻底失去意识,神识反倒是因此进入到一个玄妙的境界,令他穿越过来的灵魂,与占据的这具身体,彻底融合。

         融合之后,自然也接收了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

         由此,赵安晏才明白自己穿越过来这短短几个时辰内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赵力毅早年展露出不俗的武学天赋,被自在楼看中,收入瓮中,拜在自在楼现任楼主孙德宇门下。

         赵力毅在孙德宇的悉心调教,以及自己的刻苦努力之下,成功于三十岁之际晋级四星武者,成为自在楼的中坚力量。

         如果一切顺利,赵力毅有望在五十岁之前晋升到五星,如同朔州大豪徐涛那样,成为一方豪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