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 6 章
        6

         左知遥到晏荣堂的时候,有一个助理正在门前等他。见到他点头问好,然后陪他往里走。

         晏荣堂是海城顶出色的商业会所,来来往往非富则贵,四壁装修的富丽堂皇。左知遥一行到电梯间的时候,那里有人也在等电梯,两三个女子正在低声谈笑。美人如玉,巧笑靓兮,引得人很难不注意她们。

         左知遥看了一眼就转过目光,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他认识。海城陆家当家人陆正秦的独生女儿陆筱璐,仙女下凡一样的人物嘛,自然是让人过目不忘的。

         这时候陆筱璐也看到了他,不禁多看了他两眼,身后立刻有人告诉她这是谁,她倒是好涵养,礼貌地朝左知遥点点头,算是招呼。

         左知遥当没看见,正好他的电梯到了,一抬腿第一个跨进电梯。

         陆筱璐一愣,随即不在意的一笑。

         “璐璐,干嘛理他?拽个二五八样儿,不就是卖屁股的吗?呸!”女伴儿里一个女孩子撇嘴。

         “胡说什么呢?”陆筱璐好笑又好气地拉住她,附耳,“你可管管你的嘴吧,他卖……那什么,那韩先生成什么人了?”

         女伴儿哼了一声,不作理会。以韩韬的身份地位养几个人自然不算什么,但让这帮东西带累的不想结婚,那就不太好了。当然这不怪韩韬,都是那些不要脸的勾搭的。

         “不要脸”的左知遥进入包房的时候韩韬正和别人谈事儿,见到左知遥招手把他叫到身边坐下,并没有给他们做介绍的意思。

         又谈了一会儿,那人起身告辞,周秘书把人送到门口,吩咐服务员上菜。回来的时候就见左知遥站在韩韬身后给他松颈椎,韩韬很放松地闭着眼。

         周秘书失笑:“还真是来抱大腿的?老板,要不你下午放我假得了,省得我碍眼。”

         韩韬反手握住左知遥的手,把人从身后拉过来:“我叫人给你炖了燕窝,你还有什么想吃的?”

         “没什么想吃的。”左知遥一片腿儿坐到韩韬腿上,“有事儿找你。”

         “嗯?说说。”韩韬看了周秘书一眼,周秘书坏笑着去隔断那头,把服务员打发出去,自己布置餐台。

         “两个事儿,一个吧,是想跟你借个人,财务方面的,能让人放心就行;再一个跟你借点儿钱,不多,两百万吧,我没有流动资金了。”

         韩韬揉揉他的脑袋:“第一个没问题,你给发薪就行,第二个……遥遥,咱们当初是怎么说的?”

         当初说过,华威左知遥接手后一切自理,这才几天就借钱?左知遥撇嘴:“哦,钱不借就算了,大不了我卖表卖车。”

         韩韬好笑:“就穷成这样?华威给你的时候账面上光现金就不止这个数儿。”

         “那不是都付遣散费了嘛。”

         “那就只能算你活该了。”韩韬觉得他瞪着眼睛看他的样子很有趣,伸指头捅捅他的腮帮子,教导,“我知道你看不上那些人,但你就没想过先留他们几天?你新官上任,规章制度再严格点儿,找由头扣奖金,再不就让他们都出去跑业务,带任务的——那些人养大爷养惯了,不用俩月,你不辞退他们都得走人。”

         “我知道。但我一天都不愿意让他们在我跟前晃,耽误我的事儿。”左知遥满有理。

         “那你现在就得自己想办法了——公司账面没钱,跟我说不着吧?”

         “小气!我下午就卖车去。还有你给我的表,我卖了你可别怪我啊~”

         “表就算了,车卖了你用什么?”

         “走着,坐公交,哪怕我骑个自行车呢,反正都是你的脸面。”

         隔断那边传来一声闷笑。

         韩韬伸手捏了下他的脸,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他一向很有自己的原则的,对待情人该温柔温柔,但绝对不能过线。可这小东西就能一下下踩他的底线,然后理直气壮地食言,偏他还不舍得把他怎么样。

         “行不行吧?”左知遥拉着他的领带晃一晃。

         韩韬挑眉:“一百万,年底还,如果你同意,一会儿就叫老周给你划账。”

         左知遥两手捏着他的耳朵揉一揉,吧唧在嘴角亲一下:“好吧好吧。”

         韩韬拍拍他的腰:“吃饭。”

         左知遥不满的“哼”一声,搂住他的脖子不下来:“抱着!”语气里大有累死你的意思。

         韩韬呵呵一笑,伸手拉下他的头,给了他一个湿吻,然后又在他的领口里种了棵草莓,才双手托住他屁股站起来,给人抱到餐桌旁。

         周秘书一边拉椅子一边叹气:“左少,我算服你了,就为了两百万,你就能把老板的饭局搅喽——刚才那人是辉腾的老总,央告了多少人才约了这次午饭的机会?他要知道都能直接给你两百万。你耳朵热不热?肯定人背后骂你呢。”

         左知遥从韩韬身上蹦下来,坐好:“辉腾?也是做电子代理的吧?”他记得那家公司,这时候还不出名,但几年后该公司开发了网络代购,短短两年卷了十来个亿,真正的一夜新贵!就算左知遥不是商圈的,也听过辉腾的大名。

         “呦,这当家作主了就是不一样啊!我们左少对商业对手都有了解啦?”周秘书接着调侃。

         左知遥没接茬,他正是能吃饭的时候,折腾一上午早饿了,抓起筷子就想吃饭。又想起韩韬在侧,又放下筷子用热毛巾擦手。

         韩韬把椅子往左知遥身边拉一拉,顺手接过毛巾帮他:“你这是手,一会儿要吃饭的,就急成这样?好好擦擦的功夫都没有?”

         左知遥也不怕他,浅笑着任他擦,等他擦完了,举胳膊亮出两只手:“可以吃了不?”

         韩韬笑骂:“吃吧!”然后左知遥就把注意力完全放饭桌上了。

         周秘书在对面坐下,刚才左知遥没回应他的调侃,他也不在意。左知遥就是这样的人,对着谁都不太热情,只有在老板跟前有鲜活气儿,他想这也是老板之所以纵着他的原因。

         在周秘书的眼里,韩韬对左知遥的确是够特殊了。韩韬这人是好养人,但养人也是有原则的。想要礼物可以,房子跑车名品都不在话下,但跟商业沾边不行。曾经有一个跟他两年的男孩,正经C大财经学院的高材生,想去韩韬身边实习,因为韩韬不同意闹了两天,直接就被韩韬打发了。韩韬的掌控非常严格,给你什么你就拿什么,其它我不想给的,你不能惦记。所以这次左知遥能在韩韬手里要一个公司,那真是跌破了周大秘的眼镜。

         其实细算的话,华威的市值大部分是营销网络和代理架构,离上市都老远山西,折现的话也不值多少钱(周秘书标准)。按说左知遥跟韩韬半年有余,真送他个豪宅都不稀奇,单从价钱上来说,华威真的不算什么。但现在不是这么个算法,今天中午一役,让周秘书知道老板不但能为了这个少年让步,还能点拨教导他。这里面的内容就深刻了。

         在没有外人,不是商业午餐的情况下,有韩韬的饭桌上一向安静。除了韩韬叹气左知遥挑食,给他夹几次菜之外,大家都不说话。其实能专心吃饭也挺好,不担心卡到,也不用费心想话题,没一会儿就都吃饱了。

         左知遥先吃完,没着急下桌,而是给韩韬盛了一碗汤凉着。韩韬用眼神示意他燕窝还没动,他歪过头假装没看着。

         韩韬好笑,伸手亲自把小盅子拽过来:“乖,再陪我吃一会儿。”

         左知遥躲不过去,悻悻揭开盖子,嫌恶地皱眉:“我又不是女人,老给我吃这玩意儿干嘛?”在家吃,出来也吃。

         韩韬好脾气:“谁规定女人才吃燕窝的?燕窝益气中和,对你身体有好处。”

         左知遥顶:“好处个屁,不够你在床上禽兽的。”

         韩韬似笑非笑地拿眼看他,看的左知遥直发毛。

         “好嘛我错了。”左知遥撇撇嘴,拿勺子随便搅合搅合,三口两口就灌了下去。完了还给韩韬看汤盅底儿,用勺子敲一敲,示意确实没有了。

         韩韬表扬:“乖。”

         周秘书放下筷子,擦擦嘴:“我吃好了,二位慢用。”他淡定地起身,拿出记事本翻翻,“老板一会儿是否去楼上午睡?下午三点有个会需要你列席,其它都可以推掉。”

         韩韬点头:“推掉。”

         周秘书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退出房间。

         “喂,老东西,你还要养我呢,好好工作啊,把活儿推掉干嘛?”现在才十二点好吧,午休排那么长时间用膝盖想也知道不是好事。

         “干你。”韩韬端起汤慢吞吞喝着,“你不是说来卖身吗?不能让你失望是吧。”

         “……那你就给一百万我亏了——还是要还的,还给我算利息。”

         “卖不卖?”

         “卖!”某人咬牙切齿地发狠,“等着肾亏吧你!”

         当某人在床上被折腾的上气不接下气时,韩韬一边摆弄着几经变化的小某人,一边贴着耳朵温柔地问:“宝贝,这次怎么就这么点儿?肾亏啊?嗯?”

         某人很想给他一记耳光,可惜抡出去地胳膊软的好无力道,堪堪搭到人家脖子上,人家直接当邀请收下了,给了他更多的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