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 13 章
        13

         冬天很快过去了一大半儿。周秘书扯开领带松范,一边喝咖啡,一边摊开桌子上的文件夹。列在第一项的就是关于华威账目归属的问题。他皱眉看了会儿,灌了一大口咖啡,起身去韩韬办公室。

         华威现在今非昔比,游戏代理让它的资金积累的速度达到了一个疯狂的程度,而且魏国峰也是能人,没让资金闲置,接二连三投资了好几个网络项目,又用他在国外的关系,一口气拿下了加尔公司的总代理。公司上下一片欣欣向荣。

         华威架构合理,CEO战略得当,平时还不显,年底的时候,问题出现了。公司赚的钱,没人认领。华威就像在春风化雨里蓬勃茂盛的草原,这片草原却成了无主之地。大笔的分红和公司盈利不知道该划归到哪个账户,财务总监小张同学感到万分为难。

         华威是韩韬送给左知遥的,但因为当时左知遥未满十八岁,所以法人是挂的韩韬的班底财务老张的名。三个月前,左知遥玩儿失踪,一口气儿跑了个没影儿,连当初倾注了无数心血的华威都不要了。

         “老板,华威不能再拖着了,依我看,要不还是并到老张那头?”周秘书说完就给自己套上隐形软猬甲,果然,韩韬一眼扫过来。不严厉,但也绝不温和。

         “你要实在看不顺眼就卖了得了,反正华威现在也不愁卖。”周秘书翻了个白眼。说实话他也认为左知遥这手玩儿的太绝了。

         左知遥带着他爸他弟跑路,这个无可厚非,谁也不爱顶个保外就医的名头随时再进去是吧?还是走了好,一了百了。他让韩韬帮他善后也无可厚非,毕竟俩人好的时候蜜里调油,这些大家都是长眼睛看着的。但是,他把华威作为善后的报酬和这几年韩韬对左家照顾的报酬送还给韩韬,这就有点儿让韩韬接受不了了——华威是韩韬送他的不假,但送他的时候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以前华威流动资金的一百万还是左知遥“卖身”腻歪来的,现在光一个月的点卡钱就不止几千万!还不算可持续发展的潜力。

         这叫什么事儿呢?左知遥算是用市值几个亿的华威给自己和韩韬的关系做了个了断?一向用真金白银解决枕边人的韩韬被枕边人用真金白银解决了?先不说韩韬是否真把华威看在眼里,被自己养着的人玩儿这么一手,是个男人就接受不了吧。所以华威就被挂了起来。

         “你到底怎么想的?”周秘书没权利撂挑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一句顶一句地问。

         韩韬充耳不闻地处理完手边的文件,按铃叫助理泡杯茶。

         周秘书破罐子破摔,坐到沙发上不走了。

         助理端茶进来,又退出去。周秘书叹气:“老韩,我忙的要死,你给个实在话,华威到底要不要了?你到底怎么打算的,赶紧告诉老张一声,人家儿子现在在华威坐蜡呢,他都好奇……呃急死了。”

         “你也好奇死了吧?”韩韬微笑着问。

         “我?我好奇什么啊,跟我又没有一毛钱关系。”周秘书辩白。

         “华威归到老张那边。”韩韬言简意赅。想了想又问,“陆正秦那边怎么样?还在查左家吗?”

         “我正要跟你说,上个星期他们的人撤了。表面上看是接受左春他们死于意外的说法了。”见韩韬点点头,周秘书猜测:“你说陆正秦为什么要死地紧盯着左家?是不是左家手里捏着他家什么把柄?”但如果真有把柄,怎么左春入狱之前不抖落出来?要是自己的人找到了,会不会将来有好处?

         “有什么都不重要,现在人‘死’了,一了百了。”韩韬喝口茶,吩咐,“左家的事情就这样了。把咱们的人撤回来,别盯着陆家了。祁江那边,吴守成也不是个能为了姻亲放弃自身利益的人,把柄不把柄的,咱们有了也未必有用。”

         “哦。”周秘书很感叹。他觉得左知遥真敢赌。他怎么就敢在自行安排好退路之后,让韩韬给他收尾?关键在于,他的退路对韩韬还是保密的,甚至于在他临走之前,一点儿口风都没漏。虽说他把华威当做好处留给韩韬的,但他怎么就知道韩韬不会恼羞成怒?事实上,韩韬是有点儿怒了的吧?只不过怒了也没忘了吩咐人把左家的尾巴扫的干干净净。

         那天晚上,周秘书安排保安部长肖雷亲带了两组人亲自去做的活儿。他们到左家的时候陆家安插在左家的保姆已经被人放倒了。为了不引起陆家怀疑,他们连夜弄了两具尸体凑数,一把火烧了左家。

         之后,经过明察暗访,总算把事情弄清了个七七八八。香港的廖小爷和韩韬关系很好,左知遥走了没几天,那边儿就送来了消息。原来早在左知遥上次单身去香港的时候,就故意“输”给做暗线生意的某龙头一大笔钱,安排了左氏三父子离境的线路和身份。某龙头只知道他们去了新加坡,但上岸之后会不会再换身份,就不得而知了。

         周秘书得来情报后,心里咯噔一下,越想越吃惊。左知遥是什么时候萌生远走高飞的想法的?有时候未必走了就毫无破绽,如果没人善后,有心人死追着不放,总有蛛丝马迹可循。左知遥是用华威做筹码,换了在海城如日中天的韩家给他收尾——但他要公司是什么时候?左春还没保外就医。如果那个时候他就在想着要捞什么做筹码,那他的心计也未免太深了些。再往前想,他第一次在医院里里接触左知遥的时候,左知遥的深沉,还有第一次在山庄里,跟韩韬一起的时候绝对的顺从——周秘书打了个冷战,如果一开始左知遥打的就是韩韬的牌,那么整整两年……韩韬都是被利用的?自家老板想的比自己绝对只多不少,所以,周秘书往上汇报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倾全力追找左知遥的准备了。韩韬绝对容不了这样的欺骗的,绝对的。

         可是,又一次让他跌破眼睛的情况出现了。韩韬接到情报后,脸色的确很难看,但他接着亲自打电话给廖小爷,要他帮忙把某龙头那里的线抹了。至此后,再不会有人知道左家父子的生死,左家的尾巴也真正收好了。

         自家老板到底怎么想的呢?周大秘的好奇心小猫似的挠。可惜旁敲侧击几个月,都没从韩韬嘴里套出一点儿有用的来。

         “你还有事儿?”韩韬见周秘书坐在沙发上不动,问。

         “私事。”周秘书在沙发上的屁股往韩韬那边挪挪。

         “嗯,什么事儿?”

         “那个,老板,你真就不找找左少了?现在陆家也不盯着了,你就不好奇他到哪儿去了?”周秘书自己都要好奇死了。

         “老周,你老婆快生了吧?”韩韬语调很温和。

         “哦,是啊!下个月~”

         “非洲有个公路招标,那边的负责人想申请个专员,我觉得你挺合适。”

         “老板我错了= =”绝对没有啊!

         韩韬微笑,可惜笑容没到眼睛里:“左春他们死了,左知遥在美国留学,明白了吗?”

         周秘书答得飞快:“明白。”见韩韬再没话说,赶紧一溜烟跑回自己办公室。离开韩韬的视线后,他八卦的小人就又飞出来了:左少到底在哪儿呢?上有老,下有小,虽说老的也不太老,小的也不太小,但总归不是轻壮年了。人生地不熟,异国他乡的,想过好并不容易吧。

         缅甸帕敢,翡翠的圣地。对玉石玩家来说,帕敢就跟伊斯兰教徒的麦加,基督教徒的梵蒂冈一样的神圣。这天夜里,两辆蒙着帆布的卡车从帕敢山区里驶出来,盘山路崎岖颠簸,天上挂着毛月亮,星光暗淡,但两辆车都没开车灯。

         卡车在山路上颠簸地开着,车上的人都十分警觉,各个满脸油彩,看不出原本的模样。没人说话,只有发动机的声音。

         “停车!”打头的车里,副驾驶位置的人忽然说,两辆车迅速停下,他有节奏地敲击耳麦话筒,等对方回话,一边听一边用对讲机跟后一辆车通报情况:

         “前面检查站增加了守备……大概一个排……这里离营区太近,十分钟到不了指定地点就是死路一条。”

         后车跳下来一个人,跑过来单肘挂到车门上,和副驾驶的人简单商量几句,决定还是按原计划冲。车上的货事关重大,现在中途返回已是不可能。

         缅甸第十军独立营第七检查点儿上,二十多个官兵站在山路边,活动路障完全放下,地上还有钉排。两个军官靠着检查站的门说笑话,官兵捧场地大笑。这时候,一架私车从山下疾驰上来,没到检查站就开始晃大灯,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车到近前还没停稳,车上就下来个人,却是妙龄女郎。可惜这时候女郎已经满脸是泪,急促间话都说不完全。

         “你慢慢说,怎么了?”一个军官安慰美女。

         司机也下来了,是个年长男人:“长官,我弟弟在矿上工作,刚他的同事打电话来,说他突发心脏病已经去了——这是我弟弟家的女儿,我们已经得了通行证,这就要去看我弟弟——还有,波刚营长也是同意了的。”

         两个军官对视一眼,美女双手合十,美目含泪地哀求。

         帕敢是缅甸玉石重地,拥有世界上最纯净的翡翠玉石矿脉,是缅甸的国宝,每一块原石,从出坑洞那一刻就被编了号,向来实行军事化管理,别说半夜上山,白天上山也不是件容易事儿。

         军官们就着大灯看通行证和老者提供的个人证件,老者又拿出电话:“长官,我刚刚保留了波刚营长的电话,他很同情我的侄女,说过如果有疑问您可以打他电话……”说着就开始拨号。

         军官甲捅了同伴一下,对美女努嘴,想到自家的好色营长,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微笑。这时候,电话也通了,波刚营长除了对美女,对其它任何人脾气都不好,上来也不问是谁,在电话里就骂了一句土话,接着叫他们放行,然后让他们把电话给美女。只见美女接过电话,先呜呜两声,然后说了一大堆歌功颂德的感激话。

         军官互相看看,抬手放行。

         士兵大声答应了,迅速分成三队,一队去抬路障,一队拉走钉排,一队察看私车有无违禁品。

         美女一边讲电话,一边上了车,年长男子也上了车,却是越着急越出事儿,这车居然发动不起来了!

         “长官,帮个忙吧,车老了,劳烦几位弟兄给推一把?”老者把头探出窗口,对军官恳求。美女也挂了电话恳切地望着他们。

         军官嘟囔一句,一挥手,检查这两的几个兵搭了把手,在车后一起推车,车子也不怎么弄的,着火倒是着火了,但忽然开始倒档,几个当兵的一慌,手忙脚乱地跳开,嘴里“嗷嗷”一顿乱叫。老者也很慌,猛按喇叭,美女把头从车窗里伸出来大叫“躲开啊~小心啊~不要撞到人~”。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边吸引了,连塔楼上的哨兵都看了两眼。

         就在这一刻,两辆涂着防反光剂的卡车悄然出现在公路转弯处。等当兵的听见引擎声时,他们已经距离检查站不到三百米米。

         当兵的立时哗然,拉钉排的、设置路障的刚想把路障复原,那辆私车忽然打着旋开过来,把这边撞了个七零八落。

         “小心,小心!”美女一边惊恐地大声嚷嚷,一边从车窗里伸出冲锋枪来,横着就是一顿扫射。

         三百米对卡车来说用不上几分钟就到了,眼看就要撞到私车身上,私车一个漂移让过卡车,卡车呼啸而过。

         检查站乱成一团,官兵纷纷从站内冲出来,对着卡车和私车射击。美女矮身躲过四射的玻璃,再抬身时,手里已经换了轻型火箭发射器。火箭炮带着哨音射出去,正中塔楼。顿时火光四起,枪声、惊叫声、爆炸声混成一片。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恐怕要午夜以后,大家明天再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