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第 47 章
        47

         想要搞定男人的下半生,就要先搞定他的下半身。不用怀疑,男人就是这么感官的动物。不用说韩韬,左知遥自己也完全符合这个定律——和老东西滚床单滚得那叫一个淋漓酣畅,其运动量完全可以替代晨跑打拳等等一系列高强度活动,结束的时候浑身的汗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程打着摆子被韩韬抱来抱去,连洗澡都是老东西代劳。

         两个人在卧室尽情撕磨,下楼时已经将近中午了。早饭开在二楼的小餐厅里,餐厅左侧的落地窗开着,浅色系的纱帘束在一旁,边角随着山风微微鼓动。山庄地处远郊,景致辽阔,暑热不重,不到下午没必要开空调。

         左知遥这会儿早饿了。本来卧室有块蛋糕能垫饥,结果才吃了一口就被某人挪作它用了——其用途颇有些不可说。

         俩人刚坐下就有人趁着布置餐桌的空挡请示,说潘赭二位先生又来了,而且指明要见左少,问韩韬的意思。

         韩韬的意思就是他们来了就好好招待,别慢待了客人。然后吩咐人给左知遥加个靠垫儿。

         “他们俩天天来?”左知遥往楼梯口的方向瞟了一眼,端过粥。

         “嗯。你不用管。”韩韬指指左知遥面前的酱菜,叫人撤下去。

         “老韩,我这些天清汤寡水的,嘴里都淡出……都味觉失调了都!吃个咸菜而已你要不要这么狠啊!”左知遥不干了,拽着盘子边不撒手。

         “昨天不是还喝了酒?我看你横竖是不着急好,那就多吃几天病号饭。”韩韬不为所动。

         左知遥瞪着韩韬,佣人一时有点儿为难。这时候韩远来了。

         韩远作为日夜颠倒的典范,起得并不比这二位早。他住在副楼,副楼二楼和主楼有个连廊,他本来是听说潘明辉赭梁来了,抄近道过来看看的,但刚进主楼就听说韩韬和左知遥正在小餐厅早饭,于是他也不着急会潘明辉了,直奔小餐厅就过来了。

         韩远从走廊转过来的时候左知遥就松开了手。佣人乘机把盘子拿走,麻溜儿地把桌上的吃重新动动,补上咸菜的空。

         韩韬看着左知遥一笑。左知遥姿势没变,还是那么单手支着桌子边,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但刚才与自己独处时已有了微妙的变化。他喜欢左知遥,很喜欢,可能也和左知遥在他面前格外不同有很大关系。

         “哥,你们也才吃?正好,让我赶上了呵呵~”韩远坐到韩韬另一边,正是左知遥对面,坐下的时候对左知遥打了个招呼。

         “嗯,吃饭吧。”韩韬先掰开一个包子看看馅儿,然后给左知遥夹了两个,才自己开吃。

         韩远把韩韬的动作看在眼里,喷地一笑,低头吃饭。韩家家学渊源,这顿饭吃得倒也安静。期间除去韩远的眼珠子故意在韩韬和左知遥脸上、碗里、筷子上来回晃的话,都堪当礼仪用餐的楷模了。

         饭毕,几个人也没挪地方,就在旁边的沙发上落座,各自要了喝的,一边养胃消食,一边聊几句家常。

         韩远刻意的把话拉到左知遥身上,左知遥只是不接茬。

         韩韬问他:“之前不是说要带几个朋友过来玩儿?他们怎么没来?”还是左知遥刚住院的时候,韩韬曾经收到过韩远的邮件,邮件里语焉不详,只说要带几个圈子里的人玩儿一阵,具体都有谁,要玩儿多久统统没说。

         “那不是出了老潘这档子事儿嘛!我们本来打算生日正日子过来的,结果全乱套了——过两天吧,等我把这俩熊玩意儿弄回去再带他们来,也没外人,都是一块儿玩儿的朋友。”韩远一阵放松,语调轻快起来。

         “嗯。没事儿你去招呼楼下那两位吧,眼看中午了,别让人饿着。”

         “得令!”韩远站起来,想和左知遥道个别,可见左知遥一手撑着脑袋打瞌睡,完全没有抬头意思,便朝韩韬做了个你厉害的收拾,在韩韬瞪他之前,憋着笑跑了。

         他走后,韩韬伸手揉揉左知遥的发顶:“回去接着睡?”

         左知遥轻笑一声,微偏头睁一只眼睛看韩韬:“怎么?不和韩远置气了?”

         “本来也没置气。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你点拨他干嘛?楼下那俩可是他招来的。”

         “我多事了?”

         “傻话。我是觉得,你要是待见他就和他好好处处。这小子从小就会玩儿,一身鬼主意,是个不错的玩伴儿。”韩韬觉得左知遥的社交太无聊,朋友少,玩儿的也少。韩远是个聪明的,这次,他拐着弯儿让韩远欠左知遥一个人情,左知遥和他出去玩儿肯定吃不了亏。人就是这么回事,越是对一个人好就越想他好。

         “哦。”左知遥答应一声,俄而笑起来,“你今天要没事儿咱们也找点儿乐子吧——骑马怎么样?”

         “你消停会儿吧。身子不难受?今天倒是没什么安排,如果你实在想玩儿的话……出海吧,听说韩远他们钓了不少鱼。”

         “那得晚上去。”天热了,白天什么都钓不着。

         “你回去再睡会儿,吃过晚饭再走。”

         左知遥挺高兴地答应了,当即就拉着韩韬回了卧室。刚起床哪里还睡得着?他抱着电脑趴在床上打游戏,韩韬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挑了本书看,各自安稳。

         韩远出了韩韬的视线脚步就慢了下来,他先拐进连廊回到副楼,才沿着庄园的甬道慢条斯理地往主楼走。

         昨晚上酒会散了后,他回去把这次到海城后的一言一行事无巨细地掰开了揉碎了地梳理一遍,这一琢磨可非同小可,生生惊出一身冷汗来。头两天没注意的细枝末节都一一浮上水面,以前没当回事儿,现在却是越想越觉得韩韬是对自己不满意了。

         他和庞明辉赭梁本以为到海城后,跟韩韬一说,韩韬至不济也会给个交代,所以他和赭梁俩毫无负担地去海钓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得到的消息是正在查。之后是还在查。再之后是会尽快查。之后……就没有之后了。直到韩韬过生日的正日子,整整三天,什么消息也没有。

         以韩韬治家的手段,明显就是在敷衍,可是,这种敷衍是为了什么?明面上是护住了左知遥,实际上有何尝不是对他们如此大款款找上门来的行为表示不满?他们几个,说起来好听,太子党,有权有势,可是,谁能把韩韬怎么样?都不能。韩韬占着“海城韩”家主的位置,就已经和他们不在一个阶层了。给他们办事,是帮他们,给他们面子;不给他们办事,他们也毫无办法。如果不愿意见他们,他们就只能等着——事实也证明了确实如此,韩韬借口忙,已经凉了老潘和梁子好几天了。

         再说他韩远。以往来了,韩韬都会问问他住哪儿?这回很干脆,直接就给他打发山庄来了,说的好,这两天山庄的客人多,正好过去帮忙。当时他也没多想,还觉得是个机会能多结交些世家——可是反过来一想,山庄这两天他都没露面,别墅才是他大本营吧?

         再有,他之前得到消息,上头好像要在海城有大动作。他爸他哥都提点过他让他招待好这帮太子党,顺便探探口风,于是他也发邮件给韩韬问了。他脑子怎么就那么糊涂呢?怎么就一时感觉能密下消息,自己单独干这一票呢?这是那儿?是海城!海城是韩韬的地盘,怎么可能容自己在他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韩韬是多么细致的人?他来这么多天了,关于那封邮件人家问都不问——要说韩韬忘了问韩远自己都觉得这个设想脑抽。那么就只有两种解释了,一种是韩韬有自己的渠道招揽这件事,另一个就是韩韬在等他的态度。

         这么一想,韩远几乎肯定左知遥那番话是韩韬的授意了——或者说,他盼着这一切是韩韬的授意。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说明韩韬还在等他的态度。

         翻来覆去一宿,天快亮了韩远才想明白,现如今无论如何不能自毁长城,他和堂哥的关系万万不能越走越远。

         有“误会”就要早澄清,他正打算着怎么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带一带,和堂哥解释一下邮件的事儿,结果韩韬自己就问了。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左知遥昨晚上跟韩韬说什么了,所以和韩韬解释完后,看左知遥的目光内容就更多了。结合这俩人餐桌上的种种表现,他对这个左知遥有了新的认识:这不光是能让韩韬亲问起居的情儿,还是个能让韩韬给“生日礼物”放空屋子的正得宠的情儿,还是个能替韩韬传话或者说能在韩韬身边说得上话的人——韩韬的原则他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再说,以韩韬的性格,绝不是一个放任床上人胡乱发展人际关系的人。所以说,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情儿简直已经不能称其为情儿了。韩远脑子里瞬间浮出“红颜祸水”四个字。紧接着,就是更紧密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