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第 46 章
        46

         “你醉了。”韩韬说。

         “醉个JB!”左知遥不但骂,还用实际行动配合,推开他空出手来,眯着眼把手伸到自己衣服里,在腰际哗啦,还有往下的趋势。感觉不顺手,又骂了声艹直接解皮带。他忍半天了,好不容易没外人,可忍不了了。

         韩韬虽然不喜欢左知遥骂脏话,但奈何这小孩儿屡教不改,后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小孩儿在公共场合注意形象就行。现在只要没有外人,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韩韬也不太管他了。尤其在床上,左知遥偶尔飚出来的小话那才叫给劲儿,比伟\哥都管用,生生就能让他涨大一圈。

         刚还骂他,这就这么热情?韩韬疑惑地配合着撩起他的上衣一看,立刻就皱眉了。

         左知遥腰上被咬了好几个包,看情况估计是衣服的缝隙里钻进去只蚊子,这一溜的小馒头有型有款分布均匀,都是此君杰作。这几个包太不是地方,堪堪压在皮带附近,抓挠都很不顺手,也不怪左知遥宽衣解带。

         韩韬又是好笑又是叹气,按住他准备乱挠的瓜子,手掌压住红包使劲儿揉揉——他的枪和击剑玩儿的都不错,手上有一层薄茧,几下就揉得左知遥顺气儿不少。

         “怎么不擦好药再出来?”也弄不清是左知遥血型的问题还是体质的问题,总之他是特别招蚊子。一旦被咬了包还特别不容易下去。韩韬请中医给他配了防蚊子的药,他十次里却有九次半不用。

         “没带——行了你别训了,烦着呢。”见韩韬又要罗嗦,左知遥赶紧截口。

         韩韬照着他的腰就是一巴掌,弯腰把人抱起来就往卧室走。

         “楼下散了吗?”

         “蛋糕还没切。”

         “那你切去吧还等什么?推蛋糕出来的肯定够嫩,合你眼缘!”

         “嗯,一会儿去看看。”

         “看完了呢?”

         “就吃吧。”

         “草你妈的王八蛋!”

         韩韬也很干脆,直接把人往地上一扔。说脏话可以,但要有分寸。

         左知遥气死了,屁股着地直接翻身跃起,手一动就被韩韬抓住了手腕子——他手里一把军刀已经弹开,直指韩韬跨下重点部位。

         “发什么疯!”待到看清左知遥手里的东西,韩韬也急了。

         “……”左知遥盯着韩韬的眼睛咬牙一笑,“你是和我开玩笑吧?只要你是开玩笑,我就也是开玩笑!”

         韩韬也笑了,同样是没有温度的笑:“你醉了,回去睡觉。”

         两个人僵持一阵,左知遥点点头:“行,我去睡觉。韩韬,我劝你最好不要试,要不你杀了我——要不我怕我忍不住会做点儿什么!”说完,不等韩韬回话,转身就走。

         韩韬冷着脸看着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赶,然后……裤子往下滑……然后……直接被裤子绊倒了……

         左知遥拳头狠狠一砸地,索性甩了鞋子裤子,穿着内裤回主卧。恶趣味的情趣内裤露着俩屁股蛋子,小屁股一撅一撅地,荧光粉涂就的一个圈和一个贯穿圈的那啥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韩韬憋不住笑,紧接着心就软的一塌糊涂。

         左知遥气夯夯地回了卧室,摔上门后直奔大床,四仰八叉往床上一倒,才发现军刀还在手里,随手一扬甩到门板上,甩出去的一瞬间还幻想韩韬追过来,正好能扎他个透心凉!

         然后他就想着接下来的一系列狗血剧情,譬如真扎了韩韬,他死了如何如何;譬如他没死,正好扎眼睛上瞎了如何如何;再譬如他一侧人,躲过去了如何如何……也就想想罢了,那王八蛋根本就没跟过来!

         左知遥腰上的包又痒起来,他无意识地挠了两下,手指尖勾到一条有弹力的带子,他又抓了两下,才想起来是新上身的内裤——紧接着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自己在屁股上干了什么……草草草草!万千头草泥马过境都形容不了左知遥的心情,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傻逼!没有之一!

         匆匆到浴室洗了个澡,对着镜子背转身仔细观察了下,确实是洗干净了,猛然看到镜子里身体扭曲的少年,想到自己画上图时也是这么拧着,那时候还挺得意的自认能留住人,画的那叫一个认真,现在看来简直让人心灰意懒。

         左知遥光着身子悻悻地回到床上,本来还以为怎么也得辗转一阵子,结果酒劲儿一上来,他头发都没擦就睡过去了。

         他这一觉睡得很沉,再醒来时发现韩韬就睡在他身边,他一轱辘坐起来,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人犯傻。

         这货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怎么没听着声音?自己什么时候警觉性这么差了?还是说,在韩韬的卧室里他就特别放松?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该纠结的是老东西怎么回来了?

         左知遥是个行动派,有疑问就问,跟韩韬这儿一点儿不带含糊的,直接就把人推醒了:“哎、哎,起来了!快醒醒!”

         韩韬没睁眼先皱眉,被左知遥连推带打地弄醒实在不是好经历。

         左知遥见人睁眼了就问:“你怎么在这儿?”

         废话,我应该在哪儿?韩韬没说话,用眼睛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哎,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韩韬的眼睛往床头柜上一撇,说:“跟你说了,看完就吃,你倒不等我回来就睡了。”说完闭上眼睛,翻个身接着睡。

         左知遥看看韩韬的阔背,疑惑地爬下床,揭开床头柜上的食盒盖,最上层的盘子里,方方正正地码着一块蛋糕,上头一个红艳的“日”字飞扬——他知道韩家很传统,不到五十坚决不肯过寿,那这个字的来历也就不用猜了,必是蛋糕中间的部分无疑。只是……他无声地咧开嘴,老东西都在想什么啊!单留下这一块儿,真是司马那谁之心,路人皆知!

         太他妈恶趣味了!太他妈和他的口味了!

         左知遥仰头一笑,大叫一声扑到床上,直接把人压到身下,照着肩膀就是一口!

         韩韬其实没睡,他正出耳朵听着左知遥的动静,左知遥一扑过来他就乐了,任小孩儿用他的肌肉磨牙,反胳膊把人搂在怀里,圈住了一顿揉搓。

         左知遥磨够牙,趴在韩韬身上,眼睛小兽一样亮晶晶地:“说你再也不了!”

         这样的眼神像绒毛一样刮在韩韬的心上,他直觉心肝一阵忽悠,嘴里话就出来了:“我再也不了。”

         “说我错了!”

         “我……反了你!”韩韬几曾认过错?这拗口的字眼让他回过神来,把左知遥掀下去按住了就是一通收拾。

         左知遥不退反进,迎上韩韬的灼热,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颈窝里蹭:“虎哥……你喜欢我吧……”

         韩韬把人薅下来按住,居高临下如老虎按住猎物般审视了他片刻,俯身吻住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