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第 53 章
        53

         左知遥关了视讯,按灭烟,神清气爽地站起来,左右一张:“哎,几点了?不吃饭了?”

         外面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大了起来,敲得窗户噼啪作响。屋里的几个人都没应声。韩韬的目光扫过脸色铁青的潘明辉,目瞪口呆的赭梁,若有所思的韩远,最后落到左知遥脸上。

         左知遥转头碰上他的目光,对他扬扬眉。于是韩韬微微笑了,目光温润地包裹住左知遥,问:“饿了?”

         “能不饿吗?”左知遥大大的不满,“我喝不惯你这破茶,越喝越空落,灌了一肚子水。”

         “总比咖啡好。饿了不早说?吃什么还不能垫垫。”韩韬站起来对韩远说,“小远,招呼你的朋友先到餐厅吧,我们去换个衣服。”

         韩远茫然的哦了一声,随即想起自己的身份,抬头时,韩韬已经和左知遥一前一后地离开茶室了。

         潘明辉单手插到裤袋里,走到方桌边站定,寥寥四颗棋子在棋盘上显得有些空旷。他捻起一颗白子,上好的光白玉入手微沉,沁润的凉意顺着指尖蔓延开来。

         “你说,你堂哥这个情儿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问。

         “……”韩远苦笑:“我能跟你说我跟他也不熟吗?”加上这回,他们也不过第三次见面,私下里的接触更是完全没有过。说实话,作为韩家正头公子,他以前对堂哥身边的这号人物是有些不以为然的,瞧不起不至于,但也从来不上心。

         “我倒觉得他说的挺对。哎我草,让他说的我都有危机感了——”赭梁心有余悸地问韩远,“我记得你说他还不到二十?这孩子户口上错了吧?”

         “……我和他真不熟。”韩远想捂脸,那一竿子打翻所有二世祖的言论让他也很不舒服。

         潘明辉夹着白棋子在黑子上轻轻的敲着。玉石特有的脆响淹没在雨声里微不足道。良久,他轻笑:“说一千道一万,没有祖屋的才想要盖房子。既然家里头给咱们留了大宅,咱们何必自己垒草房?有方便条件就要用,犯不上跟自己过不去。不过有一点他倒是没说错,不管谁有都不如自己有,自己的钱才花的舒坦——赭梁你无所谓啊,家里独生子,就是把天捅漏了也有人给你兜着,我嘛……”他自嘲地摇摇头,瞟了韩远一眼。

         韩远心里一凌,沉下脸来——他不是独子,祖上是有大宅,但却不是留给他的。

         赭梁骂了一声草:“说的我好像专门就会惹祸似的!”

         潘明辉把棋子往棋盒里一扔,激起一声脆响,侧头微笑:“你急什么?我就打个比方而已——韩远,咱们是不是也该过去了?你哥虽然不是长辈,但怎么说也是你的家主,咱们别去晚了,不尊重。”

         韩远拉着个脸说:“就是我哥。都什么年代了?还家主不家主的。”摆手一让,没用门外的佣人带路,率先往餐厅走。家主这个词让他很反感,好像自己无端端就矮了一截似的。

         几个人转到餐厅,韩韬和左知遥还没下来,潘明辉去洗手间,韩远和赭梁也不讲究,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佣人布置餐台。

         洗手间里,潘明辉绕过玻璃屏风确定没有人,也没有摄像头,开始给家里打电话。在他同样位置的楼上也是洗手间,左知遥正在洗脸。

         韩韬靠在门上看着他一捧一捧地撩着水往脸上扑棱,看了一会儿,走上前去,拿起旁边的毛巾皱着眉头给他擦脸。伤口早已经收口,那一线新皮细嫩的很,被冷水以及泛出艳红色。

         “没事儿,都好了。”左知遥甩甩手,仰着脸,闭着眼,眉毛很睫毛都湿漉漉的,说不出有多乖。

         韩韬叹口气,丢了毛巾扶着他的后脑吻上去。这个孩子,训起人来头头是道,料理事情无比狠绝。他之前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此刻心疼却密密扎扎地捆了上来。如果不让他一个人做博野……如果当初不放他走……再往前,如果在左家出事的时候帮他家一把……万事没有如果。那时候他只当他是个好看的少年,并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心疼他。心疼才知道,现在的心情早非当初了。

         韩韬越吻越重,勾着他的舌头撕磨啃咬,左知遥哼了一声疼,得到的是更狠的一咬。

         “疼吗?那就对了。”韩韬放开他,舔舔他的嘴唇,眼神灼热而危险,“谁允许你四处挑衅的?嗯?在做事情之前,想过后果吗?这么的一意孤行……”

         “想过的。韩韬,你看不出来吗?我在赌。人活一辈子,不是生就是死,活着就不说了,死也分很多种,死的窝囊或者死的痛快。我就是不愿意窝窝囊囊,我就是不乐意看我烦透了的人还好好地在太阳底下蹦跶,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反正死的不是我自己!”

         啪!韩韬一个耳光掴过去。

         左知遥脸被抽的一偏,乜眼看着韩韬,笑得好像挨揍的是别人:“一点儿不疼。舍不得打我?”

         韩韬捏紧了拳头,双眼喷火,心底一片冰凉。自己有多久没这么生气过了?偏偏都气成这样了,抬手的一瞬间居然想到的是这糟心的东西前几天才受的伤。父亲的葬礼后他从没觉得在这世界上还有谁值得自己上心,偏偏就在这么块滚刀肉身上动了护着谁的心思。而对方就是个横冲直撞的混不吝,听听他的话,追求的是死个痛快。韩韬心里一时泛上来说不出的无力感,直觉头重脚轻,转身往外走。刚走两步就被左知遥从背后抱住了。

         左知遥*的手一把抱住韩韬,从来都坚定的声音显得有些迟疑:“韩韬,你是舍不得我吧?”

         韩韬没说话。

         “是舍不得我吧?”左知遥一口咬住韩韬的肩膀,韩韬肌肉一僵,又慢慢的放松下来。

         “左知遥,你当自己天下无敌?”韩韬问。

         “怎么?”左知遥松开嘴,他的衬衫被口水湿了一块儿。

         “胡乱插手别人的家务事,犯了大忌。”

         左知遥放开手绕到韩韬前面:“我帮我自己哥们,谁管他们家的破烂事儿了?”

         “你哥们?”韩韬目光复杂,“你就差指着潘明辉的鼻子威胁‘如果你不赶紧揽权聂长风就算不死在日本也会被你家里人做掉了’,这还叫不插手?你在给自己树敌你知道吗?不说潘明辉,这段儿视讯的录像潘老爷子看到了会怎么想?觉得你在激励他孙子上进?话再说回来,你以为以潘玉楼的性子会有多大出息?他那种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不真正的失去几回,根本不懂什么叫现实。还是你打算舍己为人,用你自己的小身板给人家当磨刀石?况且,潘玉楼性格绵软,也许凭着一时的悲愤恨意能闯出点儿名堂,但也不过就是如此了,他的追求不会高,三岁看老,那就是个发面馒头。等潘老爷子和潘明辉反过头收拾你的时候,他能挡住谁?”

         左知遥沉着脸,心里却不得不佩服老东西目光如炬。潘馒头的确是个稀松的货,上辈子的最大追求是和聂长风埋在一个坑里。眼看着老爷子收拾自己的心上人都毫无还手之力,何况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了?但事情是这么个事情,他却死活不能承认。上辈子被潘明辉和韩林联手捅刀子的仇不能不报,如果他不去搅和搅和,弄不好连仇人的面都见不着。北京潘家也好,韩家的大少爷翰林也好,这一世和他都没有利益冲突。不能手刃仇人,那是多么憋屈的一件事。

         “怎么?不信?”韩韬见他阴着脸不说话,一掀他的下巴,问。韩韬看来这祸惹的完全没必要,帮朋友的办法有很多种,未必要去潘家内部和稀泥。

         “信。但我已经做下了。”意思很明白,开了头就绝不收手。

         韩韬点头:“我知道。我想想。”

         左知遥嗤地一乐:“想屁想?放心,不连累你。前两天说拿你当软猬甲是逗你呢。我早琢磨好了,不行就跑,天下大了去了,他姓潘的再牛逼手能伸多长?”

         韩韬把手背到身后捏紧拳头,他怕控制不住没等潘家有动作自己先把人打死。左知遥才不管他脸色有多难看,没心没肺地在他已经有两个湿手印儿的衬衫上擦手,建议:“换衣裳去吧,我真饿了。”

         晚餐的气氛还算不错。潘明辉肚子里是有真才实学的,从筷子的花纹入手打开话题,和韩韬一递一句谈华夏文化得很融洽;赭梁对左知遥大感兴趣,滔滔不绝地问着问题,听说他还开了家娱乐公司,打听的更是详细,大有要掺一脚的意思。如果说五个人里有谁比较郁闷,可能就是韩远了。他出耳朵听着,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哪头讲到有意思的地方他还跟着笑两声,但心里却有股邪火一拱一拱的,得用尽全力才压得下去,在脸上撑出笑容来——餐桌是典型的八仙座,韩韬居然带着左知遥坐了主位,主宾次宾按年龄分别是潘明辉赭梁,自己这个正经的韩家人,敬陪末座!

         其实按正常关系来讲,这个座次不算出格。但现在他心境上正起伏不定,再看这安排,就有些疑邻窃斧的意思了。坐中看左知遥,越看越不顺眼,觉着他不过仗着韩韬喜欢不知天高地厚小人得志,连带觉得韩韬也不过……正腹诽,抬头正撞上韩韬的眼风,当即一笑,等韩韬转开目光,才觉出背后渗出一层汗来,也不知他盯着自己多久了。

         吃完饭又略坐坐,潘明辉和赭梁就走了。韩远借口送客也一夜没回来。第二天韩韬听说他们凌晨就回帝都了。这个消息是周秘书带来了,周秘书顶着熊猫眼木无表情地说:

         “远少说走的太早,怕影响您休息,所以给我打的电话——老韩,您能明确一下我的职责范围吗?为啥您家亲戚告别都让我转达啊?我是秘书吧?不是管家吧?栾叔不会认为我想抢他饭碗吧?”

         韩韬刚吃完早饭,慢条斯理地擦擦嘴:“唔,走了?本来还想顺路一起走的,那个潘明辉挺有意思。”

         周秘书戒备:“什么意思?”什么顺路?关潘明辉什么事儿?

         “哪有什么意思?你准备一下,咱们去趟帝都,午饭之后走。”

         “老韩!!我是来交接工作的——”周秘书哀怨地看着老板:你明明说过忙完你生日的事儿我可以休假!

         韩韬诚恳地看着他:“小陈虽然不错,但没和我上过京,那边的人他不认识,关系也不熟,还是你辛苦一趟,放心,给你按加班算。”

         周秘书和韩韬对视一会儿,垮了嘴角,拉了把椅子坐下,指指黑眼圈,有气无力地说:“我昨晚上白连夜干活儿了。”

         韩韬胡乱安慰,毫无诚意:“都算你加班。”

         “求死个明白。之前你不是说要和左少去香港吗?”赌马季又到了,怎么临了还带变卦的?

         “那个以后再说。听说我二婶高血压住院了,我得去看看。”

         “我去!那是大上个月的事儿了——老韩我求你了,我得回去跟我老婆解释呢,她连到巴黎逛哪些百货商店的路线都安排好了,我要说我不去了她能钉个钉子把我当相片挂墙上——看在我这么大牺牲的份儿上,你就不能给我句痛快话?”

         韩韬不再开玩笑,说:“去拜望下老朋友,顺便看看韩林韩远在帝京是个什么路数。我觉得军港的事儿可能要提前。”

         周秘书一愣:“提前?消息可靠吗?”其它都是小事儿,唯有这军港是重中之重。这是一个超大的项目,以后海城的架构很可能会因为这个项目而发生改变。华国想要建设一个能容纳航母的国际化军港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年初才透出的风声说上头已经圈定了几个地方备选,其中就有两个地方隶属海城。

         “不好说。我是结合贺老的消息和帝京各方面的态度猜的。”韩韬微笑,“所以咱们去看看嘛。”韩远此次过来对这个只字未提,已经招了韩韬的忌。不能在海城坐等消息,无论二叔家有什么想法,他得有所准备。

         “……要不要带上温衡?”周秘书把事情梳理一遍,问。温衡是帝都一位世家兄长介绍给韩韬的,其实就是变相的赠送。韩韬这两年把人养得很好,虽然不亲密,但也没亏待他。如果韩二叔那边真有别的心思,上京的人际关系就更要好好维系。这回去肯定少不了拜望这位世兄,去的时候带着他送的人,更是一种立场和尊重。

         他本来以为韩韬会同意,没想到韩韬说:“算了,遥遥得罪了潘家,如果机会合适,我得去拜望下潘老爷子。”

         这个弯儿拐得有点儿大,周秘书一时没拐过来。

         韩韬叫人把电脑拿过来,调出昨天的视讯录像,连带聂长风给潘玉楼的视频一起让他看。等周秘书看完,就不胜唏嘘起来,不过侧重点有点儿不同:“老韩,以前我说左少不是个省心的,这话我再次收回——他不是不省心,他就是没长心!什么马蜂窝都敢捅咕,他该长心的地方都让胆子给占了吧?”

         韩韬被他逗得一乐:“行了,怕什么,这不是有我呢么。”

         “这就是我要说的了——老韩,我之前都不知道你能这么……这么……”

         “我怎么?”

         “……算了我脑补一下。”周秘书仰脸望着天花板除了会儿神,问,“他和潘家有仇吗?”

         韩韬摇头:“我想不出来能有什么过节。”

         “那就是凭着一时的哥们义气仗义执言两肋插刀了?”说完周秘书自己就给否了,“不对,左少绝对是故意接近聂长风的。”他眉头深皱,但和韩韬一样,死活想不出里头的蹊跷。

         “别想了。”韩韬说,“现在看来,这聂长风虽然是个麻烦,但人品还行。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周秘书搜肠刮肚苦思无果,叹气:“我才发现你是惯孩子家长。”

         韩韬漠然喝茶。

         行程虽然突兀,好在之前安排的是度假,所以工作上完全脱得开,也不算手忙脚乱。午饭的时候,周秘书已经打理好了去帝京所需携带的一应礼品,包括韩二叔那边也打过招呼了,就到山庄和韩韬会和,一起吃午饭,然后直飞帝都。

         吃饭的时候没见着左知遥,周秘书就问,韩韬说:“上班去了。”

         “哎?”

         “据说是想了个新节目,急着找策划做预算呢。”

         周秘书一挑大拇指:“牛!咱左少这事业心,带伤上阵!”夸完发现韩韬脸色不太对,干笑几声闷头吃饭。

         临走之前,韩韬给栾叔打了个电话,叮嘱他看好左知遥的作息,才带着秘书助理乱七八糟一概人等上了飞机。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今天二合一。

         感谢凤栖玥、kingfly2012的地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