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第 48 章
        48

         韩远踏入主楼正门的时候赭梁正在和山庄的管事发飙。大少爷在京几曾受过这样的气?一连几天的冷板凳坐下来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 要是照着前几天,韩远肯定要站干岸看会儿热闹的,但这会儿他已经改了主意,自然就不能放任赭梁在堂哥的地头闹了。他人没过去先开骂:

         “梁子!跟我们家工人嚷嚷什么?不够掉份儿的你!”

         赭梁鼻子哼一声,冲着韩远就来了:“你他妈的还知道过来?一上午把我们往这儿一扔除了端茶倒水的连个喘气儿的都没有!”

         韩远到了近前,管事的点头招呼声“远少”,接着面无表情地对赭梁建议:“请您见谅,现场表演的琴手已经在路上,大约二十分钟后能到。在此之前……不如您看看电视?据说白天的电视剧档也非常经典。”

         韩远问:“什么现场表演?”

         赭梁仰脸打了个哈哈:“我约莫着你们这儿是改茶楼了,就点了几个即兴节目。”

         韩远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赭梁找事儿闹腾呢。堂哥家的管事要是被这点儿小事儿难为住那也不用在这儿干了。他嗤笑,煽风点火:“这有什么用?你怎么不把房子点喽?”

         “你当我不敢呢?!”赭梁拍案而起,看架势真要操练起来。

         “行了,你先歇了~”韩远转头打发走管事的,顺便告诉他让演节目的别来了,反手拉起沙发上坐得稳如泰山的潘明辉,说,“走吧,别跟这儿呆着了,头几天家里忙,我也没顾上尽尽地主之谊,正好中午有空,我做东,咱哥几个玩儿玩儿去~”

         潘明辉叹口气,面露苦笑:“韩远,你和梁子去吧。我这都出来好几天了,今天无论如何要见韩哥一面。那天可能是我冒失了,没说清楚,你再跟你哥说说?咱不是兴师问罪来了,实在是……我今儿早晨刚得着家里的信儿,小楼这傻子,前天开始绝食了!”

         “靠!你怎么不早说?!”没等韩远表示,赭梁先变色了。他和潘玉楼关系最好,想想这确实也是潘玉楼能办出来的事儿,这也忒不让人省心了!忍不住骂一声,“这死胖子!”

         “绝食?”韩远也有些吃惊,“你家里也由着他?”闹着找找人还行,绝食可太出圈儿了。传出去又是新闻,够圈子里乐半个月的。

         “总会想法子吧?横是不能让他饿死。所以我急着见见韩哥,哪怕是聂长风的一句话呢?我给带回去也算个交代。或许知道聂长风为什么走,小楼就不闹了?”

         “……你等一下。”韩远拿出电话,他不知道管事怎么跟潘玉楼他们说的,所以也没提韩韬就在楼上,而是直接打了韩韬的直线。那边很快接起来。

         “哥,我小远……有这么个事儿……”韩远简要把事情一说,等着韩韬拿主意。不一会儿挂了电话,对潘明辉说,“我哥说晚上请咱们吃饭。”

         韩韬总算点头见他们,潘玉楼和赭梁也只能等着了。中午饭还是要吃的,韩远没在山庄招待他们,按原计划拉着俩人到了市里,消磨了一下午单等晚上的饭局。

         这边韩韬挂了电话,问左知遥:“你不是不愿意见潘明辉?怎么又改主意了?”他刚接电话的时候,左知遥听说是韩远就猜到可能和潘明辉有关,示意也要听,于是韩韬按了免提。听说潘玉楼闹得升级了,左知遥就捂了话筒对韩韬说要见潘明辉。

         “我还是不乐意见他,但是没办法啊,你没听潘胖子都绝食了?这要真饿出个好歹来,潘老爷子非把帐记我脑袋上不可。我和聂长风那点儿交往,也没什么见不得光的,跟他说个明白也好,就算咱们卖潘明辉个人情吧。”

         韩韬失笑,掐了把左知遥的脸:“潘明辉听了得哭。至于潘老爷子那边你倒不用担心,天塌下来有个大的顶着呢——他只会把帐记我头上。”

         左知遥反身倒在韩韬腿上,架着二郎腿晃悠:“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可斗不过你们这帮老油条。”

         “我们?”

         “不用怀疑就是你——不是我说老韩,我在你这儿还能不能有点儿个人*了?就用你家电脑玩个游戏聊个天划个帐,你至于把那整个电脑都请走吗?”

         韩韬承认的很干脆并且毫无愧疚:“至于。电脑不算什么,我还查了你的账户,知道你把钱划给了谁,做什么用的。还调看了对方取钱的监控录像。”

         “……擦!要不要这么无耻啊!”左知遥毫不意外地感叹,随即问,“易飞还好吗?”这个二货私家侦探虽然价钱不低,但胜在“神出鬼没”,据他自己说,这两年的跟踪、化装技术已臻炉火纯青,可惜此行业没个技能大比拼之类的,不能和同行争个高下、论个高低,显不出名声来。

         “哪方面好不好?看身手还是很利落。说到这里……遥遥,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鼓动聂长风去日本吗?还有那个易飞,你很看好他?”不查不知道,遥遥还真没少往易飞身上砸钱,让韩韬只能怀疑他是不是想招揽他。

         “他不错。”就是人抽点儿。

         当年左春还没出来的时候,左知遥曾经处心积虑想拿住陆家的把柄,着实找人跟踪了陆家独女陆筱璐一段儿。当时找的私家侦探就是易飞。后来由于韩韬的插手而撤回了这步棋。

         左知遥当时给了易飞两万订金却是没往回要,而是约定在网上留了一个秘密的联系方式,如果将来左知遥有需要,无论易飞在忙什么都得第一时间给他干活。易飞当时正手头紧张财政吃紧,遇上这么大方的主儿当然欣然同意。半年后,左知遥在缅甸仰光赌石公会偶遇聂长风潘玉楼他们,回国后立刻联系易飞。这半年易飞都在跟踪聂长风,让左知遥对聂长风的家世、生平、学习、娱乐……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有了个基本的认识,这才能在去游戏里守株待兔,以一个网友的身份接近聂长风,继而捏住了人家的软肋把人忽悠走。

         “这也多亏了潘玉楼没‘进化’,还没学会如何真正保护一个人。”左知遥用去菜市场买白菜的口气讲完了这段儿过往后总结。这个总结一点儿也没冤枉潘玉楼,他敢说如果事情反过来,是有人来跟踪调查自己,那别说一个易飞,恐怕十个易飞也挖不出真正有用的东西——韩韬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对他的保护都是没的说的。这次车祸是意外,而且出事后他也第一时间有了动作,把银根叫回来就是专程贴身保护他的,左知遥心里清楚的很。

         也控制,也保护。这就是韩韬的一贯方式。

         韩韬没符合他的总结,而是沉吟了一会儿,问:“那聂长风呢?”如此处心积虑不可能是心血来潮,韩韬忽然觉得有点儿看不透这个小孩儿了。至少现在,他完全猜不透他想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居然能十二点之前更新,真是太新鲜了= =

         话说,还有人记得易飞吗?这个人埋得太深了似乎……深的挖坟都未必能挖出来,好吧我友情提示一下:跳蛋君= =

         感谢所有老亲少友~感谢凤栖玥、水映月送的地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