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第 42 章
        42

         左知遥看完经理发过来的周报,关了电脑走出卧室。晚霞从走廊的飘窗映照进来,给门边站着的人镀上了一层金边。他顿住脚步,眯眼打量这人。

         “左、知遥先生?”男人也在打量他,语调有些古怪。

         “……银根?”

         “是的。”银根双手捧上一把折叠军刀,深深地弯下腰:“您好。”

         左知遥拿起那把刀在手里掂了掂,略一沉吟,说:“跟我过来。”之后,带着银根下楼,直接去了后园。

         夕阳西下,万物披金,左知遥按照自己的习惯先打了趟拳,之后才问起银根的近况。

         银根当日受伤很重,如果不是吴登的会所医疗部设施齐全,他肯定就挂了。饶是他得到了最及时的救护,脱离危险也已经是七天后了。对银根来说,最麻烦的还不是身上的伤,而是之前为了麻痹疼痛神经而注射的新式兴奋剂。药物对他的刺激很大,不但破坏了他的神经系统,还影响他伤口的愈合。缅甸现有的医疗水平还不能做这种药物残留清除,就算给他送国外去,也不敢保证最后他能恢复几分。那时候韩韬和左知遥已经回国,吴登给韩韬打电话一五一十地讲了银根的情况,然后问他这个人他还要么?韩韬给吴登的答案是要,并让他安排好银根的证件,很快就派人把银根从缅甸送到了美国。

         银根这半年来一直在美国,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学习中文。他知道是谁给了他一条命,也知道自己只有尽量恢复从前的身手才有其价值。

         左知遥听完前因后果有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问:“那你现在完全康复了?”

         银根摇摇头:“暂时……没有。但我会继续好转的。”

         “不用急着做事,再养一段儿。”

         “不。”银根的目光定在左知遥的伤口上,好像那是他的责任似的,“我以后都跟着你。”

         “……再说吧。”把人扔给栾叔找个地方安置了,左知遥自己坐在后院的藤椅上发呆。

         老东西对他不错吧?高低不错吧?这半年来事情太多,他都已经把这个拳王给忘了,没想到韩韬竟然一直在帮他养着。现在忽然把人叫回来,不用说肯定是因为这次车祸。可是,韩家不缺保全人员,为什么大老远的把他弄回来呢?

         左知遥想笑有想叹气,韩韬这家伙太不是东西了。这个好卖的他无法拒绝。

         “要喝点儿什么吗?”佣人见到左知遥招手,过来问。

         “不用。把我电话拿来。”

         佣人答应一声去了,不一会儿就把电话取过来了,还顺带送上来一壶白水——左知遥养伤期间,家里全部刺激性饮料都被严格控制了。

         左知遥给韩韬打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来了,而且接电话是韩韬本人,让左知遥有一种他正在等他电话的错觉。

         “老韩,银根还没好利索,干嘛把人折腾回来?”左知遥开口就是责问,一点儿迂回没有。

         韩韬似乎并不意外,轻笑一声:“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复健,在哪儿做都一样。”

         “说的好像你是医生似的——谢了,我真把他忘了。”

         “怎么谢?”

         “啊?”

         “我说,遥遥,你不会用这两个字儿就把我打发了吧?”

         “那我想想?”

         “想想。”韩韬的语气带着几分惬意,有谈笑声从话筒里隐隐传过来,舒缓的背景音乐,并不夸张的热闹,看来那边酒会的气氛不错。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一会儿。”

         “好,那我等你一起晚饭。”

         “嗯。我知道了。”

         韩韬微笑着挂上电话,旁边立刻凑过来颗脑袋:“哥,这谁啊?”还带查问他什么时候回去的,太逆天了!

         “你要游艇干什么去?”韩韬把电话交给周秘书,问韩远。

         “海钓啊,这帮家伙刚打赌,钓一晚上,输了的裸泳——打电话的是你新欢啊?一起出来玩玩儿?”韩远锲而不舍。

         “不许甩了保镖,玩的别太过分。”韩韬嘱咐韩远,目光在大厅里逡巡一圈儿,找到主家,带着周秘书上前告辞。

         “喂喂,哥哎!”韩远拉住韩韬的胳膊,“有你这么当哥的么?我这才来!你就忍心把你亲弟弟扔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一个人回去抱美人儿去?我那边还好几个朋友想认识你呢,你好歹也给我点儿面子!”

         “今天的场合不合适,明后天再见吧。”韩远刚下飞机,过来不到十分钟,韩韬还没弄明白他所带来的朋友的底细。再说,今天是贺部长女儿的订婚酒会,实在不必要喧宾夺主。

         “不行,就今天,就耽误你一分钟——”不等韩韬反驳,韩元已经伸着脖子喊上了,“老潘,梁子你们快来!狗\日\的别泡妞了,我哥要走!”

         他这一嗓子很准确地拉稳了全场的目光,韩韬面不改色地微笑看着韩远,周秘书只想扶额。

         最先反映过来的是主家,贺部长结束了那边的交谈,回身问韩韬:“这就走了?”

         “嗯,有些私事,正要跟你告辞。”

         “你能有什么事儿?得,我也不留你,等后天你过寿……”贺部长一句话没说完,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把他挤到一边儿,就听身后一个大嗓门嚷嚷:

         “走了么?在哪儿呢?草,我就说在外面堵着他吧,你们非要进来!”

         贺部长:“……”

         周秘书:“……”

         宾客:“……”

         韩远:“放屁!你去堵一个试试?牙不打掉你的!”

         大嗓门身后的男人倒很斯文,一闪身站到韩远和大嗓门中间:“闹什么?当这儿是京城呢?知道的说你们是跟贺部长关系好,没在这儿把自个儿当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专门来闹场的呢——这位就是韩先生吧?您好,我们是二远的朋友,我是潘明辉,他是赭梁。都是哥们,平时闹惯了的,您别见怪。”

         韩韬笑容不减,伸出手:“潘大少,幸会。”潘明辉,不就是潘玉楼的表兄?不巧前几天他还听过潘玉楼这个名字。

         “不敢当,韩哥叫我明辉就行。”潘明辉伸出双手迎上韩韬的手相握,抿嘴笑了,他眉目清秀,皮肤白皙,这一笑左边旋出一个浅浅的梨涡,竟然有种很惊艳的感觉。

         “我也是,你喊我梁子就行。”大嗓门从潘明辉身后探出脑袋,丝毫不觉得不妥,直接补充了一句,“韩哥!”也跟着伸出手。

         韩韬跟赭梁也握了一下,问韩远:“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韩远嘿嘿地笑了:“哥,我们有事儿求你~”

         贺部长从心往外不待见这般京城来的太子爷,脸上的笑却一毫不减:“既然有事儿,要不要到书房坐坐?”

         “不用了,我们就几句话的事儿。”没等韩韬答话,韩远就拽韩韬的胳膊,潘明辉赭梁也看着韩韬。

         韩韬对贺部长客气几句,按原计划告辞,出了门等车的功夫就狠狠瞪了韩远一眼:“越来越没个分寸——这两年竟胡闹了吧?我在海城都听说了。”

         韩远摸摸鼻子,凑过去:“哥,真是求你事儿,大事儿!”

         潘明辉和赭梁是一起跟着出来的,这时候对望一眼,倒收了脸上混不吝的习气,正经八百起来。

         赭梁恳求:“韩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