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第 5 章
        5

         所有人都觉得华威会破产,连被留下的魏国峰都这么想。他觉得这小老板实在是连他都想炒的,但他的年薪太高,违约金……公司账面不够付。同理,辞职的事他也不敢干,违约金是双向的。

         也许是该联系猎头的时候了。魏国峰麻木地想。只是现在还有猎头关注他吗?

         办公区空荡荡的,废纸垃圾铺了一地,倒下的笔筒歪着的桌子,连百叶窗都掉了半扇。那些关系主任还好说,拿着大笔的解聘金抛个飞吻就走人了,要多潇洒有多潇洒,毕竟人家也不愁工作。原来老板的亲戚可不干了,开始想找左知遥闹,但左知遥指派了律师后面都不露,他们就跟魏国峰闹。魏国峰办公室门一关,由着律师跟他们解释。这些人平时摩擦就不小,也不怎么一言不合还打起来,等哭的闹得不甘心都发泄够了走了,公司就成了这幅摸样。

         魏国峰穿着笔挺的白衬衫,在办公区绕了一圈,看看这边儿,看看那边儿。真不甘心。他常春藤名校双硕士毕业,在外历练八年,回国第一次做GM就如此惨淡收场,那么多完美的市场计划都没执行,公司就散了。

         左知遥进门就看到魏国峰半坐在办公桌上抽烟,脸朝着窗外,背影有些萧索。他看了一会儿走过去,靠到他旁边的桌子上,自己也点着一根烟。

         魏国峰朝他笑笑。两个人抽完烟,他问:“小老板,什么时候轮到我?”

         “你想辞职?”

         “……”

         “还是你以为我是来宣布破产的?”左知遥浅笑。

         魏国峰闻言偏头看他。眼前的少年五官清晰,像细笔勾勒的简笔画,睫毛不密,但很长,自然翘起。这样的五官配上少年干净的皮肤,在阳光下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明透感觉。他应该夹着书或者纯净水,而不应该夹着烟。可是再看看,又觉得那样浅笑的嘴角、纤细的手腕、修长的手指和指间的烟再适合不过。

         左知遥慢慢悠悠地说:“你不会以为我弄个公司就是为了散财吧?”

         魏国峰回过神,不置可否的摇摇头。紧接着飞过来一个优盘,他都没看到左知遥手动,那优盘已经到了他面前。幸亏他反应快,及时劈手接住。

         “去看看,然后给我答复。”

         “稍等。”魏国峰看看优盘,又看看左知遥,起身回办公室。

         左知遥没跟着去,他把桌子上的杂物推到地上,枕着胳膊,翘脚躺在长桌子上晒太阳。阳光很好,让人昏昏欲睡。为了做这个计划,他把全部脑汁都绞尽了。上辈子的、这辈子的,估计连下辈子的挪用了一部分。

         一个小时后,魏国峰跑出来,强压着激动的声音问:“小老板,这是……哪位先生的手笔?”

         左知遥坐起来,抬眼看了看他,“我做的。不专业,就这么个意思。”

         “……”魏国峰吃惊地看着他。前几天他刚收到师兄的论文,师兄专注于学术研究,他正带着他的学生在硅谷顶级的研究所做课题。他的论文指出了未来三年电子产品的变革和走向,毫不讳言地断言平面信息时代即将来临——可是,这是师兄花了几年时间,无数理论联系实际得出的结论,而这个孩子竟然已经做出了和师兄的结论隐隐想和的营销发展计划!如此的前瞻性,绝不是天才二字能够形容的。

         “真是……你做的?”

         “家里人也帮了点儿忙。”左知遥含糊过去。

         魏国峰拉拉领带,松了口气。他就知道。作为华威的高层,公司被哪家收购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韩家家大业大,人才济济,有人能做出这个计划也不算太夸张。可是,如此优渥的计划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来执行,是不是儿戏了点儿?

         “魏总,我知道你是人才。如果你跟着我干,我给你华威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如果觉得委屈你不干也行,我马上就付你解聘金,但你最好出了这个大门,就把这份计划忘个一干二净。”左知遥的声音很平稳,语速也不快,却就是让人感觉受了威胁。

         魏国峰没急着回答,用手指无意识地敲着腿。

         左知遥也不急,又躺回去,接着晒他的太阳。

         “我能见见韩先生吗?”

         左知遥嗤笑。不是笑他,而是笑自己,竟然这么的让人不可信。

         魏国峰腾地红了脸。

         左知遥睁开眼,尽量真诚地说:“我没笑你,真的。但你要相信,华威是我的。”所以这个计划也是我的,你的老板也只有我。

         魏国峰目光闪动盯着左知遥。忽然他发现左知遥解开一颗纽扣的领口边缘露出一抹艳色,紫红的颜色在阳光下分外醒目,那是个吻痕。

         他收回目光:“你不是法人。”

         “我有公正的授权书。等我满十八岁就可以做法人。”

         “如果,我是说如果,中途出现变故呢?”

         “你不是每个月都领工资吗魏总?分给你的股份又没用你一分投资。你也知道我还要学习,没时间坐镇管理,所以其实管理的你,还是你没有自信做CEO?”

         魏国峰一愣,随即释然,自己的确是着急了点儿。他恢复了从容,把手伸向左知遥:“那么合作愉快了,老板。”

         左知遥伸手和他握了握,借力坐起来跳下桌子,皱眉:“先招个保洁吧——我实在不该把人都炒喽。”

         魏国峰看他拍打衣服的样子哈哈大笑。

         左知遥和魏国峰又谈了近两个小时,快午饭时才离开公司。期间魏国峰邀请他一起吃饭,他拒绝了。

         到了楼下,保镖和司机都在等着他。上了车司机就问他去哪儿,他先给周秘书打电话,问韩韬在哪儿?方不方便一起吃午饭。

         周秘书停了几秒,估计是在征询韩韬的同意,随后报了一个酒店。之后闲聊似地问:“左少今天怎么有心情出来吃饭啦?”

         左知遥说:“卖身啊,急着抱老板大腿。”然后挂了电话。

         周秘书一愣,随即“赫”地乐了。见老板瞟过来一眼,当即就把左知遥的回答报告了:“左少向来直白,看来是真有事儿求着你了。”

         韩韬嗯了一声,接着看文件,看了一会儿吩咐:“午饭加一份燕窝。”

         “哦,”周秘书调电话号码,“能加两份吗老板?给我媳妇打包。”

         韩韬摆摆手,周秘书喜滋滋地打电话了。晏荣堂的厨师长亲自蒸的燕窝啊,可遇不可求的呐~就冲这份好处,周秘书决定一会儿不管左知遥求什么,他都不调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