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 3 章
        3

         左知遥接下来的一个月都没见到韩韬。他也没着急,每天早上起床先去院子里打趟拳,然后再洗澡吃早饭。上午上网看电视,下午和新请来的老师学习刀术。

         上辈子他就喜欢玩刀,尤其是小型的军刀。除去韩韬开始关着他那两年,后期的八年他都在玩刀,几乎是刀不离手。现在他的身体毕竟还不熟悉这种冰冷的东西,所以尽管他完全知道要怎么练习,但也没拒绝栾叔给他安排老师的好意。栾叔确实是善解人意的好管家,左知遥只在看电视的时候比划了半个小时的水果刀,第二天,老师就到位了。

         那天早上他醒来时韩韬就走了,虽然没正面给他答复,但却在三天后,让左知遥见了他爸爸左春。想起上辈子见到他爸最后一面还是在录像里,左知遥不禁红了眼眶。左春是贪污犯,但他是个好爸爸。

         左春短短几个月里头发全部灰白了,瘦了很多,看着有种战战兢兢的惶恐,一个劲儿问左知遥和左识远过得好不好?

         左知遥安慰他一通,重点告诉他自己和弟弟有人照顾,并且以后也没人敢欺负他们。因为旁边有人看着,他也没说多余的话。但他相信,只要让他爸看到他了,看到完好的他了,那他爸爸就会安下心来。人只要不慌乱,就不容易出岔头。

         父子俩会面的时间很短,效果却很显著。左春被人带回牢房时,背影已经镇定不少,看去除了瘦了点儿,还是那个笑面老好人。

         左知遥心里也落下一块大石头,知道他爸不会轻易寻短见了。

         上辈子自己不懂事儿,被韩韬强上后一心一意仇恨着,只算计着怎么跑,竟然没想到利用韩家的势力先去见爸爸一面,以安他的心。

         那是在韩韬关着他的第二年,韩韬忽然给他一卷带子,问他想不想报仇?带子里一帧一帧都是他爸尸体的照片,估计照片是从公安局弄出来的,着中突出了左春脖子上的勒痕。公安局最后判定是自杀。韩韬告诉他,他爸的确是自杀,因为有人拿了伪造的绑架了他和他弟的照片威胁他,他不死就是他们死。

         左知遥搂着他爸的照片坐了一宿,第二天在阳台上点着了那些照片。保镖以为着火了,很快冲上来,却被左知遥告知要找韩韬谈谈。

         有很多东西能让人一夕长大,仇恨就是其中的一种。

         又过了一个星期,左春的判决下来了,周秘书打电话通知他的。十五年,比上辈子少了五年。左知遥一点儿都不稀奇,以韩家的力量,如果真的帮忙,会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不过就这,他也领情——这不怪韩韬,是他自己,在韩韬心里还不值那个价钱。上辈子他的价钱是护住左识远,这辈子这不都进步了嘛!

         人有多大能耐办多大的事儿,他只有变强了才有保护家人的筹码。

         左知遥就这么在别墅被放养了一个月,有一天栾叔忽然问他要不要去上学?

         他还不到十七岁,正该上高中的时候。

         左知遥直接摇头。他要干的事情多了,哪有时间上学。

         栾叔点点头,接受了他失学少年的身份。没两天,就通知他收拾一下,有人接他去香港。

         左知遥这下倒是知道了,原来这段时间韩韬在香港。

         接下来的半年左知遥疯狂地吸收知识,他对一切财经股票期货国际金融感兴趣。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学就学过的东西实在他妈的说的太对了。钱是有用的东西,一直都是。于是韩韬身边的人都经常看到一边啃着大部头一边比照电脑的股票走势图,手里还转着小军刀的左知遥。

         这样的左知遥只有韩韬看不到,当饲主出现的时候左知遥还是很配合的。

         左知遥并不急于表现什么,虽然他比别人多了洞察先机的十年。有些事不是你知道了就能办好,成败往往就在一瞬之间。半年来他选择了蛰伏,就像韩韬真正的男宠那样,陪他上上床、偶尔全国各地的飞。只不过他这个男宠在饲主颇有脾气,高兴了任其所为,在床上颠倒呻吟又乖又荡又火辣,不高兴了把老东西踢下床的时候也不少。

         而韩韬对此的反映也完全凭心情而定,被忤逆了有时候把人当宝贝似的哄一哄,有时候无所谓地从容走开,有时候就是把人掀翻了按到床上不管死活做一顿算完。

         “左少,这是要出去?”周秘书客气地说。

         左知遥“嗯”一声就拿眼看着周秘书。

         “要不要派车?”周秘书委婉地表达了自己没有拦着他的意思。

         “不用。”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周秘书眨眨眼看着这个冷着脸的小祖宗,琢磨着老板又哪里惹着他了,早饭都不吃就走了。

         这边韩韬沿着楼梯下来,一边系袖扣一边吩咐周秘书:“安排一下,送他会海城。”

         周秘书答应了,看韩韬没有不高兴的表情,遂问道:“又怎么了?他刚出去,要不现在就叫他回来?”

         “不用,随他。”

         “哦。那要接谁来?”

         韩韬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周秘书:“这边没几天也结束了,折腾什么?”

         周秘书摸摸鼻子不再问了。

         韩韬坐到餐桌前,早饭很简单,就是两样粥和两样馅儿的小笼包,再有几种咸菜。等人盛粥的时候周秘书报告了一天的行程,合上记事本等老板指示。

         韩韬略一点头表示同意,招呼周秘书一起吃饭。

         吃到一半,他忽然问:“几个人跟着他?”

         周秘书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两个。”

         “再加两个。”

         “好的。”打个手势示意别人去安排,然后就边吃边看韩韬。

         韩家家教甚严,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周秘书憋着好奇,好不容易等老板吃完了,问,“有麻烦?”关键是哪方面的麻烦。

         “没有,”韩韬用热毛巾擦干净手,又喝了口茶,“你觉得小左怎么样?”

         怎么样?这可怎么说呢?“不是个惹事儿的。”周秘书斟酌着,从下属的角度给出意见。

         小左少爷从来不像某些人那么嚣张,虽然整天冷着个脸,但也不给别人添麻烦。每天看书上网练功夫玩刀,偶尔上街就是逛书店,吃的用的都不挑,肖雷说安排给他的人隔几个星期就得换换,要不警觉性都没了。

         韩韬失笑:“是吗?”起身往外走,到门口接过外套,上车前跟周秘书说,“上午的会你不用跟,让老张把华威那部分的帐分出来,等小左到海城接手。”

         周秘书当场傻眼。老张管得是韩韬的私人投资,虽说华威是新合并过来的小公司,在韩韬这里不算什么,但放在外面也勉强能算个中型,一句话就给左知遥了?关键是左知遥才多大?十七,连十八都不到。

         老板以前养人,高兴了别墅、跑车、游艇、甚至私人直升机也不是没送过人,但送个公司?那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周秘书五味杂陈地坐到副驾驶,决定以后对左知遥更上心一些。

         左知遥接到周秘书的电话后,老张的电话随即也打了过来,征询他的意见,什么时候到海城?是否今天就进行交接?

         左知遥拜托他把公司情况发过来,他要先看看,估计到海城得晚上了,明天再去交接。

         挂断电话后,他慢慢喝完了一杯咖啡才起身往回走,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睛比平时亮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二更,以纪念悲淬的被系统警告。

         作为资深腐女写*表示鸭梨很大啊——俺赶脚男人之间的感情吧,他不是说出来的,有时候做更容易表达= =

         好吧以后我不乱写了,捂脸,丢死个人啊喵喵个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