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好像身体被掏空
        清凉感流过胸腹,消去骨折的闷痛,让动作也变得轻灵,接下来只要利用深海驱逐被消灭造成的空隙,以绳索套住下个目标,凭借增强的臂力把自己拉过去,尽量远离战场。只要脱离了主战线,利用人类身份向舰娘们求援应该不是问题,然后……

         没有然后了,这皂滑弄人的系统提示……等于宣告逃亡计划已彻底宣告流产。

         既然已经成了深海提督,那还跑什么?名正言顺的去指挥深海栖舰们啦!凭这全boss阵容的强大战力,碾压几个人类提督完成任务还不是手到擒来?顺便说不定还可以跟这些美丽的栖舰们发展出一些超越身份的不可描述的剧情,在章节名上打个省略号,正文里省略一万字左右什么的……

         是这样才怪咧!

         刚开始的人类身份,虽然免不了被猜忌,但至少还偏向中立的,可现在一木杆子捅下去,又干掉对方一艘船,对战的flag高高立起,下一秒就来个华丽转身说我是和你们是一伙的,而且你们应该听我指挥,让你们打你们就打,让你们躺你们就分开腿……

         你当戚家人,不,栖舰们都是猪头三?

         当然,猪头三也不是没有。

         系统提示响起的一瞬,周围的深海驱逐便已丧失了敌意,它们减缓速度在王矩霖身边的水面上转起了圈子,更远处的多数也同样安静下来,不过几十米外海面上静立的五个女子身影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五对微红的眼眸目光流转间,其中的一人已经缓步趋前。

         “别是你啊……”

         走出的身影让王矩霖后脑仁大痛——虽然没怎么玩过这游戏,但毕竟黑丝黑裙黑长直是很特别的,所以王矩霖恍惚记得面前靠近的这位深海栖舰名叫战舰水鬼,还记得她有那么一阵子很受欢迎,原因是……在游戏里的难度太高,引无数提督竞折腰,于是触发了大量抖M的萌豚的强烈追捧,到处喊着求院长虐打,求院长骑乘,求舔院长脚。

         总之,她是这五个里最强的!

         早知道刚才就干脆点暗算最接近自己的小萝莉北方栖姬,说不定能让那个啥见鬼的深海认同更多点,降降这莫名其妙的敌意……

         当然这念头只在王矩霖脑海中闪了一下——北方是所有深海栖姬最疼爱的妹妹可是官设!敢乱动的话还有好结果?更何况北方的战斗力可不是驱逐可比,就算能够成功掠夺她的灵魂,如果又把自己给冻上了,要怎么收场?

         “还挺能干的嘛……”黑色的御姐迈动黑丝包裹的长腿,居高临下打量着水中的人类,瞳孔之中燃烧起了赤红的光芒,朱唇轻启:“哭喊,然后沉没吧……”

         并不能干啊!而且只要你别动手,不管是喊还是沉进你身体什么的都可以……

         心中的呐喊并无意义,随着这位院长的话语,那双头怪物已扔掉了手里的船板,肩头腰间四座双联装炮塔和四座单体炮塔齐齐指住了王矩霖!黑洞洞的炮口应该是没有十几二十寸那么夸张,但火舌喷涌间,海面上扬起的水柱已如浪头般汹涌,将人类所在之处湮没!

         王矩霖……没沉没。

         在那炮口火焰迸发前一瞬,他伸手抓住身前的深海驱逐,翻身骑上这只小怪,箭一般的窜了出去!

         轰!轰!

         第二,第三轮的炮击如影随行,爆发的水柱在王矩霖身侧纷扬,如瓢泼大雨般遮蔽着他的视线,一时间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如果不是王矩霖骑着的这只深海驱逐的速度迅捷,秒速至少超过了二十米,扳扳脑袋就能随便转弯,而且仿佛能听懂他说话般全速前进……嗯,他也就是回去鼓动洗衣机了。

         只不过即使如此,看来鼓动洗衣机也是早晚的事情

         逐渐拉大的距离本来可以让炮击间歇大上那么一点儿,可现实却是周围迸溅的水柱越来越多,越来越高——远处,港湾姐妹身周的几座炮台也开始喷吐火焰,而空母wo级和飞行场姬周围纷纷飞出了几十个黑色的怪异飞行物,他们从空中加速飞来,四散掠过,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道弹痕的白浪!

         “艹艹艹!妈蛋的小娘皮!逼人太甚!惹急了老子,别怪老子……乌鲁乌鲁……”

         一大口海水把含混的叫骂生生堵了回去,王矩霖俯身贴在那驱逐背上,带着一道白线划开水面,冲向一侧的战场!

         ——

         “呯——”

         造型凶悍的长剑劈砍在一排迎面咬来的利齿上,将那硬度堪比钢铁的物质连着后方的鬼面一起破开,粘稠的黑色血液从断开的两片头颅中喷出来,打在少女稚嫩的面颊上,沾染出痕迹、少女抬手用袖子蹭掉那腥臭的污渍,顺便肘抵剑脊,腰身发力,大吼着将敌人甩起,挡下迎面飞来的炮弹。爆炸的冲击力让她后退了两步,身后的炮台一转,轰翻了从水面上扑过来的另一条深海驱逐。

         “硝烟的气味最棒了啊喂!”

         不过,好像是冲得有些过头了呢。

         回头望去,最近的同伴也在很远的地方,还有类似炮台却又带着半人身体的敌人从两侧冲进空隙,翻滚的浪花让少女微微皱眉,不过随即一挥长刀:“轻巡木级吗?天龙大人的攻击,来了哦!”

         少女是一位舰娘。

         舰娘并非正式的称呼,正式的称呼应该是“对深海栖舰用人型自律作战单位”,但毕竟是拥有与年轻女性一般无二的外观与特质,所以人们通常会用这个俗称来区分她们与自己。

         真正的区别……是在哪里?没人知道,甚至没人清楚舰娘如何出现——或许同样也来自深海,是从沉船的废墟中,由人类意识的能量催生,然而她们的存在却是为了与深海栖舰对抗,对于深陷战争中的人类来说,无疑是救世主般的存在。

         但那不是她们的目的。

         长刀切断一只巨手,去势不竭刺进苍白的胸膛,让深海怪物在刺耳咆哮中倒进海面。拔出长刀的战舰少女微微喘息——深海栖舰的外表越杂乱狰狞,地位反而越低,反之才高。而刚刚被打倒这只虽然只有双手和身体类人,也已经是和轻巡等级的舰娘战力对等的存在,想要战胜并不容易。

         思量着,舰娘转头看了看战场的后方——她的提督,就在那里的小船上。

         他现在是不是在注视着战场?自己的成绩,是否能让他感到喜悦?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对于作为舰娘的自己,最大的褒奖。

         是的,舰娘们的生存目的,只是在寻找着值得自己跟随一生,名为提督的存在。

         提督是天生拥有强大意识的人类,他们所构造出的灵魂网络,能让本不该存在于世上的舰娘继续生存,因此,每个舰娘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以提督的一切为最高目标而努力。将她们的一切奉献给提督,不管是生命,还是自身的意志。

         不,这胜利想必不够,远远不够,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在战场的另一侧,与人几乎无二的栖舰的身影有五个之多,战胜她们,才是这场战役的目的!

         “……小心!”

         心神微分的刹那,兽耳天线里传来警告,然而听清之前,周遭的一切都已被腾起的水柱覆盖!

         来自高等深海栖舰的集群炮击?怎么可能?

         这个距离虽然确实接近,但根本无法保证炮击的准确度,那些高级深海栖舰发疯了吗?

         少女举起长刀,脚下的推进器水花滚滚,灵巧地划过那水柱的间隙。

         有东西却从水柱之后猛地窜出!

         鱼样的身体,獠牙和炮口……是两只深海驱逐,杂鱼不需要浪费弹药——左眼的眼罩光泽微动,已判定了敌影的身份,然而接近的一瞬舰娘却不由一愣——左边的那只深海驱逐身上背着什么?右面那只扑过来了!好奇怪的轨迹?

         磅!

         深海驱逐的身体在空中划出半个黑色的圆弧,不可阻挡的巨大力量直接击飞了舰娘的长刀,轰然打上她的胸膛!高耸的胸部分散了部分撞击力,但剩余的恐怖能量依旧凶狠绝伦涌来,让舰娘原本整洁的毛衣短裙在闷响中化成片片蝴蝶,四散飞扬!

         “你……唔咕!”

         喉咙里浓烈腥甜堵住舰娘的言辞,没带眼罩的右瞳扩张,映出不可思议的一幕——怎么看都不像是深海栖舰的人类男性站在条深海驱逐身上,一张脸上似喜似惊……但随即就变成了个狰狞的笑容。

         下一瞬他踩着的深海驱逐猛地加速,而他则顺势把手里的……另一条深海驱逐再次向舰娘迎头砸来!

         舰娘下意识的举手去挡,于是闷响中,漆黑的金属凹陷下去,但人体显然更加脆弱——纤细的身体翻滚着在海水上拉扯出长长的浪痕,一口气飞出了两百米还多!

         舰娘天龙,大破!

         ……

         舰娘们退却了。

         来自身后的炮击也随之止歇。

         “……这特么的居然也行?”

         退出视线的战火让王矩霖长长吐气,扔下手里半死的驱逐。只觉得腰肢发酸手脚发麻,好像身体被掏空——就算是做梦,他也从没试过骑着条怪物闪避炮火,更别说还有个舰娘专门在炮击水柱后面埋伏,如果不是他考虑周全多带了一条深海驱逐护身,这时候已经被砍了几刀。

         而且诶,如果这个世界有人类无法伤害舰娘的规则,甚至对方提督可以在天龙大破后再‘粪’一点不管不顾,他都不知要怎么继续才行了。

         实际上,问题也还没全部解决。

         在他面前,百多艘深海栖舰正缓缓摆开一眼看不到头的阵型,恭迎战舰水鬼缓缓驶来——虽然全是驱逐舰,但上百的数量还是让这一幕充满了神秘的肃穆,双头的巨人缓步踏过海浪,手中的黑色美女和以及她身后并立的其他四人,五双红色的双眸居高临下地盯着唯一的人类,沉寂了足有三分钟,直到王矩霖终于忍不住开口:

         “我不是敌人。”

         话一出口他就咂了咂嘴。感觉这句简直low到要犯尴尬癌了。但还没等想出什么补充来缓解气氛,战舰水鬼已经女王范十足地淡然点头:“落在这里的人类,只有深海提督的候选。”

         我擦!就是说你一开始就知道?

         知道还特么向我开炮?

         “如果连这种程度的战场考验都无法突破,还有什么资格自称深海提督?”

         “那个,既然我已经是……”

         “你还没有资格命令我们!你也不是我们的提督!”

         喂,我只是想问问我这个提督有没有初始的深海栖舰而已,用得着你咋呼得这么女王范十足?

         眼前那几张美丽的面容上神色各异,但却都没有掩饰眼神中的冰冷,所以王矩霖干脆沉默下来,静待事态发展——既然对方已经承认了他深海提督的身份,那么接下来至少也得给些相符的物件。至少造船的资源什么的得给点吧?

         不见几位栖姬有什么动作,但面前的海水已经翻涌如沸,漩涡的中心,缓缓升起了一个怪物。

         直到它升起了三米多高之后,王矩霖才确定那其实只是一座塔,或者祭坛之类的死物——不能怪他看错,因为这一大坨东西通体散发着黑亮冷硬的金属微光,表面凸起了数十颗面孔,都是与深海驱逐船头相似的金属骷髅。或者这就是几十个深海驱逐缠绕堆叠在一起构成的玩意儿,只是在正对着王矩霖这一面上,面孔中间镶嵌着金属的圆柱。拳头粗细,一米来高的圆柱上还镶嵌了一条水晶,

         “这是什么?”目光在那水晶上面停留了一会儿,水晶最下方一层血红的液体让这玩意儿看上去十分眼熟。当然王矩霖绝不会脑残地把这玩意儿的功能往温度计上联系——那种熟悉的感觉并不是外形上的相似,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某种……。

         “海域计量器。把你的手放上去。”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它可以提供给你必要的资源,同时将你,和你的所有部下的体力联系在一起。作为守卫一片海域的基础。”

         “体力共享……要是用光了呢?”

         “你们都会沉没。”

         就是说,要挂一起挂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