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没有复活,很公平
        “卧槽……”

         王矩霖磨了磨牙。

         相对于直接踢回空间,被两边追杀算符合现实的结果。

         但很卧槽这点不变。

         干掉计量器并不是糟糕的举措——从封神榜里的申公豹,水浒里的宋江再到阿凡达和三体,无数名著都告诉我们,最可怕的敌人从来不是大boss,而是有点智力又有信息优势的二五仔,尤其这个计量器,还掌握了金刚的控制权。对王矩霖来说,自然是早杀早利索。

         但不该这么早——很多问题还没有答案,很多事情,王矩霖也没有权限。

         “你醒了?”清泉般动听的女声打断臆想,王矩霖眯起眼睛注视着那白皙的容颜,惊觉她如此接近。

         仿佛自己正躺在她的臂弯中……

         当然是不可能的——从金刚用裙摆变形成的小船上坐起,王矩霖活动了一下肩背,目光流转:“那玩意儿呢?你怎么还在这里?”

         “分解之后沉没了。我得到的指令并没有改变。”

         没改变的当然不是计量器要她杀了自己的指令,也就是说……王矩霖一愣的时候,深海驱逐像条大鱼般哗然出水,向着他呲了呲十二颗方形的牙。

         看来指挥权倒是还在手里——当然,不然还要深海一方追击什么,等几个小时,说不定他就淹死了。

         苦笑一声,他眯起眼睛。

         状态栏里的改变不多,最明显的变化是血条后面的数值变动——20点。

         “稀薄泰坦血脉……是什么玩意儿?”

         稀薄泰坦血脉只是状态栏左上方的一行字,就跟在humans(人类)的下面。还有可以展开的附加说明。

         泰坦血脉(稀薄):

         生命骰变更为d8。+8力量加值(血脉)。在力量表现上视作比本体大三个体型等级的生物。一定几率免疫负面精神影响(包括但不限制于极端恐惧,战栗,震慑,困惑。心灵控制,心灵幻术。)

         目光每扫过一行,王矩霖就感觉心跳快了一拍。

         不管是引导者还是那些老手、都没给王矩霖说明过状态栏的用法,但游戏界的无数先驱早已用他们的作品归纳出了数据来诠释世界的模式——在‘今天’入睡之前,王矩霖稍微比对了一下,大致确定这状态栏用的应该是加里?吉盖克斯设计的d20规则——诞生已久,但因为无缝兼容多种奇幻世界而有着广泛的应用范畴。

         在这个规则里,生命骰是升级增加的生命数量,d8意味着每提升一个等级,增加8点。而体型则关系着力量。每大一级,同样力量数值的效果就会增加一倍。也就是说,在力量表现上视作比本体大三个体型等级,意味着王矩霖的力量会增加到原本的八倍以上……还不止,因为这血脉还直接增加了他8个点数的基本力量,与他原本的12点力量相比,等于又增加了四分之三的效果!

         更别说还有那个免疫一大堆负面影响,以及心灵控制和心灵幻术的部分。

         所以如果要王矩霖形容一下,他想到的比较准确的说法只能是……厉害过头了。

         但这血脉究竟是哪里来的?

         王矩霖反手,握住手腕上的连缀下的金属条。

         实际已经不能称之为金属条了,那是根十多厘米长,指头粗细的短棍。寸许长的弯钩锋刃从一头延伸出来,而另一边的银色细链更加坚固,渗入皮肤的连接方式,看上去也更加诡异。

         “小心!”提示声里夹杂着刺耳的吱吱轻响,让王矩霖一惊!

         瞳孔收缩,映出近在咫尺的一点暗色——指头粗细的尖锐金属,被六边形的能量力场包夹在他面前几十厘米的地方,兀自高速旋转,灼热刺鼻的硝烟气味,直冲鼻腔!

         “距离1375.4米。人数一名,还有数十名舰娘正在向这个方向前进,距离超过三千米。”金刚的声音紧随而至。

         王矩霖没听见……

         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心跳,感受到脸颊上一滴汗水渗出,顺着脖子流进衣领……他咬紧牙关拼命告诫自己冷静。但这瞬间的心理压力实在非同凡响,以至于他不仅思维有些空白,连肢体都变得僵硬。

         他可以冷静面对很多危险,机关,尸体甚至无法理解的怪物,但作为禁枪国家出生成长的普通百姓,被狙击还是第一次。

         没错,那发子弹是12.7毫米,狙击枪最常用的尺寸。如果金刚的侦查正确,这就是毫无疑问的,专业和精准的狙击。如果没有克莱因场挡住,那么这金属就会凿开王矩霖的额头,穿透脑浆,在枕骨上爆开一个十几厘米的大洞。

         会让他死。

         念头在脑海中盘旋了不到0.1秒便被驱逐,只留下脑中些许的凉。

         或者这就是免疫恐惧?

         但真正唤醒了王矩霖的是更多的摩擦声——三发子弹并驾齐驱地钉进克莱因场!刺骨的声音折磨着耳孔,弹头精准地指向他的头颅,心脏和腹腔,其上浓厚冰冷的杀意迫人眉睫!

         “走!”王矩霖听到自己在吼。

         去哪里?

         有废弃物聚集的地方,还是离岸边近的地方?又或者……潜入水里?

         “你跑不掉的。”轻轻的声音在耳边呢喃,像是刮过脖颈的利刃:“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运气太差,又太值钱了吧。”

         咔!喀嚓!

         第二组的撞击声随着话语而来,但却引发了不同的声响,王矩霖猛地扭身间,只感觉腰侧一阵冰冷,一阵灼热,他低头就看见那里已经划出了一道深深地缺口!鲜血下一刻就涌了出来!

         不过,那个敌人也未必见得轻松——就在王矩霖低头的瞬间,环装的金属腾空而起,中心暗红的晶体爆闪,化作划破天空的明亮光带!

         瞬间,周遭静谧了下来。

         打中了?

         王矩霖没有问,只是一步踏出金刚裙摆构成的小船。视线外不远,一团明亮的银色光辉正在腾起,光芒构成的文字环绕着它,将之整理成了一片圆盘般的镜面!一只脚随之从中踏出,镜面荡漾了一下,送出其后身穿着黑色提督服装的人影。他手中提着一只乌黑的狙击枪,只是枪管的部分却已经被截断了一半!

         “好……”他说。

         然而这声音淹没在了黑暗里,宽阔的金属夹杂着尖锐的呼啸平平飞来,猛恶的风声仿佛怪物的咆哮。让狙击手一怔,但他虽惊不乱,脚尖灵巧的在水面一点,便止住前行向后滑去,任由身前金色的光芒镜面被门板砸碎,跟海水一起化作了缤纷的流光!

         门板在王矩霖手中化作一道残影消失,让脚下不堪重负的深海驱逐重新浮起,一刻不停地后退,虽然明知继续攻击效果更好,奈何武器的重量却不是这种战场可以承受。

         嗖嗖!

         金刚紫色的裙摆流动,克莱因场如剑刃般劈向对手,然而那个人却仅仅只是举起手,“解放。”他如此说道。声音很随意,但语声响起,三条裙摆构成的力场尖端,已经在他身周被尽数挡住!

         王矩霖的瞳孔缩了缩,映出那凭空抓住了力场的三只手掌——厚重,巨大,仿佛完全金属铸造,但整体却是半透明的,手臂的末端也隐没在虚空中。挡下了攻击的刹那,第四只手骤然从虚空中击出,一拳击中了金刚的面前!虽然残存的克莱因场立刻在大战舰面前聚集成一道屏障,但那只金属巨手上附加的能量是如此宏大,令人牙酸的摩擦巨响中,轻而易举的便将金刚的身体推飞了!

         “没用的,新手。”

         深海提督的调率者静静地开口道,蔑视对手的力量,“你的努力毫无意义,但你可以骄傲,毕竟即使是调率者,也很少有人能在我面前支撑这么久。”他慢慢地说着,但身周的巨手骤然消失了一只,王矩霖刚察觉危险做出反应,身侧的海水已经滑开了一道漩涡,巨手从中猛地向王矩霖一拳挥出!

         碰!

         第二声震动让攻击者皱了皱眉头——王矩霖在那千钧一发之时召唤出了门板,整个人借助那重量向着一侧倒伏,于是那势在必得的一拳就打在了金属上,而倾斜的角度分散了力道,让他一头扎进了水中!

         “很能挣扎啊,小耗子!”调率者的语调不复那种冷静的平缓,他身周残余的两只巨手五指微张,但却没有继续出击。

         “范围十米左右,超出就不能用了。”王矩霖声音嘶哑,刚才那一击虽然被门板挡下,可金属的震动也足够他生受,腰侧伤口被海水浸泡的刺痛更是令他眼前发黑。但他还是努力睁大眼睛,盯住那个人:“你是谁?”

         “我?”提督笑了笑:“你可以叫我迷茫。”

         他的装扮跟王矩霖相差无几,头型也是同样的雷鬼头,只是面容苍老,刀刻般的深邃皱纹,让他看上去至少已经六十开外,但声音却并不苍老,甚至还带着一点稚嫩:“不过,记住这个也没什么意义,反正你接下来就要死了,你这样的新手不可能有复活的钱吧?”

         他笑了笑:“不过,反正我也和你一样,所以,很公平,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