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我下地狱?你们抓错了!
        “公平个屁!”

         王矩霖破口大骂:“你特么多少级我才多少级?我除了块门板什么都没有,你又是枪又是召唤兽,特么还有传送门呢?”

         “所以才公平,”自称迷茫的调率者笑了笑:“我练到11级花的时间和魂力,难道还换不来几样道具?等级不代表什么,你以后就会明白的。哦,抱歉,你没有以后了。”

         “少来,我特么还欠着钱呢!”王矩霖呸了一声。

         这回答让迷茫愣了愣、

         但他随即大笑:“哈哈哈哈……欠着钱……对,他们就喜欢这样,把走投无路的人聚起来,给他们点希望,看着他们互相咬,恶狗抢食。哈哈哈……”

         他笑得很大声,五官扭曲,眼角甚至沁出了泪水,那声音却透着奇怪的诡异,让王矩霖忽然感觉一股寒气从脚下涌上来——能让一个高级调率者竟然说出‘走投无路’这种话的,会是多大的麻烦?

         “欠钱结果很糟?”

         “你还不知道?”

         迷茫的笑了十几秒才停下来,眯着眼睛打量王矩霖:

         “也好,小老鼠,反正接下来你就要知道了。听着,借给你魂力的时候,他们不会告诉你这有多糟,因为这是剥削的开始!除非你接下来的每次任务都能成功,最后把钱还清。听起来很容易?其实那不可能!每个‘世界’总有大把的意外在等着你!只要失败一次你就永无翻身之日!当然,他们会说不要紧,容许你继续,只不过把你的信用等级调低一级而已……”

         他咬牙切齿,脸上深刻的皱纹抽动,仿佛诉说也是一种痛苦:“调低一级,每天要你还的就要加多几倍!一旦还不上,你的一切都会被剥夺,寿命,身份。没有翻本的机会,最后一无所有时你就会被扔进地狱!是真正的地狱!你想都想不到的地方!”

         听起来是个老套的故事。

         当生活变得无比艹蛋的时候,你总能将之归咎于一次重大的决策失误,就是那个决定将你拽入了屎坑。

         如果是平时,王矩霖确信自己会这样回复他……但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那个尖刻而愤恨的声音听起来并不那么愚蠢,不那么可笑,甚至让人有了‘感同身受’的想法——或者,这就是……同病相怜?

         不,是恐惧,面前这个已经被恐惧吞噬的混蛋失败者,正在试图将那种失败的情绪,失败的恐惧倾泻到自己身上。用来掩饰他在拖延时间的事实!

         远处的深海栖舰们正在飞速接近,至多一两分钟,她们就可以用炮弹夷平这片海域!

         王矩霖深吸一口气。

         对方的战斗力远超他,但他也不是没有机会——这家伙扔了那把狙后便没拿出武器,听他的描述,他可能已经没有了其他进攻手段,所以才拖延时间。只要金刚的攻击扰乱他的防护,自己就可以……

         “什么时候?”

         疑问让王矩霖微怔,因为金刚的本体在三十米外静立,但声音却近在耳边,而面前的敌人,似乎对此全然无觉。

         心灵感应吗?是对自己这个‘第三方’没计量器也没提督船的补偿?

         杂念一闪而过,王矩霖让表情继续维持‘惊愕’:“真正的地狱?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你很快就会看到,那见鬼的信用到了第五级,他们就会免费带你去游览!下油锅,拔舌头?你去了就知道,那些都是最轻的!见过人吃自己的内脏过活吗?见过把融化的铜水往人肛*门里灌的吗?灵魂形态下你连休息的机会都没有……”

         呼啦!

         两个巨大的鼓包从迷茫脚下凸起,汹涌荡漾,让他立足不稳。但资深调率者似乎早有预料般嗤笑,翻身跃起,两只虚幻大手重重锤下,让金刚发出一声闷哼——纳米材料的长枪被那两只手生生掰断揉碎,化作飞舞的银沙!大战舰立刻还以颜色地发动了光束炮,但那两只巨手却迎之而上,任由暗红的光束穿过自己,就像穿过了一团虚像!刹那间就将她抓在掌心!

         克莱因场抵住巨手,但却无法挣脱钳制,随着那粗壮的五指捻动,损坏的纳米材料瞬间竟如大雪纷飞!

         痛苦的低吟让人心痛,但王矩霖无暇分神。

         深海驱逐穿过了爆发的浪涌,送他直接穿过十余米的距离,他微微睁开眼睛,向着敌人刚刚落下的身影直扑过去!对方身周的巨手已经全部出击,身在空中无暇转身,正是最好的……。

         一道乌光划过视野!

         “真不错……”

         王矩霖听到迷茫的冷漠语声,看到他不知何时欺近自己的身影,还有他手里不知何时出现的乌黑短剑。然后胸肩上火焰烧蚀般的痛才爆发开来——老王右手的门板距离对方的不过尺余,但已力竭,而那把黑色的短剑却已经洞穿了他!

         千钧一发之际,他虽然直觉地侧身,也不过勉强免去了穿心之厄!深海驱逐在身下奋力地托住他的身体,但迷茫却履海如地,半跪着将一人一怪直接压住!

         “反应很快,动作不错,可惜,把近战当杀手锏的,不只是你。”

         迷茫笑道,拧动手里的剑柄,让鲜血如泉喷涌:“虽然这把末日毁灭者不过是个稀有级,不过十秒的无效化结界可是个小极品,记住吧小子,底牌是不能给别人看的,关键时刻还是要看那留的一手!”

         “去.你.妈.的!”王矩霖破口大骂,顺便送给对手一大口带血的唾液!

         有气无力的喷吐让迷茫冷笑,偏了偏头就躲开了这袭击,但目光因此而转动的时候,他却忽然惊觉肩头一紧!

         为了躲避那唾液,他无意间向王矩霖靠近了点,于是王矩霖右手的盾牌瞬间收起,一把抱住了他!

         抓住肩膀的五指收紧,向内猛压,混不在意对手的长剑正因此穿过自己的胸膛!“公平对决!这样才公平!”王矩霖咆哮着,忍受着身体被切裂的痛苦,泰坦血脉赋予的巨力爆发,一瞬间,迷茫的两侧肩肘就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喀嚓!

         “留一手,是吧!!”王矩霖咬牙切齿的狞笑,将所有的力量都压上手臂的肌肉:“这一手怎么样!怎!么!样!啊!”

         “这不可能!”

         迷茫又惊又怒,对方的反击并不出乎意料,但他却没想到这一级调率者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稍微挣扎,断裂的骨头已匕首般刺戳肌肉,让他眼前发黑,一时间只剩下了叫喊的份儿:“你,你……混蛋,这力量……”

         嘭!

         王矩霖的回答是个重重的头槌,额头撞上叫喊的嘴巴,迸飞几颗牙齿堵住对方狂吼,借此机会,他握住对手的手腕一松一甩,吊在袖子里的斤栲棍便已经握在手里,向着晕头转向的高级调率者背心狠狠扎下!

         得手了!

         “啊——!”

         长声的惨叫里,蓝光被金属的爪子生生扯出,在空中拉成大团年糕样的蓝条,但是胜利的的欣喜随即被惊愕熄灭——在斤栲棍刺中对手的一刹,王矩霖感觉对方的身体竟然忽地矮了一截,白了一层!大团的蓝光扯到半空时,他抱着的已不是叫做‘迷茫’的调率者,而是一个白发白袍的小萝莉!

         一个……北方栖姬?

         小萝莉的哭叫声瞬间衰弱,整个身体已融化在那蓝光里被王矩霖吸纳,而老王目光流转,在二十米外的空中捕捉到了那个正踏出光环的身影。

         把手下拉过来挡刀……还特么有这种见鬼的技能?

         恨恨地拔出心口上的匕首,露出苍白肩胛骨的伤口蠕动着被蓝光弥合,不过还没等他抬手看看,匕首就化光消失——原因自然是那个见鬼的‘调率者物品玩蛋保护协定。’

         “咳咳……你……”

         远处,资深调率者痛苦呛咳。王矩霖的力量值表现,此刻已经高达20点的八倍,即使单手压力也超过了一吨多,如果不是胸口受伤无法发力,抓住的瞬间就已扼碎了他胸肩脖子上的所有骨头。

         当然现在也好不多少——迷茫的双手面条样软垂着,断裂的肋骨刺穿肺子,让他的声音像烧干了油的破车。

         “真是好手段!不过你还是输了!”喘着气,他冷笑着:“这就是力量的差距。”

         “说好的……公平,竞争呢?”

         王矩霖魏然站在深海驱逐上,身躯笔直,只是话语间喷出的冷气暴露出他的状况——心脏被洞穿的伤害或者不小,相比北方栖姬化成的能量却微不足道,剩余的就只能由他自己承担,现在能一顿一顿的说话都已是奇迹了!

         这时就算再被捅个几刀,不,就算被机枪扫射他或者也能不死。问题是那吓破了胆的敌人哪还有接近的可能?两人的战斗加上嘴炮费的时间,已足够深海栖舰们拉近到了炮击的距离,现在就算潜水,也不见得能逃过对方的追踪……

         大势已去了。

         “来杀我,你个废……渣?哈哈,哈哈……”

         被深海驱逐托着来到迷茫的脚下,王矩霖仰头开口,然而迷茫显然不是会中这种简单激将的猪头——他静立空中目光停在金刚身上,虽然后者仍旧被那两只幽灵巨手牢牢压制,双臂双腿的部分都因为纳米材料的损耗变得透明。

         双腿?

         陡然的警觉让迷茫一惊!

         晚了!

         海蛇般的紫色长鞭从水中腾起,利箭般一盘一绕,已经扯住了他的双脚!巨大的力量将他从半空扯落!一切如此迅速,他甚至来不及惊叫,就砰地与王矩霖撞在一处!

         平凡的招数,才是取胜的不二法门!

         那个挣扎的对手被斤栲棍刺穿时,王矩霖很想要这样说,但他已经无力动弹,只能做好了被冻成冰块的心理准备。

         然而预想中的寒流并没有到来,到来的只有一个冷漠的提示,就在视网膜前张开。

         “获得灵魂能量57000点,您现有的灵魂能量为57000点,请选择使用范畴……”

         灵魂能量……是什么?

         看来这场战斗真的是耗神太过了,都出现了各种幻觉了,你看?不止这个古怪的系统消息,那大太阳底下,居然出来了一扇黑色的大门?还有凌厉如鬼哭般的尖声叫喊?

         那扇漆黑的门在喊声中缓缓打开。无数的云团雾气从中涌出,冲天的血光紧随其后,涌动着在中心露出了硕大的形体。

         一只眼睛。

         “40800201718047255-2366号灵魂,你失败了!救赎协议就此终结,你的一切权利作废,地狱在等待着你!哈哈哈……”

         什么?王矩霖终于惊醒!注视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正在颤抖——灵魂的那种颤抖,因为这个宏大的吼叫,与他记忆中,不久前的噩梦猛然重合!

         不,不对,我不是2366!

         他想喊,但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那溢出大门的云层翻滚,变成通天彻地的巨手!如拈起蚂蚁样抓住他,塞进那大门,向着那颗硕大无朋的的眼珠飞了过去!

         然后,是足以撕碎一切的扭曲感,拉扯着每一根神经!

         暗红的光影在眼前逐渐清晰,鱼腥气、腐肉味、呛人的硫磺味、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味道混合堵塞了口鼻,眼睛里映出的是充溢着沙砾的戈壁,渺无人烟,寸草不生,积累着厚厚灰烬的红色像是一直燃烧的火焰。仅仅注视,就会让人发觉自己是如此渺小,产生油然的敬畏……

         但是视线稍转,看到却是光洁整齐的地砖。

         镜子般光洁整齐,每一米都有平直的切线。这个大约三十平方米大的地面,就格格不入地镶嵌着这荒芜的大地上,中心的办公桌显得格外显眼。

         那是一张泛黄的木头桌子,清漆下面露出古怪的纹理,像是一只只眼睛。而桌子上面,有一团黑暗悬浮。

         “40800201718047255-2366号灵魂是吧?”

         他说,然后从阴影里露出长长的脸,向前拱起的,带着斑驳的獠牙的巨口里面,一条蛇一样的分叉舌头在齿间穿行,声音仿佛不是从口中说出:“你犯下的是凶杀之罪,虽然签署了救赎协议,但现在协议作废,你将在合众地狱之底,服刑百年。”

         随着他的声音,周围的景色骤然一变。

         那是无法形容的,无数的人形。

         在鲜红的苍穹下,层层叠叠的……没有头颅的,轧断四肢的、剖开肚皮流出内脏的,被挖出眼的被掏出内脏的、嘴唇青紫脖子上带着淤痕的、牙齿被打碎鼻子流出黄色脓水的、碎片如蛇般互相纠缠的……

         但是他们不是尸体,他们还活着!

         即使只剩下了残肢烂肉,也仍然颤抖着,扭动着,试图从同类的身体中攀爬出来,然而努力只是徒劳,因为在他们的上方有黑如山岳的巨物,一下下的落下,将它们完全压成碎片!

         王矩霖呆滞地半跪在一切中央,那块小小的光滑平面上。感受着心中莫名而宏大的惊悚。

         “快走,下一个还在等着呢……咦?”几十秒后,办公桌后的生物抬起头,不悦地说。

         疑惑变成了一声惊叫:“你不是40800201718047255-2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