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人类啊,你是我的提督吗?
        提督,屹立在战舰之上。

         虽然这艘舰艇只有20米长,船上除了轮机房就只有休息室,没配备0.3英寸以上口径的武装,船头也仅能容他立足……但提督的坐船必然是战舰——就像此刻船头上的人是三天前刚到这世界,没有任何军事训练和军事理论学习的经验,却仍是提督一样。

         喀。

         撞击让观察船微微摇动,一名少女从海中跃上了船。她穿着成套的水手服,短发被青色的发圈扎成利落的单马尾,向提督敬礼的动作很是干练。

         “你来了啊……”提督眺望着平静的海面,少女的到来也没让他回头,只是轻声开口:“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才会幸福。然后,我似乎终于想到了答案,通往幸福,需要四个步骤呢。你知道是什么吗?”

         “……”少女偏了偏头。

         “第一,是我,第二,是你,第三,是我们的心,第四……是永远在一起。”

         “司令官,好有深度啊……”

         “哇啊啊啊……青,青叶?怎么是你!”

         “诚惶诚恐!正是青叶我,司令官您刚才的话题真是十分深奥,我可以把它使用在舰队新闻里吗?”

         “不准!绝对不准!还有我根本没找你来!”手忙脚乱险些栽进海里的提督大声咆哮:“我不是说过你进我的房间之前应该……即使是在海上,也应该先喊一声报告!另外我刚才的话你必须全都忘掉,不然的话……”

         “司令官,其实青叶,那个,不小心看到了……”

         “……什么?”

         “那个,司令官,你裤子上的那个地方,啊,对不起。但是……”少女不安地扭头,压低了声音:“凸凸凸凸起来了……”

         “凸凸凸你妹啊,裤子口袋有东西用得着你说成这样吗?”

         “原来那个戒指是您要给我妹妹的吗?哇,真是好羡慕……”

         “你怎么知道这是戒指……不是!给我记住不是!不许写到报纸上也不许写号外传单大字报,给我忘记这件事情!”

         “遵命……但是司令官,如果青叶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第五个戒指了吧?能请司令官就此事发表一下感想吗?同时跟五个女性结婚,在人类的法律意义上,不,在人类的道德意义上是不会被允许的吧,似乎会被称呼成人渣……”

         “有什么关系吗?镇守府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可以跟五个舰娘结婚吗?就算我跟所有舰娘结婚,那帮宪兵马鹿……不,宪兵同僚也管不到这点吧?”

         “这……当然。不过司令官,您的戒指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呢?青叶对此很在意……”

         “这是我用魂力……这也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司令官,魂力究竟是什么东西呢?青叶想使用在舰队新闻里……”

         “闭嘴。”提督发出了最大级别的咆哮,但很快就泄气的垂下肩膀:“算了,反正也就是等一下的事情。现在,提督命令,青叶你立刻出发,去周边海域侦查,发现深海栖舰的异动及时向我汇报!”

         “欸欸!?但是,青叶……是,青叶取材,哦不,是出击了。”

         目送粉红头发的舰娘划出一条远去的浪痕,提督摇了摇头,但随即大惊失色——不知何时,他身后站着一位身着箭道服的短发少女,双手各持着弓箭和木质的甲板,但标枪般站得笔直。

         “啊……嗯咳,加贺,你来了啊。”整理了一下心绪,提督强作镇定地点头:“找你来呢,是这个……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

         “如果是关于幸福的话题,我已经听到了,提督您不必再重复一遍。”

         “这……这真是,但是加贺你知道那是我想要说给加贺你听的,所以这很重要,我是说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份幸福?我……”

         颇为不顺的话题再一次被打断——船上一架黑色的老式电话发出了长串尖利的‘玲玲’震鸣。提督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转身过去,咬牙切齿的抓起听筒:

         “喂!什么!魂淡!你说谁是贱人!你才是贱人!啊,那个伊姆娅,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喂喂喂你别哭啊!我只是……好啦,我知道了,我会给你下载新的app的,那么你到底有什么事?发现了深海的海域计量器?在深海舰队的外侧航向了海域边缘?只有一艘驱逐舰护航?你确定你没看错?”

         “是伊168,她说……算了,那个不重要。”

         挂了电话,提督轻咳一声,整了整神色,但加贺却抢先开口:“如果那个孩子真的发现了深海栖舰的海域计量器,提督为何还不下令出击?”

         “这个,这件事也没有那么紧急……”

         “提督,击败深海栖舰的威胁,这是保护人类的重要事项,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吗?”加贺的声音沉静下来。她踏前一步,盯着提督的眼睛。

         “但是我……”提督梗了下脖子,想强行继续话题,但在那清澈而严厉的目光中却愈发难以自持,最终只能承认自己的败北:“好吧,但这场战斗之后,加贺你一定要听我说。”

         “好的,提督,我一定会的。”加贺微微躬身。

         “呜……好挫败,那个该死的什么计量器还是舰人之类的,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干掉你,然后回来和加贺小姐举行婚礼!”

         ……

         “哈啾!”王矩霖揉了揉鼻子:“还没到吗?”

         他此刻仍旧坐在计量器里,只不过面前狭长的门口已经关闭,只留下人头大小的舷窗,窗外是深蓝的水色。暗淡的光线仅能照亮舷窗本身,将这狭小空间里的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中。

         “预估到达时间,三分五十三秒。”

         计量器的声音冷漠低沉,带着瘆人的‘嗡嗡’回声不断冲击耳鼓——其实只是错觉,由深水中的压力造成。

         是的,这奇怪的‘计量器’此刻正客串潜艇,带着王矩霖向海底进发。而原因是……十多分种前击败了又一只将全身触手伪装成丰/乳/肥/臀的废弃物栖舰后,王矩霖看着那四千+的燃料,六千+的钢材弹药和铝土,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建造一下了。

         不过当他审视建造列表,却又注意到问题——列表里只有驱逐,输送,炮台,轻巡和轻母,而且最像人的轻巡洋舰也只有两条粗短的人腿而已,剩余的部分全是一路……咸鱼一样的船或者船一样的咸鱼。

         高等级栖舰,需要进行大型建设来获取。Ps:大型建设只是方便人类理解而使用的称呼,实际上,虽然需要耗费材料这点与人类的建造类似,但深海栖舰真正的制造流程是以特殊步骤促使深海栖舰高速进化。达到‘鬼’或者‘姬’的等级。

         ——by海域计量器

         嗯,这跟潜水有什么关系?

         简单点说,就是进行大型建造有个相关任务,而任务地点在海底……至于说内容?王矩霖问了,但计量器沉默。

         所以他只能坐在这里,通过那小小的舷窗往外看。

         前几分钟,这算个有趣的消遣,海面之下的鱼群千姿百态,变换着稠密的队伍,一会儿排成s型,一会儿排成b……咳咳,但光线很快便完全隐没,除了偶尔能看到更加深沉的阴影在远方间若隐若现之外,便一片漆黑,只有那舷窗本身还散发着微微的蓝光。

         如果那阴影是海底山脉的话倒也并不奇怪,但海底山脉这东西似乎是大陆坡的范畴……记忆中深海栖舰所在的水域,应该是距离陆地并不太远才对?

         计量器的颤抖打断无聊的思考,他抬头时却注意到一点光线。

         纷纷扬扬的光点在舷窗外汇聚,很快便构成了一片光明,王矩霖眨了眨眼睛才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海水不知何时已经退到计量器的侧舷之下,远处微蓝的光芒勾勒出重重叠叠,类似建筑又像冷却熔岩的影子。

         然后,门打开了。

         王矩霖试探着呼吸了一下,才走出门——确实是充溢着空气的空间,虽然夹杂着浓烈的鱼腥混合着其他不知名的味道。而船舷外是片整齐的岩石。没有海葵,藻类,更没有海底数万年沉淀的松软淤泥,只是那散发着湿漉漉乌黑光泽的表面,似乎更接近于栖舰们的外壳。

         “好吧,这是人类的一小步,但对于我个人而言,是个伟大的飞跃。”一步踏上那岩石,王矩霖转头四顾:“幸运的是,没有特么菠萝或者摩艾石像一样的房子,也没有黄色带洞洞方块,五角星型的生物来回跑,章鱼和螃蟹倒是挺多,不过都不是直立的。”

         当然没有那些东西,实际上从周遭的景色来看,这里员原本只是正常的海底,只是现在深蓝的海水在周围隆起了巨大的穹顶,环绕着凌乱的中心——巨大的,金属的造物堆积在黑色的岩礁之上。它或者曾经是人类工业的奇迹,但如今已经只剩下直立或者弯曲的粗大金属管,带着几十年前称霸海洋的骄傲矗立在视线里。夹杂着锈色和淤泥的外表仿佛风格怪诞的恐怖雕塑,用巨大的身体在挑战感官的极限。

         沉没的战舰……要我干什么?

         王矩霖没问。

         脚下就是再明显不过的提示——栖舰外装一样的黑壳覆盖海底的泥沙,向沉船蔓延,于是犹豫一瞬,王矩霖迈步走上这条道路,很快来到沉船上的一道门前。

         在他伸手前,金属便无声地向一旁滑开。只是其后露出的东西让他反射性的后退,扬起手中的金属。

         金属门后的小小舱室里,密密麻麻排列着无数条粉红色的肉块,细小的肉球和触须从其上凸起,泛着粘腻的光泽,另一端的尽头则大部分深入金属的表面,形成如栖舰的黑色外壳,还有几个肉块的大瘤子上遍布着人脑般的沟壑,视线接触的一瞬,仿佛能够感受到莫名的东西正孕育其中。

         这他妈什么?

         蠕动的肉上那种粘腻的光泽让王矩霖差一点破口大骂,不过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无数肉条之中的一条缓缓扬起,向他伸了过来,在半路途中还不断变形,眨眼间竟变成了有鼻子有眼的一张面孔,张开一双红色的眼眸,深情地注视着他。

         王矩霖咬着牙才克制下了一金属条刺穿那玩意儿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地注视着那个‘女人’伸出一只手在他额头一点。墨色随即从那里蔓延全身,将他的T恤牛仔染黑,拉长,在头顶上留下一顶三角形的帽子。

         好吧,闹了半天,这特么神秘的仪式就是给了一件黑色的日本海军提督装,外带一顶不伦不类的三角船形帽?……还有头发特么也变成了垂到肩膀的雷鬼发型,颇有几分杰克船长的造型是吧?

         就在王矩霖发作之前,那触须又抖了抖,递给他一件东西。

         一个蛋。

         对,就是个蛋,大约有京客隆里卖的鸵鸟蛋那么大,京客隆里卖的鸵鸟蛋那么椭圆……唯一与鸵鸟蛋不同的就是这玩意儿的外壳是黑的,带着金属的光泽。

         这特么难道还要我抱窝吗?

         也没有……当他的思维刚刚想到抱窝,那颗蛋已经发出了啪嚓一声脆响,蛋壳上裂开了无数口子,细微的流光仿佛萤火一般从中泄露而出,三点五点,但随即就流淌成了一股银色的流体!环绕着他,再向外四散。

         “建造完成。”

         海域计量器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不过王矩霖已经没兴趣听了——无数的银光正在他的面前飞舞流溢,组成了人形的身影。

         人类啊,回答我,你就是我的提督吗?

         王矩霖感觉自己一口气似乎是叉在了气管里面,有点发晕。不知为何,脑海中似有熟悉的旋律流转——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我乃大战舰?金刚,好像暂时要听从你的指挥了,人类。让吾之敌人忆起兵器的荣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