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举世皆敌
        肯定不止啊,如今哪个网游会设置唯一道具啊?别说平衡问题,营业也不允许啊?还能不能好好地氪金啦?

         当然,这种答案顶多闪一下——

         “我判断,不是。”

         喔噢,金刚酱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了。

         不过,王某人可不是装傻的熊,说辞张嘴就来:“陛下,你害怕你不是原本的那个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并不恐惧。”

         “……还是有点介意是吧?”

         王矩霖笑得灿烂。

         用来遮掩情绪的话,其实笑容远比面无表情更加有效,至少可以拖延个一两秒用来思考:“这个问题呢,其实你要从多方面看……比方说你知道金刚原本是艘船,人类的道具,兵器,杀人工具。毁灭于战争。但在这个世界,它却可以作为象征,产生出你刚才抓住的那个舰娘。嗯,很多个。每个都又有点儿不同。所以你觉得,哪个才是真正的金刚……我是说,大傻?”

         “都不是。”

         “如果都不是,那么她们是谁呢?复制品?但她们又有各自的独特情感,认知,经验,不能用复制品一概而论。对吧?”王矩霖的笑容越发灿烂:“人类有句箴言,我思故我在。”

         举个例子,再来句箴言,权威和现实混合的套路,最容易引发共鸣——by微信朋友圈。

         金刚沉默。

         静静地站立在海面上,任由海风轻柔地吹拂着她的金色的鬓发与紫色的裙摆……王矩霖的嘴唇颤动,但随之放弃了打扰她——反正最大的敌人已撤退,要卷土重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这海上的风景瑰丽生平仅见,作为内陆居民欣赏一下,也算不得浪费时间?

         你看那轻柔的波涛,轻摇的裙摆……纤细结实的腰,柔软的臀线,好长的腿,好精巧的脚踝……这曲线优美得完全违背了人类的生长规律,即使王矩霖从来就不是专控美腿的派系,即使心中不断说服自己那不过是纳米材料构造出来的产物,但这个距离上细意欣赏,想入非非是免不了的。

         喉咙很干,下意识想要咽唾沫啊……

         “汝在看什么?”

         我擦!

         心脏骤然的紧缩,王矩霖几乎听到自己血管不堪重负的呻吟,瞳孔扩张又紧缩,让眼前发黑,他不得不深深吸气才稳住自己没一头栽倒。

         “嗯……看金刚阁下你啊?”

         “为什么?”

         “因为很漂亮啊?嗯……我是说,作为武器?”王矩霖不知道自己脸色有多白,但能清楚感到腿肚子抽筋,他全力地扬起嘴角让自己笑得更自然,但与抬头面对那双美丽红眸而做出的努力相比,那些又微不足道了——视线接触的刹那,他就有种身体支离破碎的错觉:“优秀的武器必然是最美丽的武器,而美丽的存在总是让人心向往之,这是人类总结出来的经验,您认为有道理吗?”

         女王沉吟,然后……点了点头。

         我勒个去。

         这算过关了么?

         被夸了漂亮也没有任何反应……想要刷点好感度实在不易啊。

         王矩霖在心里暗擦掉那黄果树大瀑布的冷汗,庆幸自己平常也看漫画,知道眼前这只……嗯,这位,海雾大战舰,是个标准的唯武器论者,同时还也坚信她自己只是武器,所有的思考都是从武器的方向上进行的,否则还真就没什么话题能化解这尴尬。

         “嗯咳,说到武器……您现在,到底还有多少武器可以发挥作用?”

         “只有心智模型控制的这一部分纳米机械,我只能维持日常活动以及展开最小规模的克莱因场,以及间歇性使用一门光线炮。”

         王矩霖叹了一声。

         这理所当然——

         在舰娘圈子里有个很著名的梗。某年深海舰队里多了个叫防空栖姬的新成员,基本战斗力‘模仿’了pla的053h2导弹驱逐舰,结果无数提督因此仆街,于是所谓‘(制作人)田中飞母’的说法甚嚣尘上,第一次将问候亲属从私下泄愤变成了一种流行。

         而海雾舰队……呵呵,不管什么级别,她们的主力武器都是导弹鱼雷,巡洋舰级别爱宕,全弹发射一次数量就达一百二十八发!更别说那些看似308,其实是特么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不,大概是加粒子炮或阳电子炮的主炮。

         哦,对,还有叫超重力炮,连地球都可以一发入魂的终极大杀器?

         “塔纳特尼姆的提取并没有受到妨碍。可以重新构筑纳米器械。”

         金刚的声音依旧冷漠而轻柔,但仅仅一句,就将王矩霖刚沉下去的心再次高高吊起!

         塔纳特尼姆是海雾战舰的能量源,对人类而言是未知的物质,而纳米机械,是海雾构造他们的装备和船体的基础,也是唯一组成部分——也就是说……

         “重新构筑出来的话……”

         “需要大量材料。主要是钛,还有少量的镧、铈、镨、铽、镝、铥、镱、钇等等,除材质外,在塔纳特尼姆核心构筑完成之前需要充足的辅助能量。建议为电能,也可以通过地热能源转化。”

         也就是说,得找个火山,还得有个矿场?

         “明白了,暂时这样吧。”王矩霖点点头:“对了,陛下可以搜索周围是否有舰娘的存在吧?请帮我查看一下周围大约5,不,十公里左右范围内的详细海况。”

         目送金刚带着一道浪痕远去,王矩霖转身跃上了海域计量器——并没有回到椅子上坐,而是顺手一攀,跃上了计量器的外壳,在被炮弹轰出的坑洞上停下。

         舰娘使用的武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结构,看来也就步枪大小,但计量器上的弹着点最小的也比脸盆大,扭曲的黑色壳体和干涸的汁液凌乱地搅成了一团,幸亏它的hp是统合王矩霖和他所指挥的所有深海栖舰的血量,金刚的加入让总量上涨不少,不然光是这一串炮弹说不定也把王矩霖直接轰回去了。

         “修复需要钢材326点。”计量器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

         “现在没有啊,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有?”王矩霖咋舌:“特么早知道先存一点了。对了,我能不能去掀了那家伙的镇守府?”

         “攻击镇守府是高等任务,流程很长。”

         “去附近逛逛也不行?”

         “你不能轻易离开这个海域,除非有任务。”

         “切!”王矩霖摇了摇头,探身踏进了那弹坑,凝固的表现被他踩动,又渗出了新的汁液:“我去,你这什么结构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单纯的……”

         “住手!”

         计量器骤然咆哮!这一瞬,它的声音不再冷漠单调,而是充满愤怒,惊异……和恐惧?

         因为那个人在伤口中心蹲下,伸手,将那根金属,刺进了炮击坑洞的中心!

         “你啊,就只有一个优点,跑的挺快。”

         王矩霖笑道。

         他慢慢抬头,眼前一片深紫——金刚从三米之外的光芒中踏出,美丽的面容上带着难得的错愕,但长长的裙摆向前延伸,构成了王矩霖眼前的利刃。无形有质的无数六边形在周遭微光闪动,如野兽的利齿。

         “有人以高等密匙,接管了我心智模型的指挥权!”她说。

         “显而易见。”王矩霖的目光在裙摆延伸而露出的黑丝长腿上停了停:“嗯,所以你们说,如果现在我刷!地抽回手,会发生什么?”

         “你的任务会失……”

         王矩霖的手轻轻下按。凝固的液体被指间的金属条划开,露出其下微微蠕动的嫩肉,也掐住计量器的语声。

         “别扯了,如果任务那么容易失败。你就没必要特意捞个海雾放到我身边了吧?”他哂笑:“其实你也真是够努力的,故意给我混淆概念,明明是让我去捞船,硬说成是大建……就是为了找个有能力跟我这斤栲棍对抗的人选来对吧?她的克莱因场,纳米机器都可以保证我碰不到她的本体,碰不到就杀不死……哈,真是太聪明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金刚的面容冷漠,唯有语声里带着惊怒。

         “其实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矩霖哼道:“不想死的话就老实点说,到底为什么要杀我?”

         “我没有……”

         “没有?深海栖舰由废弃的船舰中诞生,是这个设定吧?”斤栲棍又向下按了按:“如果诞生一艘栖舰就要毁掉一艘旧船,那么你们的数量还怎么增加?废船里面的玩意儿,光是产蛋的子宫结构我就看见了不下十个,而且还有类似大脑的构造和变形能力。这么高等的怪给了我一艘船之后就死了?还死到连水下的防护层都骤然崩溃这么彻底?你逗我呢?”

         “那是意外……”

         计量器的声音减弱下去,断断续续。但王矩霖毫不放松:“意外?当然是意外,我猜,你不能亲自动手杀我对吧?所以必然是弄个大意外……唉,本来是万无一失的,没想到哥我的运气不错,金刚出手把我救了。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真以为自己想多了,如果你接下来没狗急跳墙,直接招来那个提督的话。”

         顿了顿,他冷笑:

         “四个大傻级战列舰,一大堆的重巡轻巡,我们潜水一共才几分钟?他们到底离得多近?你那个随便就能找到废弃物的雷达侦查不到她们?哼,你是为了保证效果,故意让舰娘盯梢了是吧?如果这位白提督大人不是个标准的提督,我可能就挂了。如果不是他说了任务解说以及捞船的问题,我也不一定会怀疑你。但现在么……有一个问题是偶然,两个问题是意外,连着出了三个问题,我要是还觉得你没问题……那就是我的脑子有问题了。”

         “你……没有证据。”

         “哈!你这口气倒是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家伙,真是危险。”王矩霖的手腕一紧:“废话到此为止吧,说不说?”

         “那是……时间的,道标,灵魂的……刃,为约……索托之子……带来毁灭,我们唯有断绝……不,我不能……哎呀,哎呀……克……发糖!”

         什么乱七八糟的?

         断断续续的词汇已经不再是发出,而是从计量器里喷涌,句不成句,每个发音都带着浑浊的水声,就像是有人含着大口唾沫咆哮,但频率之高却令人咋舌,超强的声波穿过胸骨,震动内脏,一瞬间就让王矩霖晕目眩差点持握不住武器。眼耳口鼻中有热乎乎的液体奔流!

         下一个瞬间,冰冷就来了。

         王矩霖勉强将眼睛睁开一线,血色侵染的视觉里蒙上了怪异的浓青,他勉强看到自己抬起来的手,但无数奇形怪状的纹理在那上面扭曲堆叠,刹那间竟然仿佛是几十个人的身影,他们扭曲着打转,凶狠地向他扑来!

         接下来一切便瞬间消失了,一如它们的出现。

         刺骨的寒意撕咬着全身的骨头,让每一块肌肉都在不住的颤抖,可怕的寒冷让吸入的空气都火般灼人,王矩霖几乎想干脆停下呼吸,可是他不能……眼前有个巨大的存在不断晃动——不是视线看见,而是怪异的感觉,就像是用全身在跟那个巨大的影子接触,然后明白它是个如此巨大,黏滑,带着触手却又类似人的什么东东

         时间被那痛苦的感觉不断拉长,等到耳中怪异的嗡嗡轰鸣终于消散,他才勉强感觉光线在眼前晃动,从模糊到清晰。

         模糊的蓝白颜色之下,唯有碧绿的页面和其中银红双色的字样,格外清晰。

         {条件达成:你获得了新的血脉:稀薄泰坦血脉。血脉能力即将觉醒。

         {主线任务,决断的提督,任务条件改变。击败五组以上任何势力,目前完成度1/5,任务期间,阵营转变为第三势力,人类声望降低为敌对,深海栖舰声望降低为敌对,任务奖励,魂力20点。

         {支线任务。深海之背叛者,72小时内,由三名深海提督以及他们的势力构成的队伍将尝试对于你进行追杀,击溃他们或直到时间结束。任务奖励,魂力10点。

         这特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