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我扑!
        “劣等!”

         嗡嗡的轰鸣近在咫尺又像远在他方,也像从自己嘴里喊出来的……空无一物的眼前彷佛有鲜明的滚滚杀气涌来,强烈的恐惧让意识化成雪白的灰,魔熊花了不知多久才从中勉强挣脱,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四肢。

         那紫红色的‘人’,在十几米外。

         已不像是人……深达一尺的凹痕从右肩划到左胁,身体被拉扯弯折成恐怖的角度,像是被折断的泥偶,粘稠的蓝液在缓缓扭动的皮肤上渗透流淌,顺着几乎垂到地面的左手滴下,滴答的轻声,在一片寂静里令人心悸。

         但那张没有五官的面孔动了动,吐出挤压橡皮口袋般的嘶嘶声。

         或者是笑吧……在这笑声里,它弯曲的上身伸展拉直,深重的伤口鼓起弭平,甚至液体也被皮肤吸收,眨眼间了无痕迹——速度之快,让目睹的人不由产生某种错觉——‘伤口’不过是调率者们的妄想。这怪物只是缓步而来,在众人面前站定。

         不可战胜,即使集合每个调率者的每份力量也是枉然。

         “真无聊的说辞,所谓的王者之言,应该是‘朕觉得饿了,拿佳肴来’这样的吧?气势可是很重要的啊?”

         某个声音恰到好处地在寂静中响起,很轻,很做作,很……成功地搅散每个人心中刚升起的挫败感,让他们下意识瞪向那满口胡言的家伙。

         口口声声‘气势’的王矩霖,本身没什么气势可言。

         他半斜着身子靠在那块门板上,但宽大的门板无法掩盖他的伤势——一条左腿软垂着,像是被掰过几次又团起的树枝,苍白的腿骨带着凄惨的暗红呲出皮肤,让人见之生痛……然而他的神色却一派轻松。仿佛断了的根本不是他的腿。他面对的也不是可怕的怪物,只是午后树荫下向他乞食的路边小猫?

         “好吧,无聊事就不说了,嗯,陛下,能否将您隐藏在历史中的伟大名字见教啊?”他这样说。但随即自答:“你也不知道?也对,你不过是这里的疯狂科学家从某尸体上制造出来的克隆体,否则他们怎么能抓住你呢?”

         “利用而已,这微不足道的束缚,对朕而言不过游戏!”稍微沉默,怪物一字字缓缓道:“而朕会禁锢你们这些下等生物的灵魂,让你们永远无法逃离这个‘沙盒’,回到你们所在的维度。”

         声音更加流畅,而那张脸也在随之改变。软泥样的紫色表皮流动,凸显出鼻梁和眼眶的轮廓,甚至张开缝隙般的‘嘴巴’。

         只不过此刻,没有人会去关注这变化——嘶哑低沉的语声仿佛爆发在心头的雷鸣。让调率者们白痴般的张开嘴巴,瞪圆眼睛。

         ‘灵魂’‘沙盒’‘维度’?

         这个身处‘世界’之中的怪物,了解他们作为‘调率者’的秘密,甚至还可以威胁到他们的死亡轮回?

         可能吗?

         像是要验证般,怪物挥了挥手。肢体如鞭子般扬起,卷住某个委顿的调率者的头颅!

         调率者的双手各持着一支注射器,颜色不同的六管液体已经注入大半,然而显然全无效果——面对那卷来的肢体,他只能无助地哀号,沉寂——包住脑袋的触须一收即放,像只是拉他起身,然而刹那间调率者的皮肤已蒙上了诡异的深紫,面孔上五官消融,只留下深深眼窝里阴冷的两片灰白,四下扫视。

         “不……”几个人不由小声呻吟——不为这诡异的变化,而是组队列表上,两个调率者的名字仍显示着表示生存的银色!

         “橡胶橡胶……变身拳?挺酷炫。”王矩霖笑起来。

         要笑其实很难。疼痛混合失血的冰冷蹿进脊椎,眼前景物扭曲不停,不得不支着那扇门上才勉强站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一头栽倒。但他仍然咬牙扯动嘴角,维持笑容。就像他仍在思考要如何战胜这怪物一样。

         这比保持表情艰难得多……因为怪物太强了。

         完美的恢复力,侵蚀繁衍,还有无法理解的力量——偏折光线,影响人心,甚至在他志在必得时给了他致命的反击。如果不是在挥出门板的刹那转了下身体,王矩霖被捏得稀烂的可就是胸腹了!

         那么问题来了。

         挖掘机技术……不,既然这么厉害,这怪物还要这些人奉它为主做什么?解除爆炸?放出本体?要做这些,控制所有人显然更有效率,没有必要冒着爆炸风险扯皮。如果他不在乎爆炸或已经把自爆装置废了,那直接逃走不是更好?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么?

         “如果我奉你为主,会怎么样呢?”顿了顿,王矩霖试探道。

         “你会得到仅次于朕,对于你同类的绝对支配权。”怪物说,一‘人’一句,越发诡异难言:“还有能够活得更久的方法。朕甚至可以因此赐予你们一点力量……”

         “去死!”

         瘦子‘小金’咆哮一声。

         他仍保持着那撅着屁股的姿势,突然发出的吼声有些可笑。但三枚拳头大小的物体随着声音从他身下飞出,高速向那怪物冲去!半透明的壳体在半空中啪地炸开,酸臭刺鼻的液体如雨洒落!

         “很诱人……还有什么?”

         “贪婪的下等生物,恩宠不容奢望。”

         王矩霖与怪物的的交谈仍旧继续,声音平和,似乎并未注意到那突然的骚扰——莹蓝的液体如串串晶珠流散,却停驻于半空,缓缓蒸腾成淡蓝的云烟就此消泯。没散开的刺鼻的气息让王矩霖摇了摇手:

         “贪婪可是人类生存的原动力,保证完整的上升通道才有吸引力可言啊。”

         “下等生物的思维,无需了解,统治已足够。”

         “这句倒是霸气。”

         王矩霖叹息,带着一点儿由衷的味道。

         当然,所谓霸气的另一面就是中二——怪物显然没什么谈判的经验,不知道它已经把一些底牌晾在了对方的眼前。

         他不要人类,不在乎时间,以及自身力量的损失……

         “一言蔽之,人类确实是下等生物。缺点多得很。”用盾牌支撑向前跳了一步,王某人抬头盯着怪物灰白的双眼,似乎要表达更多的诚意:“比如大部分人都会守规矩。可很多时候,规则其实是他们臆想出来的。你看,他们刚才认为你是场景boss,所以肯定要杀他们。现在听你说出了他们的秘密,他们又认为你真能束缚灵魂。所以魔熊老兄一发现自己能动,就偷偷准备着开传送门,没错,他肯定正在想着怎么挡住你一下,让同伴跑出一个是一个。”

         调率者们哗然。

         这家伙真疯了!向怪物告密……难道他真以为能成为什么见鬼的‘仆人’,在这世界里生存下去?

         所有人神情都在不同程度的扭曲,向目光中心传达这无声的诅咒……可惜饱含愤恨惊惶等复杂情绪的目光,完全穿不透某人的脸皮:“放心吧,这位陛下不会不高兴的。”王矩霖整了整神情,一脸肃然:

         “你看,他挡下魔熊老兄的攻击,折射了火蜂小姐的能力,又融合了两个人,如此酷炫的忙活了一大通却不杀我们,还提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又偷偷给魔熊老兄留了点活动的力气……为啥呢?不就是等着有人打开回归之门,好让他进去嘛?”

         一片抽冷气的声音。

         完全超出了想象的事态接踵而至,让所有人类下意识地吸取更多氧气,好整理乱成了一锅粥的思路——如果那个0级新人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这怪物就不仅知道他们的身份,来历,甚至还能使用他们专有的特权?

         这怎么可能?

         王矩霖也在吸气。

         只是他这口气断断续续地,似乎疼痛终于影响了呼吸:“所以,嘶……没错,这位陛下要的很简单。不是仆人也不是逃出基地,而是更进一步的,破碎虚空?”

         他仿佛想到什么地笑起来,引发了一阵呛咳:“咳咳,所以说人的想法要跳出限制真的很难,其实我该早点想到……你操控了实验室,能指挥那些生物,这里的封印法阵,密码门,自动探测怪物的陷阱,咳咳……都不是不能通过的。”他踉跄一下,扶着门才重新站稳,但仍旧毫不在乎,声音嘶哑地继续:“因为逃……咳咳,就算逃出去了,也只有个已经毁了的世界,又怎么比得上我们的那个,是不是?”

         怪物沉默。

         有的时候,沉默也是回答。

         更多的时候,沉默代表着回答……无用。

         就算能够看穿这计划又如何呢?

         调率者们甚至无法自如行动,他们想要阻止这怪物的计划,最好的办法只有……自杀,所有人借死亡的规则逃离这世界。可是,他们能够做到吗?面临着死亡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不免会去逃避,会去想……如果怪物根本不可能穿过回归之门呢?他们应不应该为了某个新人听起来荒唐的推论就自杀?

         没有答案。

         因为一声巨响已然爆发!

         那一瞬间,魔熊有点感激那怪物消解了自己的半兽形态——即使保持人类的形态,他也感觉耳膜已被震破了,刺痛在脑袋里面扩散,他听不见,甚至也看不见——巨大的力量从脚下而来,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晃,天旋地转!

         战斗的经验告诉他,那不过是地面的剧震。跟巨响一样都是撞击带来的产物。

         什么撞击?

         门与地面的撞击。

         门是那个新人手里的那扇门,地面是那个新人面前的地面!

         时间好象因为某种神秘的因素无限延长了,魔熊抬起的视线刚好捕捉到这样一幕——坚硬的门板下缘击中地面,金属板竟水面般荡开一圈环纹,扩展间将站立其上的怪物甩起!而那个新人……借助这一击跃起了两米多高,向那怪物直直扑去!

         电梯前铺设的金属地板,每一块大约有五六米长。而那怪物和他的分身,都正站在其中一块的边缘上……那个新人看准了这一点,而之前他的所有动作——咳嗽,摇晃,几乎跌倒再扶住门板……都只是可笑的幌子,是为了这一瞬间的伏笔!

         然而这攻击有什么意义?

         实际上,那个双手展开扑出的姿态……大概只能称之为‘疯狂’。对一个能够侵占,同化人类为分身的怪物,扑击有什么意义?身在空中又扔了盾牌,无从躲避也无从抵挡。更何况那怪物还有一个分身在侧?

         身在空中,王矩霖眯起眼睛。

         扑向那怪物无疑是最危险的赌博。只要他心中的推断有一丝错误,那么等待着他的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但,他赌对了——

         视野里,面对着那送上门来的人类,怪物没有甩出液体来制造分身,也没有静立不动守株待兔,而是……将整个上半身向后弯了过去!它的双脚被震荡抛离地面,仰身远比迈步后退稳妥,也更迅速。

         可无论如何,这是逃避!

         在有着绝对力量优势的前提下选择对话,又付出优厚的条件来恐吓与引诱,甚至不惜浪费宝贵的逃生时间……林林总总的怪异表现,可以归结于非常单纯的原因——他有顾虑!而既然轻易破解了魔熊的狂化,他顾虑的自然不是魔熊,正面偏折了火蜂的技能,他顾忌的也不是火蜂。

         是啊……还会是谁?

         兴奋如电流般蹿过全身时,王矩霖毫不犹豫地挥出手。长长的绳索从他腕间滑出,蛇一般缠住了怪物的腰身!

         缠绕仅维持了一瞬……怪物的身体顿了顿,随即竖起十数道锋锐的棱线,将绳索寸寸崩断!然而这一瞬的耽误已经足够扭转战局!人类借助那微弱的力量调整了姿态,一把抓住了怪物因为后仰而来不及收回的脚踝!

         “嗷!”

         强劲的声波激荡起暴风般的气息,狠狠冲进耳孔,他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已然麻木的耳膜被狠狠撕裂,五官之中血如泉涌!眼前一片暗红!但他还是挣扎着瞪大眼睛,看见自己正在收拢的右手。紫色的淤泥从他的指缝间迸溅出去,滑不留手,然而手里却感觉并非空无一物——青烟……不,一抹浓厚的青色光辉被他握住,从那流失的紫色泥团中拉扯出来!

         咚!

         右腿狠狠撞上地面,骨骼碎裂的声响顺着身体传进内耳,火辣辣的疼痛让王矩霖眼前金星乱冒!可是一股清凉的触感,却又从他右手上汹涌而至,一刹那就将撞击的痛苦完全消弭!

         不只是右腿,就连左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