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到底做过多少次啊?
        残破的斧刃劈开头盖,狠狠一搅,黑血和腐朽的脑浆顿时四处迸溅。

         而斧头已被毫不犹豫地拔出,再劈下,在卡兹的怪响里撕开巨怪的脖颈,截断骨髓,但那厚重的肉块比想象中还要坚固柔韧,将斧刃弹开了些,于是部分撞上地面的斧刃在一声脆响中断裂!王矩霖皱了皱眉头,随手将半截的斧头戳进怪物的心口,直到眼前那人形的烂肉停滞了最后的抽动,才稍微放松地吐出一口气。

         “你受到了原因不明,属性未知的伤害。”

         “你杀死了变异梦?花生屯改良型。”

         抛去那个奇怪到蛋疼的名字不谈,视线中状态栏中的提示,应该是不会有错。

         所以,就这样……赢了么?

         腰间被钢索勒破的伤口传来阵阵刺痛,耳朵里的嗡鸣也在慢慢消沉寂……然而疲惫却出乎意料的少,所以即使那一团庞大的死肉就在脚下,也无法让王矩霖感受到丝毫险死还生的喜悦。因为这胜利未免来得太快,太干脆,太容易,也太……

         不真实。

         无论是用门板砸开怪物,推撞,还是夺下那大斧的劈砍……都无关智慧也无关技巧,不过是压倒性的力量——可力量是从何而来?

         王矩霖伸手,按住了身旁的一台机器。五指勾起,轻轻一撕,机器的壳体就在吱吱声中被扯下了一条。

         不是马口铁皮,也不是轻质的铝合金,而是厚度超过五毫米的拉丝钢,然而随着手指轻动,那钢条就仿佛纸张般改变着形状,弯折卷曲不在话下,甚至用两手一扯时,钢条就随着细微的吱咯声被慢慢拉长!

         这力量,确实是自己的。

         那么力量值12,算是很大么?

         手撕钢板……如果12点力量就有这样的效果,16点的敏捷岂不是足够飞檐走壁?但事实是稍早的时候,即使他全力奔跑,也至少也用了七八秒才跑过一百米,原地跳跃的高度也没超过一米。

         难道这怪物只是虚有其表,实际上力量很弱?

         当然也不可能,即使肌肉虚有其表,体量也在那里摆着。退一步说,就算它真是个变种的必比登(不知道这名字,可以百度米其林轮胎),它背后那台调整槽总不可能是自己崩溃的吧?

         最合理的解释……就只有被地面上那个‘四级变异体’造成的精神感染,产生的变化?

         王矩霖摇摇头想甩掉这令人不寒而栗的念头,可惜思虑却凝胶般粘在脑海,越是不想多想就越发清晰。所以他只好叹了口气,关掉状态栏里的警告,准备离开。

         但又顿了顿。

         “你受到了原因不明,属性未知的伤害。”

         所有信息被关闭的同时,一条新条目恰好出现。

         内容简单而熟悉——在进入地下基地时,在杀死了怪物时,在挡下了刚才那凶狠的偷袭时,甚至是在他杀死那巨怪时,这条警告都不止一次地出现过。

         不过现在这信息却有了新的意义。

         因为王矩霖终于明白了这个‘属性不明的伤害’是什么——随着他把钢条拗成一团准备丢弃的举动,状态栏上,他原本七百出头的经验值跳到了698,而当他再尝试着把那钢条拉直时,这数值就跳动得更加欢快!

         ……以消耗经验值为代价增加力量?

         这算是个什么能力?

         ……

         “能听见吗?小兄弟?”魔熊高喊:“不能说话的话,弄出点声音也行。”

         他慢慢地走过通道,与人群拉开距离。脚步虽然悠闲,但原本只覆盖部分肩背的体毛此刻已经延伸到下颌,连双耳也已竖成半圆——这是半兽血脉的最大解放形态,不仅可以提升力量,感官也会随之敏锐至少五成。

         可惜这变化并没带来多少帮助。

         血腥恶臭的气息混着雾霭粘腻地弥漫在视线所及的地方,仿佛将之变成了异界的空间。连叫喊声也在出口的刹那迅速减弱。消弭成远处空寂的细微回响,忽远忽近地,拨动着心中的恐惧,留下无声而恶质的疑问。

         潜藏在这灰白中的怪物,究竟有多少?

         片刻前的骚动让伊甸小队又损失了两个成员。其中之一死得无声无息,只留下人员列表上变成灰色的名字。另一个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拖进雾中——过程是如此之快,即使是魔熊被强化的视力也只看到了一个影子。更可怕的是,每个调率者的‘侦查’技能都没能提前察觉到任何生物的存在,甚至两个戴着夜视仪的观察员也没注意到雾气里有任何可疑。

         于是魔熊决定引蛇出洞。

         留着无法查知,却能破坏那大调整槽的怪物太危险了。如果在电梯上升中被打坏不但可能死人,还会截断进路。所以即使找不到比他这个带队者更合适的诱饵人选,也只能冒险一试。

         可惜仅仅几分钟后的现在,他已经在怀疑这决定是否正确。

         即使离开队伍相当的距离,即使大声喊话,周遭仍然沉沦在死寂中,怪物仿佛早已看穿这拙劣把戏般继续隐藏,任由时间慢慢挑动调率者们心中的焦躁——‘距离其他人还不够远?怪物在杀人之后已经离开?又或者……那些怪物的智力已经高到可以分辨对手强弱的程度?是不是应该选择分批离开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魔熊握紧手指,压下纷纭的杂念。

         即使不能引诱敌人,能找到那个0级新人也不错?

         对调率者而言,复活不过是探险的一部分,所以如非必要,惯例是不寻找失踪者。可现在那位火蜂小姐却颇有坚持——对于魔熊来说也不难理解,毕竟这样的新人确实不多见,如果可以的话……

         魔熊的眼睑颤了一下。

         思索让他向火蜂的方向转了下头——不是想要看怎么也没有转过去。只是下意识动作,然而就在这下意识里,眼睛的余光却捕捉到一点黑暗!

         极细微,就像是晶状体里的悬浮物般闪过,调率者的神经却为之绷紧!右腿后撤,左爪向前,动作随意而自然,就像是随手赶开了虫子。

         叮的轻响,爪尖弹飞了什么东西。但回传的力量却让他的手腕一沉。

         这虫子……真不小。

         “来了……”魔熊沉声喝道。

         巨大黑影的黑影随之劈开雾气,在尖利而巨大的一声震鸣里和他撞在了一起!

         双手肌肉传来的酸麻感让魔熊心头一震……一般情况下,他应该闪避,由同伴用枪支解决对手。可那黑影出现的位置实在太近!如果不赶在对方的动作展开前挡住对方的武器,绝逃不过对方手中那把长柄大斧的挥砍!

         这不需要想,也来不及想,战斗中培养出来的本能已经驱动了他的动作。

         刃爪深深切入手臂粗细的斧柄,怪物巨大的身体也随之摇了摇。但魔熊没有丝毫占据上风的欣喜——人形怪物瞬间松开握斧的左手向他擒抱!他只能甩手将双爪恢复成手环,同时向右侧方翻滚出几米!

         “开枪!”

         魔熊喊道,额头上已沁出冷汗——雾气似乎变得稀薄,同伴的身影隐约可见,以他们之间的默契本不需命令,但现在即使他喊声出口,支援也没有到来!更可怕的是,当喊声落下,巨大的怪物已经被一片翻涌的白雾覆盖,竟然就此消失!

         难道这看似生化造物的巨怪竟然有完全隐形的能力?甚至可以屏蔽某个目标?超过场景等级了吧!

         啪喀!

         很闷的,像折断了根被层层包裹的竹竿的声音,撕裂了惊疑……在这声音里,消失的巨怪从雾气里猛扑而出!

         魔熊弓身,举爪。

         但却听到了第二个声音,一声轰鸣。

         那巨大的怪物已倒下……或者说,它本来就不是在扑,而是在倒——两条粗壮小腿的中间,正在向前鼓起,弯折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于是三米高的巨大身体也随之失去了平衡,无论如何挣扎也只能向前,狠狠地砸上地面!

         但腿骨怎么会向前弯折?

         因为有一块金属板——一百七十公分长,八十公分宽,四公分厚,带着一点儿曲度——狠狠地砍上了怪物的腿肚!继而又被高高举起,刺……或者说砸进了那怪物因为前扑而露出的肩背,发出了更沉闷更刺耳的骨裂声。

         金属板不可能自己飞舞起来砸击怪物,所以它后面当然有个人。

         也许……不是个人?

         魔熊眨了眨眼睛——如果情况允许,他肯定会揉一揉——来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因为视野中,那人正一脚踩上巨怪的背。看似无足轻重的动作让刚撑起身的怪物再次重重撞上地面!而那个人却顺势弯腰,抓住怪物手里的斧子,向后一拉就将之夺过!

         抡起,狠狠砍进怪物的脑袋,再向后猛地一拖!

         嘎巴嘎巴的碎裂脆响令人牙酸,斧头分开颅骨,劈开脖颈直到脊椎,脑浆碎肉与乌黑的血液从裂口倾泻,露出灰白的骨骼和延髓!被魔熊切断了一半的斧柄随即喀然折断,让那个人稍微愣了愣,但随手就将那半截斧柄刺进怪物的后心。

         连串的动作熟极而流,一个呼吸间,高大恐怖的怪物已经变成了地上抽搐的死肉!

         然后,他转身,举手——魔熊下意识的举起武器才注意到那不过是个招呼:“哦,魔熊老兄,多亏你帮忙……我还以为这就要玩完了呢,真是吓死我了……”

         我帮忙?

         看热闹算帮忙吗?

         你吓死了?

         你TM超厉害的好么?

         你开挂了吧?别以为装一下怂别人就看不出来!我特么要去跟公司举报你!

         盯着那个正一脸兴奋的家伙,魔熊的喉结一连滑动了几下才终于压下心中的嚎叫:“你……这是怎么……”

         “哦,其实我也是看见了弱点就试着给了它一下子,说起来这玩意儿动作比较迟钝,而且它盯住一个目标的时候就会忽略其他人……要不然我也没法靠近他呢。”

         “你能看见我?”

         “为什么不能?虽然这烟麻烦了点……”

         魔熊闭上了嘴,因为对方的回答以及表现,只会让他感到混乱。

         弱点?0级新人看见弱点,有胆量向那种巨怪进攻吗?新人都有这胆量还做什么培训?能看到那怪物,能一击把它打翻?还有最后那一斧子,为什么能劈得那么熟练啊?你到底是劈过多少只怪啊?肯定是那个吧!你现实中其实是那种很扯淡的特种兵王什么的吧?

         “老大,能听见吗?你没事吧?”耳机中的呼叫打断心里凌乱的纠结,魔熊抬起头,注意到雾霭正在散去,几十米内的视野为之一清,甚至连人声也变得嘈杂起来。

         “收到,刚才怎么了?”

         “好像老大你沉到雾里去了一样,我呼叫了一分多钟都没反应。还有,那个家伙怎么回事,你们碰上敌人了吗?”

         “都解决了。”魔熊顿了顿,向人群的方向走去:“小金,你听没听说过,叫唤地狱,还有以上等级的场景,会对调率者加上更多的限制,比如说,降低等级什么的?”

         “……老大你在说什么?”

         “算了,没什么。”

         魔熊长长吸气。

         大概,不,肯定是巧合吧,那怪物可能真没看上去那么厉害,体格越巨大越容易被体重压垮,而改造体的骨骼本就比较脆……不过,即使看穿这一点,普通人也肯定做不到这样。对于这样的人……“从现在开始,你们对魅影的那两个人……客气点。”

         “啥?老大,我们干嘛要看他们的脸色啊……”

         ……

         王矩霖的脸色很不好。

         因为他的腰很疼。

         就像某广告说的,过度劳累后腰疼膝软,感觉身体被掏空什么的,肯定是女人闹的——当他很是低调的溜回人群,心中感叹自己大难不死时,腰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正打在被那被钢索勒出的伤口上!

         “你这种家伙,干脆去死一死吧。”

         “我死了你也会很麻烦吧?”

         “十几个魂力而已,比起让你这种家伙连累更多人要好多了。”

         “小姐呀……那个,你突然说这么多话,很破坏形象啊……咱三无就应该无到底,切开是毒舌什么的,就算你故意压低了声音也算诈骗…………哎呀!”

         “我可不记得我有什么形象。给我闭嘴!”

         “嘶……住手,hp在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