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生死看淡,不行就淦!
        “小姐呀,你说你有事没事发什么彪……这下玩脱了吧?”

         “……都怨你!”

         “……擦,又关我事?”

         小姑娘变红的双瞳让王矩霖咂咂嘴——跟女人讲道理是宇宙间最不理智的事没有之一,即使那女人只有十四五岁也一样。所以还是庆幸一下这喷头不是德国产吧——雾气虽然带点怪味,但并不令人眩晕,反而中和了些许这房间里的浓烈腥臭。

         “快走!”魔熊沉声喝道。

         提醒并不是针对王矩霖的……雾气喷发时王某人就已经跑起来了,甚至跟火蜂的对话都是在奔跑中进行。不过当所有人在那电梯门前集合,他发现自己仍是站在最外圈的那个——一百多米对于调率者们来说似乎只是五六秒的问题。诸如火蜂与魔熊,甚至仿佛只是抬了抬腿就已经到了。

         但快慢其实意义不大,因为电梯很慢。

         绳缆转动了很久,轿厢还没有出现。只有钢缆滑动的嘎嘎声,在一片寂静中变得高亢。

         所谓的很久不过是几十秒,真正变久的只是感觉……

         刚经历的战斗,遍布鼻腔的浓烈腥臭,视野中绿色液体中的诡异生物和弥漫其间的漫漫雾霭,这一切混合成了强烈而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把时间的感觉压榨,拉扯,一秒变得仿佛一小时,一天,甚至一年那么长。

         “但愿顺利。”王矩霖轻轻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

         电梯有电力供应,钢缆坚固,运行良好,从那门宽窄判断电梯箱体很大,足够十二个人同时乘坐——实际上可以说这已经是非常顺利了,至少片刻前王矩霖担忧的问题都没有出现。但他需要的是……这样的顺利能够继续。

         因为任务的时限,只剩下不到一小时而已。

         虽然不管是火蜂还是魔熊,看起来都有点儿可能在任务失败后借给他逃离的费用,但王矩霖从没想过要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怜悯上——很小的时候他就相信这世上有很多富有同情心的,善良的人。二十年后的现在他还这么相信。差别只是他已经不相信自己会碰到这样的人……就像他不相信自己会中彩票大奖一样。

         当然,客观条件不会因个人意志转移,所以他想尽可能说服自己,抛开那些无意义的,只会造成心理负担的忧虑。

         但一口气吐出,他的瞳孔忽然缩了缩。

         瞳孔里映出电梯的门——很普通,光洁的金属表面映出周遭缭绕的雾气及人的身影。然而,这身影却不只十二个——模糊的血色形体,正从每一个人身后浮现,开始不过是淡淡的暗红,但眨眼间,这红色就已经浓稠如血!还有古怪的咚咚撞击正在耳边回响,混合着嘈杂,以及……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

         是幻觉……身后没有什么东西。

         但不是幻觉!

         撞击声和金属的摩擦是真实的,就在身侧不远!

         他抬起头,视线中,巨大的阴影正在摇晃着,撞破蒙蒙的白雾,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人群倒了下来!

         “快躲开!”他喊道。

         提醒其实很多余,固定在调整槽中部的铁架降低了它倒下的速度,当调整槽把周围的金属焊点一一扯断,随着巨响撞上地面,已是两三秒后的事情,即使是王矩霖也已经躲开了很远。

         然而,正从脊骨窜到大脑的冰冷,却让他连身上最微小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是后怕,是恐惧,因为他发现刚刚那一瞬,他竟选择了往右边躲开!

         似乎很自然,因为调制槽是向他的左前方倒下的……然而为了避开那三米宽的巨物以及可能飞溅的碎片他后退了将近十米!电梯和人群变成了视野边缘朦胧的暗影,他身边却只有一个伊甸的普通调率者!

         轰!

         轰鸣声震耳欲聋地,在颅侧炸响!

         那是他手中闪现的门板与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而撞击力是如此之大,竟然让他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可怕的震动沿着手臂肩头晃动脑袋,他只觉得眼前发暗喉咙发甜,一切都在飞速前进,脚下却如冰面般滑溜,几乎用尽全力才不至于仰倒在地!但更大的闷响随即带着剧烈的冲击从背后涌进心腹!猛烈地翻搅着内脏,差一点让他当场晕去!

         艹!什么鬼东西……

         王矩霖的嘴唇颤动,却只发出嘶哑的呻吟——视野天旋地转,耳道里像是塞进了苍蝇般嗡嗡作响,半个身体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而五脏六腑却仿佛在躁动着要从肚子夺门而出。或者被开足马力的汽车怼上也不过如此……不过汽车可远不如这种会偷袭的东西危险。

         他闭上眼,看到条条绿色的警告框正在眼前不住迸出,层层叠叠……

         “你受到原因不明,属性未知的伤害。”

         “你受到原因不明,属性未知的伤害。”

         “你受到5点撞击伤害,陷入眩晕3秒……”

         代表血量的红条,已经黑了一多半。

         咬紧牙关晃了晃头,他从门板的观察孔看去,但入目间只有翻滚的雾气。灭火喷头早就停滞工作。见鬼的雾气却浓密不散,还被流动的空气吹拂得更加凌乱,所以任由他如何瞪眼也只能看见苍白间培养槽和机械的模糊影子,仿佛无数的怪物,将他层层包围其间!

         细微的啸声钻过了耳中的嗡鸣。

         一惊之下,王矩霖本能地转动门板,下个瞬间就觉得腰上一痛,手中的门板更是被一股大力压向了他自己!那啸声的源头是一条拇指粗细的钢丝绳,上面拳头大小金属如流星锤一样在王矩霖和门板上绕了几圈!可怕的力量随之汹涌而至,要把他扯向那浓雾之中!

         王矩霖只能伸出左手,抓住身后某台看来牢固的机器!

         这只是本能,是挣扎,就像落水的人会抓住稻草……但这挣扎却起了些作用——腰间的钢索与门板摩擦出一串咯咯的爆鸣,但其上的力量,却出乎意料地有想象中的那么巨大可怕——王矩霖猛地吸气收臂,竟一下站稳了身体!

         他毫不犹豫地向后猛退,用整个左臂缠住那固定物,同时抵住门板让钢丝绳的受力点集中在一条边上。于是紧随而至的第二股拉力便只将他背后的机器扯得一阵摇晃,劳而无功。

         钢索松开了。

         察觉到它完全放松的刹那,王矩霖将门板收进戒指,从变松的绳套中一跃而出——腰间因这剧烈的动作迸发出火烧般的疼痛,冷汗从他额头涔涔流下,但他仍旧绷紧了所有的肌肉,盯住前方的白雾。

         高大的人影正从那里走出!

         不是人。

         类人的体型,束成了简单落马尾的头发,甚至穿着复古形式的大衣长靴和手套……但这改变不了非人的本质——比兽化后的魔熊还高出半米,体量更是足有后者的两倍!向前迈进的动作看似不快,但每个步伐都让钢铁与复合材料构成的地板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这显然不仅仅是体重造成,也是它狂暴力量的证明!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身上遍布皲裂,那些‘衣服’带着角质层的油滑反光——或许出于某种恶意,上面还带着鲜明的颜色——蓝白条纹,胸口有一颗白星。可惜它的武器并不是盾牌而是一柄狰狞的大斧,粗大的斧柄和半月形的斧头黑黝黝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斧刃青光闪闪。虽然有细微的裂纹纵贯其上,还崩开了几个缺口,然而绝对无损它的威力。

         王矩霖毫不怀疑这东西挥舞起来,可以把一个人从头劈到脚!

         怎么办?

         试验器械挡住了身后,左右看似通途实则是险恶的陷阱——怪物手中的巨斧加上手臂的长度足以封锁通路,以现在的身体情况,即使王矩霖学会了满地打滚的屠龙技(出自黑魂3),也照样不可能绕过那凶器的追击的。

         拖延时间?

         获得救援的可能……很低——如果无法察觉敌人的存在,调率者们未必会冒险在这种环境中移动。如果电梯已经降下,他们更有可能选择放弃自己这个0级的新丁。如果另一侧也有两个以上的这种巨怪,他们甚至要陷入危机……更何况这雾气也会影响火蜂的技能发挥,即使她有心救援,又能不能把握住攻击的目标?

         思虑急转,但巨怪两步间,已踏过了六米的距离!

         要怎么逃?

         怎么逃?

         怎么……要逃?为什么要逃?

         ……

         咚!咚!

         怪物停下沉重的脚步,在他的感觉中人类是一团热量的暗红,让他本能地感到排斥,想要将之砸碎,毁坏,直到那红色冷却。但眼前的这一团有着从未遇见过的特别之处——即使用斧头打中,热量也没有损耗。甚至还在变得更深。被绳索拖住也能够抵抗拉扯留在原地,正是这些差异让怪物的动作变慢了。

         已经腐化的头脑中并不存在所谓的思考,它只是凭借着杀戮的本能加大了自己接下来所有动作的力度。

         举起巨斧的手臂上,橡胶一样纠结的皮肉慢慢鼓胀来,刹那间就已经膨胀了一半,在它的认知里,即使是最坚固的障碍物,也会被一下打碎,而眼前那个已经不再移动的生物,是无法抵抗的。即使是向着一侧逃走,也根本无法避开这样的攻击。

         但就在这时,人类动了。

         不是逃走,而是前跳。

         在怪物举起的大斧挥砍之前,就跳进了它攻击的范围,然后猛一挥手!

         那只手上那不起眼的戒指闪烁了一下,于是储存在扭曲空间里的门板再次出现,随着挥手的动作,如一柄剑般切入了那厚重的腹和胸!厚重的金属毫无滞沚地压烂皮质和其下绷紧的腐肉,骨骸粉碎的脆响混合着撕扯皮革闷声,而怪物巨大的躯体竟然被这一击推得倒退了数步!粘稠的液体随即被从被扯开的伤口中一涌而出,夹带着散碎的肉块和内脏喷洒出长长的一滩。

         尽管没有痛觉,但胸腹肌肉的断裂让怪物的动作变得难以平衡,于是它晃动了一下身体,试图重整动作。

         然而人类根本不给它这机会。

         挥起的门板回划,犹如宽大的长枪一样被端平,向前猛推!

         沉闷的撞击声里,门的下缘重重楔进怪物的肩头,将锁骨与胸大肌在一瞬间压烂!于是那举起斧头的手臂也失去了挥舞的力量基础,怪物只能用残存的左手抓住那门板,撑住腰身……

         却完全无法阻止那个人类前进的脚步!

         “哈啊啊……”

         王矩霖分不清自己是在喘息还是在嘶吼,呼吸声通过骨头传进内耳,像是拉扯着一只破风箱。但这风箱却正在鼓动着身体里的一团火,灼烧着喉咙,灼烧着气管,灼烧着肺泡,让人痛苦不堪……然而这火焰也在灼烧着身体的每一根肌肉每一根神经,从中压榨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同时烧进他的头脑,让他陷入不可思议的……兴奋。

         ‘既然自己能够扯住那钢索,就说明对方的力量,也不过如此。’

         想法很简单,很直接,很鲁莽,很本能……然而却是如此正确,锐不可当!

         怪物的体型与他的差别是如此悬殊,悬殊得就像是一头熊和一只猴子,就算是它捏住了那门板的手臂都几乎比人类的腰还粗,然而王矩霖此刻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阻力,他双手抓住门板的下缘,不断前进!直到那怪物在轰然的巨响中撞进了一座调整槽!

         玻璃粉碎四散,金属被巨大的力量扭曲挤压,如一团胶泥般深深地吞进怪物,缠绕着它,任由它抽搐着残存的手脚也无法再站起。而人类则踏前一步,收起了那门板,然后抓住怪物手里那柄大斧,把它扯出来再高高举起!

         巨斧在空中划出一道暗色的痕迹……

         喀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