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副队长有胸大的么?队长有黑皮猫女么?
        电梯内没有楼层的按钮,从运行到停滞却花了足有三分钟——即使秒速一米,也足够从地下百米升到几十层楼的天顶。

         但走出电梯,景色仍是岩石为底空无一物的通道,柔和的灯光映照着的厚重钢铁——表面上漆着08的字样,带着一道横置的密码锁。不同的地方……或许是这扇门比之前的两扇都更‘纤薄’,当十厘米左右的钢铁无声滑开,就露出其后短短的通道。

         与其说是甬道,不如说是个门廊,尽头处那分开的金属门外,有个格外舒适的空间。

         这里灯火通明,柔亮的光将每个角落都照得非常清晰。一侧摆放着几台大型的实验仪器,沿墙壁则是一排排架子,陈列着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玻璃罐,用红黄蓝绿不同色泽的液体,浸泡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实验材料,但却分门别类码放得整整齐齐。两座解剖实验台看来是经常使用的,但没有丝毫的血迹污渍。而房间另一边则更像办公室,排放着舒适的沙发,办公桌和书架,甚至还有小小的吧台和酒柜,让原本冷硬的科研设施也带上了几分生活气息。

         不过,地面上横陈的尸体,却将这气息破坏殆尽。

         一共五具,死因一致——手枪弹从前额打入,将枕骨后炸开了拳头大的破洞,从位置来看其中四人是被办公桌后的第五人处决的。而那柄小巧的凶器,此刻就卡在它原本主人的嘴巴里。

         “杀人后自杀?有点……奇怪呀。”视线在几具尸体上转了一圈,王矩霖轻声自语。不过在他想上前查看时,腰间的伤口又被两根纤细的手指拧住,轻轻一转,让他疼得全身一颤。

         “不许乱动。”

         “可能有什么线索……”

         “不用你找。”

         “但时间只剩五十分钟……”

         “闭嘴。”

         火蜂的声音淡淡的,一如初见,但其中的冰冷却足可以让威震天再晚被发现个几十年:“刚才那些怪物明显是在伏击,所以不想死的话,你给我老实点!”

         “……”

         幸运的是,有些东西很明显。

         陈列架旁有扇沉重的水密门,当伊甸的调率者小心地打开它时,寒气就随之喷出——其后似乎小型冷库的空间里存放着更多的培养皿和玻璃容器,内容虽然仍旧大多是各种动物的器官与碎肉。但调率者们却很快从中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一排固定在金属支架卡扣中,两指粗细的玻璃管,表面结着浅浅的霜花,但里面暗红的溶剂却完全没有凝固,还不时地翻涌出细小的气泡。

         {血脉药剂,低温保存型。(未辨识)。

         需要低温保存的溶剂,离开低温环境超过三分钟可能会导致变质等未可知的影响,请注意使用时限。

         “哦,这就是血脉药剂啊?”王矩霖道——他的视线在门口处一个镶嵌着显示屏的小平台上停了一会儿。又沿着墙壁在室内走了一圈,然后才落在被那些人小心拿出的玻璃管上:“这玩意儿可以立刻用吗?用了有什么……嗯,变化?”

         “变化?变僵尸呗。”

         瘦子冷笑道,不过随即想起魔熊之前的话,于是顿了顿,不情不愿地解释:“药剂效果要鉴定,这类通常是生化血脉,加基础能力和血量,除非你有更高等的同类血脉可以直接吸收覆盖,否则就会产生变异,但同类血脉吸收又会影响效果,可能只增加几点血量,甚至啥也不加。”

         “就像是威斯克的儿子拿t病毒当****磕那样?真麻烦啊……”

         “低阶的血脉药剂几乎都有类似的问题,血清,破解诅咒,或者有缺陷。”魔熊笑了笑,补充道:“作为战利品还是有点价值的。那么要开始分配吗?不过我们没准备复数的冷冻储存设备,想要保存可能有点阿麻烦。”

         “分配?”

         这次轮到王矩霖一愣,但他很快点头:“魔熊老兄还真是实诚。其实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说帮忙什么的也是为了自己,一路上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怎么能再要你们的东西呢?所以还是……折现吧。”

         最后的三个字统一了所有人的神色——无外乎‘扭了脖子’‘呛了唾沫’‘被水淹没’等等……诡异的静谧持续了十几秒,火蜂小姐才咬牙切齿地开口:“你给我……闭嘴!”但对于小姑娘杀人的眼神,王矩霖缩起脖子摊了摊手,一脸无辜:“都说了这样很破坏形象……嗯,我是说,别人一片好意给你东西,不收不是驳人面子吗?再说我都让他折现了,好吧,魔熊老兄,看来火蜂小姐有点其他意见,你们商议我就不搀和了……”

         “有意思。”

         盯着王矩霖看了一小会儿,魔熊忽然哈哈大笑:“小兄弟真是有意思,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伊甸?虽然你还没完成第一个任务,不过我们随时欢迎你这样的人才。”

         “我……”王矩霖挑起眉头,但只发出了一个音就再次被火蜂打断:“他不会加入你们。”她一字一字地说:“别做梦了。”

         “火蜂小姐,何必如此肯定呢?”

         魔熊稍微收起笑容,目光却带上了几分狡黠之意:“莫非……他已经是你们内定的人手?还是说‘上头’改掉了规则,新人训练后可以不经过独立任务环节直接加入公会?何况即使改了,他现在也还没决定要加入魅影,我们伊甸也是个选择嘛。如果是这位小兄弟,我倒是可以保证他可以直接跳过新人阶段,当个副队,不,队长也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队长而已……”

         “那么冒昧一问,魅影军团,又准备给他个什么样的职位呢?”

         对于充满挑衅的追问,火蜂似乎根本懒得再开口,只回以不屑的一个大白眼。不过被当作谈资的某人显然不想继续满头雾水:“我说二位,这副队长和队长到底是个什么等级?副队长里有胸大的么,队长里有臭屁小鬼和黑皮猫女?再有个白胡子系基佬紫绳子的……秃老头当总队长什么的?”

         “……”

         “咳咳。”

         魔熊轻咳两声,才掩盖住脸上肌肉的抽搐:“……这个东西各个团称呼不太一样,但基本也差不多。队长以上是副团长和团长。队长本身是公会中负责探索‘副本’的一线指挥官,当然,我个人门路不多,只能暂时给小兄弟弄到这么个职位,以你的能力确实有些屈才了。但我估计你再探索一两个副本积累些经验,就差不多应该能进阶到队长……跟我平级。”

         他的用词轻描淡写,仿佛讲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流程。却足以他身边的几个同伴脸色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化,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嘟囔了几句‘团长的人情’‘浪费机会’之类的词儿。

         不过对于王矩霖而言,他最关心的还是——

         “有什么福利?”

         “可以招募十人左右的同伴。可以借用公会提供的特异等级的物品。大队长的话,有二十个直属部下,配给三件以上的特异级别物品或者一件传奇物品,每个任务额外还有魂力的津贴。”

         “我要是借钱,嗯,魂力呢?我是说如果不小心死了要用复活费什么的?”

         “借钱我没试过,如果是偶然的复活费不足,公会当然会借给你……”

         “够了!”火蜂提高的声音里,一件东西带着利啸飞来,把王矩霖的手打得生疼——如果他没有一直绷紧神经防备,现在生疼的恐怕就是他的鼻子了。

         <有人赠送给你一件品质为精致的装备,是否接受?

         系统的提示音让他皱了皱眉,注意到手里是一枚金属牌,大约有半个巴掌大小,入手轻盈,微黯的表面上却带着金属的光泽。其上刻蚀着一个抽象的符号,似乎是一弯穿过云层的圆月。

         <公会徽章。

         品质,精良。

         所属:魅影军团(未满足生效条件)

         特殊饰物。(身份辨识,无需装备,自动生效。)

         魅影公会成员的证明,等级:副团长。

         喘息般的,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混合着‘wocao’‘wa’之类意义不明的感叹。“不愧……是魅影啊。”魔熊脸上的惊讶神色也持续了几秒,但随之毫不在意般洒然一笑:“既然如此……新人没有邮箱,我要如何把那,嗯,折现,结算给小兄弟?”

         “那就等我有了邮箱再联系你就行了吧?对了,一直没请教?”

         “肉山大魔熊,叫魔熊就好。还没请教小兄弟你?”

         “啊哈哈哈,无名小辈罢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时间可不多……”

         其实王矩霖很想了解下‘副团长’到底是什么概念,不过火蜂紧绷的小脸让他选择了闭嘴——得了便宜再说什么都有卖乖的嫌疑,更何况,这‘便宜’还未必稳稳落袋——徽章标注的生效条件‘没有满足’,也不排除以后还有什么加入之后直接降级之类的可能。

         这所谓的‘魅影军团’显然是颇有规模的势力,这小姑娘却随手就能扔出个‘副团长’的职务来砸人……这种人物还是尽量不忤逆为妙。

         啊,认真说来,早就忤逆过好几次了吖……

         ‘办公室’里的第二扇门没什么好说,只是连接着另一条通道——或者称为空间更合适些?

         这三十几米长的地方却有着近十米的宽与高,黯淡的橙红色光线从上方挥洒,映亮了墙壁和地面上,被千百条细密的缝隙分割成的六边形网格,而尽头处,是标注着10的,四米高,呈现外弧形的闸门。

         王矩霖停了一下。

         直到所有人都穿过了那空间他才重新跟了上去。但又抢在第一时间,站在了大门的密码盘旁边:“这里面应该就是boss战了吧?既然之前出的是大砸……这里面是不是一坨肉块,左肩上长着大眼,还会四五次变身的那种?”

         “别胡说八道!”

         轻轻的语声让瘦子不由一抖,怒道。但魔熊却笑了笑:“那样的,倒也不错。有形体的玩意儿怎么说都不难应对……就怕是……”

         他的声音顿住,因为眼前弧型的大门已经颤抖着,慢慢分开。露出内部层层运转的结构——金属的环块次序交错,重新组成向内延伸的通道。然而周遭橙红的光泽在几米之外就被内部的黑暗吞噬,只剩下内部咆哮般的隆隆轰鸣,在空间中反复回响,空洞得令人毛骨悚然……

         而黑暗中,亮起了一束光。

         从上方垂下,清晰地映亮了其下的平台,以及上面的培养槽。

         仍旧是玻璃钢的壳体和充溢其中的碧色溶液……然而光线在那金属上流动,闪烁成暗淡的雾霭。令人不由产生了某种错觉——圆形的洞口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独眼,而那培养槽就是它的瞳孔!这只巨大的眼睛正在瞪视着每一个人,令人心悸的冰冷随着视线攀援而来,无声而蓦然地,浸透了每个人的全身,全灵。

         就像巨大的肉食猛兽正贴在自己的脸前,对自己吐气。

         “跟上了。”沉默一瞬,魔熊舔了舔嘴唇,第一个走进那‘独眼’。

         通道厚达两米,其后则是宽阔的圆厅。

         实际上,称之为厅并不正确——这是一座截面达五十余米的巨型竖井,进入其中的众人此刻立足于‘井壁’上,两米余宽的悬空走道。而那灯光照亮的平台,却是一根直径超过二十米,顶面与走道齐平的金属圆柱。一根根粗大的钢梁如旋梯的台阶般向下,连接起这柱子与竖井的井壁上,一圈滑动的结构。

         “……中央大垂直沟么?”王矩霖嗤笑。

         凭栏下望,光源只能照亮第二十根钢梁模糊的影子,不知道那深幽的阴暗里是不是有无数巨大的颅骨堆积,亦或被钉在红十字上的七目半身巨人。然而事实上,这里同样有着并不逊色的诡异——当距离稍微接近,培养槽的壳体上大片的花纹就在视线中清晰起来,仿佛流淌般向下延伸,铺盖上了那巨大的立柱。

         当然,并没有真的流动——线条实际上早就已经刻下,这类似文字,却完全忤逆了规律的图形遍布了整个金属大柱的表面,就连那雾霭般光泽,也不过是反射造就的错觉。

         被这巨大的空洞,金属的大柱,无法言喻的符文,以及精致的培养槽所包围的,仅仅只是……一条触须。

         一米多长,手臂粗细的圆柱体上粗下细,带着螺旋花纹与凸起的吸盘的紫色外皮在绿色溶液中隐现。细微的气泡渗出淡紫色的表面,让微碧的清澈液体沸腾般翻涌不休。

         女子清冷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中适时响起:

         “20分钟内,将特殊生物带离地下实验设施。奖励:魂力5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