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找个机会,给你腿上写正
        “哇靠,五十点啊!发了发了!”

         被叫做‘小金’的瘦子欣喜的怪叫一声,转身去操作控制这里的东西——不远处的墙壁上有个打开的平台,上面有数排红绿相间的操作按钮与开关。

         不过就在手指触到那平台的一刹,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腕。

         “干什么?”瘦子反射性地挣动,可扣住他的那只手钢钳般稳固,轻轻一带就让他踉跄退了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

         虽然并非魔熊那样的力量型人物,但至少自己也是六级的调率者,拥有数个技能以及专长的强化,可眼前这个0级新人随随便便的动作,竟让自己失去了平衡?不,这家伙刚才还在自己身后,什么时候抢到了前面的?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

         思虑转动,他厉声喝道:“你想抢任务?”

         叫声仿佛命令,让伊甸的所有人齐齐举起武器——场景中的任务内容有相当的自由性,两组调率者间出现对立任务的情况时有发生,亲密无间的战友下个刹那就会成为不死不休的仇敌,一个人导致的团灭也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

         光辉大作。

         明亮灼目的红色线条在他们身前亮起,闪动之后爆发出灼热的汹涌气浪,让所有人不得不在第一时间选择后退!而王某人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悠悠穿过热浪:“消消气儿,火蜂小姐。咱们是文明人,别弄得像抢劫似的……”

         “你TM的不就是在……咳咳!”瘦子狼狈地拍打着衣襟上腾起的火焰,而直冲口鼻的热风随即就把他的声音封进喉咙,只能听着那个悠然的声音继续:“这里还有敌人,不想死的话就别靠近中间,别开枪也别乱碰。”

         “小兄弟,你到底想干什么?”

         魔熊沉声喝道,他双手上的臂环已经重新化为了钢爪。伏低的身体紧紧绷起,仿佛随时可能扑出——数米之外,明亮的光焰勾勒出火蜂的身影,在她身侧展开一双辉煌的羽翼,那无风自动的双翼上,每一根羽毛都在散发着迫人的热力,让魔熊身上的毛发不断卷曲,仿佛随时可能燃烧起来!

         “别紧张魔熊老兄。我不会干抢劫那种没技术含量的事。”扫视了一眼被无形热浪分迫退的‘伊甸’诸人,王矩霖慢吞吞地说:“嗯,只是啊……这里的总boss阁下,是不是由你来解释比较好?”

         提高的声音在空间里带起嗡嗡的低沉回音,理所当然地,无人回应……

         但王矩霖并不打算放弃。

         啪地一声,他扳开了控制台上的某个红色盒盖,用拇指压住下面的按钮:“别装了,我知道你有智力。还很聪明,如果你真的想浪费时间,那这里这个写着ruin的玩意儿,我很想试试它是干什么用的。”

         “你TMD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咳咳……赶快滚下来,不然……”瘦子叫道。

         “不然?”

         火蜂轻轻的声音,像落在坚冰上的珠玉般,清冷,空灵。然而伴随着它的是爆散的火花——六点萤火分散流曳,击中六个人握枪的手,让他们痛呼着松开武器:“你们就那么想死么?”

         “明明是好话,偏不好好说……”

         “闭嘴!”

         “小兄弟,多谢。”

         魔熊忽然道。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后退一步,举起双爪表示自己并无敌意。

         这场短暂的冲突毫无意义,而责任完全在伊甸一边——就算真的接到了不同的任务,魅影军团的两人也没有什么必要做出这种正面宣战一样的举动。更何况以火蜂的能力,如果有心杀人,伊甸的人马早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都是因为‘小金’太急躁,太武断?

         不。

         以魔熊对于自己队员的了解,情绪不是理由——或者小金对言辞得失斤斤计较,但毕竟有十次以上的任务经验,不可能就因为个零级新人的异动而如此失态,而且就算是他精神紧张反应过度,剩余的六个人也不至于如此容易被煽动……在刚刚那一瞬,甚至连自己也没有丝毫犹豫地进入了战斗状态?

         所以……

         “所有人,自我检查!这里有精神干扰!”

         “没错,魔熊老兄,不过我看,可不只是精神干扰。”

         王矩霖的嘴角动了动,控制台上细微的灯光闪动,将他的面孔映成一片诡异的血红:“简而言之……刚才进门时我按了个错误的密码。既然这地方没人,只有这么个罐子,那这玩意儿应该是个有智力的怪物吧?”

         一瞬间,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觑,从同伴的脸上看到震惊——

         有高等智力的怪物不足为奇……但故意按错密码?这不仅是作死,而且还是将所有人都拉上的……大作死!仅仅只是为了‘测试’就做出这种不经大脑的举动,这家伙其实是疯了吧?一直就是疯的吧?

         “不要摆出那副惊讶脸来啊诸位,会让我怀疑你们的观察能力的。”

         汇聚在身上的视线让王矩霖偏了偏头:

         “大规模的地下基地,进行着一看就很机密的生化实验,但场地里所有的门都只用简单的八位数密码,这不是很怪吗?虹膜锁呢?指纹锁呢?钥匙卡呢?就算有DNA检测都应该算是常态吧?当然,我承认有偶然的状况发生,不过试验场的大门里面就有个虹膜锁,可是它应该锁住的第二道门却开着,外面那个办公室的门也有第二层,好像是个指纹锁,但也开着。如果这些还算是灾难中产生的巧合……但这外面那条走廊上可就不可能了。按照警备室里的资料,这里应该有密集阵防卫系统,激光以及独立供电的电流陷阱。但我们进来的时候这些玩意儿全都没启动。”

         更加深沉的寂静,因为每个人此刻都陷入了回忆中。

         这个人所说的事情,不是没有人发现。只不过他们习惯地将之忽略了——在执行了几次任务之后,调率者们就会逐渐习惯于将每个世界当作单纯的迷宫。他们走最短的路线,打开能打开的门,踹开不能开的门,在没有路的地方砸出路来……只要能够拿到战利品,完成任务就好了。

         这里不是他们的世界,他们也注定不会成为这世界的居民,他们只是过客,掠夺者。进入,得到,最后离开,是唯一要做的。路原本应该如何,周边的标识说明了什么,没有人会关心……

         “欺骗。”

         沉寂被突兀地打破,让所有人心中一紧!

         因为这声音……不属于任何人。

         它是如此嘶哑,如此缓慢,就像磨着朽木的锈锯般吱呀出每个音符。却又清晰异常,仿佛那朽木和锯条就抵在每个人的耳膜上,甚至让他们的心跳也随着这声音逐渐缓慢,衰弱下去。

         直到机械的摩擦声重新唤醒他们的关注——身后那复杂的金属正以可怕的速度层层契合,将他们进入的道路彻底封锁!

         “人类……你……欺骗了你的同伴。你,输入的,密码,是正确的……”那个声音,缓缓地继续。

         “欺骗可是生物的本能之一,从色素细胞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当然不可能用我自己命开玩笑,但如果我不这么说,又何来的震撼力呢?没有震撼力,也就没有说服力了呀。”盯着那培养槽中的触须,王矩霖的神色平静:“更何况与你那种扰乱思想,还能凭空制造出任务的精神控制相比,我这点小把戏可真不值一提哪……”

         “什么?”

         简短的交谈带着难以置信的意义,让所有人的震惊再高一成——怪物并不算是什么,精神控制也可以理解,但那个新人说出的话却是在颠覆常识!

         能发布任务的……怪物?

         怎么可能?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

         “我了个去,我的任务……没了!”“你没看错吗?啊!我的也……””怎么回事?”

         “人类的大脑,是一个我们刚刚开始认识、充满了电荷信号的潘多拉魔盒。大部分的大脑都是‘接收器’,但是有些更发达的大脑,能够自由地选择发送和接收……”

         惊讶的嘈杂中,王矩霖伸出右手食指,在自己的额角轻点,轻缓而有些变调的语声让周围再次寂静:

         “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不过,轻易涉足未知的领域,就难免犯下低级的错误。你,大概觉得我们都是一样的吧?但很可惜……0级新人接到一个价值50点魂力的任务,而且还可以随大溜地去完成,你让我不怀疑除非我是猪。还有各位,千万不要胡乱开枪,如果可以的话,盯住你身边的人,因为这家伙说不定正等着你们帮他解开束缚。”

         “轻视……了你。是,我的失误。”嘶哑的声音停了停,继续道,措辞变得更加流畅。

         “你的失误可多了去了。难道你还真以为你隐藏得挺好?”

         王矩霖冷笑:

         “举个例子吧,下面那个试验场的门是锁着的,但是走廊里为什么会埋伏着的两只巨犬呢?如果这些巨犬和外面的变异差不多,不需要吃东西多也就算了,问题是它们还需要食物……哦,说起吃东西,实验室里面的废弃槽根本没有安全措施不奇怪么?哪个疯子会把废弃物直接排在试验场里?另外,那当狗粮的废弃物又是如何挑选的?就算是有缺陷的产品,也没有理由直接被处理不是么?”

         “这并不是,决定的,证据。”

         “又不是要在法庭上喊球豆麻袋,有个怀疑就足够了。”

         “也就是说,从我们进入到这基地里面开始,所有的敌人都是受这家伙控制?”

         魔熊沉声问道,就在这对话之间,他已经再一次完成了兽化,同时也指挥部下们排成了阵势,由其中一个调率者拿出了根短木杖,喃喃地念诵着将一层光晕挥洒在每个人身上:“但即使是黑绳地狱等级的场景,这也超过难度了吧?”

         “催眠,还有‘似曾相识术’之类的吧?调用记忆覆盖感知,但对精神防御无效。”火蜂哼了一声:“标准的第七等级任务难度而已。警觉一点,0级新人都不上当。”

         “小姐,不能这么比吧?”

         魔熊又怔了怔,摇头苦笑:“看来还真得买个‘大脑封闭术’……可恶,那玩意儿好贵啊。”

         “实际上如果没碰上魔熊老兄他们,我也只会觉得这地方就这样。可与他们的遭遇一比,就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幸运’。路上碰上个尸体拿着密码,碰上个门就刚好能用,呵呵,阴谋的味道太浓了。”

         王矩霖轻声道,但与其说是对话,却更接近自语:

         “那些巨犬怪在食物短缺时还能与同类分享食物,操控它们的显然不是芯片电流刺激之类的普通方法。因为那什么花生屯怪之类的随后就搞了次有效的伏击。心灵操控是最合理的想法,所以人类肯定也是会受到某些影响的——办公室里的地面上没有拖动的痕迹,但正常人怎么可能站成一排等着被人挨个爆头?更别说吞枪自杀时几乎把整把枪都塞进了嘴巴里了……”

         “别显摆了,快开门!”

         火蜂皱起小小的眉头。

         当然并不是显摆——<支线任务完成。获得魂力值2点。>的字样,正在王矩霖眼底亮起,不过他只是摊了摊手:“讲点道理啊小姐,如果这里能开门,那家伙还会把它关上吗?”

         “真没用。”

         这混蛋丫头,等老子以后找个机会在你大腿上写正字,你就知道啥叫有用!

         当然,就算真有那个心,也只能期待未来,眼前这青涩的干瘪四季豆……烫一嘴燎泡还填不饱肚子,太不值。

         “如果你们,想要离开,我可以放你们,走。”干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不但顺畅得多,甚至还带上了几分情绪。

         但王矩霖直接将其忽略:“火蜂小姐,魔熊老兄,如果我们,嗯,所有人合力,能不能打开那扇门?”

         “新人训练限制能力的威力。”

         “动能枪对生物效果很好,但金属很难办……这至少也要三公斤以上的塑型炸药才能产生效果,而这个房间的周围的坚固程度似乎也差不多……”

         “那就是说。没办法了?“

         两个资深者的回答让王矩霖叹气:“好吧,我有个办法。不过,要赌一赌。所以如果这个家伙的能力远在我们看到的之上……那就要请二位帮个忙。”

         什么忙?

         魔熊想问,但没有问——因为王矩霖的手指已狠狠下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