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渴望力量吗?不,我渴望nai子
        奇妙的感觉。

         不需低头,也知道左腿正在复原——肌肉伸展着拉平被压碎的骨骼,在体内咯咯轻响,但出奇地没多少疼痛,甚至连疲惫也在逐渐消散。怪物嘶哑的咆哮在王矩霖翻身站起时灌进脑袋,有形般翻搅着脑浆,让他一阵眩晕。

         但清凉的触感随之涌来,轻柔地将那眩晕拂去。

         伸手抹了把眼前的血迹,他在一片淡红里看到诡异的景象。

         大团紫黑的粘液夹杂着无法辨识的结块之类摊开一地,延伸到两三米外的污染源——曾不可一世的怪物倒在那里,半截身体已经不见,青蓝的光芒从盆骨的部分延伸出来,愈显浓厚,而在青光周围,蠕动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灰腐烂,淋漓流淌。

         这啥东西?

         王矩霖疑惑地举起右手,五指间有光芒在闪。果冻样凝固的光随着手的动作拉长少许,清凉感也越发明显——就像灌下杯加冰的可乐,不过用的不是消化系统,而是以右手为主的半边身体。而轻微的动作让怪物再次咆哮……或是惨呼?

         “你……你,你你……咿咿咿咿……”他的声音逐渐低沉,一条条腐化的肉块从它的身体滑落流动,很快那条原本完整的肢体就只剩下了裤管下骨架轮廓。

         这蓝光是怪物的某种要害?但自己这越发良好的状态……又是怎么回事?

         向怪物扑去当然是一场赌博,而赌博,绝不是简单的运气游戏,而是计算的较量。

         从出现开始,这怪物的行动看似流畅,却不迅捷,尤其是在面对火蜂的攻击时没有躲避,而选择了费力又危险的偏折……但如果假设这种费力是有必要的?它对王矩霖这个等级最低的调率者有所顾忌的理由就清晰起来——不受精神压迫的人可以攻击它的本体,说不定可以扰乱解除那精神压制,恢复了行动能力的调率者们也就能发动一次绝地反击了。

         以上是王矩霖的推断。而事实证明并不靠谱——他猜对了开头,却没猜到这结局。

         “你……嘶……”

         心灵力量冲进头脑,但早已不复之前的汹涌,而是嘶哑驳杂,但王矩霖发现自己仍旧很不可思议地弄懂了它的意思。

         “我为什么知道?你让我知道的。”

         慢慢站起身,他轻声说:“楼梯里的那张脸,还有在警备室里的电视……我以为是这里的固定模式……但紧接着你就来了个突袭,两只狗和穿山甲没有杀了我,你又在实验室外弄了只会说话的猫,可惜最失策的就是让它只被我看见……后来发现这些全都不行,你干脆动用了所有兵力倾力一搏,你自己也参与了,否则那点消防喷雾怎么可能会蒙蔽他们的感知?我怎么看都不如他们有威胁,那么,杀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说说看吧?”

         “你不知道……”

         怪物顿了顿,挤压出干涩的嚎叫,仿佛亡灵的哭喊:“下等生物,怎么……触及灵魂……啊!载体,你这可悲的祭品,愚蠢……从来没有真正得到……”

         尖利的嚎叫蓦然沉重!

         腹部和胸腔猛地膨胀了起来,随之轰然爆碎!但那飞溅的血肉和骨骼仿佛被某种力量牵引,蠕动,联系,竟然在刹那间化作大网,向着王矩霖迎头扑下!细碎的骸骨在其中伸出,尖牙利齿般地绞合,势要将人类撕咬成肉条血泥!

         间不容发的时刻,细微的火光从王矩霖身后而来。

         发丝般的蓝焰与那肉块的网络一触,便爆成一团粗大的火焰!轰然巨响带着高热的气流把怪物整个吞噬,也把王矩霖摔成了滚地葫芦!

         这小丫头下手真TMD……狠啊。

         劈头盖脸的火焰让王矩霖心中大骂,但也没忘记顺势狠狠一抽右手!于是那莹蓝的光辉拉扯弹动,竟从火中飞出了足有汽车大小的一团!怪物撕心裂肺的惨号立刻震耳欲聋,但在一瞬之后暗弱下去——翻滚的间隙,王矩霖瞥到那火焰中的怪影正在抽搐收缩,烧成大股灰烟!

         这就……干掉了?

         半空中的大团蓝光如橡胶般拉伸,弹回,一头砸进他的身体!烫伤撞伤的疼痛顿时被冰爽一股脑覆盖。然而没等他欣喜便甘尽苦至——舒爽无比的凉气汹涌成了刺骨冰寒,寒颤间,刚刚恢复的体感竟然开始麻木!王矩霖下意识的张嘴,竟吐出一大口白色的浓雾,其中还有细霜飒飒而落!

         显然,这‘补品’不是那么好吃的……

         “撤退,撤退!”

         烧杀了怪物的火焰带起新的嘈杂,从精神压制中解除的调率者们嘶吼着,挣扎着向电梯蜂拥……精神压力的消失并不意味着心绪平静,基地毁灭的倒计时也从未稍停,说不清的恐惧与紧张混合起来,如蛇虫在胸中乱窜,驱使着每个人拼命地逃离这危险之地。

         而面前电梯上的小小天窗,便是唯一的生存之路!

         一片忙乱中,竟无人注意到天顶上蜿蜒潜行的灰影。

         这一米多长的软体怪物从火焰中窜出,它灰白表皮上颜色闪动,竟完美模拟了那火光映亮的金属!下个瞬间已经越过众人头顶,箭矢般向着火蜂猛扑!

         潜伏突袭的动作简单得可笑,但优异的生物能力却弥补了所有破绽!当火蜂直觉地后退,两道触须已在怪物体侧挥开,凭空截断了她身周所有退路!

         三十厘米。

         软体的尖头张开六瓣大嘴,向着女孩的身体咬下,但最终却停在了三十厘米的空中——一只带着干涸血水的手掌蛮横地分开了人群,向前一伸就抓住了那软体怪物,五指如勾般扣进它的身体,让原本光滑的表皮刹那乌黑破烂,露出其下浓蓝色的光泽!

         “嘚嘚…用本体的死亡作掩护,分身来个变形,很聪明嘛,杂碎!”王矩霖狞笑道。

         怪物发出痛苦的吱吱尖叫,两条触须甩动着,试图反向缠绕住那抓着它的手臂,但是王矩霖的右手紧接着伸过来,轻而易举抓住两条触须,生生扯断!软体上喷出一大团污浊的紫色浆液,让人类厌恶地偏偏头,但他扭住怪物的双手却毫不犹豫地掐得更紧:

         “你以为一直盯着魔熊,我就不知道……嘚嘚,你真正的目标是她了么?否则的话,你又怎么会让我们和魔熊这两支队伍会合?”

         ‘嘚嘚’当然不是王矩霖的口癖,只是冰冷正在从握住怪物的手上渗入,让他牙齿猛烈的打架……然而即使如此他依旧握紧手指,看着那怪物的‘灵魂’在指间痛苦扭动:“将军啦,陛下……你说我是撕了你,还是撕了你,还是撕了你啊?”

         “请住手……”

         陌生而动人的声音,回应了他的威胁。

         怪物橡胶样的体表骤然凸起了一块,扭曲流动间,竟然缓缓凝结成一张人脸,五官精致,宛然间便是火蜂的模样,只是更多了几分成熟的美感,而这张面容上的神色痛苦而哀怨,楚楚动人……让人一见生怜。

         这又是什么桥段?

         “饶恕我吧!我可以给你力量,真正的力量,任何人都难以企及的力量!”

         王矩霖的愕然里,‘她’唇角颤抖,清脆而凄婉的声音渗进所有调率者的脑海,让所有人都不由迷惑:

         “财富,控制力,追随者……一切都如你所愿!强大的人类啊,你会获得凌驾凡俗的力量,没有人能够阻止你!只要拥有了这力量,你将无拘无束,不管是道德、法律、责任……你将超脱一切,随心所欲!你难道不渴望力量吗?”

         紧扣的五指放松了一点。

         王矩霖吐出一口寒气,冷冷地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清丽面孔。

         “我渴望力量吗?”他喃喃自语。

         “是的,你渴望力量吗?”怪物膨胀的身体颤动,发出如喘息的‘嘶嘶’杂音,而那‘女子’的眼中,却悄然涌上一丝欣喜:“只要是你需要的力量,我都可以……”

         但人类却忽然摇了摇头。

         “不,我渴望****!”

         怪物无法理解的言辞中,他的双臂猛地一抽!于是一大股莹蓝的光芒,就从那蛇虫般的怪物身上被拉扯出来!喷泉般升起,再源源不断地被王矩霖的身体吸收!

         疯狂的咆哮顿时迸发,如万千雷霆在所有人的耳中炸响,让他头晕眼花!腥甜的鲜血从嘴角鼻腔,甚至是眼角和耳孔喷出!但王矩霖恍然无觉——思想若是一张枯叶,那咆哮就是连地接天的龙卷风,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便要被这宏大的冲击撕成灰粉,四散而去!

         幸运的是,那声音……终于消失了。

         汹涌的蓝光闪耀,衰竭,而失却了光芒的触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腐败,泥浆般融化流淌,崩溃四散!

         “切,这诱惑方式也太老套了……亏你也有脸拿出来混字数……”

         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直到背心撞上墙壁的冲击力,王矩霖才感觉稍微清醒。他喘息着低语:“不过,渴望nai子……什么的真没多少逼格。但渴望屁股又有吸毒的嫌疑。嗯……‘软温新剥鸡头肉,润滑初凝塞上酥’会不会更好一点?”

         但实际上,这些都不过是掠过他思想的乱七八糟——除了牙齿撞击的嘚嘚轻声,苍白的唇里连半个字都没有吐出来,刺骨的寒冷飞速扩散,正在夺去他所有的知觉,仅剩的能够灵活运动的地方,大概只有意识以及眼珠了。

         你吸收了属性未知的力量,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你吸收了属性未知的力量,可能会造……

         你杀死了不可知的生物,获得1500点经验。

         你的等级提升了……

         你可以获得第一个等级的相关奖励,请在任务结束后于个人空间查询。

         警告,你受到属性未知的伤害。

         警告,你受到属性未知的伤害。

         警告,你受到属性未知的伤害。

         ……

         对话框充斥眼前,却对状况没有任何帮助,而寒冷侵袭之下,王矩霖感觉意识正在不断的模糊……迷茫间,似乎有液体渗进嘴里,浓烈的药味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那……蓝光是什么玩意?”

         “……什么蓝光?”

         那样一大团蓝光不可能被忽略,所以他们就是真的看不见?但为什么我……

         思虑再次变得缓慢,眼前的光线飞旋消失,带走了王矩霖仅存的思考……

         ……

         阴霾的天空下,高耸的楼群正在颤抖着,崩塌下去。

         强烈的光线从地平的一点喷涌,刹那间已化作朝阳般的光团,大地震颤,闷雷般的隆隆轰鸣夹杂着肆虐的暴风沙尘,吞没了十几公里内人类文明的残骸。甚至天空上低垂的辐射云都被吹得紊乱,透出了其后的碧蓝。

         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洒下,远远望去,那阳光的痕迹连通了天地之间,有若天堂降下的阶梯。

         一道光柱穿过云层,照亮了几里之外的大楼间,高达十数米的怪物。失却了大气层过滤的光线辐射极强,但对于这巨大的怪物却是个美好的诱惑,它缓慢地移动着,将沉重的身体全部挪到光线下,恍如树皮般的外表在阳光里展开,却同海中的软体生物般慢慢飘动,反射着光线,竟然带上了几分诡异的韵律与美感。

         在这毁灭的世界,阳光注定只是短暂的恩赐,片刻后辐射云便重新合拢。于是吸收了能量的怪物缓缓转身,

         但它忽然猛地一颤!巨大的身体疯狂的扭动,将周遭的建筑残骸撞击得烟尘四起!然而这挣扎几乎没有起到半点作用,一层诡异的紫色随即从他的身体上蔓延,将半腐烂的人肉组织融化般流淌再重新扭结,仅仅几个呼吸之后,巨大的怪物就停滞了挣扎,而那紫色已遍布它整个躯体。

         颤抖了一下,它从身体的缝隙喷出清脆甜美,却无比诡异的声音。

         “人类,我会……去找你的,会找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