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人生如戏
        不说废话就是杀啊。

         够警觉,够成熟……够特么倒霉!

         王矩霖在空中飞了一秒。剧烈的冲击随即从脚下涌上,五脏六腑一瞬间仿佛被火烧一样的闷痛,又从喉管反刍成黏糊糊的甜味,他几乎拼尽全力才没让自己软倒下去,再拼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没有让血从嘴里流出。

         那股能量不只是无影无形地冲撞上来,把他推出了七八米远,还仿佛无数只钻进他体内的拳掌刀剑,凶狠地翻搅刺戳着身体内部,血条在一瞬间已经空了四分之三!直接进入了中伤状态!

         妈蛋的这特么是原力推击?你逗我呢?

         在卢卡斯那原版电影里这一招不过就是开玩笑一样把人推来推去的而已啊……

         “呯!呯呯!”

         枪声在封闭的空间里震耳欲聋,然而长袍人却仅仅只移动了几步——未卜先知般,三发子弹在他身周擦过,颓然在地面墙壁上弹出点点星火,他再次随手一挥,开枪的夜雨就凌空飞起,仿佛被吊索勒住般挂在空中,双手在颈间抓挠,双脚乱踢,却无法挣脱。

         “这种玩意儿对我没用。”

         长袍人转头,嘲讽地看着拿出了一把手枪的王矩霖,嘶哑道:“更何况……没有武器精擅也没有射击专长,这个距离我就算是站着让你打,你也打不中。”

         回答他的是两声枪响。

         王矩霖无奈的甩了甩手中的枪,一如对方所说,他瞄得很准但子弹就是差了点儿位置,只能擦着对方的长袍飞过。

         “你已经做得不错了。”长袍人轻轻咳嗽:“十四级的老手被一块墙面拍死,他也算是死的够窝囊。”

         是啊,够窝囊,我本来以为干掉一个高级人物至少够我升一级的,结果……特么居然跟之前干掉的那个一样,只给了250的经验!

         “你很强大啊,年轻人。”心中的吐槽不妨碍他脸上微笑,随口吐掉嘴里的血水:“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黑暗的力量。”

         “拖时间没什么意义。”长袍人皱眉:“跪下,把你所有的武器放到地上,推到我这边来,别想耍花样!”

         “你就不怕我自杀?”

         “能自杀也用不着等吧?”长袍人冷笑:“再挂一次,你的信用等级还有多少?一级人每月五十点的馈赠上限,够你还利息吗?”

         把老子当成了死了掉级的倒霉蛋了么?倒也算是歪打正着……不过魂力可以馈赠?虽然有上限,但五十点也不少啊?更何况我也不可能永远是一级……

         转动着心思,王矩霖慢慢蹲下,把手上的手枪放到地上,推过去。

         “还有那个盾牌!慢一点拿出来!”

         “你能保证我们活到最后?”王矩霖拿出门板,缓缓地扣在地上。

         “我们只是为了求财,杀人能有什么用?”长袍人顿了顿:“杀也轮不到你这样的,最多一个小时,我们就撤了。”

         求财?这家伙说过刚才的调率者等级有十四吧?这种人用来当外围杂兵,他们求的财,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王矩霖伸手一推那盾牌。

         看似轻描淡写,但盾牌与地面摩擦出的轰鸣却让长袍人一惊——顾不得懊悔自己为何忘了提防那家伙的力量,他终于松开了手中的ems,挥手用一股原力压住那向他飞旋而来的巨大铁板。再甩手扔掉另外一边已经半死不活的潇湘夜雨。

         光剑圈转,在空中和一道紫芒接连交击!半透明的六边形能量无声挡下光剑的锋刃,但却无法将之迟缓一分,长袍人一个翻身退出几米,单手前推再次把王矩霖打回原地。

         “有一套啊!”

         伸手接过飞回来的纳米材料,王矩霖轻笑。轻轻一扯,长绳般的纳米材料缩短,就把长袍人留在原地的ems拉了过去,随即用手中的盾牌狠狠一砸!

         那无比珍贵高科技道具虽然价值非凡,但本身品质却只是精致,沉重的钢铁砸下,顿时扭曲崩裂,化作了一团碎渣!

         长袍人举起手中光剑,剑刃将他兜帽下的面孔映得一片青蓝。

         “你会付出代价!”他咬牙切齿地吼道。

         从他的角度来看,自己简直完全是被对手玩弄在鼓掌之间——他自忖从刚才开始的行动并没有多少疏漏,足够警觉也足够稳妥,可是这个家伙却布置了个陷阱,轻而易举的杀死了他的同伴,然后就在他眼前毁掉了ems!

         虽然1级人物不可能有什么足以逆转战局的技能,但ems的价值和作用都不是面前的胜负可以相比的——就算是干掉一万个1级人物,也没法补救防护网上的缺漏!如果这个疏漏导致真正的目标就此逃脱……

         等一下,那个家伙为什么要毁掉ems?难道说……刚才确实是说……

         “哦,你想让我付出什么代价?”王矩霖笑道:“哦,对了,我那个老伙计就在你脚边,你把他干掉,我们就不用打了!

         借着盾牌的掩护,在嘴里塞进了一包治疗粉,看着缓缓上升的hp,王矩霖心中暗暗叫苦——刚才的偷袭已经是穷尽了他最后的手段,却没伤到对方半根毫毛,而且不是他见机得早,半途一把抓起门板挡住那原力推手,现在说不定已经回了个人空间跟仓鼠精扯皮。

         妈蛋,老子不过是来特么军团报个到,怎么就弄得这么鸡毛鸭血?

         怎么办?

         再投降一次?或者等那个小丫头技能恢复,挣脱绳索,来给自己援护一下什么的?

         当然,这几乎就是妄想了,那小丫头就算可以挣脱也未必见得会来。不过即使对方真的干掉0潇湘夜雨也是一样——先不说那家伙有没有钱复活,就算有,救兵也不是跟召唤生物一样瞬间就到的,以夜雨那个杂兵的身份,他说的话军团上层不得再考虑考虑再研究研究再计划计划……

         咦?

         “我说老兄,是不是挺纠结的?”王矩霖心头一动,继续道:“你没有探查个人准确位置的技能对吧?刚才你的同伴告诉你,我们有三个人,所以你害怕了?”

         语速很慢,他装似轻松,但目光却紧盯着对手兜帽下露出的半张脸。

         嘴唇压紧,变薄,嘴角把两侧的肉推开了……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有些细小的表情是无意识的,不是通过选择而做出的,因此是控制不了的……有时候它们会显露出很多事。这是王矩霖喜欢的某个美剧里的名言,不过这个微表情理论正确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猜对了一些东西。

         “这时候最正确的办法,其实是赶快传送回去,拿一个备用的ems,再带一群人回来,这样才能在我的同伴逃回去报信之前,把我们三个找出来。不过,你好像有点不甘心啊?那就快点过来跟我打啊?哦,你不敢,不会吧?放心,我这边的通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哦?”

         “少说废话!”

         长袍人狠狠磨牙,心中却越发肯定——目标肯定就在这附近不远,可能是丧失了行动的能力,所以才需要眼前这个家伙引诱自己!只要自己靠过去就死定了!

         没错,不然,一个已经掉到了一级的人,那里会有推动刚才那堵墙的力量?当然是依靠高级人物给的buff!

         他盯着王矩霖的面孔,发现那张脸上的微笑,越发诡异……是奸计得逞的那种志得意满。狠狠咬了咬牙,他的手却不由紧了紧,捏着罩袍袖中的一个小东西。

         然后,听见那个人说:“唉,晚了啊。他来了。”

         谁来了?

         脑海一晕,轻缓的脚步声便越发清晰,长袍人眯起眼睛,注意到周围的光影似乎在不断流转,于是他身体一僵。下意识地捏碎了手里的符文!

         淡淡的蓝光瞬间包裹了他,但是他后退一步却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于是他猛然反应过来,狠狠地瞪着眼前的敌人。

         “下一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绝地武士想要做些什么,但光晕已经完全包裹了他,随即化为了一团虚无,直接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愤恨的诅咒。

         “我了个去!”

         光团慢慢消失,潇湘夜雨从地上一个轱辘跳起来,大叫大嚷:“老大,你你你你,你太神了,你就这么把他给吓跑了?哇哈哈哈……真是……哎呀!”

         举起门板顶开那张扑近的大脸,王矩霖伸手摸了摸额头,只感觉背后全是冷汗——实际上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个意外的惊喜,他可没想过对手会直接用了个传送的法术。

         “快走,如果他回来了就麻烦了!”他说,转身穿过坍塌的缺口……然后在另一侧的转角停了停脚步小心探头看过去——那个小丫头如果挣脱了,也是很麻烦的。

         还好,她还是跟一包粽子似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一片光晕却骤然在眼前爆开,与刚刚见过的传送光芒一模一样!

         王矩霖不由下意识的一僵,一个人影已经重重地撞进了他的怀中!剧烈的疼痛让他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