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劫持,失禁
        红色己方,绿色敌人,而蓝色是辨识不明……

         “见鬼!偏偏这个时候……”矮个子在显影圆盘上连按,影像扩张又收缩,可蓝色光点却仍在缓缓移动。于是他骂了一句推下兜帽,甩手拿出了一组工具就要拆开那东西。

         “等等。”杰克皱眉道:“4组报告异常,生体探测,目标四,由c7向b7移动,速度1,……”

         “7组,相同。”

         “12组,相同。”

         “6组,微弱杂讯。”

         “怎么可能?”

         矮个子讶然,一张焦黄面孔上五官扭曲。几个蓝点位置就在他们小组布防的区……等于在他宣称‘全部掌握’后不到一分钟,就在全团人面前被扇了一个耳光:“三十分钟内绝对没检测到次元震,这几个家伙难道是从铁管里面蹦出来的?那些铁疙瘩的探测缺陷有这么大……”

         “镇定点。”杰克喝断他的吵闹——虽然心中同样震惊。

         蓝点出现的位置并非死路,但却是条防卫专用通道……那里面遍布着各种探测仪器,除非机械守卫被摧毁,否则即使是最精擅潜行的调率者也不可能在不惊动它们的情况下穿过——但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又怎么可能在生体探测仪上露出行迹?而且就算是高明的黑客可以接管那通道的一部分,也无法控制那些单独行动的机械守卫。

         疑问毫无意义,眼见为实。

         “4组请求直接与目标接触。”

         “允许。”画面上方的年轻男人沉吟,继而命令道:“不需接触,控制就好。”

         “但是如果是流散的友军……”杰克一愣:“……明白了。”

         他立正敬礼,铠甲摩擦出一阵铿锵,但随即隐没无声。而在他动作的同时,他身边一人全身已经蒙上了一层黑色,随即坍塌融化进地面的阴影,而另一人则完全消失在驳杂的闪光中。

         ……

         通道之外,是井然有序的世界。

         冷色光源在金属建筑上映出缤纷的光块,宽窄不一的‘道路’环绕其间,其上行驶的车辆外形精简到极致,但上头被繁复管线包裹的‘棱镜’电光微闪,还有造型简单发射箱和枪管环饲周遭,轻微摆动,瞄准每一片各自的空间。

         空气带着灼烧金属的气味,轮轨的摩擦声在远处回荡成嗡嗡鸣声,仿佛亘古以来就不存在生物的气息,行走其间,每个人的内心似乎都有什么东西在大声警告。警告他们无数未知的危险,巨大的恐怖,死亡的寒冷……正盘桓在周遭。

         潇湘夜雨目光游移,每个不自然的声响都会让他警戒,他时快时慢地试图隐藏在其他人的影子里——在穿过高地不平的轨道地面时还做这种事无疑很消耗体力,走出才不到两百米他已经一头大汗,气喘吁吁。

         而走在他旁边的拿玛像个鲜明的对比,漂亮的男人脸上依旧带着不自然的晕红,呼吸急促,行动间却行云流水,时不时还能帮助一下身旁的莉莉拉拉——小丫头的外骨骼大概与周遭遍布的能源场有些冲突,更何况她还刻意地想远离王矩霖,却又害怕被攻击,只能在三米外徘徊。

         “安静,累瘫了没人背你。”

         王矩霖走在队伍最前,脚步舒缓精准,相对于快慢不定的夜雨和跟随在后的其他两人,他更像是独行在金属丛林中的野兽。紫色的飘带从他手腕间垂下,分成两股,灵活地搭上不同的能量管路。

         “哪……老大,你就……一点都不害怕吗?那些见鬼的……”夜雨压低声音,又看了看周围:“如果有人狙击……”

         “附近没狙击点。”

         “等级高的狙击技能可是能让子弹拐弯的!再说了……”夜雨狠狠抓了抓后脑勺,但显然想不出该说什么——眼前这个人虽然将他领到了无法想象的危险里,但也展示了一个奇迹——自律防御就在周围晃荡,却对他们视若无睹,这恐怕只有调率者中高级的黑客才能做到。而这个人甚至连电脑也没有!

         “唉,我就是胆小……”愣了半天,他叹道。

         王矩霖笑了笑。

         复杂地形向来是狙击手的天堂,不知何处飞来的子弹确实恐怖,但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遭到狙击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低。得益于侵入此地的监视线路,金刚与他共享的视野全面外扩,几乎可以探查到空间尽头风吹草动。

         但这扩展并非全无代价。

         除了简单的词汇,金刚的心智核心已将所有计算能力投注进与‘干扰源’的对抗中,这让王矩霖有些隐忧——一旦出了些许纰漏,周围任何一座炮台都够将他化成飞灰十几次了。

         不过,金刚给出的第一个目标,直线距离虽然只有三百五十多米,是一座肉眼可辨的金属建筑,可能看到并不意味着可以直接接近——三条间隔差距极大的‘道路’在那里交错,每条都闪耀着微蓝刺目的能量火花,王矩霖毫不怀疑只要稍微接近,跨步压触电效果就可以把一个人烧成灰烬。

         要安全靠近,他们必须绕过半圈,再攀上一段塔楼。

         “我们一定要到那里去吗?”拿玛问道。

         实际上这大概是莉莉拉拉的问题,这小丫头从刚才的闹剧后就一直非暴力不合作——她显然很希望就此分道扬镳,然而拿玛却出人意料的选择了跟王矩霖一路。

         “其实集合我们的能力,未必不能从外围绕过这里。”顿了顿,拿玛补充道:“虽然你能暂时抑制这些炮台,但如果出现危险,我现在很难……我是说我们很难离开了。”

         “敌人也一样投鼠忌器。”王矩霖道,跳过地上的一道壕沟,强大的力量让他跨过了四米多远,但脚下的金属被踩出了凹痕,他看着有些绽裂的鞋子皱了皱眉:“最坏的可能是他们现在已经占领了外围,准备进攻。”

         “直觉?”拿玛问。

         “推论。”王矩霖道:“之前两个家伙回去了一个,他们不知道我们也是倒霉的迷路者,所以唯一的应对就是尽快行动,抢在军团反应过来实现目标,呆在周边等于等着他们来肃清。”顿了顿,他轻声说:“最重要的是,我不太相信魅影军团会这么废物。”

         “什么意思?”

         “据说你们有七百人,这数量要探索这么大的地方不容易,但说守不住入口就未免太可笑,更别说是放进很多人进到这么深的第七层。”

         拿玛沉默。

         人类之所以会形成‘组织’,归根结底就是为了弥补力量的不足,所以真正的强者很少善于合作——一旦意识到自身力量的强大,就会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这是人类的共性。

         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自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但是,以最恶揣测他人,是为诛心。

         “所以,比起那些敌人,你更担心的是自己还没被军团正式认可……是吧?”

         “说起来,同伴的攻击如果不小心在身边爆发,也一样会造成伤害吧?”王矩霖打了个哈哈:“你们平时都是怎么避免这种问题的?”

         “能量点反应。直线距离一百三十米。”

         嗡嗡嗡!

         尖利的警号在空间中闪动起来,红色的闪光顿时取代了周遭温暖的光线。

         突兀的变化让王矩霖绷紧神经。

         敌人的位置实在是太近了——目光可及之处的上方,一个人影正大步踏出虚幻摇动的空气,他身上的迷彩服正在撕裂,露出了赤铜色的肌肤,还有满身虬结的肌肉。

         每踏出一步,他沉重的步子就在地面金属踩出一声闷响,他的双臂在骨骼脆响声中粗壮变长。身体上开始长满青黑色的鳞片,下巴凸出獠牙参差,鼻子膨胀垂下,弯腰驼背的他就像是一只老猿,只是大了数倍,腥红的双眼中闪动着凶光。

         嗤嗤!

         周遭的两门防卫炮喷出长长的火舌,但对于那人影毫无意义——机枪的子弹在人影身上打出道道流光,却完全无法穿透青黑的鳞甲,甚至无法阻止他的行动。四发导弹带着火光飞出了不到十米就自动拐弯,颓然落地而没有引爆。至于炮塔最上端的光能武器,更仅仅闪出了一团耀眼的火花。

         老猿已经跃起了身体,凭空挥手,嗤嗤的几声轻响,那两座坚固的合金炮塔竟然就被无形的东西给切裂!虽然裂口不大,可整个机体却在呜呜的鸣响中彻底停机。再也无法发动进攻!

         更奇异的是,不到百米的区域内,可以顾及这个方向目标的炮塔至少有十座,还没有算上那些可以加速移动的巨炮,但它们却对于这个区域内的警告完全没有做出回应,甚至就连那警灯也在几秒钟之后就宣告熄灭,一切仿佛重新回到了常态。

         除了原地凭空出现的六个身影。

         王矩霖的目光在中央两人身上停留——两人背负着巨大的装备箱,其中一个伸展出四条机械手,分别卡在地面和立柱的线路里,显然就是用来停滞防卫的电脑系统,而另一个家伙的背包上伸出的却是十几根细细的撑杆,延伸到十米之外,每个撑杆上带着圆形的镜头,可能是他们用来隐藏自己行迹的东西。

         不只是完全的光学隐形,这东西还截断了红外线,更精巧的是它能模拟雷达和声呐的反射,就连王矩霖与金刚共享的视野中也察觉不到丝毫的异样。

         幸亏错开了一条通道,否则正面撞上……

         王矩霖摇了摇头。

         他们的手法显然有缺陷,否则完全不需要冒险露出行迹,但胜在准备完善——猴子样的调率者和其他三人警戒周围时,黑客身后的机械手旋转不停,一些奇怪精巧的设备被展开后互相连接。而远处,一架大型的活动炮台正沿着轨道巡梭了过来,当它在六人面前停下,那些零件也正好组装完成。

         被放到外壳上的时候,那些东西里的几个部分喷出火花,在炮台外部钻出了几个孔洞,再伸进连接线,同时挂上了简单的护甲,一个女人坐进里面,于是炮台就此易主,变成了一架简易的坦克。

         同样的事情不只在眼前,也在周围的几个方向上同时发生……王矩霖可以‘看见’六个点上的六组人马都已经显出了真身,各自劫持了炮台。但景观随即一闪即逝——六个点的电脑连接成网,用蛮横的手段接管了周遭的监视网络。

         “艹!”

         王矩霖不由诅咒,他本来以为这些人做了如此精细的工作,至少应该是利用‘技巧’来入侵,没想到结果还是蛮干!

         刺耳的警报声重新响起,这一次却已经不是一个区域,整个瞬间颤抖起来,无数装甲从地面上的舱门里喷出!周围的空间瞬间就被切割成了内外的三重区域!

         但外层的区域即使警灯闪烁,也再无一座炮台开火,反倒是被控制的巨炮周遭电光凝聚,中央的光棱闪动,将一道光束照耀到了几百米外刚刚升起的装甲大门上!

         装甲的表层顿时红热,而第二道,第三道的光束随之而来,六门炮聚合的能量下,金属终于开始融化!

         警号骤然提高了一个层次。

         几百架四臂六眼的机器人从城市的各个地方一涌而出!它们趴伏身体,如蜘蛛般在金属框架上攀援,仿佛不过瞬间就已经到了六个炮台周边。

         操作炮台的女人兴奋地吼叫一声,炮台的下层装甲展开,露出了三排的导弹发射架,随之一枚枚的喷射出去!在机器人身上爆开一团团橙黄的火团!

         “小心,这是……”

         坐在她身后的黑客似乎对于她的兴奋非常不满,但只叫出两个词,他的声音就沙哑下去——他身后原本固定在炮台上的金属杆不知何时骤然转过,从上到下猛地将他刺穿!抽出,在他胸口上留下一个恐怖的空洞,瞬间变化的压力差让血混和着肺部的空气喷涌而出,把他后面的话吸回到咽喉中。

         而爆发的电能,同时吞噬了那个女驾驶员!让她的兴奋狂呼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狂叫,电流虽然不强,却足够她抽搐着,开始失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