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伪娘只能骗宅男
        “大变态,又拐带了个女孩子!你们果然是传说中的那种淫/魔……”

         “我说王老大,让女孩子从天而降自己撞进怀里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啊?能不能传授……”

         “闭嘴!”

         王矩霖没好气地喝断两个没有紧张感的家伙。

         虽然打退了一次进攻,但危机仍然笼罩在周围,敌人随时可能再派遣一队甚至更多人马围剿自己这几个人,更何况王矩霖现在只剩下6hp,还多了条异常状态。

         (肋骨裂缝,敏捷-1,如果没有治疗,这个状态将持续164小时,或者到你返回个人空间。

         造成了这一切的那个家伙——大概是传送失误,或者单纯是王矩霖非常‘巧合’地站在了他传送的点上,结果两人撞了个满怀——现在就昏在王矩霖的怀里。

         王矩霖磨了磨牙齿,瞪视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好看的脸。

         皮肤很白,鼻梁很挺,鼻骨很秀气,鼻翼很窄,眉毛很浓密却不十分粗重,脸颊的线条流畅,配上挽成了三股辫的灰色长发,看上去颇有几分妩媚。如果说缺点,大概只有那阖起的眼睛是单眼皮,而且睫毛有些疏。

         所以,王矩霖手起拳落,给这张脸添了对熊猫眼。

         “卧槽,老大,你……女人你也下得了手?”碰碰的闷响,让夜雨和莉莉拉拉同时惊叫,五官皱起,仿佛挨打的是他们。

         王矩霖很淡然。“这家伙是男的。”

         是的,喉结的轮廓,平直的肩还有腰身——对真正的艺术工作者而言,伪娘不过是种恶质的假扮,只能骗过满脑子白浊的宅男。

         “哇,居然连男的也不放过,你真是禽……住手,不要……呜呜呜。”

         挥手堵住那小丫头的胡扯,王矩霖盯着她的眼睛:

         “敌人正在肃清这地区,他们有定位手段,你有没有回避侦测?还有,能不能救醒这个人?”

         “老大,这样好吗?他没带徽章,不知道是哪边的,万一……”夜雨一愣。

         “无同伴,慌不择路,轻易晕倒而且打都打不醒。如果他是敌人那么就是我见过最蠢的敌人。说他是跑路的倒还可能。”

         当然这判断不绝对,但经过刚才的一番周折,王矩霖知道自己没得选。

         那些莫名的敌人拥有的定位技能,太准确也太危险,而自己一方已失去了机器人守卫,即使接下来的追兵与刚才的等级差不多,光靠王矩霖和潇湘夜雨也很难对付,更何况对方不可能是吃一堑不长一智****。

         所以、一切可用的力量都必须用上。

         “你必须让莉莉拉拉自由行动,还有必须向莉莉拉拉道歉,还有,还有你必须赔莉莉拉拉十瓶……不,一箱优酸乳!还有还有,你必须保证……”

         “救醒他或者我把你和他留在这里,选一个吧。”王矩霖淡淡打断小丫头:“先告诉你,这层已经被ems封锁了,你觉得你能逃多远?”

         “莉莉拉拉只要在天花板上打个洞……”

         “喂喂,吹牛也要有个限度,连我都知道这遗迹里面每大层的间隔用的是能量甲板,那东西用反物质地雷都炸不穿!而且就算你能打开,要怎么通过能量层?变成烤鸡再复活么?”

         “闭嘴,你这个长得像人的兽人,会走路的性/器官!”

         “闹够了没有?”

         莉莉拉拉缩了缩脖子,心中奇怪自己为何要害怕这个一级的家伙,虽然说确实是一个照面就被他制住,但那只是因为卑鄙的偷袭,如果正面对决,凭借外骨骼和枪械,她有十足,至少八成,或者六成的几率可以让这个人付出代价!

         但是……

         “好屈辱,为什么莉莉拉拉被这家伙使唤,哼,过了今天,别让莉莉拉拉找到你,不然,不然告诉火蜂大姐头,把你给烧成灰!不对,先做成烤肉!”

         “我就当你同意了。还有。别拿火蜂威胁我,我和她很熟。”

         “骗人!火蜂大姐头和你这种变态很熟?烤熟的吧!”小丫头低声嚅嗫道。

         但无论如何,这个交涉成立了……她终于从那可恶的龟/甲/缚中解脱——小姑娘在一道光中换上了没头盔的外骨骼,一把从王矩霖身边拽走了那个人,躲得远远的。一连串的众多,活像只炸毛的猫咪。

         鼓捣了那个人差不多一分钟,她抬起头:

         “奇怪的状态,不是昏迷也不是力竭,难道是被色魔袭击,注射了什么古怪的药剂?不许瞪莉莉拉拉,没有对应的兴奋解毒剂,除非能找到魔法域的恢复师,否则就只能等着这个buff过去……”

         “扛着他。我们走。”

         “莉莉拉拉为何要扛着男人……虽然跟你们这些变……不一样,不过万一被变/态袭击怎么办,一定会被一起做那种龌龊事情……啊!我扛着,你别过来!”

         队伍的行动比之前快了很多——虽然有张不靠谱的嘴,但莉莉拉拉的护甲却随着行动亮起几层微光,在王矩霖眼前变成一行提示。

         (收到次级强壮光环的影响,敏捷+1,力量+1,获得临时hp5点。微弱回复效果,1点/分钟。

         不只如此,沉重的脚步声和对话都在三米外化为了低微的窸窣回响,即使在王矩霖与金刚共享的声呐视觉里,也仅能看到微弱的波纹。

         可惜快,并不意味着好。

         “这边有ems的区域,不能靠过去。”回头。

         “这边也有了……”回头。

         “这边……”回头。

         “我说那个……变……那个人,我们到底是往哪里走啊?我怎么觉得这里越来越危险了?”行走进行了二十分钟之后,莉莉拉拉终于忍不住开始质疑。

         而连这小丫头都感觉到的危险。当然是毋庸置疑的危险。

         虽然那些充满着科幻风格的通道看来并无太多变化,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里比之前的狭窄许多——顶灯因面积被压缩而昏暗,管道和缝隙遍布头顶和两侧,甚至是脚下的网格,时不时还有片片电火从缝隙间蹿过,带出令人心惊的嗤嗤声响。

         而在王矩霖的眼里,这改变甚至可以用天翻地覆形容——无数光线勾勒出空间里能量的轮廓,它们是如此的宏大密集,内部荡涤着刺目而无穷无尽的波涛,目光接触的瞬间,甚至让王矩霖产生错觉——仿佛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巨人的身体内部,脚下踏着他的骨骼,而周遭就是他的血管,和神经。

         四个人现在正是沿着这血管,向巨人的心脏奔去。

         那里会有什么?不得而知,唯有‘白细胞’已开始三三两两地出现在视野尽头——四臂六眼的机器人无声有序地穿梭在通道中,扫视着每一个可能的位置,如果不是王矩霖手中的金刚核心时不时搭上墙壁的管线,用一道道细微的电流脉冲干扰稍微调开他们的行动,这一行人恐怕早在五分钟前就已经被包围扫射了。

         如果可以的话王矩霖也不想要走这条路。

         但是在外围几次尝试,已经足以让他确定敌人布置的ems,已经将所有通往其他传送室的道路堵死,只剩下眼前这唯一一条能让他们活下去的路线。。

         前提是他们能活到这条路走完。

         长长的通道到了尽头。

         “哇……”潇湘夜雨小心地贴着墙壁探出视线,随之发出带哭腔的惊叹。

         通道之外是座广场,或者也可以将之称为金属的殿堂——无数的拱梁在高达三十余米的空间里林立,向下构造出纵横交错的金属轨道,而一辆辆方正的,带着炮管的车辆就在沿着这些轨迹慢慢移动,金属的摩擦声在空间里混合成怪异的汩汩噪音。。

         “这是死胡同啊?”夜雨回头道,但似乎立刻就理解了王矩霖带他们到这里的意图,着急之下不由口吃起来:“老,老大,你不是要从这里过去吧?”

         那是不可能的——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根本不需要——从通道向下一片坦途,钢铁的通道一直连接到广场的中央然后在那里汇聚成四通八达的道路,但是此刻,一座座炮台正换换转动,用炮管划出了一道道无形的死亡之线,扫视着每一个角落,一览无余!

         “怎么走?”

         王矩霖在心灵感应中送出疑问。然后听到金刚清冷的回音:“九点钟方向,直线距离三百五十点四三米,能量信号的核心位置前方的通道已经完成探查,穿过之后可以到达目标。”

         “障碍?”

         “光束自走炮台十六座,固定炮台三座,巡查机器人三十三台。还有一些无法辨识的能量设施。我可以暂时瘫痪其中的两道三座,但只要你们到达a1点,切断缆线,便可以让所有防御设施停机。”

         “好了,你们,跟紧我。”点了点头,王矩霖道。但胸有成竹的声音立刻就被打断了。

         “请等一下。”

         这是个虚弱的声音,混杂着喘息,但它却带着不容忽视的信息:“2点方向上,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