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不可描述的体验,女子和触手怪
        {主线任务,三小时内,到达目标所在地的高塔附近十米范围,并保证到达后三十秒之内保有生命。剩余时间2:59:33。任务奖励,魂力1点。

         {支线任务,探索地下科研基地……了解灾难发生的内情。任务奖励:魂力1点

         {支线任务,杀死至少三只以上的变异梦。(0/3)任务奖励:魂力1点

         茫然无觉,大惊小怪,呆滞……视线扫过队伍里瞬间各异的面孔,王矩霖撇了撇嘴——很不幸,如他这样直接关注状态栏的家伙只寥寥三五,剩下迟钝的大多数还不乏一惊一乍的举枪乱晃,险些把同伴崩了的。

         一堆建材不等于房屋,就如同一群暴民不等于军队。苏格拉底的话即使过去了几千年,也仍旧是真理。

         不过,他人生死,于己何干?

         新出现的窗口还是一样叠加在状态栏前,依旧简略得无需描述。淡绿的框架,红白双色的文字分别标注出了三个任务的轻重程度,主线任务是红字,其余白。如果再联系片刻前,毛熊小姐说出的‘场景,沙盒’‘冒险’之类的言论,有关这世界的大概规则框架,似乎已经完整起来了——类似于游戏,不过是由这些真人完成,完成的有奖励,而失败的,只有死。

         问题是这奖励……

         “7384号王矩霖先生。截至目前您可用的普通预存款结余为零魂力,专项预存款金额为0魂力,欠款为伍佰壹拾伍魂力,信用额度为第三级别,如果您没有偿还欠款的意图,请务必在离开本格宇宙前缴纳滞纳金5魂力,否则机构不排除使用强制执行手段剥夺您的物品所有权,以及寿命之可能……”

         女子冷漠的声音,随着状态栏的开关再次响起,听得王矩霖不由磨牙。

         一个任务才给一点……那我为什么会有五百多点的欠账的?

         复活的代价?

         那所谓的‘变异梦’又是什么玩意儿?怪物?能不能刷?

         “任务来了吧,粪块们?别让我提醒你们第二次,想着菜单再翻页就能查看任务,那红色的一条就是你们这些渣滓唯一的生存意义!

         熊小姐的咆哮恰到好处地帮所有人收了魂,用枪虚点过那些迷茫的人头,她向远方一指。

         视线远端,一座破烂钢架塔的暗影在阴霾的天空下若隐若现:

         “看见那座塔了么?那就是你们的目标,五公里作为新兵训练轻松得很!不过给你们第二个忠告,别去管支线任务!太多的****死在贪婪上,而且注定还有更多!你们以后如何作死我管不着!但在我这里,你们要完成的只有主线!这不一定能保住你们的小命,但至少可以保住更多人的命!前提是有人愿意当你们这些菜鸟的队友!”

         五公里,常人步行一小时的路程。

         剩余的两个小时,应该就是任务时间。而且挂着‘训练’前缀应该是难度最低的。既然没人保证以后的任务简单,那么至少现在应该尝试一下……两点的什么‘魂力’虽然少,不过饿极了的话,苍蝇也是肉么……

         当然苍蝇肉也是不容易弄到——按所知情况推算,熊小姐她们也有任务,可能是把多少人送到地方与奖励挂钩。所以在危险地带四处乱晃来增加几个点数,和通过安全的道路刷那些基本点孰优孰劣不用赘述,还可以节省弹药和时间。

         所以,如果自己偷溜,她们会不会追?

         或者,根本就不会给任何人溜走的可能?但那眼前的路走起来体力显然会消耗剧烈,队伍会慢慢拉长,再加上周围建筑物的遮蔽,最后面的人想要脱离应该更容易……

         “哎呀呀,又来了。”

         王矩霖捏了捏剑柄,脑中连片的思维戛然而止。

         扩张胸膛,收腹,想象腹腔中有一轮旋转的太极阴阳鱼,气息从口而入,舌顶上颚搭桥引下,经膻中汇入其中,再走任督经背中向上,直达头颅百汇,呼出——这类似道家行气口诀的动作,是王矩霖从一位老中医那里学到,能集中精力冷静头脑,压制住他那些古怪的思考。

         不过,这原本还算有效的方法此刻却失去了意义。

         因为生平第一次,周遭那种危机感是如此沉重庞大,如浪花拍岸,片刻不停。

         ……

         当队伍慢慢前行,眼前这个‘世界’,也在所有人面前露出更多的狰狞。

         天空中深黯的云层,翻滚如涛,光线在云层间隙描绘出棕红的色泽,仿佛燃烧的橡胶。而脚下的路面却绝不缺乏水分,每一步踏下都带着咕唧的声响。

         只是在两侧积聚成洼的液体又很难称之为水——带着变质酱油的颜色与腐烂的绿毛、生满锈的铁片以及奇形怪状的泥土组成怪异的形状,像是放置了不知多久的尸骸般粘腻堆叠着,恶心的气味直冲进每一个人的鼻腔中,刺戳沾染。

         死亡和毁灭,对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来说,永远只是一个话题和一种景色,唯有真正面对的时候,才会感到其中深切的恐怖。

         “这不是核战之后吧?有没有辐射啊……”

         有人这样嘟囔,但随即尖叫——足有一米长的黑影从一堆垃圾里面钻出,尖叫着冲过污水,又消失在另一团垃圾里,引发更多的惊恐——几个女人看清那黑影的本体是老鼠时立刻就爆发了天然的特技。男人们也被这混乱渲染般纷纷向远处胡乱开枪。

         直到他们的屁股上各挨了一脚,当场扑街:

         “这就鬼哭狼嚎,是想引来更多玩意儿来见识下吗?有蠢货当诱饵,我也不介意浪费子弹!记住!新手任务最少会剔掉三分之一的倒霉蛋!把你们耗子一样的胆子给我撑大点!继续前进!SB,跟上了SB!一个个过来,等那个SB走过去,你个SB再特么过去,我叫你跑你个SB就给我跑,听见了没有!”

         “你聋啊?老娘说的是中文吗?”

         “你这****是拿枪呢还是撸管呢!没特么力量还选把ak,不知道这sb枪的后坐力大啊?还天杀的想要单手拿着,是不是想看看自己的脑浆子?”

         ……

         无论怎么前进,作为目标的钢架塔似乎一直隐没在远方那层叠的废楼之后。只有‘走到地方就可以’的承诺好像挂在驴子前头的萝卜,引诱着所有人继续跋涉。而鞭子就是熊小姐仿佛永不停歇的咒骂。

         或者人类的适应能力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永远紧绷神经。所以当视野中除了毁灭的街道和几只老鼠之外便没什么可堪一顾的危险时,队形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松散,窃窃的私语也从无到有,甚至多了几声低笑。

         “以后我们不是一直要呆在这种鬼地方吧?”

         队伍后方,某个满脸浓妆的女人左顾右盼,轻声开口:“这跟那个场景体验完全不一样啊?”

         十几个人中女人不多,加上前面的混血小姑娘才五个,其中两个还是欧美人种,所以只剩下个大婶回答了她的问题:“不知道咧,反正就是有人神判,之后给我说可以进么程序,还有个什么引导者之类的一大顿,不过根本什么也没说明白咧,程序是啥啊?”

         “体验场景……嗯,你的是啥样的?引导者没给你啥提示么?”王矩霖轻咳一声,试探道——

         “讲清楚?讲个屁,说了不两句,就把老娘弄出去了!”

         浓妆女摇头晃奶地随手在身上掏摸,然后似乎才想起这里没有烟草:“只看见了个住在大宅里的雏儿,非要老娘给他****,哼,个童子鸡也想在老娘手下讨得便宜?两三下就被爽晕过去了,结果我就算通过啦。”

         这算啥体验?

         似乎对于王矩霖的惊讶神情颇为受用,女人越加喋喋不休:“要说那房子是阴了点,不过可真是够大够阔气,可惜出来时从他那里顺的东西都没了,好几个三四克拉的钻戒呢,真是见了鬼了……”

         “哦,还有酱婶的啊?真不错咧,我的体验啥的,在迷宫里面走了一天,差点累死嘞。”

         每个人的体验还不一样?

         那我为什么没有?

         两个女人简单的叙述里包含的信息多得惊人,可惜对想要了解情况的王矩霖来说却只有反向作用……还没等他继续开口试探,脚下残破的柏油忽然似乎动了一下。

         很轻,就像不经意的眩晕转瞬即逝。但目光转动,他却敏锐地捕捉到异常——周围垃圾上有杂物滑落。

         不是错觉……震动还在继续,不仔细体会根本无法发现,然而却无疑越来越近——王矩霖深深吸气,慢慢调整脚步寻找声音的来处时……那声音也变大了。混合着风声吱吱嚓嚓的。就像骨骼被撕咬的摩擦般令人头皮发麻。

         前方的队伍骚乱起来。

         并非有人如他一样发现了什么,而是因为废墟间,终于出现了继老鼠与蟑螂外的第三种生物。

         一个女人。

         挺年轻,挺漂亮的女人,呆滞地跌坐在前路旁的大楼下。

         那大楼看上去与周遭没什么区别,两三层阳台歪扭着被钢筋吊在半空,风化的水泥崩塌了小半,在地面堆积出大片灰土,灰红掺杂,平坦得让人想起沙漠,而那女人就是沙漠中的遇难者——她蜷缩在一扇破门旁,身上胡乱披着块破布,欧洲人特有的白皙皮肤,甚至两点柔嫩的晕红都在其间若隐若现,牢牢地钓住了队伍前方几个家伙的目光,让他们掉了魂似的靠过去。

         察觉到有人靠近,女人噩梦初醒般跳了起来,她一把拉下了身上那脏兮兮的布片,语无伦次地高声尖叫:

         “救命啊,我不是感染者……别杀我!我身上什么变化也没有啊……我……”

         面对这惊奇的展开,能做出清醒应对的人显然不多——眼前晃动的白腻肉体,足以让大部分男人的血液从理性思维区域抽离到胯下,他们呆愣地看着那女人跌跌撞撞跑过十几米,直到她一头扑进某个倒霉蛋怀中,才如梦方醒般一拥而上。

         “这帮臭男人真恶心。不过投怀送抱的****更不要脸!”

         “辣旅人都喊啦,不救才奇怪吧?”

         女人们当然并不会因此而鼓噪,但他们之间的私语让王矩霖心中一动——两个‘教官’似乎丝毫没有阻止这‘无组织无纪律’一幕的兴趣。只是冷眼旁观。

         视线转动,他瞳孔微缩。

         若有若无的灰烟正在从那女子曾坐过的地面上腾起,地面波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其下挣扎,想要脱离束缚!

         “地底下有东西!快……”他提声大喝。

         但提醒显然晚了点。

         话音尚未穿过纷乱,地面的尘霾已经喷涌如泉!眨眼间大片空间已经混沌一片,而六七条黑乎乎的影子随即就从灰尘中伸出,长鞭般卷向周遭!

         距离最近的三个倒霉家伙措手不及,刹那间已被拖进了尘土,爆发的刺耳惨叫让人群顿时又一次大乱!

         “怪物,怪物!”

         “啊啊啊……”

         大部分人在后退,下意识的向着那迎面扑来的尘土中扣动扳机,一时间枪声大作,但可想而知地,这反应除了浪费子弹之外只让局面更混乱——鞭子样的黑影毫不在意的向前一探,便把几个胡乱开枪的家伙一起圈住,拖进那弥漫的尘雾!

         “呯!呯!呯!”

         连串沉闷的轰鸣声将嘈杂压下!光芒闪动间,尘雾竟然生生被破开了三个空洞!灰尘翻卷,露出正中心那正几个从半空跌落的倒霉蛋,以及抓住他们的黑影本体——人腰粗细的黑褐色触须疯狂地盘卷扭动,带着无数吸盘的表面令人心生寒噤。

         然而这扭动却不过是垂死挣扎——触须连接着地面的根基上已经完全断裂,蓝黑色的粘稠液体挥洒喷涌,将尘雾也染上了一层诡异的蓝绿颜色!

         王矩霖眯起眼睛,注视着那不科学的源头。

         一直沉默地跟随在熊小姐身后的另一位教官小姐目光微垂,一脸淡然,仿佛一切都与她完全无关。然而此时此刻,显然没人能够再次忽略她的存在感——不仅仅是因为她手中平端着的,超过三米长的巨大枪械。以及隔着尘土三枪打断了起码五六根触须的命中率,以及明显超越了那栓动武器的连发速度。更重要的是她缤纷闪耀的外形——直垂到腰际的长发上面正在不断流转着辉煌斑斓的七色光泽,灿烂间差点晃瞎了王矩霖的一双合金狗眼。

         真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啊……

         本来还以为可以借‘群策群力’的机会趁乱抢下人头……亏老子还特么很热血的提醒了一下那帮白痴,早知如此,刚才先冲上去乱砍几剑说不定还能好点?

         ——某人此刻心中的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