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套路有风险,新人勿轻试
        “拽普哟喂喷闹!昂哟尼克!拉斯特涡喷!”

         “he,man,yourfucksame……”

         “……****快点特么过来,那边危险……”

         “……来い!危ないから……”

         陌生人的到来显然足够打乱这里原本微妙的平衡,于是数个‘助人为乐’的吼叫同时爆发,只是四把随着吼声转向,指住了王矩霖的枪口,已经足够将他那点美好的期许碾碎成渣。

         作为这群人里唯一赤手空拳的倒霉蛋,王矩霖不用想象也知道自己最糟糕的下场——不管他选择接受哪一方的‘帮助’,都逃不开处于枪战中心的杯具结局,即使那些握枪的手依旧很不稳定,只要他能稍微来个鱼跃,就可以晃开九成以上的危险。

         但王矩霖也同样明白,墨菲法则肯定不支持这类‘英雄’的举动。

         谁能保证乱枪中的某发子弹不会正好打中跃起的‘鱼’呢?被子弹打中不会伤到要害,还能活蹦乱跳操作机械甚至上天入地跟女主角啪啪啪什么的——那是英雄主角才有的待遇。他王矩霖这种快跑都跑不出一千米的弱渣,碰上子弹肯定会被打出碗口大的一个窟窿外带内脏破裂大出血。即使如今他如今的状态可能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但结果是不会相差太多的。

         那么,怎么办?

         举手求饶?还是选择一方归附?

         或者最稳妥的……趴下翻滚期待他们打不中?见鬼,那还不如掏出一副昆特牌来!

         连串闷响在思考中接踵而至,让王矩霖反射性的缩起脖子。但随即发现声音不是预计中的响亮,也没有子弹的嗖嗖声——十余把手枪不过是在接二连三地掉落,而它们的主人,则定格成了一群伸手捡东西的雕塑。

         “立正!这些XX的****!”

         高亢的咒骂如风暴般席卷整个房间。随着这声音,纯白的光泽在房间正中亮起,凝聚,勾勒出与王矩霖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影。

         或者这个空间里的规则就是新来的从中间突然出现?可惜想到这点,做出闪避动作前,胸前已经有一股大力涌来,让王矩霖踉跄的退开了几步。

         撞击的力量很大,但并不猛烈。

         有种很柔和,很温暖,很……的东西充当了缓冲——大步踏出的光芒的,是个女人。

         虽然身高比大多男人还要高出半头,金色的头发也剃得极短,但五官精致,眼瞳蔚蓝。尤其一身作训服的上衣没有系扣,只是把下摆简单系在胸下,任由小腹以及敞开领口里露出大片光洁的肌肤,也让胸前柔软的曲线格外高耸——刚刚充当了缓冲的显然就是这两团东西,那Duang、duang地波涛汹涌是如此惊心动魄,足够牛顿先生从坟墓里面爬出来修改他的所有定律……也让任何有正常取向的雄性生物兽血沸腾,呼吸粗重。

         这下作的ru量,咳咳,也不是你带球撞人的理由!我一向是文明观球的你知道吗?

         当然这注定只是王矩霖的腹诽——光是不动声色地从那近在咫尺的蹦蹦跳跳的两团弹滑大兔子上扭开视线,他用掉的毅力就差不多用掉了摩西什么的再做一艘方舟了……

         那果冻布丁团子身边似乎还有个女人,身材纤细,服饰普通,面貌不清——根本不给人看清的机会,一团黑色已经遮住了王矩霖的视线。

         呃……

         深吸一口气,王矩霖眨了眨眼,看清楚那其实是散发着乌兰冷光的金属——足够塞进求一个拳头的粗大圆筒。奇异的冰冷气息从其中喷薄,让他的思绪为之发空。不得不稍微仰头才看清楚那东西的真面目。

         握在那位高大金发女子手里的,一支大到可怕的……枪。

         这女人出现时肯定没拿武器,从物理角度来说,她身上也肯定没什么地方能藏下这么大的东西,然而金属混合油脂的粗重气味猛烈地刺激着王矩霖的鼻腔,足以提醒他这绝不是什么幻觉。

         好吧,联系之前那个‘个人状态窗口’,这个世界是不是跟那些所谓的‘游戏’一样?身上‘装备’的物品就可以使用?自己以后有能不能得到这些玩意儿?

         ……还是先立正吧。

         小马哥曾经说过,因为曾经被人逼着喝尿,所以他最恨被人用枪指着头……王矩霖没有那样屈辱又恐怖的经历,所以即使面前的枪支远比点三五七的左轮要大得多,他也并不会愤怒。

         但恐惧呢?

         恐惧当然有……。

         他能感到心脏正在飞速的鼓动,感到嘴里仿佛被塞了一把面粉般干涩,感到背后冰冷而粘腻。然而王矩霖的思想却没有因此而停滞,他的脑海一瞬间闪过了三个问题,同时看到了对方的握枪的手,注意到那纤长的食指没有勾紧扳机,再联系上刚刚的咆哮,以及很多影视作品里的桥段……所以他绷紧肌肉,站得笔直。

         面对恐惧,很多人会不知所措,但也有很多人会发挥出某些潜能,区别似乎全在于个人——而王矩霖这个人,大部分时候属于第二种类型。

         只不过,他有点极端。

         例如,如果一辆大车迎面而来,常人除了惊呆就是往旁边躲避,而王矩霖往往会选择直接躺倒。头顶上掉下来一面广告牌,他则八成会瞄准广告牌骨架的空隙躲避而不是徒劳后退。虽然后退或者旁躲也应该可以躲开,但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如此。或者是因为他躲避死亡的本能在作祟,或者……就像人类遇到烦恼时有时候会扯头发,踢飞什么东西,往墙上砸上一拳头的冲动,全然不顾自己是不是会受伤一样。

         王矩霖管这个叫‘作死的应激反应’

         曾经试过求医,然而医生们的答复是他的神经系统以及精神状态很正常,不残疾也不发疯。有什么毛病也不是现代医学有涉及的范畴……后来检查得多了,倒是让有几个大夫怀疑他可能有偏执型精神病。

         所以最后王矩霖也只能试着自己克制这种作死的兴奋。习惯性的远离危险的地方。

         如果说还有什么算是幸运的……那就是至少大部分时候,他的判断没出过错。

         就像现在。

         “不管你们曾经是什么东西,废物、牧畜或者蛆虫?但现在一律都是没有任何价值的粪块!”

         枪管移开了,短发女子漂亮的蓝眸里映出王矩霖的站姿,似乎稍微挑了下眉毛表示赞赏,但随即咆哮——用与她外貌完全不符,纯正流畅的普通话:“被发配来指导你们,显然我的运气值不高!所以如果上帝保佑你们还有那点儿可怜的脑浆的话,最好记住我憎恨并且鄙视你们!非常愿意意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做虐杀!当然,要杀你们的不是我,是战场!战场上你们等同一坨屎,不,连屎都不如,因为屎至少还能让人绕着走!”

         真是漂亮的,年轻的,标准的……一头母毛熊。

         那个北方邻国的公民,以及熊,似乎全世界都公认这两种战斗生物间有些无法言喻的共通。比如强悍、直接、以及不可理喻的凶暴。而王矩霖眼前的这一只,可以称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你们有的就是可怜的运气,有次机会享受指导,所以用你们长了蛆的脑袋记住我说的每个字,它将是你们最宝贵的财富!”她吼叫,用枪管隔空虚点每一个人的脑袋:“不过我不奢望你们感激,因为你们中只有一半会活过这次战斗,如果我运气不好,你们就死光!好了,19个废物,嗯?现在回答我,你们最脑残的地方是什么?”

         理所当然……无人回答。

         “是没常识!经过了体验至少知道要对付什么,但你们这群猪猡粪块有基本的服装吗?尤其是那四个母猪!你们是用露脚的鞋还是一脸浓妆来跨过战场?好吧,看在上帝的份上,我送给你们这些蠢货一件礼物!”

         她轻打响指,一包包东西就突兀地出现在每个人面前,在空中静静漂浮。

         王矩霖伸出手,让包裹轻巧地落在他手中,而随着目光接触,图像已在他视网膜上扩展出单独的页面,有行行文字浮现其上。

         <迷彩作训服。

         军队中使用的迷彩服,附带坚固的靴子。在某些环境中的躲藏效果很好,但没有任何防护性。

         重量2,无头盔

         品质,普通

         备注:迷彩服有4种,为森林、平原、沙漠、雪原。穿着者在相对应的环境中,躲藏方面的隐秘检定+2。

         不是拷斤棍。

         也就是说这个什么文字系统……修好了吗?

         可惜没有——意动间再次观察手腕与脖颈上的金属片时,王矩霖发现自己看到的,依旧是顽固的无数三字经。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收获?至少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他自己腰间的那个格子里,显示出的是比较正常的字体和图形。

         那里的东西,外形上是一盘绳索,很细,银白色。

         方框里的文字是

         <活化魔力绳索。

         品质,稀有

         重量:1

         特殊:最大长度20米,一定程度上可按使用者的意念绕成任意形状,可自动解开,效果视为魔法,力量3,每米三十点生命值,可自动修复,失去部分以米/小时的速度恢复,断裂后较短的部分失去一切魔法效果。

         备注:伟大的生存大师贝尔?蛤蜊儿拾教导我们,人生随时会面临真正的挑战,所以我们要学会随机应变,用一切可能的物件来制作求生工具,其中绳子的用处很大。因此去山里时可以适当带上些坚实的细绳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可能的话,学习些登山打绳结的常用方法,比如说8字结、布林结、蝴蝶结、龟甲……不过如果你对此有特殊癖♂好,自己找个海灵顿……不,是海员去学吧。

         我擦,这特么都是什么玩意儿?是不是应该问问?

         “你个废柴什么事?”

         毛熊小姐的声音,把王矩霖的注意力从满腹的吐槽中拉出来,注意到某个鬼鬼祟祟走到那位小姐面前的人。

         这家伙也算比较惹眼的——他穿笔挺的三件套西装,梳油光水滑的背头,在后面十几个t恤牛仔夹克衫的群众衬托下颇有几分精英风采……或者正是要表现出这样的不同?他语出惊人:

         “那个,能不能……给我一把枪?我是说,突击步枪,或者冲锋枪这样的?”

         “嗯?”

         熊小姐眯起的眼眸微光一动:“给你一把枪?凭什么?”

         “因为你们不在乎。你已经有这么厉害的武器了,普通的枪对于你们这种老……高级游戏者来说应该不算什么,而我觉得我应该能在这个世界,或者游戏什么的里面混出头来,以后有机会一定可以几倍还给你。所以就当作是你的一次投资,怎么样?”

         西装男目光闪闪,挺了挺胸,言辞也似乎更有说服力:“而且也不过就是把枪,就算我不成功,对于你们也没什么大损失。”

         人群中几声传出细微的叹息响起,带着****的嫉妒与懊悔。

         这番言辞确有几分说服力,所以他可能抓住了个机会——不仅是在装备上领先一步,还可能得到老手的赏识,以后的发展之路说不定广阔许多。而这样的机会显然只有一次,先到先得。

         但是……

         “呵呵,你觉得你能混出头?”

         打量了西装男一眼,毛熊小姐轻笑:“这样吧,枪,我是没有多余的,奖励给你一发吧。”

         “一发什……”

         砰!

         刺耳的闷响里,那粗黑的枪口里喷出长长的炫目火舌,瞬间吞没了那个油光水滑的脑袋!火焰里巨大的冲击瞬间已经粉碎了一切,剩下无头的尸体砰然倒地,再汩汩地洒出醒目的猩红,血腥和辛辣的硝烟混合成的刺鼻气味顿时让所有人惊呼连连,几个胆小的甚至就此委顿于地!

         “乞丐还装出副**样来,要东西要出理来了?以后肯定能混出头?属性点都特么加了魅力,战斗力不到五的渣货,你要是真厉害,在红场上立个像啊?”熊妹骂骂咧咧的甩了甩枪,回头扫了一群人一眼:“还有人想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