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神装次元戒指?
        另一个调率者的反应还算迅速,然而面对那扩展的雾气,和状态凄惨的同伴他也没什么办法,只是反射性地向那黑人的尸体扫过几发子弹。

         这当然毫无作用——子弹在黑人身上撕开一串缺口,却没再迸溅出哪怕一丝血液。只是以可怕的速度干瘪,像被无形巨手挤压的海绵般喷出更多的烟!而烟雾竟活物般开始聚拢!于是调率者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叫,终于想起后退。

         他几乎成功了。

         就在他退过门槛的刹那,正抓挠面孔的那个牺牲品猛地弹跳起来。以敏捷得不像人类的动作,一把抱住了他!

         “住手!救命……啊……”

         血肉模糊的面孔让调率者疯狂地嚎叫,挣扎着将枪抵住曾经同伴的胸膛,倾泻的子弹撕裂了人体,但这片刻的耽误已经足够致命——蓬勃的灰雾已经彻底凝聚。变成了六七个,栩栩如生的裸体女人!

         是的,栩栩如生。

         环肥燕瘦,体量风骚,她们扭动着腰肢将那个调率者包围,发出一串串咯咯轻笑:“先生,需要服务吗?”“英俊的小伙子,选我啊,我可是最好的呦……”“我会给你快乐的……”

         但所谓的快乐……仅是夺取而已。

         王矩霖吐出一口气,无声地将放置在身旁的门板竖起——视线里,那个倒霉家伙的尖叫已经骤然停滞,当一个女人的手碰到他的刹那,他的身体便颤抖收缩,最终,从全身挤压出更多的灰雾。而这些灰雾随即摇曳着凝聚成更多的人影,不过呼吸间便已经增殖了十数个!当男人的身体只留下干涸的灰渣,十几个女人便在咯咯轻笑中齐齐转身,向王矩霖和火蜂的方向走来!步伐虽然不快,但腰肢轻摆,毫不吝于将自己最为隐秘的地方显露人前,曼妙的身体引人遐思……

         不过究其实质,这帮‘绝色’的可怕,可不见得逊色于地面上那个尸体大怪——她们雾气组成的身体不但缺乏可供攻击的实体,还相当迅捷,感知范围广大,而且从刚才那两个倒霉蛋的遭遇来看,只要沾上一点就足以致人死地。

         所以顿了顿,王矩霖轻声问:“要绕道吗?”

         火蜂并不回答。

         只是挥了挥手。

         闪闪发光的东西从她手中飞出,像一抹淡蓝的烟云;然而与空气接触的刹那,那淡蓝立刻熊熊燃烧起人身粗细的火龙,随着她虚向前推的手势翻卷过整个通道!可怕的热量扑面而至,让王矩霖眨了眨眼睛,而这个时候,那些‘女人’已磷粉被火光引燃,吞噬,喷发成人形的火炬!

         秒杀?

         还没有……被燃点的‘火炬’比‘女人’的数量少了两,不,三个!

         “通……”

         王矩霖喊道,可提醒显然多余——嘴唇刚刚张开,火蜂已经翻起纤细的五指,于是如龙的火舌随之分裂,枪尖般各自刺入天顶上的每个通风口,刹那间阵如雷的闷响沿着管道滚滚散开,视野里所有房间内的十余个通风口中,同时喷出了一道长长的火舌。

         鸣动缓缓归于寂静时,王矩霖才不由惊讶自语:“可怕……多少级才能有这样的能力?”

         惊讶的神色让女孩得意地翘起嘴角,不过立刻轻咳一声掩饰下去:“特异能力不过是武器的变种,技能专长才是战斗的基础。先学会速度爆发和耐力运作吧,否则你连逃命都做不到。更别提买到异能了。”

         妈蛋……夸奖你就高兴地接受不好么,非要转进过来把我批判一番……老子又没作为长者教育你。

         某人无言地咧嘴。但火蜂却不打算就此罢休:“你怎么知道?”

         “知道什么?那两个家伙等级不高?外表就能判断吧?装备没特点嘛。”

         确实,某小丫头酷炫的战斗铠甲就不说了,毛熊小姐和她的同伴一个枪口巨大,一个头发炫目。而刚挂掉的两个倒霉蛋用普通枪械,穿随大溜的衣服,到死也没啥表现——不过这答案显然并不让提问者满意:

         “原来是蒙的……”她皱起小小的眉头,似乎颇为失望:“好好记住吧,隐藏自己的状态也是常识。”

         “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喜欢扮猪吃虎,不过嘛……”

         王矩霖暗讽,小心走过遗留着燥热的通道,用手里的门在那黑人的残骸上捅了捅,确定没有问题才蹲下掏摸:“就算是第一次来这,嗯,世界,城市状况也摆在那里吧?这基地还是任务里提示的‘源头’。里面有个活人不可疑?何况这俩货的表现……啧啧,步枪不适合近战,盘问和负责警戒的人也应该分开距离。随时确保退路……这可是普通人看点美剧就知道的常识。而且,明明是黑人还说中文,就算调率者都有即时翻译,但做过三五次任务的老手还能分辨不出这一点?”

         “普通人可不知道这些……”

         火蜂小姐皱眉,盯着他看了几秒才重新开口,嘲讽的语气里似乎带上了点感叹:“他们只会胡乱逃命,躲在角落,哭喊。至少三分之一的人会被淘汰。”

         “哭喊躲藏胡乱行动,碰见危险的时候选这三条的家伙们死得最快。就算是没经历过,战场视频,电影什么的难道没看过?”

         “你……一开始就发现枪的子弹很少吧?”

         “是啊。”

         “为何不告诉他们?”

         “小姐呀,关乎性命的东西自己不在意,别人提醒就能记住了?而且这不就是你们想教会他们的事嘛?我何必越俎代庖?以我的能力,救了他们两次已经对够好了吧?”

         王矩霖结束搜索,叹了口气站起身:“好了,这家伙没id卡,没武器也没资料,只有破洞西装一套,鞋一双,写着‘保卫处三级特工’‘马丁’的名牌,没电子构件,不过卡后面有把钥匙,单列四簧弹子锁用的。要不要去找找他从哪儿来?”

         “随便。”火蜂随手从另一边的地上捡起件东西抛给他:“下次,先看死人的地方。”

         系统提示:有人向你赠送了一件品质为特异的装备,是否接受?(提示,特异品以及以上等级的装备视为特殊馈赠,如果接受,本次馈赠之后的十个循环时内,任何人以任何形式馈赠的特异以及以上品质的物品都将被自动拒绝。)

         王矩霖伸手接住那东西,注意到是一枚指环,黑黝的外表像是铸铁打造,但拿在手里时就可看到上面的一行字体。

         <次级次元戒指。

         饰品

         无防护力

         品质:特异。

         说明:压缩空间制造的次元戒指,只能装入一件精致品以下,不超过0.5立方米大小的装备,随存随取。”

         “调率者不同意转让,不是不会掉东西吗?”

         “不能抢和偷,但会掉落……?”

         小姑娘的语尾挑成疑问——王矩霖毫不犹豫地选了拒绝接受,将戒指抛回给她:“无故的恩惠令人不安,除非有回报的能力……刚才有个家伙想白要东西,结果弄到了一发子弹的事儿,我可还没忘呢。”

         “哼。”

         “别说治疗针啊,那是为了你完成任务而必须的,况且还是普通品,这个可是特异品,空间类的装备都很高等吧?”

         “装模作样!”小姑娘皱起眉头,再把戒指抛还,附送蔑视满满的一记大白眼:“容量一立方米的空间口袋才值十点魂力。这种占装备格却只能装件精良品的东西,唯一优点就是取出放进比较快,低级的土包子才会当宝。”

         妈蛋,十点魂力还特么‘才’?那老子完成一个任务才给一点叫啥?所以我要是要了不也进入了土包子的行列?

         可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就是矫情了,所以王矩霖把那玩意儿套上右手中指,那扇门随即在他手中消失。又出现——他就这样一边行走,一边举手,躬身再直立,让那扇门在手中不断闪现。直到感觉适应一些,才继续提问:

         “火蜂小姐,你刚才说,隐藏状态是常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调率者之间经常互相攻击,还会定点狙击特定人物?而这些‘世界’的选择也不是随机的?”

         “选择‘世界’的方式有三种,随机,阶段任务,以及指定,指定要求最高,要有个去过这副本的高阶调律者作队长,付出相应的魂力,还必须副本中尚有任务生成。一般情况下,副本里产生任务的地点往往会有重合,所以埋伏他人……也是可能的。”

         没有否认互相攻击的事也就是说你们这三个人里,至少有个值得被伏击的大人物?

         “即使有伏击也很少刻意针对。”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小姑娘又赏了他个冰冷的眼神:“复活对于调率者来说,不过是魂力的损失罢了。”

         “高级调率者等级……战斗力跟你比怎么样?还有他们人数能有多少?”

         “废物的领队必然也是废物。”

         哦,真是好大的自信……可惜虎躯一震霸气四溢那是爷们儿的特权,你这种小丫头再挺也是平胸。

         其实早猜到这结果——如果不是自信爆棚,这位小姐又怎么会在闹出这么大动静后还如此老神在在地慢慢前行?

         但那些敌人却又为何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出现?是因为那两白痴跑得太远,还是目睹了那威力不凡的一击而全体吓破了胆?又或者,他们还有其他事情分身不得?

         房间另一侧仍是空旷的通道,与来时的那条只有细微的不同——不是地板墙壁或者序号,而是空气中弥散着细微却又熟悉的味道——王矩霖抽了抽鼻头……那种混合铁锈气的酸臭,与他的衣襟上已经干涸的东西几乎一个味儿。

         前进了大约五百米,转过一个T字形的弯角时,路到了尽头。

         这里是一条短走廊,天顶和墙壁都倾斜着向外延伸,在尽头处构造出更高的空间,镶嵌着巨大的钢铁闸门——一如进入基地时的那扇,只不过看来更厚重,而且关闭得严丝合缝。

         一盏红灯闪动的光辉勾勒出它厚重的轮廓,也映亮了稍远处,通道两侧的狼藉。

         洞穿了板壁的破洞边缘撕裂成七扭八歪的锐边,像大张的几张兽嘴。腐烂的血肉和污渍挥洒出蹩脚的抽象画作。但尚未凝固的血迹和空中多出的硝烟气味,犹在证明战斗刚刚过去不久。

         “躲猫猫的把戏就到此为止吧。”火蜂小姐停下脚步,朗声开口:“或者,要我请你们出来?伊甸的诸位?”

         于是,七八个全身漆黑服饰,加挂着不同装甲的身影应声从两侧的房间里出现,用手中长长短短的枪支指住两人所在的位置。

         “真够嚣张的……啊?”

         一个同样黑色装束的瘦高人物从房间里踱步而出,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哦,原来是魅影七团的杂碎?啧啧啧,难怪连个招呼也不打就把我们两个兄弟送去复活。还以为你们最近做高等任务灭了团之后能收敛点,没想到还是狗改不了****……团长都已经挂掉了还这么嚣张?真以为你们天下无敌啦?可惜我们伊甸好像也不缺几发动能枪的子弹钱,想要来抢我们的任务?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随着他的话,八支造型奇异的枪支,也各自发出了一串铿锵的金属摩擦。

         “不知死活!”

         火蜂原本冷漠的神情骤然一变!

         “没有人可以随意侮辱魅影,侮辱团长……你要为你的言辞付出代价!”

         她眯起眼睛,轻声斥道——不见有任何动作,数十道细微的火光已从周遭的虚无中缓缓燃起,环绕着她的身体,汇聚在她的指尖,缓缓流转,然而那红蓝双色的流焰却不见丝毫温暖,一如迫人眉睫的凌厉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