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The_man是Monster?
        哒哒哒!

         微冲的枪口迸出火光,让球怪身上崩开一串黑血四溅的洞穴!可惜,对这已膨胀到房车大小的怪物来说,不过是蚊叮虫咬,伤口甚至在炸开的瞬间就开始愈合!怪物只是扭动了一下,在叽咕叽咕的怪声里把嘴边上的半截大腿和脑袋吸溜进嘴,再挤压出一股股碎肉血浆!

         王矩霖瞳孔缩紧!

         因为那肉球怪物,翻滚着向他扑来了!

         真正猝不及防……与怪物距离超过五十米,而且还特别远离逃难人群的他,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都不应该是第一目标……

         这东西有掠食落单猎物的习性?或者仍保留着判断强弱的智力?

         思绪流转,他双手握剑,横越一大步。

         狂奔乱跑只会步那些蠢货的后尘,依靠惯性冲击的怪物,只要稍微躲开就能伺机反击!

         是象闪过,翻卷的沙土带着薰人欲呕的恶臭扑面而至,翻滚的肉球在半步外颓然掠过,王矩霖甚至可以看到那张嘴里鲜红混搅在一起的肉块……而同一瞬间他左脚回踏,让剑刃划过一道月芒,带着噗地闷响刺穿怪物膨胀的躯壳!

         吐气、挥剑,紧绷的死人皮肉绽开了一米多长的裂口!说不清是碎肉还是内脏混着乌黑液体一涌而出,烟尘都被染上了淡淡的红色!半消化的酸腐恶臭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四溢,带着连串令人反胃的咕唧声。

         嘶呼——!

         巨怪发出挤压气囊般的嘶鸣!伤口的皮肉强酸烧蚀般收缩发黑,膨胀的身体也随之干瘪不少!但挣扎间三四个扭曲的巨口已经向外凸起,不知如何生长出来的尖锐利齿长达半尺,带出刺耳的咔咔摩擦,誓要将人类撕成碎片!

         但王矩霖向后一步,就躲开了这突袭。

         原来只是这样的……家伙?

         握剑的手指因为用力而麻木,鼻腔似乎被血腥的气味堵住,但王矩霖发现自己心绪平静——甚至有余力审视这个的对手。

         银色的剑刃带起流转的光带,刹那间再次钻入那怪物的身体,轻轻一搅,刚刚凸起的大嘴就被划开。然后是再次折返回来的第三剑,近乎平行的伤口喷出大股的粘腻碎肉!翻卷的肉块随即泛起烧灼般的乌黑,彻底断绝了弥合修复的可能!

         “OH~~~~my_God……”

         几十米外,瑟缩在一堵残墙下面的高大黑人轻声惊叹。在他身边,六个侥幸残存的人蜷缩一处——接二连三的可怕遭遇已经粉碎了他们前进,甚至逃走的勇气,只能握紧手里打光了子弹的空枪,瞪视无法理解的战场。看着那个曾经被他们嘲笑选错了武器的家伙,竟然就凭一人一剑在与那个可怕的吃人巨怪周旋。

         而且似乎……还占据了上风!

         在他们惊讶的视线里,那房车般的巨怪正在疯狂扭动着身体,从身体上接二连三的凸出只有嘴巴的头颅,试图将那个人囫囵吞下!遍布着獠牙的大口开合,伴随着刺耳的嘶嘶声喷出血浆和碎肉,即使距离尚远,也让所有人下意识缩紧身体。

         片刻之前几个倒霉蛋的死亡历历在目,如果被那怪物咬住,撕碎吞噬也只需一瞬!

         然而,不过如此。

         持剑者轻松地退了两步,就躲开巨口的撕咬,反手一剑豁开了一张伸到他身边的巨口,再趁着那头颅收缩的间隙,顺手削掉了怪物大块的皮肉!进退之间闲庭信步,一剑一剑地,将怪物突出的头颅一一豁开,削去!

         “The_man是个……什么人?是什么……Monster?”

         黑人忍不住低声自语。

         只是问题当然不到回应。

         那是所有人共通的疑问——作为旁观者,他们大概也能看出,怪物的嘴巴其实不能无限伸展,主要是依靠那巨大身体的收缩滚动来辅助,而那个持剑的人接连划开伤口位置巧妙,看似稀疏,却让怪物此刻至少一半的身体运转不灵,自然无力追击!

         甚至可以说,失去了移动能力的怪物,与砧板上的肉也没有什么分别。

         然而理解是一回事,面对又是另一回事——就算是一头不会动也不会吃人,甚至不是怪物的生物,正常人又有几个能够轻松地去削它的肉?更不要说是如此游刃有余,理所当然。甚至脸上还带着愉快的笑容!

         这……还能算是人吗?

         王矩霖并不知道自己在观众里的评价正向古怪的方向扭曲。

         他微笑,不过是因为胜利已近在咫尺——在增添了深浅不一的十几道伤口后,怪物终于衰弱。失去了大量黑血与杂碎的身体已经干瘪得只剩轿车大小,溃烂的皮肤上更是鼓起了隐约可见的人身轮廓。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怪物每次蠕动都是从这个位置开始的。

         所以……再豁开一张凸起的大嘴,王矩霖深吸一口气,跨步踩上那干瘪许多的躯体!

         长剑猛刺!

         斩断骨骼的触感略有生涩,但剑柄上传来的柔软震颤说明他的判断无误……黑血四溅间,怪物因狂躁地扭动干瘪的身体试图卷下践踏它身体的对手!然而身上那些腐蚀般的伤口交错,让它根本无法从那个人类附近再凸起一张嘴巴!只能等待着长剑向内突进,狠狠一搅!

         血污喷涌如泉!

         于是挣扎终于凝固……死亡的血肉完全抽紧,再得到救赎般松弛。腐烂的肉条和血块泥浆样从尸体上崩解流淌下来,还有一些正在挣扎扭动试图拼合,但最终只能颓然地四分五裂。

         “真tmd,悭吝啊……”

         慢慢拔出卡在怪物身体中的长剑,王矩霖吐气——打开的任务窗口上杀死变异梦的任务数值已经变成了2/3。左上方的经验值也到了327/1000。不算刚才那个女人,这么大一只的怪物满打满算才给了三百多点的经验值,平均分配的话那就更低……不过仔细想想也不算奇怪,毕竟这东西也太过杂鱼了一点儿。看着挺大挺恐怖,但除了会变形的身体动作有点诡异之外防御力和速度都不出色,像自己这样武器合适的话,就算再来个两三个说不定也可以轻易屠杀。

         小小的分神仅仅持续了一瞬,就被脚下的颤抖打断!

         王矩霖毫不犹豫地向后翻滚,同时举手抱头!

         这反射性的动作非常正确——身体翻动间,浓稠的血雾已经伴随着闷响兜头盖脸的扑来!冰凉湿粘的触感瞬间浸透头脸手臂,剧烈的气流把他风滚草一样猛推!天旋地转间砾石碎块如钉板般攒刺周身,有那么一瞬他几乎觉得自己已经被片片搅碎!

         “艹……”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呻吟了一声,慢慢支起身体,只觉得喉咙干涩发苦,手背肩头腰腹无一不痛……

         入目间是一片猩红,残肢烂肉在地上迸溅出三四十米的方圆,他的衣服几乎也被血水浸透,腥臭刺鼻。状态栏依旧在视网膜前展开着,只是原本只少了一点的血槽现在空了一半有多。窗口的中心多了条短小的提醒:

         “警告,你受到了5点伤害。你已经进入轻度伤状态,体力上限降低25%。”

         妈蛋,得意过头了啊……

         他苦笑,随即皱紧眉头。

         不……与得意无关,而是,不应如此。

         一开始就不应如此。

         不管是杀死了那个女人的时候,躲过了那些巨大触须的时候,甚至是直面那个变异的怪物,并战而胜之的时候,他都不曾有一丝退缩……这不是运气,又或者拼命之类的理由能解释的!一辈子平凡的普通人就算是‘复活’了一次,也不可能变成可以单挑怪物的‘英雄人物’——至少心态上不应该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难道是‘复活’带来的?但周围的那些‘同伴’怎么没有变得像自己这样英勇?

         “你……怎么样?”

         耳朵里的嗡嗡声消退,留下腔调怪异的中文,王矩霖转过视线,注意到那高大的黑人不知何时已走近,向他伸出手。

         然而,当他伸手去迎接这些许关切时,带着尖利恶意的声音又将之打断。

         “别碰他啊蠢货!”

         歇斯底里的喊叫让王矩霖侧目——似乎就是之前介绍枪械的黄毛,他停在五十米开外,胡乱的挥舞着手里的枪:“让那个家伙离我们远点儿!那怪物会传染……肯定会传染!”他继续喊道,这尖叫声穿过周遭空旷的废墟,带起层层回音,像是一只幽灵般盘旋着发出呜呜的声响……让黑人下意识缩手退开几步。心有余悸的扫视着王矩霖:“不可能吧,he……很正常啊?”

         “这家伙被淋了一身!谁知道会不会变怪物!”

         “喂,他可是救了我们的,你这也太恩将仇报了吧?”

         队伍中仅存的女性,那位黑婶婶忍不住反驳。可惜这小小的善意注定无力——“刚才的那两个就都是被怪物碰过就变成怪物的!你敢保证他不会变?你……”

         喊声猛地哑了,像是只被握住了脖子的鸡。黄毛瞪大的眼睛里映出王矩霖的笑容——沾满了半身和面孔的斑驳血迹,说不出的狰狞。虽然距离仍远,却足以让他仓皇后退,一屁股坐进瓦砾堆里。

         王矩霖慢慢站起,并不在意那些喧闹的人。

         他并没什么愤怒的情绪,因为对于人心,他从来就不抱奢望——与怪物战斗不过是为了自救和任务,扯什么恩将仇报的……太狗血了。更何况此刻黄毛的担忧有理有据。如果两者立场交换,他也一样不愿意负担传染的危险。

         要是能就此甩掉他们去寻找支线剧情,也算是还好。总之不管怎么说,这第一道难关,自己总算是度过……了?

         “天啊……那是什么?”

         惊呼熄灭这小小的算计,也揭开了更大的惊愕的……序幕。

         坍塌夷平了高楼的残骸,当所有人的视线循声穿过稀薄的尘埃,不知是否早就埋藏其中的惊怖,便映入他们眼中。

         深沉的乌云背景里,有一大块混杂着灰黑红白的扭曲团块,如同孩子胡乱捏出的泥偶。然而即使粗略估计,这‘泥偶’的本体也有超过十米的长度。更何况它的下方,还插着六条将之举到几十米高的长腿。此刻,这些腿正在用难以描述的顺序向前迈进——只是“移动”就带来了小规模的地震,大地如鼓皮般不断地颤动,带着前所未有的恐慌气息!

         那是什么?

         没人知道,没人思考……视线与之接触的刹那,他们已被束缚。

         ‘泥团’的表面蠕动着,带来无法言喻的惊悚——蠕动的是凌乱翻滚的手和脚,是纠缠着肌肉与内脏,是翻露出惨白骸骨……无数的人类残骸构成了这个巨大的物体的全部!甚至连那些长长的‘腿脚’的表面也不外如是!

         “完了,完了!我们死定了!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

         “MY_GOD_Our_Father_in_heaven,_hallowedbeyourname,your_kingdom_come,your_will_be_done_on_earth_as_it_is_in_heaven……”

         王矩霖呆立。

         混乱嘈杂的喊声高低起伏,哭喊与祈祷,胡言乱语与呕吐,林林总总情绪碾压灵魂时发出的声音凌乱混合,竟仿佛圣唱,但这嘈杂似又正在远去,只留下急促的呼吸和胸腔里外溢的心跳组成的白噪……

         这就是绝望?

         无法思考,只能看着,看着那无数肉块的集合体上凌乱扭曲的一张张面孔,僵硬又冷漠的眼耳口鼻瞬间仿佛近在眼前,环绕着他,让他忽然从心底生出几分熟悉的感觉。

         对,就好像是在镜子里无数次见过的脸……所以,我也要死在这里,化作腐尸的一部分?

         我会死吗?

         会死吗?

         会死会死会会会……

         荒谬的联想在思绪中满溢如滔天的海浪,理智只是片叶孤舟……沉浮间即将被拉进永无止境的深海,沉沦在尖叫和疯狂里,所谓挣扎仅只是徒劳的拖延。

         只是……仍旧有光。

         星火在沉沦黑暗中闪亮,仅仅一点……然而已灯塔般照亮理智的方向!

         瞳孔收束,映出视野中耸立在周遭的水泥柱——坍塌的混凝土和钢筋在它们的周遭参差,像是蜷缩起身体的豪猪拒绝生物的靠近。可在王矩霖眼里,那城市文明的残骸却恍然一行清晰的路标。

         地下通道上方,通常不会有建筑物。

         “不想死的,跟上来!”思绪闪动间,力量似乎回来了,他迈开步伐,同时扬声喊道。

         有多少人会回应?

         有没有人回应?

         没时间去想。

         从凌乱的残骸中找到想要的蛛丝马迹,再跳过眼前破碎的路面,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注意力,更何况,时间并不在他的一边——咚咚的轰鸣声越发巨大,那是巨型怪物长度超过二十米的节肢撞击地面的声音,它缓慢地摇晃着,但每一步都跨出十余米的距离,向王矩霖接近!

         还有一百米,还是七十米?更近了,甚至正在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