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奶与蜜之地
        柔弱温和、冷漠严酷,两种冲突的气息,在一个人身上混合起来,给人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Zore眯起了眼睛。

         因为他知道这个人。

         虽然知道的不多。

         除了这个人在调率者间的通称,以及魅影军团高层的身份,Zore甚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

         然而这不妨碍他确认。

         因为能接近他身后十米的调率者不多……此时此地,能做到又会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

         “幸会。”zore道:“西门阁下,或者说,西门小姐?真是荣幸,我可以见到魅影军团里最神秘的面孔。”

         “你的目标是我?”

         被称呼为西门的人开口,声音柔和,却让zore的眉头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因为与那双有些单薄的眼睛相对时,他恍如面对着极地的万年冰壁,有冷冽的寒风,随着视线吹进心头。

         “本来……是要拿这里的核心。”zore说。

         他顿了顿,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恭敬,所以他开始挑衅:“既然遇上了阁下,目标当然可以变一变。”

         目标这个词,在形容物品时,往往意味着掠夺,但换成了人,却更多地意味着死亡。

         对调率者来说,杀死同类很平常。

         任务要求,物品争夺,甚至一言不合……自相残杀的理由很多。不过对手的死亡很少被作为真正的目的——对调率者而言,死亡不过是经验值和魂力的损失。或者巨大,但并非不可接受。

         而等级的调率者,即使是象这样表面上的杀死,也不容易。

         异能,法术,科技……游走于维度宇宙的经历会让调率者积累起各种能力。让他们逐渐超脱,二十级之后他们已经不是凡人,最后甚至可以接近于神的概念。Zore自己就曾经十数次逃出被围攻的险境,有几次携敌同亡,还有几次成功反杀对手的经历。所以他很清楚,要杀死一个比他等级还高的调率者,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高等能源核心很珍贵。”

         西门缓缓说。

         完全忽略了挑衅,像是在寻求另一种答案:“但缺了整套的能量传递系统,它不具备更多意义。如果你们只是需要魂力,我们完全可以支援……”

         “哈哈。”zore笑起来:“然后,我们就可以成为魅影军团的朋友?”

         “魅影军团有很多朋友。”

         魅影军团,这个俗气的名字代表一个调率者的集团。现存最大的调率者组织,由七个百人团联盟构成。

         理论上,百人团是‘公司’为调率者们准备的最大的组织形式,足以应对通常限制三十人以内进入的‘场景’。所以在这之上的任何组织都是不被承认——‘不承认’意味着没有强制力的保证。对于依靠力量,相信力量也只相信力量的调率者而言,没有力量的约束,等于虚无。

         但魅影军团并不虚无。

         凭借七个团队的联合和十数个盟友团,它拥有了超过千人的规模,成为了庞然大物。而且,这个庞然大物还在继续成长,不停成长——毕竟,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的朋友,有很多好处,比如资源,比如情报,比如帮助。

         “朋友……”

         Zore咀嚼般重复这个词,森然道:“如果我们做不成朋友呢?”

         “不是朋友,也可以不是敌人。”西门说。

         “不是敌人?眼看着你们起高楼,眼看着你们宴宾客,眼看你这楼不塌……所以我们这些不是朋友的人,要怎么办?吃吃残羹冷饭,赚几个辛苦钱,在现实里继续窝囊着?不过西门阁下,你知道最厚的面包是多厚?我听说是两英寸,因为超过了这个厚度,就容易把人给噎死哦?”

         Zore一连说了两个笑话。

         即使不好笑,他也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轻松一些。

         但他知道自己正在紧张。胸腔扩张,呼吸拉长,瞳孔收缩,映出那个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身影。

         那是柔和而精致的美,肩,腰,手臂,每一分线条都是纤细的。而相比之下,身高一米九肩宽一米的Zore显得大多了。他坚固的骨骼覆盖着厚实紧密,经过充分锻炼的肌肉,兼具耐力、爆发力和硬度,还有繁杂的各种力量,和应对所有情况的本能寄宿其中。

         那是他闯过两百个任务,成为19级的调率者所得到一切。

         但此刻,这一切——他的力量,经验和本能,正在汇聚,向他诉说敌人的危险。

         只有危险。

         “我们也有很多敌人,但都已经死了。”

         西门说。

         这是很平淡无奇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凶厉的诅咒,却带着肯定,让倾听者生不出抵抗之心的肯定,它用无数年来血火蓄养成而的自信与淡然。叙述了一个事实。

         Zore只觉发丝下麻冷一片,后背的肌肉完全僵硬,虽然眼前那个人仍旧没有动,但他却忽然相信,只要对方抬起一根指头,就会有无法计算的巨大的能量从四面八方而来,将自己贯穿,撕裂,化为尘埃。

         那种事不应发生。

         因为Zore周围已聚集了六个人。

         两个人的对话,仅仅九句,但当对话完成,这六个人也已经做完了一些事情。

         不远的走廊尽头的两个人,各拎着一个箱子。

         一米见方,五十厘米厚,两侧各带四个凸起的半球,细密的刻痕流光莹然——Ems,科技位面的产物,产生的特殊电磁波,可以压制调率者的技能。因为它能扰乱精神能量的波长,所以不仅异能,法术类的能力也会受到影响。

         另外两人在走廊中部。分别拿着一柄长杖,和一面盾。

         杖是木质,刻蚀着精细的纹理,盾是铁的,表面凹凸粗糙,带着划痕。只是两者都在散发着莹莹的绿色光辉,在这光辉里,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怪异的寂静。

         最后的两个人,站在西门两边侧后,与Zore一起构成了一个品字形。

         万无一失。

         干扰了精神力,封锁了外部的能量,而在对方既然没有装备外骨骼和护甲,就说明她应该不擅长那些,也不像是使用体力近身战的类型。

         那么,她还能做什么?

         什么也做不了了吧?至少形势互换的话,自己的答案会是这样。

         可是Zore却无法肯定这一点——

         魅影有七个团长,十四个副团长,西门不在其中……没有任何下属却能够成为军团高层的原因,自然是强大的力量。

         可是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那力量是什么。

         未知,才是最值得恐惧的。

         西门动了。

         动作不大,也不快,只是把手举起来而已。但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必然,自然而然地都被这只手吸引。

         手很修长,很柔软,皮肤细腻而洁白,仿佛上好的瓷器般微微发光。

         不是仿佛,就是在发着光……这光采一瞬间就变得灿烂夺目!但却并没有让任何人双眼感到刺痛,反而让他们纷纷睁大了眼睛。

         周围的回廊好像消失了,他们仿佛站在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有如青瓷般晴朗的天空,丝絮般的云朵。脚下有美丽的原野,原野上还有潺潺的溪水,但是如果仔细看,那溪水却并不是清澈的,而是乳白的,散发着牛奶的香气,空气中又有一种浓烈的甜香。

         是幻觉?

         Zore一惊,他茫然转动视线,看到持着杖与盾的同伴,拿着ems的同伴,他们的脸上同样带着惊讶,但那惊讶中却混合着一份迷醉,当轻柔的微风拂过原野,发出飒飒的轻响,应和着潺潺的水声。‘流淌着奶与蜜之地。’这个词,忽然被人喃喃地念诵。

         呯!

         轰鸣撕破了低语,Zore拔出了他的配枪,向着那温暖的光源扣动扳机!

         光芒减弱了。走廊的影子依稀出现在眼前,但是中间,却已经不见了那精致纤细的人影!

         Zore咆哮。

         无数光芒在他身周亮起,不同于阳光的温暖,这光芒锋利,尖锐,是成百上千的刀剑的幻影!他们带着金属的摩擦席卷了周围的一切,叮叮当当的摩擦刹那间如雷鸣滚滚!

         Ems并非是无敌的,它在某个波长上会留有一个漏洞,那正是使用者们用来攻击对手的门,可是这个门应该是极端安全的,只有经过波长协调特定的人物才能使用!

         难道西门是可以任意改动自己精神波长的类型?

         念头闪过的刹那,Zore听到一个声音。

         它说:“你不可杀生。”

         这声音很平淡,很低沉,像是一个疲惫的老人,在教导自己的儿女。然而当声音落下,环绕在Zore身周的刀剑壁障便消失了踪影!

         Zore虽惊不乱,伸手在腰间一按。就有金色的光芒把他包裹了起来。

         然而金色的光芒刚刚升起,银色的光芒就从天而降!那是从青色的天空中汇聚起来的闪电的的光辉,他们在云间跳跃,汇聚,最终化为直冲而下的,电的波涛。

         不能躲,不能动,不能逃,

         银色的光辉是如此的冷,让Zore僵硬,茫茫间,他似乎想起了有人跟他说过的话

         “我们这次大概是不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