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禽兽,你们想干嘛?
        声音尖而细,却警笛般响亮,所以王矩霖毫不犹豫地一脚踩上他后背同时亮出门板,巨大的重量顿时把尖叫压成了‘吭’的闷哼。

         “你干嘛?”奸商惊叫。

         如果是正常的军团成员,刚才应该首先联系人手去查看控制室的情况……虽然他有可能是还没来得及想,但这时候可不能冒险。更何况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最擅长添乱。这家伙如果真是军团成员,一定会取得主导权,可要王矩霖听从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的指挥行动,除非有人给他几百个魂力点。

         当然,王矩霖也没兴趣解释。

         更没时间……

         被压住的家伙突然噗的一声——与消化道无关……像是被压过头的牙膏,他的头连带着一坨东西从脖颈里喷了出去!

         没有想象中内脏迸溅的反胃场景,喷出的是有手有脚有身体有衣服的……金蝉脱壳的最好诠释。

         虽然立刻就在前面的墙上撞出咣当一声。

         “呜啊,好痛痛!莉莉拉拉的头破掉啦!”短暂的折腾让这‘蝉’呆滞,随即发出更尖利的惨叫。

         这什么鬼?

         王矩霖很难得地愣了一小会儿。

         难怪那头盔里的脑袋不合比例,原来这家伙的本体都不到一米二。手脚纤细肩背瘦削,即使一件蓝白裙装充满飘带和花边,也没增加多少他……嗯,是她的体积。

         此刻这看来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正挣扎着滚起身体,双手捂住蓝毛艳丽的脑袋,用一双大蓝眼睛瞪视着面前的两人,小脸上满是惊恐。

         “强*犯!”她喊道:“色色色色魔!”

         “蛤?”

         满肚子疑惑没有放缓王矩霖的动作,魔力绳索连抽带缠,瞬间就把这小丫头四攒马蹄绑了个结结实实——当然是招牌的龟甲缚,顺便一条紫色的布条落上她的脸,延展变形成塞口,把接下来几声尖利呐喊给堵回了喉咙。

         扯绳子拎起这‘战利品’,王矩霖一把拉起奸商——这位老兄还在两只小眼放光地瞪着那地上正消失的‘蝉蜕’度嘟嘟囔囔:“生化外骨骼啊……敏捷力量最少加五,还有生体护甲的!我勒个去,这个还更高级,你看这外面的……”

         声呐感知的边缘一阵摇动,几个人影穿过了他们刚才走过的地方,向这里飞速靠拢!

         幸运的是,这只‘金蝉’带来的不只是吸引敌人的尖叫,还有条逃生通路——虽然内部稍微狭窄,但也足以两人并行,进入后那扇门就无声关起,严丝合缝。

         “我说,这里通什么地方啊?”一路小跑过了几个转折,‘奸商’忍不住问道。

         鬼才知道。

         如果不是有声呐探测里面无人,王矩霖也不可能进这种不明底细的通道,不过倒也不算麻烦——又转过一道弯,他们就看见了尽头的铁门。

         很厚重,带着看起来很先进的卡片锁,不过对于大战舰的核心来说也就是一层纸而已。

         “太棒了!是传送点啊!”

         门后面的空间有些怪异,七八个金属拱很是科幻的层层嵌套,占据了房间中心的十米,蛛网般密集的缆线连接着外围一大排古怪的机箱,没有看到类似操作终端的东西。却足以让‘奸商’兴奋起来。

         “可以传送到外面?”。

         “不能。”奸商晃了晃脑袋:“不过也差不多,这玩意儿可以在整个基地的所有相连位置使用,定点传送,而且基本上军团设置的聚集点都在它附近。”

         这倒算是个好消息。只要传送到一个还没被控制的点上报告一下,这件事应该就可以平安结束。

         “还没请教,贵姓?”将纳米材料搭上机箱,王矩霖随口问道。

         “萧。”

         “萧白狼?”

         “我去,谁会用那种群众演员的名字?本人潇湘夜雨。”

         “日本人?”

         “你才日本人……呃,不是。满大街五个字儿六个字儿的名字多了,老子才特么不是日本人!”****……不,潇湘夜雨唾了一口:“叫我夜雨也行,当然这不是真名,这地方的规矩就是最好别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任何人,我听说有人露了名字,结果被人在主宇宙查到,不清不楚的就挂了好几回。所以大家都喜欢给自己弄个,假名,笔名或者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胡扯,但大家都这么说。”

         “唔,这么说的话,暂时叫我老王好了。”王矩霖伸出手去:“就算是认识了吧。

         “啊,抱歉,其实我是不握手主义者,除了极特殊的情况外……你知道,这世界上几乎每只手都握过**,我不想二次接触也不想让别人接触我的。”

         这货……说起来,潇湘夜雨……不就是那个喜欢偷窥人家婚房,然后还要拉曲子给人助兴的家伙么?

         机械的嗡嗡声打断了胡乱的联系——十几个金属拱正在以奇异的韵律开始旋转,呼啸中在内部拉扯出一片暗红而不通透的光影。

         成功了?

         惊喜刚刚泛起,金刚的冷语就将之浇熄:“可以操控启动,但这个坐标系的编码形式,我需要大约二十分钟来破译,但这里的能量回路异常,已经影响到了监视设备,五个敌人正在向这里移动,预计八分钟内到达,不排除突然加速的可能。”

         我擦,大姐啊,这种事先讲好不好?

         好吧……

         “我说小妹妹,回答我几个问题好不好?回答的话我就放了你哦?”

         “放开我,救命啊,莉莉拉拉要被两个坏人玩弄了,好可怕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我擦,这死丫头,你特么刚才拼命点头来着吧?

         “告诉我下面两层,不,三层的传送坐标,否则的话……”王矩霖压住火气,慢慢试图跟这个吓坏了的小毛孩交流:

         “这两个无赖,恶魔!垂涎我的肉*体,在这种公众地带就要做出禽兽之行……放开我,让我自杀!我不会被你们这种臭男人碰到一根指头的!更别说是两城三层!”

         “垂涎个鬼啦,你这种小丫头那有啥肉*体!”

         “撒谎!你,就是你,你刚才一直在摸我的胸对吧!”

         “我特么是扛着你!肩膀能摸你啊?而且你这种豆芽菜说什么胸。火蜂还比你有料呢。”

         “什么?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火蜂大姐头的存在的,不对,你这个该死的怪物,你居然能读取莉莉拉拉的思想!哼,不过火蜂大姐头可不是你这样的愚蠢禽兽可以染指的!你们会被仔仔细细的烤成焦炭,变成多元宇宙里的灰尘!”

         “我倒是不怀疑这一点……”

         “怕了吗?禽兽,现在忏悔还来得及,立刻拔出刀来把你们那个罪恶的根源砍掉,这样你们才会得到真正的救赎,以后说不定会有比较老去的女人愿意雇佣你们作些清洁厕所的工作!而且大发慈悲的不用你们的舌头!”

         妈蛋根本没法交流……而且竟然被个小丫头带着节奏走了啊!这货的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真的找人不可描述了你!”

         “果然就是这样啊……啊,莉莉拉拉才十二岁,还不想那么早就变成大人!而且第一次的对象是两个人……莉莉拉拉绝对会坏掉的!呜呜呜呜呜!”

         “完全没法交流,夜雨你来……”

         “啊?我说王老大,你这强人所难啊?要是轻熟女我倒是还能勉为其难审讯一下,我可不是萝莉控啊?哎呀!小混蛋!你敢咬我!信不信我把你屁股打烂!”

         “不怕,你就算是摧残了我的身体,也绝对得不到我的心!”

         “我要那玩意儿干啥?”

         ……

         王矩霖叹了一声……

         他实在是没想过,自己还会碰到如此尴尬的局面——用死亡威胁调率者根本毫无意义,弄得简直像是到幼儿园门口收保护费,弄了一身大鼻涕一样蠢。不过现在的境况显然也不适合再浪费时间。他随手拉起绳子,收紧的龟甲缚顿时让那自称‘莉莉拉拉’的小丫头尖叫一声。

         “既然这样,我只好随便输个空间坐标,然后把你扔进去了,你知道那会怎么样吧?”他拎过来那小丫头,在她小小的耳朵边上轻声威胁道:“我听说,进入空间夹缝的人不会死的很快,能量会先把你的皮一点点剥掉,然后是眼珠,牙齿,舌头,手和脚的指甲……”

         你不是喜欢妄想吗?我就好好利用一下你这个丰富的想象力!

         “你……你这卑鄙的禽兽,莉莉拉拉才不怕你……呜,知道啦,告诉你就是啦,不许再说了!我的牙齿,我的指甲……”

         三分钟之后,难缠的小丫头已经是脸色青白,双目紧闭,她拼命挣扎,却无论如何也脱不开那魔法的绳索,最终只能投降似的吼出了一组数字。

         “连接完成。”

         完成的通道竟然真的是一条通道,穿过那暗红色的光晕时,便仿佛从房间的一侧跨进了另一侧——只不过,踏进的一瞬间,视野里便骤然多了很多东西,

         四台金属构造的人型,在他踏过那传送门的瞬间齐齐转向,光滑的圆脑壳上六只红灯闪动,发出嗡嗡的怪声!

         “哈哈哈,莉莉拉拉才不怕你!乖乖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