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七月初七
    ()    “伫灵匹于星期,眷神姿于月夕。”

     今儿个是农历七月初七,俗称乞巧节。夏秋之夜,星空爽朗,一道白茫茫的的银河像一座天桥贯穿南北,虽是弦月,但星辉之下依旧一片明朗。今年七夕节温州府别出机杼地办起了灯会,俏姐儿、俊郎君不就盼着这样的接触?

     周府院子中,周舞阳的手又悄悄地探向那摆在案几上的水果,谁知正闭目祈祷的宁馨儿双眸一下子睁开,媚眼儿横了他一眼,他讪讪地收回爪子,

     “哼,这一盘水果都给他偷吃了一小半了。还怎么让人家去向七姐儿祈求福禄嘛。”

     相传在七夕的夜晚,抬头可以看见牛郎织女在银河相会,或在瓜果架下可偷听到两人在天上相会的脉脉情话。在七夕晚上,大姑娘小媳妇们对着朗朗星空,摆上时令瓜果,朝天祭拜,就能祈求到天上的七姐儿赋予她们聪慧的心灵和灵巧的双手,让自己的针织女红技法娴熟,更祈求爱情婚姻的美满幸福。

     周舞阳看着宁馨儿虔诚模样,心中好笑,古代人过情人节就是这样过的?听小胖子说今年温州府在七夕节举办灯会,说什么也要带馨儿去看看,她一年到头除了购置生活用品就不曾出过门,这个年纪的姑娘家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真是难为她了,他总是不知不觉忘了自己还是个比她小几个月的少年。

     “馨儿好姐姐,还要多久啊,天上的七姐儿都给你唠叨得受不了啦。”

     又过了盏茶功夫,宁馨儿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几案上的瓜果收拾起来,端进厨房。

     宁馨儿看着眼前颀长身形,心中暖流涌动,秀才老爷做到他这个份儿上,也是大明朝独一份儿了吧。俏生生道:“我的秀才大老爷,走吧。”

     宁馨儿身着淡绿衣衫,却是轻纱,白皙肌肤隐隐约约。下身碎花襦裙,盈盈站着,娇俏动人。见她已锁好院门,拉着她的小手匆匆而去,他这也是下意识的动作,心里急啊,再不赶快,灯会就要散了。

     宁馨儿小手给他牵着,有些羞涩,却又不愿硬着不让他牵,自己就当不知道好了。可是怎么能不知道呢,大手上传来的阵阵温热直传到心底里去了,心尖儿直颤,姑娘俏脸热烘烘的,夏季晚上的凉风吹来也吹不散那股子热意。

     温州府今晚全城灯火通明,街道两旁挂着各种各样的灯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有人约的人儿两人牵着小手,甜甜蜜蜜,只要看着心上人的脸蛋儿,就能从心底里涌出蜜糖,甜到心底里去。没人约的人儿就想方设法去认识心仪的对象,千方百计去讨好,痴缠。今儿是乞巧节,七夕节,只要不是轻薄妄为,姑娘们都能很宽容地不计较你的纠缠,反而心里甜甜的,傲娇地臻首微微昂起,对你不屑一顾。

     本来给那黑袍人吓出了毛病的黄真小胖子今天也恢复了他的“风采”,一双小眼珠滴溜溜直转,在过往的大姑娘小媳妇胸脯屁股上扫来扫去,过足了眼瘾。今天周舞阳要陪自己家中的馨儿姐姐,没办法,自己一个人来逛灯会,顺便认识几个好姐姐,说不定咱的终身大事就解决了。

     迎面走来一个少女,小胖子的三魂七魄在这一刹那间都被勾了出来。这少女大约十五六岁,一张白嫩俏脸,瑶鼻樱口,眉目清秀。

     小胖子涎着脸盯着那少女,少女注意到小胖子的眼神,神sè略带不悦,本就清冷的面容此刻略微有些冷峻,但黄真却认为这嗔怒间把少女那娇憨之态体现得淋漓尽致,暗赞道年纪虽不大果真是一美人胚子啊,我喜欢。

     黄真小胖子大半天才发现这么一个动人心魄的尤物,怎么能放过,当即上前,装模作样地一躬到底,“姑娘,小生姓黄,单名一个真字。家住青田,有良田千亩,家财万贯,咱们认识一下吧。”那笑盈盈的样子将小眼儿挤得更小了,看得少女身后的丫鬟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少女心中有些嗔怒,这一路过来遇到好几拨自命风流的狂蜂浪蝶,让她不厌其烦。当下就没了好脸sè,双眼瞟了他一眼,未发一语,神sè更冷。她那丫鬟皱了皱秀挺的琼鼻,模样煞是可爱,翘着脑袋斜眼瞟着他道:“登徒浪子,快给本姑娘闪开,不然别怪本姑娘不客气了!”

     黄真自从十岁开始就在青田县的街道上调戏良家妇女,有着五年丰富“经验”的他又岂会被一个小丫头唬住,继续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还故意往少女身前凑了凑,少女身上有品流极高的香味,荡人心魄,小胖子贪婪地吸了两鼻子。

     少女后面的丫鬟见主子受到sāo扰,张开双臂护鸡仔似的将少女护在身后,“你这胖小子,我家小姐不愿搭理你,还不走开。”

     行人见温州府来了这么一个活宝,都在那指指点点,不多时就围了一圈人。

     周舞阳拉着宁馨儿正看着沿途风景,津津有味,甜甜蜜蜜。宁馨儿心神全不在花灯之上,羞答答像个小媳妇,周舞阳拖她到哪就到哪,全然没了主意。

     “咦!”

     周舞阳看见前方的人群,以为有什么热闹,拖着馨儿挤了过去,怕别人挤着宁馨儿,他张开双臂,将她护在身前,宁馨儿回头,甜甜一笑,月牙儿弯弯。

     被黄真调戏的少女眼看几个大汉围了过来,使了个眼神,那几人又散入人群,汇入人流。黄真这小子还不知已在鬼门关上绕了一圈儿,依旧喋喋不休,“姑娘,小生虽是青田人,可是对这温州府无比熟悉,知道一处热闹所在,不如让小生当个向导,引姑娘前去看看热闹吧?”

     他从少女的口音中判断出她不是温州人,于是那般说道。

     这是一只大手拎着他衣领,将他扯得打了个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你这小胖子,又在这sāo扰姑娘家了?”

     周舞阳自从受到那不明丝绢中的真气滋养,力气甚大,拎着小胖子的样子如同拎着一只皮球,还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儿,逗得少女小嘴微翘,她那丫鬟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黄真看见少女俏脸冰山解冻,chūn回大地,魂儿又没了,哈喇子流了一地。

     周舞阳没好气地使劲拍了拍他肉呼呼的大脸,黄真回过神来,见是他,圆乎乎的手拍掉他拎着自己的手,道:“你倒是和你馨儿姐姐郎情妾意,还不允许我找个小姑娘?”

     宁馨儿给他的话臊得满脸通红,悄悄往周舞阳身后躲了躲。少女看见宁馨儿模样,暗自惊叹,都说江南出美人儿,但这姑娘如此灵秀模样的还是少见得很啊。

     周舞阳松开拉着宁馨儿的手,走到少女面前,躬身作揖,道:“姑娘受惊了。这小胖子虽然sè了一点,但心底却不坏,小生这里替他赔罪了。听闻姑娘是外地人,如今大家不妨作个伴,同游这温州府如何?”

     少女见他面如冠玉,举止得体,彬彬有礼,心中那般对江南人浮夸的厌恶感觉去了一半,乌溜溜的眼珠儿一转,笑语盈盈道:“如此就有劳公子了。”

     黄真那小胖子瞠目结舌,自己纠缠半天这小妞儿都不愿搭理自己,这小子一上去,人家就笑脸相迎,还答应和他一起同游温州府,这转变也太大了吧,他妈什么世道啊。

     少女放佛是个自来熟,见宁馨儿娴雅端庄,心生好感,主动上前去挽着她手臂,问道:“姐姐和这位公子是情侣么?”

     宁馨儿刚刚才恢复如雪肌肤的俏脸又涌上红霞,娇滴滴道:“妹妹什么话啊,奴家,奴家……”到这里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和少爷是什么关系了。自从那rì知道周舞阳中了秀才之后,红娘一遍又一遍地对她说让她要早早抓住少爷的心,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别到嘴的鸭子飞了。从那以后她就不再唤他弟弟了,平时在家就叫少爷,如今出来,自己还真不知道说二人是什么关系。

     站在一旁的周舞阳闻言笑道:“馨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小生叫周舞阳。”听他这么一说,宁馨儿俏脸更红,羞垂臻首,不知如何自处。

     少女那丫鬟闻言,眸子陡地一亮,问道:“可是温州府那最年轻的秀才周舞阳?”

     周舞阳笑道:“区区微名,姑娘倒是消息灵通。”

     那丫鬟娇笑道:“什么消息灵通啊,一来温州府,那知府大人不知提了多少遍了。”

     少女见丫鬟说着说着就要透露身份了,横了她一眼,丫鬟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不再说话。

     周舞阳听她说起知府大人,暗道这少女看气质谈吐皆是不凡,难道还是什么达官贵人?

     黄真小胖子在边上看着几人谈笑,幽怨地瞟了周舞阳一眼,一个人唉声叹气着。

     周舞阳驱开人群,几人走在大街上,四周依旧热闹非凡。少女在后面唤道:“哎,周公子,听说文轩阁那边聚集着温州府四面八方的才子,在那里以文会友,不如咱们去看看。”

     周舞阳闻言,瞥向小胖子,他倒是没听说这事儿。

     小胖子闻言,嘻嘻笑道:“姑娘这事儿要问小生,小生消息最灵通了。不错,今天文轩阁那边有个诗会,姑娘感兴趣,咱们就去看看吧。”

     那丫鬟皱了皱娇俏鼻子,嗔道:“谁让你说话的,我家小姐是和周公子说话。”

     少女轻蹙柳眉,唤道:“云儿,少说几句。”

     那丫鬟看来也不怕这个小姐,瞪了黄真一眼,哼了一声,昂首挺胸,似是不愿再多看那小胖子一眼。

     少女挽着宁馨儿加紧几步来到周舞阳身侧,问道:“周公子是温州府最年轻的秀才。本……我听说温州府今年还出了个会元,传说那会元六岁能诗,七岁填词,不知是真是假?”

     黄真略带酸意道:“你说祝山明那小子?那小子除了能写几句歪诗,会考试之外,还有什么用?”

     那丫鬟似乎就是看他不顺眼,一见他说话,就张了嘴,“人家祝公子可是会元,你这小胖子除了调戏姑娘家外,还能做什么?”

     黄胖子对她嘲讽的语气也不生气,昂首挺胸,神气道:“俺会做生意,能赚钱,能养活家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俺也是今年的秀才。”

     经商在明代属贱业,这小子如此自豪,想来是认为经商比你写诗填词高明了许多。唤作云儿的丫鬟还待讽刺他几句,但想到骂人不揭短,经商是人家家业,自己拿来讽刺,小姐怕是又要骂我,于是闭了嘴,不置一词。

     周舞阳轻笑道:“祝山明正是在下同窗,自幼便有才名,小姐所说一点不假。如今文轩阁以文会友,想来他也会去,咱们也过去看看吧。”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