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文始书院
    宁馨儿发现这个弟弟从新来之后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咳,当然这三年中周舞**本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但这眼神太奇怪了,有惊叹,有审视,有恍然,还有种种她读不懂的东西。

     周舞阳沉默半晌,无奈地接受了穿越这一既定事实,看着宁馨儿道:“馨儿姐姐,小弟有些饿了,能不能劳烦你帮我做点饭。”

     周舞阳终于肯和她说话了,宁馨儿高兴地点点头,欢欢喜喜出了门,周舞阳静默良久,苦笑道:“管他妈怎么回事,咱爷们儿闭着眼睛走吧。”

     这里是永乐年间,盛世太平,唯有倭寇犯边。这个身体也叫周舞阳,今年十六岁。文始书院是我的学校,还得去读书。哎,想自己前世还没庆幸脱离学校生活几年,今儿个又得读书去。他已经接收了这个身体的全部记忆,对自己的身份身世知道得一清二楚。

     宁馨儿端来刚熬的粥,见这个弟弟吃得津津有味,娇媚的脸上绽放如花笑颜。当年她年纪还小,那晚的惊吓在她心中虽然留下了深深印象,不过忘得也快。这三年来奔波在chun风楼与周府之间,现在她心中只牢牢记着府丞大人的救命之恩,还有这个孤苦伶仃的弟弟。既然府丞大人是救她而死,那么她就有责任来照顾这个弟弟,不让他挨冻受饿,受人欺凌。

     虽说宁馨儿手艺极好,将粳米粥熬得很是香甜,但粳米毕竟不是大米,味道没那么好。周舞阳也是饿得不行,方才这般狼吞虎咽。忽然发现面前娇俏人儿站在旁边看着自己吃,脸上一热,支吾道:“馨儿姐姐你坐啊,你看着我我不习惯。”说罢拉过一张凳子放在她身边。

     宁馨儿嗳了一声,款款而坐。她嘴角含笑,眸中含笑,就这么歪着脑袋看着周舞阳,低声问道:“弟弟,奴家手艺怎么样?”

     周舞阳慌忙点头,“好,好,很好。”

     宁馨儿继续道:“那奴家以后都给你做饭好不好?”这是她早就做好的打算,两年前就开始打算了,只不过当时还没存够赎身的银钱。昨天算了算,她这几年来的银钱已经足够赎身了。

     周舞阳想她一个姑娘家,天天给自己做饭算个什么事儿,刚想拒绝,宁馨儿那柔柔的声音又飘了来,“府丞大人为了救奴家被倭寇杀死,奴家心中甚是不安。你自幼丧母,跟随着府丞大人长大,三年前府丞大人去了,你一个人过得太难,看看你瘦成了什么模样。奴家还有点积蓄,和妈妈商量商量,赎身之后就搬过来照顾你好不好?”

     周舞阳道:“馨儿姐姐,爹爹战死那是死得其所,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我明天就要去书院读书,实在不用人照顾。”

     宁馨儿想道:“他虽然年纪轻轻,却是府学中的士子,自己一个青楼女子,他怎么肯让我搬过来?”

     想到这里,眼眸微红,泫然yu泣,柔柔道:“你去读书这个家总得有个人来照看着。怎么,你是嫌弃奴家身子脏,怕污了你周家门庭么?”

     周舞阳闻言慌忙抬起头来,看着宁馨儿双眸含泪,他手脚无措,慌乱道:“馨儿姐姐,你,你别哭啊。我哪有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一个姑娘家,搬来我家,总有许多人闲话的。将来还怎么嫁人啊?再说,我家也没多少家财,怕委屈了姐姐。”慌乱中端起碗本来是倒向嘴里的粥汁倒进了鼻孔,呛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宁馨儿见他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掏出手帕来替他拭擦,嗔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嫁不出去奴家就不嫁,赖着你周家。再说奴家是看上你家家财万贯么?”

     周舞阳有着后世记忆,怕委屈了她那是真心实意的话语,至于宁馨儿的身份,他还丝毫没放在心上,她这样的女子不是应该有人疼有人爱么,自己虽然年幼,一旦她赎身,照顾她那是应该的。只是看着自己小小的手掌,心中哀叹,这个样子怎么照顾人家啊?

     如今是永乐二十一年,永乐皇帝还有一年多的命吧,还好朱高炽也是个仁君,但是仁君又不能给我饭吃,天灾**不断,这民间苦难实在太多啊。周舞阳脑袋里不断闪着一个字,“难”,难啊,真心难。

     宁馨儿赎身了,红娘知道她为了照顾府丞家的公子才赎身的,分文没收她钱,当初要不是府丞大人,自己和chun风楼的姑娘们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如今府丞身故,小公子无人照顾,馨儿为了报恩,自己怎么能不懂得感恩。

     在宁馨儿搬走的时候,红娘还送了她一个红包。楼中姑娘们记念府丞恩德,也送了厚礼给宁馨儿。这一切的一切,让小姑娘感动的眼泪直掉,泪水迷离地搬出了chun风楼。对于宁馨儿的离去,温州府士绅官宦,贩夫走卒无一人有异议,处处予她方便。

     虽然爹爹逝去,但书还是要去念。这个世界读书人的身份那是极高,这也是当初周佛生拿着棍棒逼他去书院念书的缘故。

     宁馨儿来到这个家之后,将里里外外打扫一番,桌子家具擦得铮亮。周舞阳看着想要帮忙,却给她拿着抹布撵走,“你一个读书人怎么能干这些事儿。你身子还弱,躺着去吧。闷了的话出去走走,身子好得快。”

     周舞阳哭笑不得,看着眼前稚嫩的面孔,前世这个年纪还在读书吧?这个世界的女子已经嫁人为妇,cāo持家务,已经能将家里里里外外打理得仅仅有条了。

     他对她说,“馨儿姐姐,小弟明天就要去文始书院了。”

     “嗯。”

     宁馨儿吃过晚饭就开始替他收拾东西。“呶,这是换洗的衬里,放在隔层里。这是外套,放在外面。这是洗漱用具,放在外层角落里……”

     周舞阳坐在桌前,看着她一件件物品拿出来给他看,然后给他说放在何处,让他记着,不要忘了。看着看着,恍惚觉得自己前世的母亲在帮自己整理衣物,嘱咐着自己上学要注意的东西,眼睛不禁有些湿润。前世母亲已经上了年纪,听到自己死讯,她那常年生病的身体不知还能不能撑住。老天既然让我重新来过,咱也要活出个人样,万万不能混吃等死了。

     清晨,夏ri的朝阳早早露出了头。周家小院里,宁馨儿麻利地替他理着衣衫,将上面的褶皱用柔柔的小手碾平,嘴里念叨着:“弟弟,记得在书院要听先生的话,好好念书,家里姐姐帮你照看着。平时要注意身子,千万别伤了风寒,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周舞阳一把抓住她小手,忘情道:“姐姐,你真好,我要你做媳妇。”

     宁馨儿一下子小脸通红,甩掉他的手,嗔道:“说什么胡话呢,快上路吧,记得ri头大了找个yin凉地方歇脚。”

     周舞阳心里感慨着,封建社会就是好,大老爷们儿在家说话没人敢说你不是,不过他那句话说的倒是自己心里话,那么知冷知热,善解人意,娇俏可爱的人儿他可舍不得让给别人。

     文始书院位于温州府北面的青田,说到青田,整个大明不知道的人就少了。那里出了个鼎鼎有名的人物——一代军师刘伯温。传说这个文始书院就是当初刘伯温的启蒙书院,至于是不是已经无人考证,不过冲着军师刘伯温的名头,文始书院的学生就有足足数百人。

     三个时辰之后,周舞阳背着书箧赶到青田文始书院。心里想着,这时代的少年还真不容易,一个人背着书箧来读书,还走这么远的路,比前世苦多了。

     文始书院位于半坡山脚,草木掩映中露出了书院大门,里边传来阵阵吟哦之声。周舞阳掩头苦笑,这之乎者也真难,难道自己真的要去考个举人出来?想起考了举人之后那种深受八股文之害的方形脑袋慌忙摇头。

     刚走道台阶上,便惊呆了。

     “岂有此理,气死我了!”文始书院内传出教书先生发怒的吼声,“你这厮竟然看这些有辱圣贤的污秽之物!”

     “先生,圣人云,‘食sè者xing也’!”

     教书先生暴跳如雷,“滚!给我滚到院子中跪上三个时辰。”

     黄真圆滚滚,皮球一般的身子出现在周舞阳眼前,只见他垂头丧气,顶着头顶火辣辣的太阳跪在了院子zhongyāng场地上。

     接受了这个身子的记忆之后,他知道这个胖子是自己死党,什么都好,唯一一点经常受到先生批评的就是好sè。

     黄真看见了周舞阳,朝他挤眉弄眼,待周舞阳走到身边,嘻嘻笑道:“没办法,那本《青楼秘史》太他妈勾人了,忍不住啊。哥们儿你家中事办完了?”

     周舞阳摸了摸还藏在身上的画册,这是他当初接收到这个身体的记忆之后在床铺底下翻出来的。悄悄对黄真道:“小胖子,哥们儿这里有本jing彩画册,想不想看?”

     那黄真闻言,两只小小的眼睛,刚刚还犹如死鱼眼此刻jing光绽放,jing神百倍,对他那小胖子的戏谑称呼也不计较了,咽了咽唾沫道:“真的?待会儿给我,兄弟一定记着你的大恩大德。”

     周舞阳哈哈大笑,转身而去,他实在不知道这犹如连环画的所谓**有什么好看的,既不写实又没解说,没劲。想当初他都大学的时候,岛国av那是浏览了一遍又一遍,早就勾不起他兴趣了。

     黄真还惦念着他说的画册,这罚跪倒也不觉着辛苦了。

     。。ps求点击收藏啊~

     ;